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之一

繁華的都市,色彩繽紛的霓虹燈和招牌,喧鬧的人群增添了許多人氣。

少年圍著和現在氣候相反的圍巾,逆著人潮走著,和四周的人們格格不入。

少年拐入漆黑的小巷中,巷中和外頭的吵雜相反,安靜的嚇人。

摘下隔絕外界聲音的耳機,少年如湖般美麗的綠眸掃向四周,確定無人後一個發力朝堅硬的牆撞了過去。

照常理來說少年會撞的頭破血流,可這件事卻沒發生,一道淡金色柔和的光將少年包覆,光芒逐漸消失少年也如同人間蒸發般的消失,巷內再次回覆寧靜。

再次睜開雙眸,映入眼簾的不再是方才的小巷了,而是一道雪白的圍牆,入口處佇立著兩個妖精。

少年停在妖精面前行了個禮,兩名妖精放低武器也回了少年一個禮。

「閃開!少擋路!」粗暴充滿不悅的嗓從少年身後爆出,一隻曬成小麥色的手狠狠的推開少年。

少年一個重心不穩踉蹌的向前跌,持長弓的妖精扶住少年,握長矛的妖精上前將兩人護在身後。

「兩個弱的跟渣一樣的蠢妖精也敢跟我鬥」狂妄的叫喊聲滑入少年和兩名妖精的耳中。

握長矛的妖精瞇起眼眸,做出了預備動作,持長弓的妖精搭上箭袋上的箭末端,而那名少年這是嘆了口氣,不知是無奈還是為那個不知好歹的笨蛋嘆息。

空氣凝結,只剩那個依舊囂張的笨蛋依然在叫囂。

握矛的妖精一個箭步上前。原本銀白的矛纏繞上絢麗的火花,美麗的排紅在空中劃出一道新月狀,往那人揮過去。

那個人也非省油的燈,一個反手一把西洋劍擋下妖精揮來的矛,向後一躍拉開彼此的距離。

「只有這點實力嗎」自以為帥的耍著西洋劍,狂妄的笑容越裂越大,瞳孔不斷的縮小,眼白的部分被漆黑充斥,最終只剩一片黑鑲在眼窩中。

「被感染了」少年平靜的看著那個異變的人,一點也不驚恐,反倒像是習慣已久般。

「我們馬上解決他」持弓的妖精輕聲落下,取出的箭早已搭在弓上,箭頭閃耀著碧綠的光彩,箭身刻著優美的圖騰,瞄準的目標不用說也知道是那個被感染的人。

手一鬆,箭瞬間離弦,離弦的箭快速的飛向感染者,可那人一個巴掌將箭打偏。

「守衛根本沒用嘛,看來也不過如此」整個身軀被黑色覆蓋,腐爛的臭味充斥在空氣之中。

被打偏的箭插在感染者的腳邊,碧綠的光閃耀著,瞬間屬於森林的味道蓋過腐敗的味道,佈滿尖刺的荊棘和粗壯的藤蔓一圈圈的攀上感染者的手、腳和身軀,封鎖住那人的行動。

奮力的扭動身軀想將纏在腳上的植物拔下,裂成新月狀的嘴憤怒的咆哮著,空氣震盪著。

下秒咆哮停止,腥臭黏膩的黑色血液噴灑在潔白的地面上,感染者的腦袋飛離,失去首級的身軀重重的倒在血泊中。

染上汙血的銀白長矛在妖精的揮舞之下變回純淨的原貌,赤紅灼熱的火花天上漆黑的身軀,那瞬間燃燒起大火將那具身軀吞噬殆盡。

「沒事?」持矛的妖精回到崗位上,見自家夥伴和從未見過的少年待在一起,確定少年毫無一絲惡意才上前詢問。

「沒事」握弓的妖精笑了下向搭檔點了點頭,收回搭在箭羽上的手。

「初次見面,你是新生吧」溫和的向少年輕笑了下,妖精收好弓後有禮的伸出手。

「是,我是新生叫祈瀾」伸手回握住妖精的手,祈瀾湖水綠的眸平靜的看著對方。

「我是米塔斯他是羅炎」米塔斯笑彎了眸,覺得這孩子十分有趣,是新生但不怕被鬼族感染的人,這可是他當守衛第一次遇到呢。

叫羅炎的妖精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後就收回視線繼續他的守衛工作。

「你的領導人呢?怎麼只有你一個人」米塔斯偏了偏頭,瑰麗的粉瞳好奇的打量祈瀾,不會這小身板把他的領導人幹掉了吧

「沒看到,信上有來的教學」遞出純白的信封,不覺得這有什麼大不了的抓了抓淡褐柔順的髮。

「哎呀.....」無奈的搔了搔頰,雖然沒有把領導人幹掉,但也一樣嚴重,這孩子不知該說是膽大還是該說愚蠢呢,米塔斯不禁無奈的笑著。

「一般來說新生要有領導人帶領,不然很容易死呢」看祈瀾一臉無所謂的樣子,米塔斯歎了口氣,抬手輕揉了揉眼前孩子毛茸茸的腦袋。

「領導人是誰?」一直站在一旁沉默不語的羅炎回過首注視著兩人,一雙黃銅色的眸好奇的看著祈瀾,好奇著這不可思議的新生是誰帶導的。

祈瀾思考了下隨後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不知道自己的領導人是誰。

兩名妖精互看了眼,隨後露出笑容,一個笑得如陽光般溫暖,一個則如月光般淡可溫和。

