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辯:外聯員摸魚說(4)

「私塾樓是什麼?」

這下輪到我和劉詩芸不解了。

「你們新生不知道嗎?」

夏千夏稍顯驚訝地看向我們倆。

「就是一間我們學校的幾個老師辦的,面向還沒有晚自習的高一、高二同學的補習班啊,可能是剛入學所以確實不清楚吧?這麼說來的話,剛才說周坤去玩遊戲,說不定你們也不清楚,那其實是附近的一家地下網吧來著,雖然比較隱蔽,我也沒去過,不過在大部分男孩子里,也算是共識了吧。」

「這樣嗎……」

「就是這樣。」

夏千夏確信地點了點頭,然後轉向周坤。

「所以說接下來呢?你剛才也說了五點十四分到達書店吧,那個時候私塾樓根本不可能下課吧?」

「下課?不存在的,我覺得他們壓根就沒有上課。」周坤攤手。

「為什麼?」夏千夏追問。

「呃……」

「還有哦,」尉遲語嫣輕哼著打斷道,「書店邊上的冷飲店有周坤用他的會員卡買冷飲的小票,你們可以看一看——五點四十七,如果周坤早就去了書店的話,是絕對不會五點四十七還在那附近的喲。」

「呃呃呃……」

餵餵餵。

不是我說啊,周坤學長,你的狀況也太不利了吧?

都已經淪落到被各個維度的證據圍剿成這種模樣了,且不說我個人立場還有硬著頭皮繼續試試的意願,你自己是哪兒來的自信即使這樣都要人替你伸冤啊?

不過,似乎也有不對勁的地方……我其實沒有理由認為一個高二年級、智商正常、未來還要和同學共處一個學生會室的學長,有理由拿自己的道德和信譽危機做賭注,在這種別說從校規,從普通人的角度來看都小到微不足道事情上抵賴吧?

「唔……」

一方面是由於情況確實很嚴峻,一方面是察覺到了可能確實有辦法從剛才看似滴水不漏的圍剿中找出隱情,我不由得低頭認真思考了起來。也正在此時,尉遲語嫣那邊的茶也泡好了,琥珀色的茶水泡在漂亮的白瓷小杯中,被她彬彬有禮地用雙手遞送到我們每個人的手中——當然也包括周坤,不過是一臉嫌棄地單手放在他身邊的桌子上的。

再順帶一提,給夏千夏本人的茶杯是一個精緻的紫砂杯,從這個方面來看,尉遲語嫣還真是相當關心夏千夏。

「那麼……兩方面的觀點到這裡也就大概陳述完了……」

夏千夏放下馬克筆,又一次高高在上地坐回她自己的桌子上,這一次配合著手裡的茶杯和幽幽的蒸汽,整個人的優雅指數又往上躥了一節。

「你們還需要更多的線索來幫助自己甄別實情嗎?如果沒有的話,441,你要選哪邊~?」

「這不是早就能看出來了嗎……」

我無語。

「我選反方,認定周坤學長沒有過錯……話說我都說過我叫司思儀啦!」

「嗯姆,也就是‘Not-guilty’的認定……」

夏千夏看起來依然在無視我的抗議。

「簡直是充滿了男子氣概的烈士自爆般的決心呢。」尉遲語嫣露出一絲輕蔑的嘲笑。

「會自爆的那種才不叫烈士吧。」

不得不說,請務必尊重恐怖分子這個職業。

「那麼——」

夏千夏優雅地輕擊兩下手掌,而伴隨著她這兩聲輕響,整個學生會室都安靜了下來。

要開始了嗎……

「——劉詩芸,你打算選擇‘Guilty’有罪認定嗎?」

「沒錯,我選擇正方!」

「誒誒……!?」

等、稍等一下……?

「嗯?怎麼了?」

夏千夏衝我歪了歪腦袋,而我在她、劉詩芸和尉遲語嫣之間看來看去,開始感覺有點兒手足無措。

原來,原來……原來這個夏千夏設計的面試題,不是讓我直接和她對抗啊……

那既然這樣的話,我剛才一直和這位美少女會長唱反調,到底還有什麼意義?

「唔、嗚嗚……沒什麼……」

我現在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高喊著口號衝進人群,卻發現自己身上沒裝引信的聖戰戰士一樣,不僅趁這個機會向夏千夏「復仇」的任務注定無功而返,而且還因為選擇了反方,無論是會計面試還是人際關係都落到了特別危險的境地。

不管了……

不管最後結果會是怎麼樣,和青梅竹馬對辯就對辯吧,無論有什麼都好好說出來就得啦。

「我這邊沒什麼問題了……就請會長開始吧……?」

「嗯嗯,那麼,就請正方劉詩芸同學先闡述觀點~」

「嗯!!」

劉詩芸深吸一口氣,用力點了點頭。

單臂托胸,低眉斟酌了一段時間之後,認真地睜開了雙眼。

「總的來說呢,我方的觀點是……周坤學長,因為偷偷去玩遊戲,耽誤了幫夏千夏學姐購置雜誌《週刊第一卷》,是毫無疑問的瀆職,證據如下:

