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1)「我從沒聽過這麼驚悚恐怖、不切實際的提議!」

(1)

      「幫我一個小忙吧!」

      從張蝶語說話時的神情和語氣判斷,連城立刻知道對方要求的絕對不會是一個小忙。

      其實,幫個忙並不為難,也不是一次兩次少見的事。他們經常互相幫助,從來沒人計較是舉手之勞還是耗神費力的巨大工程。

      因為是朋友,很要好的朋友。

      五年前,連城和兩名老同學合夥開的餐廳和某個供應商起了糾紛,老同學的另一名老同學介紹律師朋友給他們,不巧對方正要休長假,又轉介給同事。

      那名同事,便是張蝶語。

      之後的十來個月裡,雙方因公事頻繁來往,多半是連城負責接洽。兩人偶爾閒談,意外發現他們不但同齡同屆,還成長於同一個城市,有幾個雙方都認識的同學,參加過幾次同樣的競賽與營隊。

      共通話題多了,聊開來也越來越是投契,案子順利解決後,張蝶語欣然接受餐廳的常年法律顧問一職,迄今已是第五年,兩人不僅在公事上合作愉快,私下更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今天也和平日沒有不同,工作結束後,他們相約吃頓晚飯。

      燒烤店是張蝶語挑的,位在辦公大樓林立的商業區,價位不低,生意依然興隆,顧客有九成是上班族,靠大吃來紓解工作壓力。店內香氣四溢,充滿人聲笑語,即使是被迫來應酬的客人,也是嘻嘻笑笑,至少表面上的氣氛十分熱烈。

      開頭的半小時,他們只是專心烤專心吃,幾乎沒開口說話。

      連城稍早時吃了不少合夥人試做的春季餐點,肚子不怎麼餓,多數時間都在照顧網架上的食物,再適當分配到各自的盤裡。他們是資深飯友,對方愛吃什麼,不吃什麼,都瞭若指掌。

      他稍微拉鬆了繫在頸間的溫莎結,外套早已脫下,隨意擱在隔壁的空椅子上。這是他成為社會新鮮人時買下的第一套西裝,軍藍鉛筆紋、薄織羊毛料、合身服貼的義式剪裁,曾經他只在重要場合穿它——姊姊的婚禮、自家的餐廳開幕、第一次接受媒體採訪,都是同樣的一身軍藍色。

      如今他的事業已有小成,餐廳開始賺錢,分店正在籌備,手頭有了閒錢享受生活,衣櫥裡多了更昂貴講究的各種選擇。他不再需要小心翼翼,可以在任何時候穿這套服裝。

      一輪吃罷,半飽的胃袋溫暖了,他們啜著啤酒,等待新點的菜上桌,一面漫無目的地聊著。

      起先是些沒營養的話題,接著提到即將來臨的農曆新年,然後是連城的戀情再次告吹的新消息。

      戀情告吹是大幅修飾過的漂亮說法,他們認識加交往的總時間才一個月,實在更像大賣場退貨。

      連城說起時,也沒有半點遺憾,話題就是從這時候開始轉往奇妙的方向。

      「以前我就說過,在你曾有過的那一大堆亂七八糟的關係當中,無論對象多嫩多年輕,你才是幼稚不成熟的那個大男孩,一把年紀都不知道活到哪裡去了。」

      「當心點,妳現在聽起來超像我老媽。」

      「她不催促你趕快長大,安定下來嗎?」

      「沒空,她忙著過她的快樂退休生活,偶爾玩弄我姊的三胞胎小孩,只要我不出什麼大事分她們的心就夠了。」

      張蝶語長長嘆了口氣,「真好哪!」

      那個羨慕的語氣聽起來真心誠意,連城感到意外又好笑。

      張蝶語可不只是個大律師,還是個有腦袋有外貌有來頭的大美女。事務所的同事、客戶稱讚她敏銳犀利,職場上的對手則說她強兇霸道。但是沒有一個人敢不對她的家世背景敬畏三分。她出身自名號響叮噹的豪門世家,是萬歷集團現任總裁暨首席執行長的唯一妹妹。即使她不為家族旗下的任何一家公司效力,也不影響她公主般的地位。

