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六章 欲望(4)

      「……所以,這對我而言,還是太過於超然了。有些事情,似乎也的確不能夠用理性去理解,而在這樣的地方,理智也毫無用武之處。」將文本解讀到這,奧黛莉亞放下了手中的書籍,而後於停頓了下才發現,對面的人已不出聲許久了,都是她一個人在自顧自地在說,這才有些後知後覺的羞臊起來,撓著頭、歛著眼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啊、不是,我這都在一個勁的胡亂說些什麼啊……有點太過自以為是了吧?」

      說到這,她不自覺笑嘆了聲:「抱歉,今天說得是不是有點太過了?我也不知道、總覺得今天狀況不對、什麼都做不太好,很混亂,所以我……」

      見他仍沒開口回應,她便不住開口解釋著,而且也同樣越說越毫無頭緒,最後低著頭、無視起週遭,甚至都開始有些語無倫次起來。

      「沒事的,夫人,我並不是想反對您這樣解讀的意思。」見她這般,原先也還有些走神的陸希恩這才如突然驚醒般、趕緊出言安撫,卻看她微低著頭,不曉得是因為感到慌亂、還是真的出於身體不適而紅著臉,他頓了下,最後還是決定伸出手,探向她的額心,「倒是夫人您,真的沒事……」

      結果最後撫向她眉間的,卻是另一隻寬厚的掌。

      「沒發燒。」

      聽見來自在場第三人、他獨有的低醇嗓音,奧黛莉亞只能夠愣愣地抬眼望過去,便和那雙深藍眼眸對個正著。

      而手伸到一半,在最後一刻還是被中途攔截的陸希恩,也只是在頓了半秒後,便勾起嘴角來笑了下,「是嗎?您能沒事就好。」

      這時還處在驚嚇狀態的奧黛莉亞、忍了好一會兒才總算沒真的失聲尖叫,但還是驚魂甫定的按壓了下自己的手掌心,才能故作鎮定、假裝沒事一般地開口:「你又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想說你們課程時間差不多結束,我沒事就不能來?」見她那有點像是在賭氣的模樣,且如被怨怪般的埋怨了一句,塞德里克卻也只是挑起眉,不以為意似的勾著唇,像是他早已看穿了她那拙劣的、卻掩藏不住眼底閃爍和幾分羞赧的偽裝。

      「而且我也已經來了好一陣子。」說著,他的眼尾目光示意著身後的沙發座。

      「那你也應該先出聲……!」發現再繼續下去,簡直就是真的在向他發牢騷了,奧黛莉亞這才總算住了口,目光卻沒能忍住地、望向書房中那些明明是她底下、現在卻明顯在避開她視線的僕從——這一個個吃裡爬外的傢伙!

      「因為我看妳好像正談的很起勁的樣子。」朝她笑了下後,他這才繼續開口:「不過平時也都只有妳一個人在分享看法嗎?搞不好神侍聽著會覺得很為難也說不定。」說著,他闔上了拿在手裡的書本,意有所指般、眼神淡淡地掃向了坐在奧黛莉亞對面那人一眼。

      「啊?什麼?不會吧,陸希恩又不像你,是那麼苛刻的人。」聽了他的話,她也沒多加思考、下意識地就想先反駁,隨後才像是也感到有些擔憂般,抬眼看向陸希恩小心翼翼地確認道:「……我想應該不是這樣的,對吧?」

      然而,陸希恩卻不像一貫的對答如流,原先甚至像是在思考什麼一般,直到被她點名、又於愣了片刻後,他這才重新彎起了眼角:「……我一向都認為,夫人的看法很有趣,也很具……啟發性。」

      在回應之前,他還曾稍微停頓了下,似乎是在斟酌著說詞。

      啊……什麼?居然是得到『有趣』這種評價嗎?奧黛莉亞睜著一雙眼,明顯有些呆滯的模樣。

      他這樣……是不是真的認為她解讀得不好、同時也讓人感到困擾啊?即便沒再多說些什麼,但她顯然默默地感到有些打擊。

      「是嗎?」而只見塞德里克也在同樣頓了片刻後,歛下眼來便將她的書放回了桌上,「但不管如何,接下來的討論、可能也只得先請你們留待下次了,我找奧黛莉亞還有點事要說。」

      「當然。」陸希恩只點了點頭表示理解,所露出的溫煦微笑,看起來也與平時無異。

      但奧黛莉亞也還是注意到了,領著她走出房間前,塞德里克的目光,曾短暫停留在陸希恩身上,那是種無聲的打量與探究,彷彿若有所思。

     

