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夏菲-1

公司裡人來來去去,電話聲跟打字聲從不停歇。

我在電腦前處理文書,這時我的手機突然響起。

這時是空檔時間,我走去外面接個電話。

「喂?」我問侯。

「小菲,好久不見!」打電話給我的人是我的表姐邱嘉柔。

「表姐,好久不見。」我微笑著說。

「是阿,距離上次見面,是嘉成跟漾琦結婚的時候了。」

兩年前,我收到表哥的紅色炸彈,於是去參加了他的婚禮。讓我訝異的是,他跟表嫂交往了八年終於步入了婚姻。

原來愛情可以長跑那麼多年。

「那表姐打給我有事嗎?還是妳也要給我紅色炸彈?」我笑著問。

「亂講,才沒有哈哈哈。我都已經三十五歲了。」表姐也笑了,於是說:「我是問妳何時有空啦,妳表嫂上個月生了孩子,要送你彌月蛋糕。」

「表哥當爸爸啦?」我訝異著。

「是阿,生了女兒,跟嘉成超像。他開心的很。這段時間我媽一直都在幫妳表嫂坐月子。」表姐笑著說。

昔日那個內向沉悶的表哥,有了幸福美滿的家庭。我不禁感到高興。

「這星期六我放假,到時候我去妳家坐坐吧,順便跟阿姨姨丈打招呼。」我說。

跟表姐通完電話之後,我去了趟洗手間。

走到洗手間時,我聽到公關部門的女同事的對話。

「那個夏菲,是不是高中時害她男友出了車禍?結果她男友最後不是出國了嗎?」女同事A說。

「是喔?」女同事B問。

「嗯,聽說夏菲還對她男友不聞不問的,超冷血的,都不想想若不是她,她男友傷勢才不會那麼嚴重。」

我就在門口聽到了這個對話。

什麼都不懂,就只會造謠,我握緊拳頭,走了進去。

「妳剛說什麼?」我冷笑。

「咦?」剛剛說我閒話的女同事A訝異的看著我。

我上前抓住她的頭髮,怒聲質問:「給我説阿!」

「對不起,我什麼都沒説!」被我拉著頭髮的女同事哭著說。

而女同事B原本想過來勸和,但看到我這樣,卻卻步了。

我推了她一把,「給我滾!」

那兩個女同事就這樣逃之夭夭。

我扶住洗手台的邊緣,然後開起水龍頭,然後把水往自己臉上潑,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

就不是事實,卻可以講的跟真的一樣,何況自己也不是當事人。這讓我完全無法忍受。

回到家之後,媽媽在客廳看電視。

我上前去,問媽媽:「媽媽,妳吃了嗎?」

「嗯,吃了。對了今天妳阿姨有打電話來,她說妳表哥跟表嫂要送彌月蛋糕。」媽媽說。

「嗯對啊,表姐有打來跟我講,我打算星期六去他們家坐一下,你要去嗎?」我問。

「去阿,怎麼不去,我很久沒跟我姐姐還有媽聊天了呢,當年她跟姐夫去國外工作,嘉柔也撐起了重擔,真是辛苦他們了,而我們離他們家也住太遠,也無法及時幫上忙。」

我沒有說話,於是幫媽媽按摩肩膀。

我小表哥兩歲,我阿姨是在我剛升上高中沒多久之後就回台跟表哥他們團聚。

而我爸從小就過世了,一直以來我都是跟我媽相依為命。

也在那時候,我們兩家才有比較頻繁的互動。

自從十年前阿姨跟姨丈回國之後,他們一家也隨後買了房子,之後生活也不用太過節儉。

洗好澡之後回到房間,我敷著面膜躺在床上,一邊思考著今天那兩個女同事的對話。

『那個夏菲,是不是高中時害她男友出了車禍?結果她男友最後不是出國了嗎?』

我撕下面膜,閉上雙眼,回憶也排山倒海的襲來,快要把我淹沒。

歐善語那自私的臉龐依舊在我腦海。

他的確也是因為我出車禍。

當時我就想分手了,他的父母知道是我害歐善語出了那麼嚴重的車禍,二話不說就是一定要我離開他。而我也直接答應了。

所以大家才會認定我是個冷血無情的人。

因為他們表面知道的,是我在害了歐善語出車禍之後,跟他分手,而他之後也出了國,聽說是傷勢過重,必須出國治療。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