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去賭場囉

        天色漸漸黑了,而他們一行人,也已到達了下一個城——景江城!

        一進城,夜就叫李斌他們先到城里最大的客棧休息,他們三人則去逛逛這景江城的夜市。

        夜幕下的景江城,到處都亮著橘黃色的燈火,街上隨處可見悠閑漫步的行人,一旁賣飾品的小攤,圍了三五個年輕的俏麗女子,還有那拿著一大串冰糖葫蘆沿街叫賣的小販,吆喝的聲音,不絕于耳。

        小若跟著前面的兩人,慢悠悠的走在後面,前面的雪心則一路走走停停,不時拿起小攤上的小玩意兒把玩著,夜一時興起,買了一支冰糖葫蘆邊走邊吃,不亦樂乎。在見到前面小攤上賣的是一些幻獸形狀的面具時,便往那里跑了過去,拿起一個虎形的面具往臉上一戴,張牙虎爪的跳到兩人面前︰“我要吃了你們,乖乖的受死吧!”便做勢要往兩人身上撲去。

        小若毫不客氣的當著他的臉,翻了翻白眼,這小子玩瘋起來怎麼連一點形象都沒有?都幾歲了,還玩這個。

        “咦,這面具做得好像,我也買一個。”雪心一臉新奇的見他帶著的面具,出跟著買了一個戴在臉上,笑呵呵的走到小若面前問︰“小若,好看嗎?你要不要?我買一個給你。”

        這兩個小子怎麼一副鄉巴佬進城的樣子,走了幾條街,兩人都好像什麼都沒見過似的,對什麼都是一臉的新奇。“你們兩個,以前沒出來玩過嗎?”她以為就她是個異類,一年都沒出一次門,想不到還有比她更異類的。

        夜聞言搖搖頭,他的童年幾乎沒有什麼歡樂,別人在玩樂的時間,他在劈柴挑水,別人在修煉的時間,他也在修煉,別人在休息的時候,他還在修煉。他童年最開心的就是每逢過年,娘親總會親手為他做一碗湯圓。可隨著娘親的去世,他的童年,除了修煉還是修煉,因為他答應過娘親,不讓她擔心,所以,他要變強,只有變強別人才不會再欺負他!

        淡淡的哀傷在他周身散開,她雖沒有看見他此時的神情,卻也知道,他定是想起了什麼不愉快的過往,每個人都會有一些外人所不足以知的心酸成長,也只有經歷這些成長的人,才會有不同凡響的成就,要想成為人上人,就得吃得苦中苦!

        她往他肩膀重重一拍,笑著說︰“既然沒有,那就好好玩一回吧!”

        “我也很少像今晚這樣逛街啊!我爹整天就知道叫我修煉,煩都煩死了,不過他明的不讓我出來,你看,我們這不也溜出來了嗎?”雪心一臉得意的說道,她估計,她爹現在應該是忙著四處找她了,不過,他們一定怎麼也想不到,她會去威尼卡森林的,這回可以好好的玩個夠本了。

        夜一听他這麼說,精神頓時就回來了,忙問︰“那我們接下來去哪玩呢?”

        小若偏頭想了想,去哪?她也不知道啊!又不知他們喜歡玩些什麼。

        “我知道去哪玩,我常聽那些護衛說那地方很好玩的,很刺激的。”夜眼楮一亮,笑嘻嘻的看著他們。

        “去哪啊?”

        “跟我走就知道了。”他故作神秘的一笑,往人群中走去。兩人聞言也跟在他後面,左轉右拐的,來到了一個有兩層高的樓前停下。

        “到了”

        兩人抬眸望去,金色招牌方方正正的掛在大門上方,那上面只有一個字,就是賭字。小若半睨了他一眼,他居然帶他們來賭場,難怪剛才經過這里時,他總是盯著這里看,原來是早有打算,這小子,好的不學,居然學人賭博。

        “賭場?夜,你說的說是這?”雪心一臉的興趣缺缺,這里有什麼好玩的。

        “走吧!我們進去玩幾把!”夜一臉興奮的說道,抬腳就往里邊走去。

        雪心也跟著走了進去,在進門口時頓了一下,看了看守在門邊的兩個大漢,心里暗暗奇怪,讓兩個一臉胡須的大漢站在門口,這不是存心嚇唬人嗎?要是膽子小的,一見這兩人都不敢往里面去了。一回頭,見小若慢悠悠的跟在後面,便走過去,拉磁他一起走了進去。

        “夜,不用拉著我。”小若對他說道,她還是不習慣別人的踫觸,那會讓她打心底有一種反感。

        “我是怕你被門口那兩個人給嚇到了,不敢進來。”他湊近他的耳邊小聲的說道。

        小若哭笑不得的看著他,她有那麼膽小嗎?會被兩個守門的給嚇到了。

        “雪心呢?雪心跑哪去了?”他放開小若的手,伸長著脖子四處張望,沒想到從外面看冷冷清清的,這里面卻這麼熱鬧。

        “在那。”她朝中間那張最大的賭桌一指,雪心那個小小的身影跟眾人擠在一起,面前放了一些金幣,只見她隨手抓起一把,往桌面上一放,大喊︰“我押大。”

        夜走了過去,正好看見他把一大捧金幣往身邊一掃,不由的說道︰“這樣賺金幣好快。”躍躍欲試的問︰“小若,這怎麼玩的啊?”