      連城和張蝶語同齡,剛滿三十歲,家世財力遠不能相比,但是外表算得上並駕齊驅。連城的身材比例天生出眾,兼且下過功夫鍛鍊,比標準體格還要挺拔一些,寬肩長腿,腰臀窄,胸膛厚實;他的五官端正,每天細心打理的毛髮烏黑有型,嘴角常掛著的笑容在瀟灑與輕佻之間有著極微妙的平衡。

      不認識的人常誤認他們是相當登對的情侶,熟識的親友則知道他們最多只可能是朋友。

      因為連城自情竇初開至今從未對女性產生興趣,遇上有錢有外貌有頭腦的張蝶語也沒有絲毫改變。他是個同性戀,徹頭徹尾。

      張蝶語因此得到稀罕的異性朋友,不怕她不追她,從未把她當成向富豪父兄攀關係的工具,她十分珍惜。她有個同居男友,不讓任何家人知道,卻沒有瞞著連城。而連城的性傾向只對少數親友公開,張蝶語就是其中之一。

      他倆無話不談,婚姻與愛情的煩惱在近幾年所佔的談話比例卻是愈來越高了。

      「妳跟公主的分別只差一個頭銜,幹嘛羨慕平民老百姓?」

      「就算是真公主,也逃不掉婚姻大事。要不要結婚、跟誰結婚,全都要被干涉!」彷彿被踩到某個痛處,張蝶語緊緊皺起眉頭,喝空的啤酒杯放到桌面時用的力量可大了不只一點點。

      「我今年滿三十歲,我爸媽的焦急大概快要達到極限了,哪天忽然帶著某某家的少東出現,製造一場〝巧遇〞也不奇怪,萬一殺到我的住處就更糟糕——」她想到了什麼,臉色瞬間發白,「完蛋了!以他們的個性,一定會搞到全國都以為我急著想結婚!我說的全國可不是誇飾,真的是所有人都會把我當成一個大笑話!」她說話越來越快越急,幾乎陷入了恐慌。

      「好了,好了,先冷靜下來。」連城把還沒喝過半口、自己的那一杯啤酒先倒給對方,招手又加點兩杯。

      張蝶語也不是杞人憂天,萬歷張家的確很受到媒體的關注。連城的腦中忍不住出現那些住海邊的名流藝人們在螢光幕上用討論國事般的鄭重程度胡亂八卦的畫面,實在荒謬好笑。基於朋友的道義,他努力不真的笑出來。

      張蝶語灌下大半杯啤酒,鎮靜多了,連城才接著說,「我以為妳爸已經不管事了。」萬歷的實權已經完全轉移給接班的總裁張雁鳴,也就是張蝶語的四哥。他們的父親頂著的董事長頭銜只是個榮譽職,大家都知道。

      「老爸不管公司的事,但是在家裡還是一家之主。事實上,交出公司的擔子之後,他反而有更多的時間力氣和我媽一起來……關心我們。」張蝶語用了不少意志力才沒把關心換成其他字眼。

      「那就結婚啊!你和小畫家安安穩穩同居一年多了,不如就趁這個機會把他介紹給你的父母認識?」

      「我從沒聽過那麼驚悚恐怖、不切實際的提議!」

      張蝶語睜大雙眼,眼裡真的帶著些許驚恐神色,「你真的覺得我爸媽能夠接受?文雅不會被生吞活剝,嚇得躲到外太空,永遠不再接近我嗎?」

      連城本來要說對方太誇張,仔細一想後,又把話吞了回去。

      張蝶語預想的結果,還真的有可能發生,而且是極大的可能。

      她的同居男友鄒文雅,人如其名,長相斯文秀氣,性格內向害羞,是個不和任何人起衝突的和平主義者。或者,也可以說他是軟弱的膽小鬼,有社交障礙的邊緣人,除了張蝶語和自己的藝術世界,其他一概無法應對。

      連城不懂藝術,看不出作品好壞,只知道小畫家在藝壇沒沒無聞,連自己都還養不活。但是小倆口並不太在意,張蝶語負責賺錢,鄒文雅窩在家裡作畫做家事,同居的日子算得上恬靜溫暖。

