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之文庫開館
HOT 閃亮星─光汐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四部 第一章 天與地的孩子〜波瑟芬尼(Persephone)

第四部   第一章   天與地的孩子〜波瑟芬尼(Persephone)

天地之子,

〜PERSEPHONE〜

深不可測,

塑形以待。

無窮潛力,

爆發天地!

〜迦納密卷〜

                                                                                                              〜章三之1〜    

春暖花開,拉梅爾神殿一片欣欣向榮,開滿了各式各樣繽紛多彩的花朵。

在這美麗如畫的風景裡,卻傳來極不協調的怒吼聲:

「波瑟芬尼!!

  妳在哪裡?

            妳給我回來!!」

拉梅爾神殿裏,大地女神蒂蜜特的五月光行者---雅柏菲卡,正站在神殿花園裡怒吼著。

他這麼生氣是有原因的。

因為,他今天早上,好不容易把六歲的波瑟芬尼拉到神殿的房間上寫字課。寫到中午時,他在書房稍微睡了一下午覺,醒來後便出去送茶給拉梅爾。

但當他拿著花草茶給師父時,拉梅爾用著一種驚訝但有趣的眼神看著他,然後忍不住輕輕笑了出來。

「師父?」雅柏菲卡覺得很奇怪。

「雅柏菲卡,」拉梅爾微笑地看著他:「你去照一下鏡子吧!」

雅柏菲卡看了一下師父房間的鏡子,發現自己竟然滿頭綁滿了黃色的蝴蝶結!!   十分可笑。

他震驚的看著,一想,一定是剛剛他睡午覺時,波瑟芬尼偷綁的!

他很生氣地轉回他的書房,準備好好地教訓一下這個調皮的孩子。

沒想到他一打開書房的門,呈現在他眼前的是,用寫字本撕下折成的數十隻紙鶴,正精彩地在空中繽紛地飛行著!

而且,在寫字本的殘骸上,正站著他的寵物小松鼠波波!

        原本在房間安靜睡覺的波波,不但被用墨水畫上了黑眼圈,而且鬍子還被綁成左右對稱的兩個小辮子,末端繫著和雅柏菲卡頭上一樣的黃蝴蝶結!!

而肇事者---蒂蜜特的女兒波瑟芬尼,早已從窗戶爬出不見人影。

「波瑟芬尼!!   妳這個搗蛋鬼!!」雅柏菲卡的怒吼在神殿裡迴盪著……

****************************************

他四處找了一番,料想調皮好動的波瑟芬尼八成跑到神殿花園了,而且,一定和共犯聚集了!

那個共犯就是---歐拉亞。

雅柏菲卡氣極敗壞地對師父拉梅爾抱怨:「師父!   不能再讓歐拉亞和波瑟芬尼混在一起了!」

「為什麼?   他是她的叔叔呀!」

「哪有這種叔叔?   明明已二十八歲,比小孩更幼稚!」

拉梅爾笑了出來:「的確,歐拉亞至今仍是一副童心未泯的模樣。」

「讓歐拉亞回去密爾斯城吧!   別再讓他待在拉梅爾神殿!   他會帶壞她的!」

        「不行,你也知道,蒂蜜特在神殿生下波瑟芬尼,在此親自照顧著女兒,不得已只好將密爾斯城託給薩其爾和烏力等光行者管理照顧。波瑟芬尼五歲時,她必須回密爾斯城了,才將波瑟芬尼託給我們,還請歐拉亞來幫忙照顧。這是她的決定。我不能擅作主張。」

        「可是,她每十五天才會來跟師父您談話,順便探視一下寶貝女兒,時間拖那麼久,她根本不知道中間出了多少紕漏!」

        「我看還好吧!   這孩子只是比較活潑!」

        「她的個性和媽媽蒂蜜特的溫柔優雅極度不同!   她已經六歲,都不肯坐下來好好念書!   師父,您要我負責波瑟芬尼所有的課程,就像當年您教導我一樣,我也必須像老師一樣地教導著她。本來她還肯聽話,但自從歐拉亞來了之後,他和波瑟芬尼一拍即合,對波瑟芬尼而言,歐拉亞是個大玩具,是一個最好的大朋友,但這從此是我噩夢的開始……」

