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1

正值年末,旺角通菜街的一處唐樓單位搬來了一家三口和一個還沒出生的孩子。

英秀背著兩歲多大的志賢在樓梯走廊間來回走動,指引著工人把家具物品抬進單位內。一時間,唐樓單位變得熱鬧起來,其他住戶也好奇地打開門,似乎想了解新的租戶。

「李太太是嗎?需要我幫忙嗎?」

英秀轉過身,她認得說話的人就是房東陳太太,她和丈夫之前曾經和陳太太見過面。英秀的丈夫向華在工廠認識了一名同鄉工友阿財,這個單位是阿財介紹的。阿財和陳太太又是遠方親戚,所以這裡的租金和鞋金都減了部分。因此,英秀對陳太太的印象非常好,陳太太是一位和善的房東。

英秀笑道:「陳太太,叫我英秀就可以了,接下來的日子感謝你的照顧了!」

陳太太了笑了,眼角的紋路都跑了出來,看來心情也不錯。

「怎麼這麼客氣?要不是阿財介紹你們一家過來,我還要愁四處找新的租戶呢!」

樓梯間和走廊的空間不大,陳太太和英秀站在中央聊了幾句便又要轉身讓位給工人繼續搬運東西。英秀便匆匆地和陳太太暫停對話,繼續指引工人搬運東西了。

這裡除了陳太太獨佔一間房間,英秀一家一家房間外,還有另外三個房間分別住了三戶人。不過現在是白天,一些住戶可能外出工作,現在還沒能見到其他人的蹤影。

花了一個上午的時間,英秀終於把東西都安置好,她坐下休息了一會兒。只有兩歲多大的志賢則坐在床上,好奇地觀察這個新家。

這裡的面積不足60平方呎,只有一個碌架床,床墊是英秀一家從上一個單位中搬過來的。床的旁邊放著折疊方桌,還有一個折疊圓椅,現在不用便放在一旁,不會霸佔空間。除此之外,房間還搬了一個櫃子進來,外表有些殘舊,是之前住的地方有租客不要的送給了英秀一家。地板上還放著一個臉盆、洗衣板,還有一個熱水壺和一袋衣物。

待工人離開後,英秀和陳太太才有空繼續聊下去。

「英秀啊,今天就只有你一個人帶著孩子過來呀?」

英秀給陳太太和自己倒了一杯熱水,「向華今天要工作。」

「哎,今天好像挺冷的,你自己要多加保重啊!」

英秀和陳太太又聊了一段時間,陳太太就回去自己房間,讓出時間給英秀繼續收拾東西。收拾好東西之後,英秀和志賢便睡了個午覺。

……

天氣轉冷,洗衣服和洗碗就變得有點困難。

英秀打開水龍頭把自來水盛滿,先浸濕髒衣服,然後拿起濕透的衣服往搓衣板使勁兒搓。雙手被浸濕後接觸空氣,很快就冷得發麻。志賢蹲在英秀旁邊開水沖洗,清洗完之後兩母子開始把衣服多餘的水分擰乾。從小板凳起來後,英秀揉了揉酸痛的背部還甩了甩發麻的手腕。

