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失憶與主宰篇(1)

泥土之下存在著不為人知的小城市,通往地表的連結只有一台奇妙的電梯,能自如搭上電梯的人,是這個城市的“主宰者”,尊貴、崇拜、敬畏的象徵。

人們像是被困在地底卻毫不自知,平凡忙碌的生活,抹去了好奇心,百年之久的習慣,終於在這個小城市中拉開了序幕……

款苳站在門口,忍不住對手心哈氣,讓手的溫度回升一些。

她,果然到了奇怪的地方。

一切都要拉回昨天——那台電梯。

「下來了!下來了!」

吵雜的細碎私語,迫使她睜開雙眼,努力撐起身體,發現自己正在往下降。

身下滿滿的乾稻草堆,像搬貨的鏤空電梯,還有出現在電梯外的人們。

這是哪?

電梯載著款苳降到底部,人們的視線聚集在自己身上,她發現,自己身上的衣服和他們是同樣的款式。

人們分兩邊站著,男和女中劃了一條乾淨的界線。

「你就是新來的人吧,名字?」為首老爺爺嘴露微笑,對著坐在地上短髮乖巧服貼,看起來十五左右年紀的人說道,老爺爺絲毫沒有要為這一切做解釋。

「……款苳,請問你們是誰?」她站起了身,手揉了頭,腦袋一片空白,似乎被清空了記憶,她熟練的打理好自己。

自己是誰?自己為何出現在這?

「放心,誕生一切都是正常的。」老爺爺往後看了男人那區,「前往那區吧,這裡除了結婚,男女都必須分開,還有許多的規則,請務必遵守。」

款苳摸了自己的短髮,金色的髮束藏在一片烏黑的髮絲中,沒有被認錯的惱怒,只是微笑道,「我是女的。」

老爺爺一愣,「是嗎,我還以為只是可愛的小男孩。」眼神帶著些許的詫異。

語罷,老爺爺穿過人群,消失在款苳的視線內,其餘沒相關的人們也陸陸續續的離開,留下一名婦人。

婦人紮著馬尾,年齡似乎接近40左右。

「我是負責帶妳介紹環境的,請跟我來。」婦人開口道。

「麻煩妳了。」款苳連忙跟上婦人。

走沒幾步款苳頓了一下,瞄了自己的靴子,婦人用疑惑的眼神望著她並詢問,「怎麼了?」

她連忙跟上,安撫性的微笑,「沒什麼,可不可以問個問題?」

「請說。」

「就我剛才所見,這裡的女人都穿著長裙,那為何我是穿著長褲呢?」款苳上衣如其他人一般,民族風格,下半身卻是漆黑的長褲。

婦人詫異,隨後笑了笑,「這樣的打扮通常都是男士,也難怪先生會誤認,不過妳會穿成這樣,我也不曉得。」

「也許,也把妳誤認成男生了吧。」

款苳沉默,總覺得不是這個原因,應該是很重要的原因,卻不會讓婦人難堪的說道,「也許吧。」

婦人點頭再次開口,「繼續走吧。」

「啊,不好意思,我還有個問題。」款苳叫住婦人,「先生說的誕生……是什麼?」

「恩……」婦人擺出回想似的動作,「這裡不定時的會有新人下來,也就是我們所說的“誕生”,來到這裡的人們不會記得自己是如何來的,也不記得在這之前所發生的一切,所以我們才稱為誕生,猶如新生般,狀似白紙一樣的純潔。」

「真的沒有人記得過?」款苳提出疑問。

「有的。」這時婦人露出嚮往的表情,「啊……我們的君王!」

周圍經過的人們聽到君王二字,臉上浮出崇拜的神情,嘴角也忍不住上揚了起來。

款苳不動聲色,習慣性的觀察每人,為什麼他們的表情總有種怪異,似乎是過度了?

真的把君王當作全部,甚至為他去死都願意——這是款苳的直覺。

「那請問我之後能見到嗎?」

婦人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妳怎麼會這麼想呢?我們是很難見到君王的,不過妳算幸運,只要有節慶,君王都會從城堡出來,搭上電梯,最近剛好久違的節慶要到,不然有人倒現在其實還未見過君王一次呢!」

「這樣啊——」“他”這字剛要從款苳口中說出,臨時改口,「君王為什麼沒有失去記憶?」

婦人臉上興奮沒有散去,不過眼神為難的閃了下,「我還有未完成的工作,所以能請妳明天來找我嗎?現在我得先帶妳熟悉完這裡才能去做下一個工作。」

「不好意思,太多問題了。」款苳表示歉意的鞠躬。

婦人連忙擺手,「沒事沒事。」這才繼續帶路,介紹款苳的工作和居住地以及款苳現在要知道的規則。

在這裡每個人都有一份固定的工作,並且每一天都要完成一定的量,不可以隨便換工作,除非你為了君王做出什麼貢獻,才有獎勵讓你自己選擇或者領取金錢;那台電梯除了誕生之外,只有君王可以搭乘。

男女在未婚嫁前不得有瓜葛,配偶也是君王會幫你決定,還有一些小細節的規定,就不一一贅述。

款苳其實有許多問題想問婦人,因為這裡實在有些詭異。

為什麼對君王這麼的崇拜,明明沒見過面,還有失去記憶這件事,那個君王應該知道什麼。

一切的來源似乎都與電梯脫不了關係,畢竟誕生是從電梯來的。

~題外話~

哈哈哈,我也開始學每次都不確定有沒有看過的章節名了XD這是報復(?)懂嗎?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