「那是她的本性吧!   也不純然是受到歐拉亞的影響。我還記得她三歲時就常自己跑到神殿花園,和動物一起遊玩。動物們都喜歡她,她不但不怕動物,還一天到晚赤足和動物們奔跑在草地上,完全無懼於會不會受傷。」

        「她本性是活潑沒錯,但在歐拉亞的“薰陶”之下,情況變本加厲了!   波瑟芬尼,從活潑可愛的小孩活脫脫變成了一個像猴子般的野孩子!!」

        雅柏菲卡繼續氣沖沖地說:「不管,我一定要把那兩個罪犯揪出來!   好好地修理他們!」

******************************

雅柏菲卡在神殿花園四處尋找著逃課的波瑟芬尼,有兩個影子,一大一小,正鬼鬼祟祟地在草叢裡移動著……

「快!   波瑟芬尼!   雅柏菲卡快來了……!」歐拉亞滿頭插滿了雜草匍匐前進,並向對面草叢的波瑟芬尼打招呼。

        波瑟芬尼點點頭,就突然從草叢中跳出,用稚嫩的童音呼喊著:「雅柏菲卡!   我在這裡!」

        雅柏菲卡看到了她,生氣的快步向前:「波瑟芬尼!   妳……」話才剛說一半,他就摔進一個土坑!

        波瑟芬尼和歐拉亞拍手叫好:「成功了!!   耶!!   好耶!雅柏菲卡跌進洞裡了!」

        雅柏菲卡輕輕撥去身上泥土與灰塵,很鎮靜的在土坑裡冷笑:「你們兩個真的是閒工夫太多,竟還有時間挖土坑來陷害我?   你以為這種土坑能奈我何嗎?   哼!」

        雅柏菲卡有念動力,可以瞬間移動離開這個土坑,因此這個詭計難不倒他。

        他抬頭一看,土坑的洞口正趴著歐拉亞和波瑟芬尼,興致盎然地托著腮,看著洞裡的雅柏菲卡。

      「雕蟲小技,我現在馬上就去抓妳!」雅柏菲卡對波瑟芬尼說。

        歐拉亞對他說:「別急,雅柏菲卡,波瑟芬尼有禮物要送給你!」

        金髮藍眼,活潑伶俐的波瑟芬尼,高興地把雙手打開!

        瞬間,許多毛毛蟲如雨般地從天而降,紛紛掉落在雅柏菲卡的頭髮上、肩膀上、甚至衣服裡!

「〜啊〜!!」

       

        雅柏菲卡的慘叫聲,連神殿裡的拉梅爾都聽的到,因為,他最害怕的就是毛毛蟲!!

        而且毛毛蟲貼在雅柏菲卡的身上,不管他瞬間移動到何處,毛毛蟲仍是緊黏不放!!

        歐拉亞抱著肚子狂笑,觀賞著雅柏菲卡四處瞬間移動,手足失措的尖叫慌亂模樣!

        波瑟芬尼高興地跳著、笑著,可是突然間,她發現自己竟浮上半空中了!

        「小蘋果!   妳又調皮搗蛋了!」

        她仰頭一看,原來是克雷蒙特一把把她拎起來了。

        「克雷蒙特哥哥!!」她高興地將稚嫩的小手緊緊環繞著他的頸項:「我好想你喔〜」並甜甜地撒嬌著。

        只要她使出這招,克雷蒙特就會沒輒,就會親親她蘋果般的小臉蛋,不忍心責罵她。

        “小蘋果”這個稱號就是克雷蒙特封給波瑟芬尼的,因為她稚嫩的臉頰,實在太像鮮紅欲滴的蘋果,後來大家也就紛紛叫她這個暱稱。

        當波瑟芬尼抱著克雷蒙特的頸項時,她看到了站在他身後的人,瞬間整個臉全部紅了起來,態度完全改變,變得很端莊,很聽話。

        是的,只有這個人能夠鎮住她,這個人就是---二十三歲的薩其爾。

        波瑟芬尼一向天不怕,地不怕。因為她知道,母親蒂蜜特個性溫和,不會大聲責罵或打她,總是耐心地講道理或以身教影響她;拉梅爾十分包容她,因為他覺得孩子充滿活力是一件好事,沒什麼好制止的;雅柏菲卡鬥不過調皮的波瑟芬尼,所以她也不怕雅柏菲卡;克雷蒙特十分疼愛波瑟芬尼,也經常拿她沒轍。

