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 週週都有新節目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 夜照

      他的窗口飛來一隻流螢。

      初始,他並未在意,之後一連數日,流螢在他的窗前徘徊不去。

      他嫌牠在眼前飛來飛去,晃眼得很,揮手驅趕了幾次,然而隔日牠依舊飛來。

      於是他一時手賤,便抓了來,裝進罐裡,充作宵燭。

      夜涼如水,淡淡月華斜照窗櫺,室內流螢夜照,成了唯一光源,除此之外,別無長物。

      住隔壁的男人,立於院前大樹底下,悠然淡涼的嗓傳來——

      「你可聽過關於流螢的傳說?」

      那時,他正月下獨酌,一人喝酒無聊得緊,斜瞄一眼過去,不知這塊惜字如金的愣木頭,今兒個怎突然有了聊天興致。

      「說來聽聽?」

      「有一說,流螢為情人相思之魂所化,點點螢光是牠哭泣時的眼淚,為牠引路尋找心繫之人的所在。」

      「是嗎?」他指尖敲敲罐身,漫不經心地笑謔:「那你心繫之人在哪呀?」

      打開罐口,流螢緩緩飛出,繞了兩圈輕盈地棲於他指尖。

      許是真閒得慌,他以指結印,拈花成訣,流光自指間彈出,擊中院前一顆碎石,那碎石流溢出團團白光,光芒散盡後,已然幻化人形,眉目清朗,身形俊拔,栩栩如生。

      遠古創世之初,女媧能以泥造人,自然,點石亦能成兵。

      這是相當古老久遠的仙術,早已失傳,且修為不足亦無法施術,而他不僅僅知曉點石成兵術,亦有深厚修為傍身。

      這術法他是如何習得?又何處習得?早已記不清,只是自然而然便能使出,彷彿原就存在於體內。

      人哪、仙啊、魔呀的,活得久了,許多記憶早已模糊,千百年來,發生的事太多,若要樁樁件件記得,哪能過得恣意快活?

      他敲敲腦袋,想不起,便不想了,今朝有酒今朝醉吧。

      他瀟灑地手一揮,將流螢彈入他以碎石所化的人身當中。「去吧,爺兒我可是難得想幹點好事的。」心繫之人在哪兒,想尋就去尋吧。

      說罷,他仰頭一口氣飲乾壺內清酒,趴臥在窗邊,迷迷糊糊睡去。

 

=====

先上個楔子,讓大家聞聞香

我稿子還沒潤完啊,嗚嗚嗚......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