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四) 墨染香

皇甫卓身子復元之後,便回到每天習文練武的慣常日子,唯恐因連日纏綿病榻而荒廢了底子。唯一與往不同的,是他的生活多了個小初臨。

他每天都要去找她,玩也好,說話也好,替她描樣、看她繡花也好,有時候也不特別做什麼,兩人就並肩坐在院子裡的石凳上,看雨後出現的蝸牛沿牆慢爬,看荷花池裡的游魚在莖葉中穿梭。在這般看似平淡無奇的相處中,很多以前皇甫卓不曾留意的微小事物,在初臨轉頭朝他或粲然或恬靜地展露笑容時,都變得特別起來。

皇甫一鳴一開始知道兒子常往來別院時曾警言禁止,他擔心的是長離戾氣尚未淨除,怕又會影響他身心,導致舊事重演,後來發現不但無事發生,皇甫卓的身體情況反而略有起色,情知養劍之法已初見效果,雖然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但長此以往下去,兒子的身體終有一日會大癒如初,也就由得他去了。

開封城內外的楓葉豔極而衰,落得滿地乾枯,皇甫家裡的楓樹也已禿了大半,眼看就要入冬了。皇甫家講究文武雙全,並不因武林世家之位而重武輕文,因此請有夫子來為弟子們講課,皇甫卓則是個別授業。

這一日,皇甫卓在書房聽夫子講書,屋外空氣清凜,書房門窗緊閉,燃著炭爐,一室煖暖如春。夫子正在講解《麗則集》中的詩文,搖頭晃腦,自得其樂,皇甫卓在夫子規律有致的抑揚頓挫和爐火舒適宜人的熏沐之下,就算有心振作精神學習,也難抵周公之邀。

正掙扎於昏沉之際,突然一絲寒風吹拂上臉,皇甫卓打了個顫,瞬間給冷出精神,連忙坐直身子。夫子注意到了,問道:「少主有何疑問嗎?」

皇甫卓故作鎮靜:「沒有,夫子請繼續。」

夫子點點頭,瞇著眼又踱步講文。皇甫卓奇怪著冷風來源,心想莫非是窗子沒有掩緊?轉頭朝吹來的方向去找,果見當中一扇窗虛掩著開了條縫,冷風便是由此灌進,接著又聽見窗外隱約傳出窸窣細聲。他愈想愈好奇,準備出去一探究竟,夫子疑惑地看著他起身,皇甫卓讓夫子繼續出聲說課,自己輕手輕腳開門掩門,往聲音來源探去。

轉過屋角,卻見一個小小人影半跪半趴在地上,初臨正手拿著一截木炭壓在一條繡著綠色小溪的帕子上寫字。皇甫卓輕步走近,初臨或許是太專注了,懵然不知身後有人,正一面偷聽屋內夫子的聲音,一面辨音書寫,但沒有一句詩文寫得齊全,帕上都是天山江水、日石火心等簡單的字,偶爾有幾個筆畫複雜的文字,也是寫得歪七扭八,不成字樣。

皇甫卓沒想到會看見這樣的景象,不知怎地竟覺得胸口像是堵了一塊沉石,本想喚她卻出不了聲。初臨寫了幾個字,起身踮腳從窗縫看進去,咦了一聲:「少主怎麼不見了?」

「初臨,妳怎麼在這裡?」

初臨大吃一驚,一見是他便鬆了口氣,吐舌笑開了臉:「哎呀,被發現了。」

皇甫卓將帕子拾起,看了看問她:「妳識字?」頗覺意外,門中女眷中識字的並無幾人。

初臨點頭復搖頭:「爹爹在世的時候教過我幾個字,其餘大部分都是從村中學堂偷學來的,用剛才的法子。」

「為什麼寫在帕子上?」

「洗了又能再寫啊。」

皇甫卓聽父親說過她家境清苦,大概是沒錢送她上學堂,所以只好想盡辦法偷師;而他生在優沃之家,雖曾跟著父親去外頭濟貧,卻也沒像現在這般深刻觸動,面對她一臉坦然笑意,一時之間竟不知該說什麼。