        但只有薩其爾,波瑟芬尼從兩歲會表達完整的句子起,只要看到薩其爾,整個臉就會紅通通的。然後,她就會變得跟小淑女一樣的端莊。

        薩其爾叫她坐好,她從不敢亂動。

        薩其爾叫她乖乖寫字,她就用她稚嫩的小胖手,認真地抓著筆,趴在桌上一字一字地認真寫著,他沒說停她就不敢停。

        薩其爾在的話,旁邊的人問話,她都會乖乖回答,不敢頂嘴或顧左右而言他。

        而每次薩其爾要離開神殿時,她總是淚眼汪汪,趴在雅柏菲卡的懷裡哭。

        如果你問小小的波瑟芬尼,為什麼看到薩其爾哥哥會臉紅?   她會害羞地踱著腳,說:「我不知道!」,然後就一溜煙地跑掉了。

        波瑟芬尼不知道原因,但,

大家都知道為什麼。

       

        拉梅爾就曾經明白地對大家宣示:

波瑟芬尼就是亞爾薇特,

也就是莉底亞的轉世。

        也因為如此,克雷蒙特最疼愛她!   對他而言,是失而復得了自己親愛的妹妹!

但薩其爾始終無法接受這一點。

     

        在波瑟芬尼一歲時,拉梅爾就曾對她做過測試,判定她是否是莉底亞的轉世。

        第一個測試是:   將莉底亞(亞爾薇特)生前的飛馬斯諾,牽到波瑟芬尼的面前。斯諾一見到波瑟芬尼,立刻用牠的臉輕輕地磨蹭著小寶寶。

        之後拉梅爾進行第二個測試:   他將亞爾薇特生前所戴的,用薩其爾的披肩做成的護腕(在她生前離開密爾斯城時,她就將護腕脫下留在房間裡),以及蒂蜜特的衣物,還有波瑟芬尼她自己嬰兒的衣服,這三件物品都擺在波瑟芬尼的面前,測試她第一個直覺會去探取哪一個衣物。

        果然不出拉梅爾所料,波瑟芬尼直接抓取護腕,而且再也不給任何人拿走!

        拉梅爾進行第三個測試:   在獨角獸來到拉梅爾神殿時,將小寶寶送出去給獨角獸看。

        因為獨角獸有一個很大的特性,牠願意救的人牠才會救,一旦救過的人牠一定會記得,即使是靈魂的本質牠也能察覺。

        而且被牠救過的人,如果觸摸到獨角獸的角,會引起共鳴,獨角獸的角會隱隱的發出白光。

        波瑟芬尼只是個寶寶,根本沒見過牠,更遑論被牠所救。

        當拉梅爾抱著波瑟芬尼和獨角獸見面時,獨角獸輕輕地晃著頭,搖著尾巴。

        拉梅爾將小寶寶的手,放在獨角獸的角上,便產生了輕微的聲響,如同手按壓在玻璃杯邊緣,不停滑動所產生的空靈的回聲。

        接著,獨角獸的角開始泛起了光,從隱隱約約朦朧的白光,逐漸變成強烈的神聖光芒,閃耀著寶寶的全身。

        即使這三項測試的結果是如此,薩其爾仍沒然辦法相信,波瑟芬尼就是莉底亞的轉世。

        因為,當薩其爾抱著小小的波瑟芬尼時,雖然她也和莉底亞一樣是一頭金髮,和莉底亞一樣是深藍雙眸,但波瑟芬尼靈活慧黠的個性,和莉底亞清麗憂鬱的氣質完全不同……

        而且,對他而言,她就是個孩子,是可愛的小妹妹。

        他無法將兩個完全不同的人連結在一起……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