      被帶著走出房間沒多遠,都還沒來到轉角,奧黛莉亞便沒忍住在他身後嘟囔:「你先承認,你根本什麼要緊事也沒有,只是想來找我麻煩。」

      聽了這話,塞德里克倒是率先停下了腳步,回過身低頭望向她,眼眸裡似是有些隱而未顯的亮光,像是……能聽見她這麼說,竟真會感到愉悅。

      「我為什麼要找妳麻煩?」他挑起了眉,似笑非笑,「就不能說是因為擔心妳才來的?除了擔心,也因為覺得妳一點防備也沒有?」

      他提議著,一邊誘導她是否考慮換個說詞。

      「因為本來就不是。」她想也沒想就先搖了搖頭,「說穿了,你單純就只是想來找碴而已吧?」

      「只可惜我是真覺得妳對某些人事物還是沒有足夠的防備心。」他先是真感到遺憾般地嘆了口氣,結果下一秒,竟就這麼突然地彎下身,像是想要證明、也彷彿如同警告,在她耳垂邊輕咬了下、含在齒間揉捻。

      在引起了全身一陣短暫、而又倏忽即逝的戰慄後,昨夜的記憶,彷彿於同一時間又再度被喚醒、點燃。只見她睜著一雙濕漉漉的眼眸,就如同昨晚的任何時候、那般地看著他,唇角貼著她的耳珠,繼而低語。

      「……而且警覺程度也太低了。」

      直到這時才突然驚醒,如同被熱火灼燒,奧黛莉亞倏忽伸出了手摀住自己的耳朵,往後彈開,背倚在了身後的牆上。

      「不是……你、我……這裡還是走廊!」說完,她還有些心有餘悸似的,來回掃視了下四周,即便只是僕從,她也不放心……不,是不好意思被他們撞見!

      「以前也沒見妳這麼大反應。」最後,塞德里克終是忍不住失笑,說著邊撥開她頰畔因剛剛的過於激烈的反應而落下的一綹髮絲,「那麼,不在走廊就可以?」

      這什麼解讀?這個人……!最終奧黛莉亞抬眸輕瞪了他一眼,頭也不回地逕自向前走去。

      「我想,你是沒什麼要緊事想說了。」

      這是生氣了吧?但塞德里克還是忍不住又笑了下。

      似乎也總算隱約鬆了口氣。至少,她這反應,不知比原先所預期的還要再來的好多少,也似乎不比想像中還要再更排斥得多。

      「生氣了?」他沒兩步便走到了她的身側,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那麼,不知我是否還有這個榮幸,能請夫人賞臉,和我去庭院走走?」

      不曉得他這又是在賣什麼關子,儘管原先還有些想裝作仍在氣頭上,但奧黛莉亞最後還是忍不住因為他正式到過於蹊蹺的語氣,抬起頭來狐疑地瞄了他一眼。

      「陪我去散步吧。」只見他連神情,竟都一時柔和了些許,然而緊接著所說出的低語,卻又讓她差點沒忍住,想用鞋跟去故意輾過他的皮鞋表面。

      「我希望,我們以後能更常一起散步,即便不是每天……妳的體力似乎還可以再鍛鍊一下的。」他眉目溫和,眼角含笑:「自從昨晚,我總是無法不對妳體力的耐受程度感到憂心。」

      奧黛莉亞先是愣了一瞬,而在確實聽懂了之後,只能無法抑制地露出一臉目瞪口呆的神情,一時不知究竟應該是要先摀住他的嘴、還是先逃跑再說。

      他……他怎麼能……怎麼能用這種表情,對她說出這種話!用著這種再平常不過的口吻,向她提出如此荒誕不經的請求?

      「啊,夠了,我要走了,真的!」又再呆了好半晌後,奧黛莉亞毅然轉身,看上去仍有些氣呼呼地往走廊另一端走去。

      然而在塞德里克反應過來之前,就已經先發現了,她離去的方向似乎有些奇怪,分明是朝著宅邸外的方向走。

      直到看見她泛紅的耳根,才總算確定了那並不是錯覺。

      連他也罕見地愣了一瞬,而後以手抵著唇,悶著笑出了聲。

      什麼?到底什麼叫「她體力耐受程度不夠」?奧黛莉亞邊走,一邊憤慨難當的想著。當然,如果是和他相比起來,那顯然是還差了一大截……想到這,她無法抑制的又羞臊了一秒,但隨即,又被心底所湧出的大量埋怨給替代。

      啊,真的,氣死人了!

      所以,她也堅決不會承認這是對他提議的妥協。

      她完全只是因為輸給了自己的頑強與好勝……以及自尊。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