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辯:外聯員摸魚說(2)

事情一下子就變得尷尬起來了。

夏千夏似乎沒有認出我來,可我無論怎麼端詳,夏千夏搶眼的紅髮金瞳,都不可能是別人。也就是說,我原本志在必得要加入的學生會,它的領導者竟然是我最大的心理陰影製造者。

那這樣一來,我到底還要不要加入學生會呢?

雖說已經趕鴨子上架了,而且學生會的幹部履歷在未來申報自主招生的時候總能成為非常有力的敲門磚,但不管怎麼說還是要考慮一下我這三年內的生活感受……嗯嗯……

夏千夏的問題很快打斷了我的胡思亂想。

「這麼說來,你們倆都是來應徵我們學生會會計的咯?」

「沒錯,我叫做劉詩芸,高一年級(4)班新生,勞煩夏千夏學姐啦!」

劉詩芸飛快地做出回答,我也只能趕緊跟上。

「嗯……我這邊的話,叫司思儀,是高一年級(5)班學生,還請會長您多多關照啦……」

「哦哦,那麼我叫做周坤,是這個學生會的外聯員,高二的,也請兩位多多關……哇啊痛痛……千夏你別再揪了啊!」

即使來到學生會室里,身邊這位高個子的高二學長也還是被夏千夏拽著耳朵,還附帶著「嫌疑犯好好保持沈默啦」的訓斥,天知道他在來這裡之前到底犯了什麼錯。

一片漆黑的學生會室里,夏千夏為了去開燈,終於松開了周坤,周坤也終於有餘裕靠著牆按摩起了自己的耳朵,而夏千夏開啓吊燈之後,掩上房門,也馬上轉身一個「嘿咻」,翹腿坐在了房間中央的辦公桌上。

這樣隨隨便便坐在桌子上,還翹起二郎腿,怎麼看都是無益於淑女氣質的輕率舉止,可放在眼前的夏千夏身上,卻偏偏感覺瀟灑無比,既高高在上又理所當然似的。

夏千夏拿起桌上一本有著漂亮封面的雜誌,延續著她那股不容置喙的氣勢,「唰」地指向我和劉詩芸。

「不用顧忌什麼,有疑問就直接說出來吧~看你們的樣子,肯定很想知道周坤犯下了何種滔天大罪吧?」

「沒錯沒錯,」周坤在一邊連連點頭,「你們肯定也很想幫不明蒙冤的我主持公道吧!?」

誰想替你主持公道了啦。

我還在糾結自己到底該不該繼續參與這場面試呢。

夏千夏和周坤這麼一唱一和地倒好,無論向他們倆之中的誰點頭,看起來都像是同時向另一個人點頭,我無可奈何只能選擇不向這自相矛盾的兩方的任何一方表態,單純擠出一副營業式微笑。

夏千夏也沒有注意我曖昧的表態,直接徑直說了下去。

「簡單來說呢——是涉嫌瀆職的惡劣事件是也~!」

「瀆職……?」

「嗯!這本書,《週刊第一卷》,本來可是我每周必買的超一流小說雜誌,但是——!」

夏千夏把手裡的雜誌展示一番,在辦公桌上蕩起了她的雙腿。

「可是呢,可是——」

行雲流水的夏千夏行雲流水地將雜誌捲成一個筒,指向正在給我和劉詩芸搬運桌椅的周坤。

「——嫌疑人周坤,你自己來陳述一下你自己的情況吧?」

「驚了,你居然還覺得我在說謊啊!」

一旁的周坤捂著耳朵發出哀嚎。

「我都說了,是真的賣光了啊,我去書店的時候,書店裡的人多得反常,雜誌已經沒了!」

「沒錯,這就是嫌疑人漏洞百出的一面之詞是也!」

「我要是說謊我的霉運馬上螺旋起飛,一輩子不出稀有好吧?」

「毒誓可不屬於證詞,無效發言~」

「你不是也根本沒正面反駁我嗎!」

「呃嗯……」

讓我來把夏千夏和周坤這攤碎片化的你一言我一語歸納一下……

「簡單來說,就是會長您拜託周坤去幫忙買《週刊第一卷》,但是周坤學長因為拖延等種種原因沒有履約,導致您很不高興,對吧?」

「嗯姆~」夏千夏抿嘴點了點頭,「領悟能力很不錯嘛,大體就是如此!」

「明明自己拖延起別人來還一點自覺都沒有。」

「咦,你說什麼……?」

「自言自語,請不要在意……」

且不說買不到小說雜誌到底有多嚴重,看來這個夏千夏是真的完全不記得去年的事了啊。

也對,畢竟對於不僅擱置陌生人,就連學生會室也能任其空無一人的學生會長來說,這根本就是喝水一般不值一提的小事,根本沒必要去記嘛…………可惡,這樣一想豈不是更讓人生氣了嗎!