「對不起,少主,打擾到你學習了,快些進去吧,夫子在等著呢。」說著拿回他手裡的帕子,準備收拾了離開。

皇甫卓這才注意到她唇瓣蒼白,心中一凜,去拉她的手,果然凍得十指冰涼,忍不住氣道:「瞧妳冷成這樣!妳若想學,為何不跟我說一聲,要這樣對待自己?」不理會她張口欲言,將她拉進書房坐在自己身旁,吩咐人去端來溫水讓她洗淨手上炭污,又親自將角落一盆熏爐搬到她腳邊,並另置一副筆墨紙硯在她桌前。

初臨愣愣地道:「少主……」

「以後妳便跟我一起學習吧,父親那兒我會跟他說一聲,他不會反對的。」

初臨小心地摸了摸桌上的書冊和紙張,看了看夫子,囁嚅道:「真的……可以嗎?」

「當然!妳還想學什麼,只管跟我說。」擰著眉執起墨條替她研墨。

初臨小臉登現喜色:「謝謝少主!」接著鄭而重之地站起,向夫子行禮道:「我叫夏初臨,往後麻煩先生了。」

夫子呵呵笑著,初臨復又坐下,要過墨條自己開心地研了起來。皇甫卓見她秀目流采生光,一副欣喜雀躍的模樣,粉唇也已恢復血色,心中悶氣便消了,笑吟吟地替她挽起袖子,免得沾上墨污,又拭去她初次研墨出力不當而濺到臉上的墨汁,並教她正確的研法。

因為初臨識字不多,無法跟上皇甫卓正在讀的詩文,夫子便提議另找些用字淺顯的入門文章授予初臨,兩人可以同時上課,個別學習。待夫子去了,皇甫卓特別留下初臨教她寫字,他調整她握筆的指法,道:「不用握那麼緊,放鬆些。嗯,好,維持住,寫幾個字試試。」

初臨想了想,手指僵硬地寫下自己的名字。這個她用硬炭筆寫了幾十次的名,換上軟茸茸的毛筆卻不受控制,歪斜扭曲得連自己都笑了出來:「毛蟲出來逛大街啦,嘻嘻!」

皇甫卓也笑道:「沒關係,多練習就會愈來愈上手,毛蟲都能拉直。」

初臨將筆遞給他,道:「少主,你教我寫夏字,我的姓筆劃多,老學不會。」

皇甫卓醮墨在新紙上寫下她的全名,又在她名字旁邊寫上自己的名字,教她一個字一個字分辨:「皇、甫、卓,夏、初、臨。妳先將咱們名字練好之後我再教妳其他的,自己的名字無論如何不能馬虎。」

「是,少主。」

皇甫卓忽地笑容微斂,頓了頓才道:「初臨,妳以後別叫我少主了,妳是皇甫家的客人,不用對我這麼拘禮。」

初臨垂下頭,低聲道:「我……我是門主買來的,本就該喚你少主。」

「那不一樣,妳是我們請來幫忙淨化劍上戾氣的,就和請大夫上門診病一樣,大夫拿了診費也還是客人。」

初臨年幼,不懂複雜,只覺得他說得好像有那麼些道理,想了想便點頭道:「我知道了,那麼我叫你卓少爺。」

皇甫卓抿抿嘴,搖頭:「我不愛妳這樣叫我,好像咱們多生份似的,妳叫我名字就好。」

初臨偏頭又想:「嗯……那麼卓哥哥可好?」

皇甫卓欣然道:「好啊,就這麼定了,妳以後便這麼叫我。」

「好,卓哥哥。」

「嗯,初臨。」

兩人開心地咧嘴而笑,重又面對紙硯。一個執筆,一個掌墨,在皇甫卓的耐心指導之下,初臨將兩人的名字練滿了一張又一張的白紙,好似這一方小小的世界裡,就只有這兩個名字常相左右,不分你我。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