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辯:外聯員摸魚說(1)

雖然可能顯得比較突兀。

不過,還是請允許我姑且長篇大論一番,就當是在這昏暗的學生活動樓走廊里,作為等待今晚的正劇開始前的消遣。

每個人在取捨自己未來的行動時,都有一套只屬於自己的評判標準,比方說有的人升上高中想好好揮灑青春,有的人升上高中想提升自己的知識素養,我升上高中則是想為更好的大學和將來的就業平台積累資歷——然後就會依照這個標準為可以選擇的選項的價值高低排序,決定自己的高中三年要做些什麼,這些標準各式各異,本是無所謂優劣的,就是我們常說的價值觀。

但是在這個所謂的「該以什麼標準‘做出決定’」的價值觀中呢,還有一個「該以什麼標準‘選擇標準’」的根本之物,也就是所謂的「元價值觀」。

元價值觀可遠沒有價值觀那樣:由各人的履歷、經驗、人際關係,在具體進行的行動上產生千變萬化的差異。而正是因為如此,對我來說,和價值觀的多樣性比起來,元價值觀的優劣,可就要不容置喙得多了。

這是一個現代化的社會,是一個不斷向前疾馳著的,每個人都該以最高的速度生產和再生產,追求更高的成就的社會,在這個時代里,真相、完美、公平……各種各樣花哨的追求,都應該讓位於效率。

我最看重效率,或者說,我最看重守時了。

換句話來說,我最討厭被放鴿子了。

「唔啊啊……已經到點了啊……」

耳畔響起專為高三學長們定制的晚自習鈴,然後又毫不客氣地停止下來,向校園裡的所有人傳達著夜色已深,八點鐘的分針已經轉動超過一半的消息。

而我,司思儀,作為循禮中學的新高一生,本意是想來應徵學生會的會計職務,此時此刻等在學生活動樓的三樓,屬於學生會的301室門口,正漸漸產生一股熟悉的不爽感。

我不喜歡被放鴿子,其實也是有一點兒歷史原因的。

一年前我還是初中生的時候,曾經為了確立高中志願,來循禮中學——也就是我現在所上的學校——做過考察,正好被不知道哪兒來的學姐逮住拜託事情,隨即被放了長達半個小時的鴿子,而且還正好是和現在差不多的晚間時分。

那副放了別人鴿子之後,還一臉優哉游哉逃之夭夭的表情,簡直是我長期揮之不散的心理陰影。要不是循禮中學的分數線高,重點率高,我說不定壓根就不會在這裡就讀了吧。

普通學生能把別人放置長達半個小時,學生會也非要把面試擱置幾分鐘不可,這說不定是這所中學一脈相承的傳統。

說到這兒,為了不被超低效的平庸學生困擾,即將開始的這次學生會應徵,我可必須要……

「……勢在必得,嗯!」

「思儀現在就說勢在必得,是不是太早了呢?」

「誒……?」

走廊的那一頭忽然出現一個人影,將我差點嚇了一跳,可當我看清那窈窕身影的主人到底是誰時,才發現對方其實是我的老熟人。

不高不矮的身材,精緻的搭在肩上的栗色編髮,這位少女不是學生會的成員,是和我一起升入這所高中的同學,名叫劉詩芸的青梅竹馬。

「嚯……你忽然說‘太早了’什麼的,也就是你來這裡,301……」

「嗯呢,學生會嘛,我對賬務工作還是挺有自信的~」

熟人相見自然是心意相通,我和劉詩芸對視一眼,很快就明白了對方的目的與自己一致,可惜此次應徵的職位,學生會會計,只有一個空位。

面前的少女很快綻放出從頭到腳的要強氣勢,看來前幕的自言自語是時候終結,充滿硝煙味的,面試的好戲快要上演了。

我隨即向後退出半步,劉詩芸也看著我,單臂托胸,伸出一根食指捬住嘴唇,表情似笑非笑,一股專屬於青梅竹馬小姐的敵意一下子漫了出來。

「司思儀先生,會計這個職位,可不是只要算數好就能勝任的喔~」

「我懂啊,」我當然也不能落得下風,攤開雙手,擺出一副比劉詩芸更富攻擊性的姿態,「現金流量表,借貸平衡表,資產負債表。會計原理我也是會準備的,畢竟我在進高中前就決定要爭取學生幹部經驗了嘛,好歹是大學招生的參考指標。」