「志賢,跟我上去晾衣服。」

英秀一家住的單位在九樓,往上再走一層便是天台,那裡有一個公共的晾衣空間,同時是小朋友玩耍的場所之一。

還沒走進去,天台便傳來小朋友的歡呼聲,他們似乎在玩些什麼有趣的東西。

志賢的目光一直被那幾位住在樓下單位的孩子吸引了,但他還是乖乖站在英秀身旁幫忙拿起洗衣盆裡的衣服,這樣英秀就不用每次都彎下腰拿衣服了。

天台的風有些大,英秀和志賢上來之前都多穿了一件毛衣。英秀見過那幾個孩子,一位正在唸小學,另外幾位比志賢大了兩三歲,志賢偶爾會和他們在天台玩耍。

「賢仔!你要過來玩嗎?」

志賢看著那幾位玩伴,他發現他們正在玩塑膠玩具車,似乎是新的玩具。

看得出志賢想玩耍的渴望,英秀晾完衣服後就叮囑了幾句,讓志賢還有其他孩子不要在天台呆太久,不然會受涼生病。

……

搬進來沒多久後,農曆新年即將來臨。

「恭喜發財!」

「身體健康!」

新年這段時間,大家一見到面就會開口恭賀對方。這是英秀和向華結婚後的第三個新年,再過幾個月,第二個孩子就會出生。

介紹英秀一家搬來這裡的阿財就住在對面單位,他拜託了陳太太多多照顧他們一家,英秀讓向華邀請阿財過來吃一頓飯以示感謝。

英秀正在喂志賢吃東西,而向華和阿財則聊了起來。

「阿華,你最近看了報紙嗎?」

「報紙?怎麼了?」

「我有個親戚住在澳門,聽說他那邊會制水!不知道什麼時候到我們這裡制水!」

「但是政府不是說不會制水嗎?」

「真哪裡能信?聽我說吧,你們還是趕快準備一下,我和我妻子早就買了一個水桶了,等真的制水就馬上去盛水!你們家之後還要照顧兩個小孩呢!」

澳門的制水仿佛是虛驚一場,二月制水,四月又解除了制水。

……

隨著日子過去,英秀的第二孩子似乎要出生了。第二個兒子的名字叫志龍,英秀一家開心了不久,全港便要迎接制水的日子,每天只供水三小時。

「阿華!你過來看看!怎麼水流得這麼慢?」英秀擰開水龍頭正準備洗菜,卻發現無論怎麼擰開,水流都十分緩慢。

向華進來看了看,其他住戶聽到英秀的聲音也圍了過來。

「是不是壞了啊?」一位住戶開口問道,順便伸手試著再擰開又關上,水流依舊很慢。

向華問過房東陳太太,然後找出扳手擰開水龍頭。水龍頭內部並沒有異物堵塞,大家只好問其他單位,看是不是只有他們這裡除了問題。

「阿華,你們的水龍頭是不是不能出水了?」住在對面的阿財見大門打開了便進來問了問。

「怎麼了?對面也沒辦法開水?」

這時候樓梯口那邊也傳出喊聲:「樓下也沒水!是不是停水了?」

「不是真的制水吧?也不知道要熬多久……」

住戶們都因為制水而圍在一起聊天,他們都在討論這次制水要多久才能結束。不過大家都找出了家中的盛水器皿,而阿財提醒向華他們買的水桶終於大派用場了。

……

「英秀!向華!別忘了下去盛水!」

「來了!來了!」英秀應了一聲,然後把剛出生不久的志龍放在床上,志賢也被留在家中照顧幼弟。

「賢仔,你看著弟弟,別讓他掉下床,知道了嗎?」

志賢點點頭,然後目不轉睛地看著熟睡的弟弟。志龍躺在一個木盆裡,木盆裡墊了幾層毛巾,大小剛好可以讓出生嬰兒躺進去。木盆被放在碌架床的下層,方便在下層睡覺的英秀照顧。

英秀一家住在九樓,這裡的樓梯口又窄,志賢就算會跑會跳,也沒辦法提著盛了水的水桶上來九樓。只有英秀和向華各提兩個空的鐵水桶下去街喉排隊接水。

在街喉那邊大排長龍,每個人腳邊幾乎都放著許多方形的、圓形的鐵水桶。還有一些長得比較大的孩子也會幫忙下來接水。街坊會和警察會在這段時間會幫忙維持秩序,還自製了宣傳標語,讓大家守秩序排隊接水。新年到現在幾乎沒有下雨,天氣已經漸漸轉熱了,大家都穿上了短袖短褲,小孩們穿著白色背心、短褲和拖鞋。小孩子的力氣不夠,提著裝滿水的水桶有點吃力,裡面的水會灑出部分,拖鞋在濕漉漉的街道上發出「啪嗒啪嗒」的聲音。

排在英秀和向華前面的是住在樓下的另一位房東蘭姐,她年約四十,操一口上海話,廣東話說得不太好,勉強能聽得懂。蘭姐喜歡和人聊天,於是在排隊的時候便和英秀聊了起來。

「最近天氣真是越來越熱了,衣服又不夠水洗,堆在那裡發臭!」

英秀也身同感受,以前她要洗一家三口的衣服,現在她還得洗幼子的尿布,這是一項十分浪費水的事情。

「以前還能在街喉那邊洗衣服,現在有警察巡看,說我們如果再浪費水就截斷水喉!」蘭姐抱怨了幾句,等到警察來到附近的時候又閉嘴,剛好又到她盛水,她就連忙把水裝進自己的水桶裡。

盛滿水的水桶一點也不輕,即使是成年人也會覺得吃力,尤其在樓梯間走動時更容易把水灑出。階梯被灑出來的水沾濕了,大家上下樓梯都小心翼翼,生怕會摔下樓梯,受傷不止還把水都灑了,又要從九樓下去街喉那邊重新接水。一些年輕力壯的人便會跑幾趟去接水,一些年紀大的老人只能接一次,還需要其他人幫忙。

「前面小心一點!有小孩打翻了半桶水,別滑到了!」

打翻水的那家人一時手忙腳亂,樓梯原本就不寬,所以大家在樓梯間站了一會兒才能回到單位內。

……

水荒對大家的生活影響太大了,向華和阿財在漂染廠工作,水源不足根本無法工作,現在工友們都害怕工廠會因此裁員,斷了生計。現在唐樓單位內,四處都擺放著盛了水的水桶,英秀叮囑志賢不要亂跑打翻食水,缺水的日子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到頭。