真是寧願相信一年前後的這兩位不是同一個人啊。

「……話說劉詩芸,這個會長有沒有長得比較像的姐妹?」我朝一旁的劉詩芸問道。

「沒有,據我所知沒有呀,怎麼了?」劉詩芸奇怪地眨了眨眼睛。

「沒什麼,突發奇想而已……」我趕忙聳了聳肩。

這樣一來,就……更加沒理由不生氣了。

我重新將視線移向辦公桌上高高在上的夏千夏。

夏千夏的臉蛋是很小巧的瓜子臉,長長睫毛掩著的金色眸子中透出一股奇異的魅力,和這樣精緻的美少女待在一起,對於大部分一般人來說,都一定是不可多得的美差吧。

但考慮到夏千夏和我完全不合的習性,情況可就完全反過來了。

越想越不太舒服,再想到現在夏千夏居然用如此雙重標準去為難她的同僚周坤,我就覺得無論結果如何,自己都得稍微反駁她一下。

「所以說,」我開腔道,「這個事件的真相到底是怎麼回事呢?夏千夏會長為什麼會認定周坤學長一定有嚴重的主觀過錯呢?」

「唔……你想知道?」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感覺夏千夏眼裡的金光好像忽然挑亮了一瞬。

莫非她對於我的問題早有準備?

「啊……嗯嗯,想知道……」

事到如今也沒法顧慮什麼了,先聽夏千夏把詳情講完再說。

沒漏洞就裝死,有漏洞就再看著辦——就這麼決定了。

「嗯哼,那麼……!」

說時遲那時快,夏千夏一下子從辦公桌上躥了下來,來到屋側白板附近,拿起了馬克筆。

「讓我來正式梳理一下這次‘買書瀆職案’的線索。」夏千夏敲敲白板,「周坤,你有保持沈默的權利,但你說的每一句話——」

「……都會成為呈堂證供?」

「——都沒用!!」

「好無情!」

這個夏千夏真的在折騰周坤的路上一意孤行地走下去啦!

「總而言之,」夏千夏又敲了敲白板,「說到書店,就是我們學校西面東一路上的那個,劉詩芸和441,你們倆應該清楚吧?」

「441?」

「這不是你的名字嗎?」

「我叫做司思儀啦!」

「好記最重要。」

「那是本末倒置吧!」

「總而言之,」夏千夏令人火大地直接跳過了我的抗議,「你對東一路那個書店有印象嗎?」

「啊嗯……好像有印象。」

「是,是!超有印象的!」

「知道就行。」

夏千夏滿意地點了點頭。

「眾所周知,我們的放學時間是下午五點整,根據調查,周坤他們班稍微拖堂了一點,放學的時間是五點十分。」

「這又是怎麼知道的?」我奇怪地問道。

「調查啊?」夏千夏卷了卷鬢角。

「啥時候調查的?」

「就剛剛啊?不然你以為我們為什麼不在會室?」

「……」

忙裡偷閒去了啊!

原來這就是夏千夏和周坤今天遲到的原因!!

就為了調查這種無關緊要的事情,就在面試上放我們鴿子!

「嚴謹和真相的摸魚,很真實,很神秘,很正義。」周坤嘿嘿一笑。

「被揍的一方也偷,啊不,‘摸’得這麼開心嗎!」

我簡直無言以對。

看來周坤也是循禮中學學生會的摸魚放鴿一分子,聯想到剛才夏千夏對他的指控,說不定還是摸魚主力分子。

這還加入個鬼呀。

要不是考慮到我在夏千夏身上還有點兒過去的怨念,我早拍屁股走人啦。

「嘛總而言之……」周坤雙手環抱,將視線偏開,「要想弄清楚狀況的話,聽千夏好好說就行了,不會遺漏細節的。」

「沒錯,」夏千夏立刻一臉正氣浩然,「對於你害我讀不到《第一卷》的瀆職指控是道理十足的!」

「不是這個道理啊!」

沒讀到連載小說的怨念簡直濃烈到肉眼可見。

「話又說回來,我其實還是沒搞清楚狀況。」

我打斷夏千夏和周坤的拌嘴,深吸了一口氣。

「既然周坤學長確實比其他同學晚了十分鐘,那確實有可能被搶光吧,斷定他有過錯的決定性證據到底在哪兒?」

「就是就是,」周坤聞言馬上附和,「說好的疑罪從無,而且同學都看到我下課直奔東一路了,怎麼可以隨隨便便給我定罪呢??」

「因為這傢伙先跑去玩網絡遊戲了呀。」

話音剛落,門口就傳來了一陣嚴厲的反駁,周坤的表情也馬上隨著那聲音僵住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