      只是,看在生意人的張家長輩眼裡,大概很難理解吧!更不要說喜歡了。

      「他們只會覺得我養了個小白臉很可恥!在那些舊到都生鏽的破爛觀念裡,女人可以當主婦當貴婦,若是反過來,世界會馬上毀滅。」

      「你四哥張雁鳴也沒結婚不是嗎?還比較年長,妳不能拖他出來擋一陣子嗎?」

      「他們才不敢惹他。再說,他是個大總裁,又是男人,再老都有行情。女人正相反。套句我媽的說法,要趕在不能生,失去女人的價值之前快點嫁出去!」

      張蝶語翻了個連城見過最誇張的白眼,接著嘆了口他聽過最無奈的氣。

      「預計在今年春天,事務所會有個大案子,對我能不能順利晉升合夥人有很大的影響。再加上手邊原有的工作,一連要忙上十幾個月,真的承擔不起我爸媽拿結婚的事來搗亂。」

      連城沒辦法解決友人的煩惱,只能認真傾聽。他滿懷同情地望著對方,自然而然說,「真希望我能幫得上忙。」

      雖然他根本不能,也無法體會友人的處境。

      連城的父親早逝,母親教養他姊弟二人的方針正面來說是自由開明,難聽點則是放任隨性。所幸他們都沒有長歪,親子手足間的感情也融洽。成長在這種家風之下,連城一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和母親的交流是分享,從來不是請示。

      張蝶語的煩惱,他難以感同身受。不過,他知道在萬歷這種豪門,長輩們的能耐不僅僅是吵架冷戰而已。雖然說要趕走鄒文雅,也不需要什麼厲害手段。

      新點的食物在這時候陸續送上來,有酒有肉有菜還有海鮮,堆滿桌面。連城抓起金屬夾,自動忙碌起來,邊烤邊對盤裡的食材品頭論足。他不負責自家餐廳的食材,但是聽擔任主廚的合夥人說得夠久夠多,也累積了不少知識。

      這一回,張蝶語倒不急著動手,她瞇起眼,意味深長地盯著對座友人,卻不作聲,直到爐子上的肉又都熟了,才慢條斯理開口。

      「老實說,你我表面上也算登對。」

      連城哈哈笑了幾聲。他們的確經常被誤會是一對情侶,次數多到有時都懶得分辯。

      然後張蝶語就是在這時候開口了。

      「幫我一個小忙吧!」

      那絕對絕對,不會是一個小忙。

      「乾脆你假裝是我交往多年的男友,跟我回家見我父母一面吧!」

      連城愣了一下,剛夾起的肉又掉回網架。

      直覺讓他想大笑,可是一抬頭,張蝶語緊盯著自己的那雙大眼裡沒有平常說笑時的淘氣閃光,而是滿滿的期待。

      連城忽然間僵住,笑不出來。

      「剛……剛剛那句話是怎麼說的?喔,對了,」他也努力瞪大了眼睛,「我從沒聽過這麼驚悚恐怖、不切實際的提議!」

      張蝶語輕鬆揮了揮手,「哎,你太誇張了!不需要太長的時間,就假裝個半年一年,撐到我升合夥人的時候。這段期間,頂多逢年過節跟老人家吃個飯請個安,很容易的。」說著殷勤動起筷子,把賣相最佳最肥美的食物都堆進連城碗裡。

      連城對著那一小座肉山皺了皺眉頭。對面的大小姐這回挑了菜吃,嚼得津津有味,好像煩惱已經解決似的。連城可不敢同意。

      「別傻了,只需要找個徵信社,還不必是厲害的,隨便調查一下,妳的謊言馬上就敗露。」

      「不會。我讀碩班的時候,哥哥們曾向我發誓,永遠不再用鬼祟的方式探查我的私生活。他們很守信用,不然我怎麼能把文雅藏那麼久?」

      連城好奇地問,「哦,碩班的時候發生什麼——」不,不對,現在不是關心往事的時候!他猛力搖頭。

      「我們家高攀不上萬歷的千金小姐,等級差太多,不可能過關啦!」

      「我爸媽挑女婿的標準每年都在下降,差不多已經到達你的位置了。」

      「那是稱讚嗎?我應該高興嗎?」

      張蝶語不理睬他,接著說下去,「他們一向喜歡白手起家、有事業心、社交能力強、陽剛味重的大男人。加上你背景單純,家境小康,外表也算人模人樣,在我爸媽心中搞不好已經贏過一大票養尊處優的少爺。」