「相當功利的心態呢……」劉詩芸微微嘟嘴。

「只是正當的規劃人生而已吧。」

「不過學生會這種級別的任職,可不只是需要業務能力,交際能力和瞭解同事的能力也很重要哦。」劉詩芸又忽然話鋒一轉。

「你這是下定主意在面試開始前把我比下去了啊……」

「嗯哼~」

劉詩芸口頭上輕佻地一哼,不過眼神里的鬥志分明越來越旺了。

實在是好鬥的青梅竹馬啊。

我無奈地嘆了口氣。

「隨你吧。」

既然學生會室依然空無一人,走廊里的燈光也不適合背單詞,那麼也可以就這麼打發一下時間。反正說瞭解同事和職場什麼的,也不過就是幾位主席和委員的姓名班級而已吧?這個我怎麼可能不去調查呢?

「那麼,先從初級的挑戰開始吧~」

劉詩芸抬起一根手指。

「當當當~~請問?」

「嗯?」

「學生會主席,夏千夏學姐的生日是什麼時候?」

「噗!?!?」

這……這算是什麼問題?

是陷阱嗎?並不是陷阱,因為據我所知學生會長就是名叫「夏千夏」無疑,可是問題是張口就問生日是怎麼回事?

「劉詩芸你別為難人啊,我為什麼要知道人家夏千夏的生日啊?」

「為什麼不需要知道?我可是一入學就知道了耶,人家可是萬里挑一的混血美人,堪稱全校偶像,連照片都供不應求,就更別提生日這種小兒科了,司思儀先生可真是落伍了啊~」

「我懷疑我和你入的不是一個學……」

不,這句話也許有失公允,可能物理上而言確實是同一所高中,只不過劉詩芸接觸的是女孩子的八卦世界,我接觸的是專屬於司思儀的鐘錶般高速運轉的效率世界。

沒錯,「效率」。

感覺自己抓住了話柄,我決心為剛才的問答失利展開反擊。

「那種八卦的事情,對工作根本就毫無意義吧?劉詩芸你花邊新聞把握得那麼好,怎麼在時間上還遲到了一分鐘呢?」

「壓線的話沒有關係啦,況且學生會的學姐學長們不也沒完全準時嗎。」

「是,是,你還真是為這種臭味相投而自豪啊。」我撇嘴。

「唔姆,也對,我差點忘了。」

劉詩芸想起了什麼似的,嘴角勾出一抹淡淡的壞笑。

「思儀你可是最討厭遲到的情況了呢,畢竟聽你說過,你去年在這兒……」

「那種事情就不用說具體細節了!」

那種不堪回首的事情!!

說一說梗概還行,非要提具體細節的話,這個劉詩芸不是明擺著想讓她的青梅竹馬難堪嘛!

「反正,說到面試的事情,」我捏緊拳頭,盯住劉詩芸,「學生會肯定更中意我這種既務實又準時的男性就是了!」

「誒?你在說這個摸魚的傢伙務實嗎?」

「……」

「誒……」

出現了。

好巧不巧,就在我反擊劉詩芸的當口,我倆一直苦苦等待的人在走廊那頭出現了。

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是兩個身影,其中為首的那位是一位揪著部下耳朵的偶像。

……偶像??

當我腦袋里下意識做出判斷後,我才意識到,我竟然使用了和劉詩芸一模一樣的修辭。

名為夏千夏的主席學姐實在是太搶眼了。

我並不是說劉詩芸和夏千夏比起來就相形見絀,至少單從硬指標來看,夏千夏是比劉詩芸稍微嬌小和貧瘠一點兒的,可有一種足以逆轉一切的東西,叫作「氣場」。

長長的赤紅色的捲髮,長長的睫毛,在黑暗中也強烈主張著自己的金色瞳仁,給人的感覺說是驚艷都不為過,再加上貴為學生會主席的身份,讓第一眼的氣質更升一級,無論是什麼人,只要看過一眼,就不可能再忘記這樣既可愛又優雅的身姿吧。

呃……等等?

這麼說起來,我好像確實在哪裡見過這位可愛的學姐。

「……」

我還真認得這個紅髮長長、任性無比的小個子學生會長,而且就在去年!

「怎、怎怎……怎麼是你啊!?」

「咦?我怎麼了?」

也難怪今天學生會也要放面試者的鴿子了,這個夏千夏,就是去年把我擱在路邊晾了半個小時,事後還什麼補償都沒給的學姐本人————我最討厭的類型!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