        “你看,就這樣,把金幣押在大,然後如果開出來的是大,那就有金幣收了,很容易的,不信你試試。”他抓起一把金幣往他手里一塞,手把手的教,看得一旁的小若直搖頭。

        這兩個人怎麼好像一玩就玩上癮了,開始是嘗到了甜頭,到最後卻往往輸清光,十賭九輸,話都有這麼說,卻還學不乖。她見夜興致正高的也跟著大聲哄叫,一臉的笑容,這讓她到了嘴邊的話,又吞了下去,扯出一抹無奈的笑容,花錢買開心,算啦,就讓他們玩吧!

        “小若,你要不要過來玩?真的很好玩,一學就會了。”雪心回過頭來,沖著他問。

        “不了,你們玩,我在這里轉轉”

        “那你別走遠了。”他叮囑道,一回頭,正好他又贏了,不由的朗聲大笑︰“哈哈哈,夜,我們又贏了。”

        小若無聊的在賭場內轉了一圈,也把這賭場摸了個透,這一樓這大眾賭場,什麼人都有,二樓是廂房,在二樓賭注,金額最低為一個紫金幣,賭場內一樓共有十二名守衛,級別都在八星級劍師左右,二樓四個房共有八人把守,級別分別都在大劍師左右。她轉了一圈回來,卻見兩人苦喪著一張臉。

        “怎麼啦?”看兩人的樣子,不會真的都輸光了吧!

        “輸光了。”雪心悶悶的說,贏的時候又不想走,輸了又想贏回來,誰知到最後輸得衣袋空空的。

        “都不知怎麼搞的,居然那麼邪門,連開十幾把都是小。”夜低聲咒罵,早知道,他就必押大了,也不會都輸光了。

        “呵呵”小若輕笑出聲,她就知道兩人一定會輸光的,先給點甜頭你嘗,再狠狠的敲回一筆,這就是賭場的技巧。

        夜瞪了小若一眼,憤憤的說︰“都輸光了你還笑。”

        看著眼前那可愛的娃娃臉,一個念頭閃過腦海,她盯著夜,無聲的笑了。

        “你,你想做什麼?”看到小若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他防備的看著他。

        她笑得一臉無害問︰“你想不想把金幣贏回來?”

        “當然想”

        “我有辦法喔!”

        “什麼辦法?”夜急切的問。

        很好,魚兒上鉤了。凌雲勾起一抹笑,說︰“我有條件的。”

        “什麼條件?”

        “讓我,掐一掐,你的臉。”她一字一字的說出她的目的。

        “不行”想也沒想,他就直接拒絕。這怎麼行,這小子,竟安這樣的心思。

        她繼續誘惑道︰“我可是能每把都贏的喔!”

        夜一听,頓里有了一絲猶豫,想了想開口說道︰“你如果能每把都贏,我就勉為其難讓你掐一掐我的臉,可是,你如果其中有一把輸了,你就一路上,就都得听我的吩咐,如何?”

        “好,成交。”她爽快的應道。

        “但是,這樣對小若不公平。”雪心看了看兩人,夜輸了只要被掐一掐臉,小若輸了卻要一路上听他的吩咐,這本來就不公平。

        “就這樣說定了。”兩人轉身往賭桌走去,雪心跟在旁邊,只見小若在賭桌邊站定,側耳聆听,隨後把手中的金幣往桌面是一放,押小。

        莊家搖了搖色子,然後放在桌面上打開,“一三五,小。”

        真的押中了,夜嘴角微抽,暗道︰他一定是踫巧的,一定是踫巧的。莊家搖了搖色子,大聲喊道︰“買定離手,買定離手。”只見小若把贏來的金幣全數又押在小上面,莊家一開,又是小,身後的雪心暗暗稱奇,看向小若的目光盡是崇拜。

        反復的數次,見小若面前越堆越多的金幣,夜不自主的摸了摸自己的臉,他怎麼就不知道這小子這麼變態,這麼小,賭技卻是一流的好,可憐他的臉,就要遭殃了。

        小若把金幣往身邊掃,見莊家輸得一張臉黑得跟炭似的,便把臉偏向一邊的夜,笑了笑問︰“贏這麼多,夠了嗎?”

      夜僵硬的點點頭,慢慢的退離他身邊。

        “雪心,把金幣收了,我們走吧!”她頭也不回的說,似笑非笑的慢慢向夜走了過去。呵呵,娃娃臉,我來了。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