      連城扁著嘴,看上去滿臉不信。

      如果是應徵工作,他從來沒有自信的問題,推銷自己的台詞絕對說得比張蝶語更熱烈精彩。可是,現在講的是挑女婿,他一輩子沒考慮過的事,心中半點把握也沒有。

      「不嘗試看看怎麼知道成敗?你的成功率可比文雅高了好幾百倍呢!難道不想奮力一搏,收穫甜美的果實嗎?」

      「我是要收穫什麼果實?」

      「你說我和公主就差一個頭銜,那麼我的另一半、萬歷集團的準女婿、大總裁的未來妹夫,不就是個駙馬爺嗎?」

      張蝶語交疊雙手,撐著下巴,往連城的方向挨近,用甜得像惡魔的笑容與輕柔得可疑的語氣低聲說著。

      「我和四哥年齡最接近,感情最好,我的結婚對象,難道他不特別關照嗎?這不是我自以為是的如意算盤,而是大家一定會有的想法。包括那些曾經給你臉色看的勢利眼,每個人的態度都會改變,爭先恐後來拍你的馬屁。你不是煩惱二號店的貸款數字不理想嗎?沒關係,來跟萬歷銀行借,自己人嘛,要多少有多少,我敢說四哥連利息都不會跟你算呢!」

      「這……這聽起來有點……有點……」令人心動!連城嚥了下口水,「無恥啊!」

      「如果我拜託你幫忙,卻不給報酬,那才叫無恥。」

      「所以,妳打算給我的報酬是你四哥?」

      張蝶語白了他一眼,「……的友誼!」

      「將來總要分手吧?到時候我就不妙了。」

      「別怕,升上合夥人之後,我會狠狠甩掉你!四哥在這方面最心軟,對可憐的受害者最親切了。只要你把握機會建立友情,即使你我分手,四哥也不會輕易拋棄朋友,這一類的事都有前例,我可沒騙人。」她邊說邊點頭,越來越覺得自己的主意高明、了不起、面面俱到。

      「你的最大優點就是人際關係不錯,交朋友很少遇到困難,運勢也強,混蛋負心都沒遭到天譴,他們一定喜歡你。我有信心,你辦得到的!」

      「我並不願意否認,但、但是——」

      「萬歷集團首席執行長張雁鳴的好友,這個頭銜無論放在哪裡都好閃亮喔!」

      太亂來了!連城平常也算口齒伶俐,現在卻目瞪口呆望著對方,想不到什麼有用的話說。

      這種計畫不可能有用,不可能有用……吧?

      兩人早就忘了要吃東西,筷子夾子停在一旁不動,幾片高級牛菲力被遺忘在網架上,已被烤得半焦。

      路過的服務生瞥來憂慮的一眼,想要上前提醒,可是兩名客人對視的眼神裡火花四濺,氣氛很不尋常,實在不敢打擾,只好又匆匆逃開。

      「我說啊,你就別再假裝抗拒,老實承認心裡也覺得很好玩,爽爽快快答應吧!」

      連城無奈一笑,「萬一不小心成功,他們本來就急著要妳嫁,立刻著手籌備婚事該怎麼辦?」

      「哎呀,見個面認識而已,不會那麼快啦!」

      「不會嗎?」

      「不會啦!」張蝶語輕鬆笑著,伸手招喚服務生,「啊,太好了,真是吃得最值得的一頓飯!我請客,再把你愛吃的全都叫一輪來吧!」

      當晚,連城在家中接到鄒文雅的來電。

      厭惡社交,只要能用訊息溝通就打死不講電話的小畫家極為稀奇地在線路另一頭說了許多話。他千恩萬謝,感激連城願意代他赴湯蹈火,幫助張蝶語。儘管有時結巴,有時又說得太快,話語當中的真摯,卻不難聽出來。

      最後一個顧慮於是消失了,三十年人生沒和異性談過戀愛的連城忽然多出個女朋友,還要去見對方的父母了!

(待續)

新年快樂!!^o^/

就像簡介和作品標籤說的,這就是個輕鬆的愛情喜劇,尚未出場的另一名主角是總裁(對,我又來寫這種誇張的職業了!),但不是霸道總裁。

目前我沒有加限制級標籤,因為我還不確定是否全篇清水(滿有可能的),也可能之後會變動。

大概就是這樣~~新年新連載,希望大家喜歡喔!^_^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