……

英秀把志龍背在身上,她提著菜籃子準備出去買菜,而志賢也跟著英秀出去了。

經過賣水桶的店舖時,英秀特意停下來看了看,卻因為翻倍的價格而吃了一驚。

英秀帶著兩個孩子去了旺角的露天市集買菜。市集有很多人,攤販都支撐起顏色不一的陽傘。水泥地上放著一個又一個的竹籃,竹籃裡面裝著新鮮的蔬菜和水果,簡陋的木板桌上的蔬果也擺放成一堆方便人挑選購買。志賢幫英秀提著空的菜籃子,英秀則牽著志賢的手,防止他被運送蔬果的貨車撞傷。

「志賢,你今天想吃什麼呀?」英秀一邊挑選蔬菜一邊問道。

「我想吃燜豆腐。」

聽到志賢的回應,買菜的攤販搭嘴道:「小朋友,現在可沒有豆腐賣呀!今天豆腐檔都沒開門。」

「怎麼就不開門了?」英秀問道。

「現在哪裡來的水做豆腐啊?豆腐檔都乾脆不開門了!」

……

飯桌上,向華提了他和工友們在工作時的對話,而英秀也說了今天買菜時遇到的事情。

「政府說會租船買外面的水,阿財一聽就說沒可能,他說如果在外面買水會貴四十多倍,我們怎麼可能用得起?」

「我聽說會掘什麼科學井,唉,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停止制水!志龍的尿布又要洗乾淨,我們現在已經隔日才能抹身了!這多不衛生!萬一生病該怎麼辦?」

「家裡有漂白粉石灰粉嗎?也不是很貴,沒有的話就再買一點吧,小心有霍亂,病了又要花錢看病,不划算。」

英秀繼續抱怨道:「知道了,你用完也要收好,志賢和志龍還小,別讓他們碰到。唉,隔壁黃太太家裡還多了幾個水桶,三個孩子也六七歲了,每次去街喉接水都能接很多回來。每次可以接水,他們就把剩下的舊水倒掉,多浪費啊!」

向華聽到了皺了眉頭:「你別學她!被人發現浪費水要罰款和斷喉的!」

「我倒是想再買幾個水桶呀!可是現在水桶都加價,賣那麼貴搶錢呢!」英秀說起今天去買菜途中的見聞:「那家賣鐵水桶的這次肯定賺了不少!」

「何止水桶,現在荷蘭水都漲價了,天氣熱想買一瓶喝都不敢了。」

「知道進去街市轉角位的那家豆腐檔嗎?志賢喜歡吃,我原本打算今天燜豆腐的,結果沒有開。」

「現在喝水洗澡都難,還做什麼豆腐?我們工廠還商量隔天上班,水不夠用根本無法繼續開工。」

……

天氣越來越熱,可是水荒的問題依然沒有解決。香港雖然下過幾陣驟雨,但卻無法補充耗水量,供水的條件也變得越來越嚴苛了。英秀原本是長頭髮的,現在特意剪短了頭髮,這樣洗頭抹身便不需要耗用太多的水,畢竟現在一家四口也只能用同一盆水洗臉抹身,根本無法兼顧衛生問題。

英秀看著堆積的髒衣服有點發愁,因為不夠水的緣故,所以現在他們一家人衣服都將就著穿幾天,只能等攢夠水才能洗一次衣服。現在天氣又熱,衣服放著不洗,裡面的汗漬污漬就頑固地黏在衣服上,還會發出臭味。

「英秀,剪短了頭髮呀?唉,我也在想去不去剪個頭髮。」

「沒辦法,簡短頭髮洗頭不費水呀!你也快剪頭髮吧!」

阿娟手裡拿著蒲扇不斷地扇風:「你說這天氣怎麼還這麼熱?之前才下那麼一點雨,現在又熱起來了!」

英秀和阿娟坐在客廳裡嘮叨起來。

「阿娟,你今天不用上班嗎?」

聽到英秀的話,阿娟歎了一口氣:「現在我們那邊改成隔天上班,洗衣廠那邊也不知道會不會裁員,我聽說好像有幾位工友沒有做了……」

到了傍晚,英秀就讓志賢先去洗澡。但所謂的洗澡也只是用毛巾浸水擰乾,然後抹身體。英秀和向華先幫兩個孩子抹身,之後才到他們自己清潔。往往到了最後水都污濁了,但水還不能倒掉,要留起來,等之後加點漂白粉消毒一下地板。

整個夏天,香港都陷入缺水的日子,連水桶都滯銷了,供水問題卻仍未解決。政府仍然望天打卦,對制水一事依然不鬆口,大家沒有工作留在家中已經心生怨言。

「你說香港什麼時候才有水?」

「一會兒又說租船買水,一會兒又說上大陸買水,結果到現在還沒有解決問題!」

「你說新年會不會制水?」

「唉,誰知道呢……」

香港製水的日子下一年的夏天。整整一年,英秀一家都在缺水中度過。英秀希望在下一個孩子出生後,香港不要再制水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