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落燕

作者
沈青 / 初年級生2年級
類別
文學小說 | 溫馨勵志/成長療癒
狀態
已完結(目前1章回)
全書訂購價格
0
1 0
免費章回 1
付費章回 0
總字數 9987
收藏數 9
訂購數 免費閱讀
留言數 7
本日人氣 0
本月人氣 0
累積人氣 91

內容簡介

《第一屆許昭榮文學獎   評審獎作品》


老魏就像繖楊。
 
選擇從軍的那一刻,就如同蒴果結蕾之時,註定要隨海漂流,在看不見邊界的洋流裡棲息。
 
十七歲就毅然入伍,為了成全對自由的信仰加入國軍,溯過反共時期的洶湧的急流,攀過韓戰嚴峻的山峰,之後成為美軍的俘虜,此時才發現自己崇敬的自由,已經在現實的險坡上踩空,滑落動亂時代的溝渠,摔的粉身碎骨,接下來仿若被截斷了根莖,跟隨悲劇的暗潮,開始了荒蕪的流亡。
 
他毅然決然的退出那扇返回故鄉的門,像從故鄉的岸邊退去的浪,是飛離之後無法歸巢的燕,從此只能在擱淺的陌生彼岸遙望,被政權分裂的夜霧覆蓋住的家鄉殘影。
 
在台灣的國小擔任警衛三十餘年,身邊的物品也漸漸的被日子磨耗的老了,像髮絲從根部開始被年歲染白,在隨著日照時刻而疾駛的列車月台旁,似乎只有自己是漫無目的的乘客,等待一列永遠在時刻表上除名的火車。
 
燒不盡的鄉愁、無法言說的漫長獨身歲月,還有什麼能為自己剩餘人生的土壤,播種新的意義?
 
這副已經鏽蝕著病痛和衰老的身體。就僅靠一份偶遇深植下的深愛和思念,溫暖的照亮。
 

最新章回

一章回全

公開 2013-05-22 17:10



1.

魏伯一如往常的在竹製的涼椅上,緩緩的睜開眼睛。

他遵從醫生的建議,先靜躺個一分鐘再平穩的撐起身體,外面的天色還籠罩著清晨的昏暗,

他走進樣式簡單的盥洗室,慣例的梳洗之後,拿起平放在洗臉台上的排骨梳,把睡塌的銀亮髮絲梳理好,穿上十年前剛當上警衛時,特別訂製的卡其色襯衫和

閱讀

作者其他作品

回應(7)

我真喜歡你書的封面,都是你自己設計的嗎?
厲害!
2013-12-18 09:11 通過電腦版 回應
日安

謝謝你的珍珠和賞讀喔
書封有些是有經過後製
但有些已經算很懶只是放了張喜歡的圖上去而已
我的本業是平面設計這樣算很不及格吧(笑)

Azure 祈安
2013-12-18 11:32 回覆

給你一顆珍珠,讓你養顏美容。

好書要用珍珠養,請你笑納
2013-12-18 09:10 通過電腦版 回應

好喜歡這種細膩感帶出的溫暖。
失去了方向的士兵,為了生存而苟延殘喘,似是漫無目的,實則佔據這社會的一隅生活著。
太喜歡小豆和主人公之間的感情了,質樸而單純。

收藏+1
2013-09-06 22:57 通過電腦版 回應
日安
 
謝謝妳的賞讀跟收藏,這篇除了探討歷史在魏伯身上烙下不可抹滅的命運之外,還有就是和他人情感依託的連結和牽掛,能讓您喜歡是在下的榮幸:)
 
祝  文安
 
2013-09-10 23:57 回覆

看了一下簡介,感覺滿得我心的,先收藏,晚點時候慢慢品味:)
2013-08-15 15:04 通過電腦版 回應
日安

謝謝您願意花時間賞讀在下的作品
希望能帶給你一段愉快的閱讀時光

祝 文安
2013-08-16 10:35 回覆

好厲害啊......冒天沒幾人有這種意感細膩.....
雖然時代背景不同,有些情節看得濛,但整體猶如放了有點久的葉所現泡的茶,雖當年丰采不在,但依舊潤喉。
2013-08-14 19:03 通過電腦版 回應
日安 星芒你好

謝謝你的賞讀
那種大時代背景下的人物會被時勢
塑造出我們全然無法體會的命運
若有人願意幫他們記錄或重置
這些經歷就可以重新被記得

詩   祈安
 
2013-08-16 10:38 回覆

「他們用生命詮釋的歷史」

我哭了...好感動的一篇!
你寫得好好~
等不到火車的那段好無奈啊!
幸好最後門鈴響了,感覺好溫馨

戰爭帶來許多悲劇,幸好我身在一個和平的時代
(雖是這麼說,這時代也還是有這時代的不和平)
2013-06-06 21:31 通過電腦版 回應
日安,謝謝妳的喜歡跟賞讀:)
在寫這篇時我去找了很多老兵的訪談跟資料
他們最後的結語都是希望今後可以不要再有戰爭
他們的經歷和故事留給我們對時代的反思和教訓
囑咐我們不能再重蹈覆轍

祝   文安
2013-06-10 11:04 回覆

這個是一個渡海來台老兵的故事,寫的非常感人
我看到這樣的故事都會非常感動,因為我也打算寫一篇這樣的故事
目前寫到第二`部馬上人物就要渡海來台灣了(抱歉這是題外話)

故事中的魏伯在學校當警衛,也到了要退休的年齡,校警的生活
再穿插當兵的劇情,倆著互相牽引,非常棒的故事
2013-05-22 19:37 通過電腦版 回應
日安,謝謝妳的賞讀
看到您也在關注跟書寫這一類的題材真是讓人開心
畢竟他們是被社會和歷史遺忘的一群
永遠不知道自己在那樣動亂的大時代下狠狠的被
撕裂了命運之後,自己的定位
總是需要更多人願意去用書寫或藝術這種軟性的方式
去讓更多人理解他們用生命詮釋的歷史
才不枉他們的見證和犧牲

祝   文安
2013-05-27 15:1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