「你的領導人是個優秀的人」米塔斯揉了揉祈瀾的腦袋溫和的說,粉瞳帶著滿滿的笑意看向少年後方,一抹人影佇立在那。

「跟著他你會學到很多」羅炎輕拍了拍祈瀾的肩膀,意示他轉過身看看。

順著羅炎的指示祈瀾側過身看向身後,一抹深藍的人影撞入他的眼中。

那人一頭深海藍的長髮綁在身後,一席海軍藍的外套套在白襯衫外,修長的腿被漆黑的牛仔褲包裹著,俊美的臉上帶著若有似無的微笑,一股知性的氣息圍繞在他四周。

「賽夏殿下」兩名妖精向那人行了個禮,屬於妖精一族對王族的禮。

那人擺了擺手表示不必行禮,緩緩的走了幾步到祈瀾面前,如冰涼溪水般清冷的氣息馬上將祈瀾給包圍住。

「祈瀾……對吧?」低沉帶磁性的嗓順著風滑入祈瀾耳中,一雙蔚藍深邃的眸望入湖水綠清澈的瞳中。

「對,我是祈瀾」眨也不眨的盯著那人俊美的面容,祈瀾平淡的回答那人。

「我是璘•賽夏•格萊斯,叫我璘就好了」抬手揉了揉比自己矮了好幾公分人兒的腦袋,淡淡的笑著,一點王族的架子都沒有。

「璘學長」點了點頭,剛才那一串名字祈瀾雖然的記住,但既然人家都這麼說了就照著喊了。

璘點了點頭,向兩名妖精打了個手勢,深藍的髮隨著飄逸,見米塔斯向自己招了招手,變靠了過去。

「殿下......你的氣息已經散發出來了哦」輕聲的向璘說道,見璘的表情僵住了,米塔斯無奈的歎了口氣。

雖然看似完美無缺,但實際上卻會常忘了收氣息,看著俊美的王子殿下,妖精無奈的直搖頭。

尷尬的咳了幾下,璘連忙將擴散出去的氣息收回來,幾縷纏繞在祈瀾身旁的氣息也被強制收回。

「怎麼了嗎?」偏了偏腦袋,感覺到那股清涼的感覺離去,猜大概是因為米塔斯把璘學長叫過去,所以這股舒服的氣息才會消失。

「不,沒什麼」擺了擺手,璘有點不知所措的說,而米塔斯則是在一旁偷笑著。

「祈瀾,過來吧」搔了搔頰,璘現在只想趕快離開有米塔斯的地方,可見這妖精是披著羊皮的狼,是完全的腹黑。

乖順的點了點頭,默默的走到璘旁邊待著,在這裡沒有什麼可以觀看的,祈瀾拉好圍巾閉上眼睛開始養神。

「這孩子還沒覺醒嗎?」瞇起眸子,羅炎輕嗅了嗅祈瀾四周的空氣,十分的乾淨,正是尚未覺醒的特徵。

覺醒後的人雖然能把氣收好,但如果靠近點還是能問道屬於那個人的氣,只有未覺醒的人身上才沒任何氣。

「這下難辦了」蹙起眉,璘有些擔憂的看向看閉目養神的祈瀾,如果一個未覺醒的孩子長期接觸到已覺醒的暗曉或是杏綾的話會左右到未覺醒的人之後的能力,除非是接觸到平消才不太有影響。

可現在祈瀾要報到的學校中都是已經覺醒的人,尤其是暗曉最多,怕之後祈瀾覺醒成杏綾被暗曉欺負,杏綾的數量稀少,許多暗曉爭著想要,畢竟只有杏綾的靈能最強。

煩躁的揉了揉額角,身為祈瀾的領導人偏偏還是暗曉,璘真心覺得董事長在跟他開玩笑,而且是個嚴重的玩笑。

杏綾的靈能高,可沒法承受太大的攻擊,需要暗曉的保護,暗曉的靈能不高,但可承受各種的攻擊,至於平消則是中間值,如期名平淡不高不低,但常以暗殺方式攻擊。

「祈瀾.......」頭疼的看著自家學弟,是在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璘已經開始擔心往後的生活。

「怎麼了嗎,璘學長,要走了?」睜開眼眸,祈瀾平淡的看向璘。

「嗯?.....要走了」雖然很想問祈瀾是否已經覺醒了,可時間不准許他問,已經離報到時間有段時間了,必須把人給待到教室去。

牽起那隻比自己還小的手,在米塔斯戲謔和羅炎擔心的注視下,璘召喚出繁華的法陣,隨著法陣發出的光芒消失,俊美的王子和面無表情的少年也消失在兩名妖精面前。

「哎呀......這下好玩了」和外表相反個性十分腹黑的米塔斯掩著嘴輕笑著,在一旁的羅炎則是擔心的嘆氣。

「不用太擔心,那孩子可以的」見羅炎嘆氣,米塔斯上前搭住他的肩安撫道,一黑一白的妖精相擁在一起。

「我可不準你想除了我以外的事」瞇起眸子,米塔斯在羅炎的耳邊低聲說,「還是,晚上咱們來玩你最愛的遊戲?」語尾上揚,嘴角也俊忍不住的上揚,語畢將那泛紅的耳輕含著。

「我我我去巡查其他地方」有著黑髮黃瞳的妖精紅著臉狼狽的逃離同伴,而有著一頭奶油色髮和瑰麗粉瞳的妖精則是笑得十分開心。

「我的甜心阿,怎麼這麼可愛」看那人逃逸的背影,米塔斯彎起眸子,開始思考該如何整治那可愛又磨人的小妖精了。

「哎呀...請別來破壞我的好心情行不」抽出箭,米塔斯笑得燦爛,可那雙粉瞳沒任何一絲笑意,「我說你們,都不膩嗎,我已經膩了呢,廢物」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