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序章 給少年的花

沒時間了,沒時間了!沙漏計時器的最後一粒沙即將落下。

我全身冒汗,但仍然加快速度,在綑好的花束上,包覆一張半透明霧面包裝紙,眼看只差綁上緞帶,就能完成。

花藝老師花亦然走過來,對我投以森冷的眼光,我咬咬唇,就差那麼一點啊!但我只能停下手,背脊仍舊挺直,卻感覺冷汗順著背部流下。

「梅書涓。」

我心一沉,老師連名帶姓喊人時,通常沒好事,果然——

「動作不夠快,時間到了就是到了。」花老師瞥了我一眼,拿起我的花束,看了看後啪地一聲丟在桌上。

「妳為什麼選擇黑玫瑰搭灰紫色和白色的花?黑白很不吉利,這配色和色盲的世界沒什麼兩樣,多浪費了鮮花的色彩!」

「可是……我想用最簡單的色彩,呈現花的姿態,除了顏色,花的線條、形狀都是很美的……」我努力解釋。

「妳,退出這個鮮花專業創作班。」花老師眼神更加冰寒,「去一般生活花藝班,培養興趣即可,妳家的花藝天份都集中到妳哥哥身上,妳爸媽不在,花店還是交給妳哥哥主理就好。妳暑假過後就升高三,好好考大學,將來找個穩定的工作吧。」

花老師教訓完就負手離去,課程助教,同時也是大我五歲的哥哥梅書仁,拿來垃圾桶,把桌上的殘花掃進去。

他垃圾桶對著我努了努嘴,示意我把手中的黑白花束丟進去。

「不!這花束再怎麼醜,也是我的作品,我不會把它丟掉!」我伸手抱緊花束,眼淚已經快要溢出眼眶,但我極力忍著。

「不丟就算了。總之,梅書涓妳聽好喔,以後在店裡,妳得照著我的設計圖插花,不准自己亂做,妳只要動作加快一點,還算幫得上我的忙。」

我低下頭,眼淚也跟著盈滿眼眶,國三時父母驟逝,大五歲的哥哥獨力養我,對我而言,哥哥如父如母,他說的話不能不聽。

哥哥撤走垃圾桶,轉身之前,他壓低聲音再次開口。

「妳就照花老師說的,好好唸書,就算考上私校也沒關係,學費和生活費我會負責。」

我點點頭,拿起包包和花束,跑出花藝教室;出了大門,我的眼淚才撐不住落下來,淚眼模糊之間,我沒留意腳步,   一個踉蹌,一雙纖細但有力的臂膀,扶住了我。

我抬眼一看,迎向一雙烏黑透亮的好看眼眸,是一個身形頎長的男孩,花老師的小兒子,花蒔謙。

花蒔謙低頭看我,我才發現,他一個月前他去了Z市的外婆家,原本就和我一樣高的他,現在已經比我高出些許。

這傢伙,根本看不出來是國三的年紀嘛。

可奇怪的是,一向活潑多話、愛跟我開玩笑的他,今天看起來有點嚴肅。

「書涓姊姊,又被我爸罵了?」他問,一雙漂亮的眼睛凝望著我,而後他給我一個牛皮紙袋,深深看著我,「妳同學拿過來,說要轉交給妳的參考書。」

我收下紙袋,點點頭,抹乾眼淚,「蒔謙,你回來了?外婆家好玩嗎?既然回來了,怎麼沒進教室上課呢?」

他回外婆家之前,說過有話要告訴我,我想開口問他,然而,平常看到我挨罵,花蒔謙總是講些頑皮笑話來安慰我,但今天他卻神色凝重,只將手伸向我,「讓我看看妳的花。」

我把花往身後藏,「不要啦,我做得很糟。」

花蒔謙微微勾起嘴角,輕輕抓住我的手臂,把花束帶向前,仔細審視。

「黑玫瑰,灰色系的罌粟草玉梅,配上白桔梗和其他白色小碎花,黑白灰的色調很特別,讓我想到香奈兒,哪裡醜了?」

「香奈鵝?」我剛哭過,腦袋還有點昏沉,此刻腦海裡第一個浮現的,居然是開在鬧區的鵝肉店。

「Chanel,法國的時尚品牌,他們的經典配色就是黑配白,還有山茶花的圖騰,我覺得妳的花束,雖然不是用山茶花,卻一樣是層層疊疊的花瓣,顏色也好有香奈兒的優雅感覺。」花蒔謙說了很好聽的法語,明亮的眼睛散發光彩,我不由得看呆了。

這傢伙,已經能給出這樣成熟的評論了啊。

「這還沒綁上緞帶,不算完成……」我訥訥開口,但花蒔謙搖搖頭,「這樣也已經很漂亮了,整束花的配色很有妳獨特的想法。」

「小謙!」

矮矮的圍籬外,一個低啞的女聲傳來,我循著聲音一看,是一輛黑色轎車,車窗降下,駕駛是花蒔謙的媽媽,花老師的夫人。

「我們該離開這個鬼地方了。」師母開口,語氣聽來不太開心。

我一愣,抓住花蒔謙的手腕,「蒔謙,你們不是才剛從外婆家回來,現在要去哪裡?」

花蒔謙無奈一笑,「我爸媽正式簽字離婚了,所以我爸最近會特別愛罵人,妳得撐著點;總之,我哥跟著我爸,而我要跟著我媽搬到外婆家,書涓姊姊,抱歉,今天才告訴妳……」

他頓了頓,「書涓姊姊,好好照顧自己,答應我,不管我爸怎麼罵妳,都不能放棄花藝這條路。」

我拉住他袖子,「怎麼這樣突然?你不是還有話要跟我說,在我們去花市的那一天?」

花蒔謙笑容更加苦澀,他搖搖頭,「還沒到我可以說的時候。」

「什麼意思?」

花蒔謙漂亮的眼眸微微濕潤,他遲疑了一會兒,上前一步,將我擁入懷裡,我碰觸到花蒔謙的T恤,衣物柔軟精的柑橘香氣竄入我的呼吸,爆衝的心跳讓我胸口發堵,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花蒔謙輕輕鬆開手。

「等我回來,我一定變得比我爸更強,到時候妳跟我學花,就不會常常挨罵了。」花蒔謙頓了頓,「再見了,『沒時間』姊姊,希望妳別忘記我。」他最後一次輕喚他幫我取的綽號。

「花蒔謙!」我叫住他,卻不知該說什麼,只能把手上的花束塞進他手中,「蒔謙,這送給你,祝你……一路順風。」

「謝謝妳,書涓……姊姊。」直到師母再三催促,花蒔謙才進了黑色轎車,和師母一起離去。

我看著車子漸行漸遠,身體卻還記得被他擁抱的溫暖,我還想跟他說些什麼,但我只能在心底對他說——

蒔謙弟弟,謝謝你安慰我,可是老師說我沒有我哥的天份,所以,很可惜,這是我最後一次,依自己的想法,搭配花材、完成鮮花作品了……

圖:黑白花束@暢春園花藝

很喜歡這樣簡潔大膽的設計

https://www.instagram.com/a19701028/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