「第一,遊戲英雄榜上的成就系統可以查到,周坤學長在今天下午五點四十五分時曾獲得遊戲中的成就,這意味著他在這段時間里必然在地下網吧玩遊戲,是沒有前往書店買書的;」

「唔……」

正式的措辭,一絲不苟的說法,不僅我從劉詩芸的聲音里感覺到了這股必勝般的氣息,夏千夏也微微頷首,這讓我不由得更加緊張了起來。

「第二,我們學校總共大約兩千六百人,從方向上來分配,前往東一路方向的至多不過四百人,這還要減去住校的同學和直接去吃飯的同學,如果要在短短十分鐘之內,將下午剛剛進貨的約一百五十本書買完,是根本不可能的;」

劉詩芸繼續陳述著。

「第三,周坤學長聲稱自己到達書店的時間是五點十四分,而且還精確到秒,這根本不可靠,而且根本不可能,他在說謊;

「第四,冷飲店的小票顯示,周坤學長在五點四十七分,在書店附近的冷飲店買過冷飲,如果事情真的如他所說,周坤學長在五點十四分到達書店,發現雜誌售罄,那麼他必然馬上離開,根本不可能在半個多小時以後還逗留在周邊區域,這更加證明瞭他在說謊。

「綜上所述,周坤學長根本沒有好好快速前往書店購書,如果說千夏學姐交給他的任務是馬上買到雜誌的話,那周坤學長就是怠慢命令,瀆職無疑——有罪!」

劉詩芸斬釘截鐵的宣言如法槌落下,在她這一句話之後,深夜的學生會室里只能聽到窗外間歇鳴響的知了,除此之外一片寂靜。

「呃……」

能夠清晰地感覺到迅速集中到我身上的視線和壓力。

「呃呃……」

我該怎麼辦呢?

劉詩芸剛才的論述,也不能說就是完美無瑕的鐵板一塊,但問題是她已經靠器宇軒昂的氣場佔盡了先機,如果我不採取一點兒措施的話,別說在「面試」的層面上與她抗衡了,就是想要扭轉真偽,都會顯得有點兒缺乏說服力……

對了,「扭轉」……逆轉……

我高舉右手,拼勁全力地大喊道——

「異議あり!」

「噗———————」

「……………………」

「……………………」

除了被夏千夏噴出嘴邊的茶水以外,回應我的,是比剛才還要深邃好幾倍的沈默。

「呃,呃呃呃……」

怎麼、又怎麼了?律政片里的反方律師不都是這麼說的嗎?

我說這話不是很鏗鏘有力,擲地有聲嘛,你們這副表情,我不強求你們震驚,就算是厭惡或者不屑也行啊,不要都一副憋著笑的模樣好不好?!

「噗,噗哈哈哈哈……!!」

首先忍不住笑的是作為被告的周坤。

「哈哈哈哈哈……一斤鴨梨,啊哈哈哈……鴨梨還行,很真實,很正義!真的很神秘啊噗哈哈哈哈哈!」

「餵……!」

「別衝我們說話!」尉遲語嫣擺出防衛的姿勢連退五步,一口氣退到了窗戶旁邊,「白痴可是會傳染的!」

「咕嚕嚕嚕……」

夏千夏臉蛋撐得通紅,拼勁全力把憋在嘴巴里的茶水全塞下去,然後:

「噗呼呼,咳咳咳咳……我上一次見到這個段子還是在……咳呼哈哈哈,還是在網絡上,沒想到現實里會……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好玩啦!!!!」

到頭來原來夏千夏才是笑的最猖狂的那個!

學生會室混亂了快一分鐘,才終於以花枝亂顫的夏千夏裝模作樣地撫平裙擺,端坐回自己辦公桌後的座位為標誌,再次回歸平靜。

「那麼,既然反方已經表述了自己的觀點了,請開始質詢吧?」

「嗯……開始,‘質詢’嗎……」

我努力讓自己不去奇怪為什麼學生會的大家都不喜歡《逆轉〇判》的台詞,開始思索。

「我想一想,呃,嗯……剛才說到的第一點是周坤‘英雄榜’的成就刷新,有沒有具體網站,可以給我看一下吧?」

「在遊戲官網上很容易就能找到的哦。」尉遲語嫣輕輕一哼,「不過校規不允許開手機,周坤,你就自己去開電腦給他看看吧~」

「你這是在公開處刑啊……」

周坤一臉無奈,不過還是乖乖從辦公桌里找出筆記本,打開連通網絡,遞到了我的面前。

話說這傢伙說到「公開處刑」,不出意外的話應該就是……

「餵!」

結果還是出乎意料了。

「我說你,給小女孩身材加那麼大倆木瓜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無語地小聲問道。

「這這個嘛……具體的原因,很神秘……」

「不是這個問題!」

神秘你大爺啊!

「你這完全是違背了原則吧,這根本不是反差啊!」

是邪道啊!「這個問題不是這樣的……」周坤尷尬地偏開了眼睛,視線微微瞥向夏千夏那側,「你看嘛,這個……在虛擬世界追求的,一般都是在現實里得不到的,人之常情,很真實,對吧……」「呃嗯……」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