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1960歲月台灣
HOT 閃亮星─刃心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鎏金

「這世上,無所謂公平。」

「誰說的?時間最是公正,人人一天二十四小時、一小時六十分鐘、一分鐘六十秒,忠奸善惡一視同仁。」聽見清清冷冷的聲音如是說,帶著點嬌酣的語氣,立刻反駁。

「妳看的角度顯然僅止於表面。有百歲人瑞、也有壽促如普出生便辭世者,我便活了千年之久。」

「死亡總是公平的吧。生老病死,終究殊途同歸。」

「那倒不盡然。或轉世富貴人家、或墮入六道輪迴、或押入枉死城待壽算期滿。氣絕或許相同,但死後際遇、甚至生前死法,卻大大不同。」

「…鎏金,妳吹毛求疵。這張辯才無礙的嘴,果然適合做生意。」

聽見鮮少來拜訪的朋友,閒聊沒兩句就敗陣,鎏金恬靜的揚起唇,纖細的指掠過鍵盤,繼續未完的工作。

螢幕飛掠密密麻麻的數字,讓女孩看兩眼就覺得頭隱隱作痛的,連忙將視線轉向那美艷絕倫的容顏。

身處古董店內,被或典雅、或古拙、或奇形怪狀的古物包圍,身穿精緻緞面旗袍、右手拇指套著羊脂白玉玉扳指,眼界狹隘的凡人總以為她是獨當一面的美人,眼睛為之一亮的瘋狂追求,沒想過隱身在皮囊下的真相,是壽命逾千年的妖。

她知道的,也頂多僅是如此。鎏金很低調,但膽敢登門試圖挑戰的,往往落個死無全屍魂飛魄散的下場,妖界充滿繪聲繪影的傳聞,但沒幾隻皮厚肉粗的妖,膽敢找鎏金確認。

問什麼呢?

真身是狐或蛇、是飛禽或走獸,弄清楚了也不會因而功力躍升個千百年。

「似水,妳專程來,只是想跟我說兩句話?」

「當然不是。也是想看看妳最近的面貌…上次那張臉甜美可愛,妳似乎很快便膩了。」從兔精的樣貌躍升為狐妖…她揉揉眼睛,好一會兒才適應視覺上的劇烈轉變。

「外離一切相,是名無相,能離於相,則法體清淨。」

…談佛理的妖,這感覺好違和。她突然覺得特地準備的伴手禮太血腥,猶豫是否該拿出手。

不是據聞鎏金的心頭好,是…

「妳帶了美食來?」

「我以為妳修佛,本想留著自己吃…」感受到股殺氣,似水立刻反射動作的喚出自個兒隨身攜帶的寶貝,水晶雕就的容器,內有噗通跳動的人心…好美味啊,摘除的當下她差點便吞吃了,但想到負心漢的心,無論什麼年代都俯拾可得,便作為討好鎏金的禮物。

前一刻將佛理朗朗上口的美艷女人,動作優雅的取過心臟,觀賞了眼漂亮色澤,便像啃水果似,滋的聲,鮮血濺紅了唇。

…若是有顧客上門,不死也嚇掉半條命。

但鎏金連結界都沒費力氣設,不知道是有恃無恐、還是斷定這時段不會有閒雜人等。

「收受了妳的餽贈,有什麼妳便直說吧。」

「也沒什麼…只是想買幅畫裝飾在新居。」看鎏金似笑非笑的挑眉,似水尷尬的別開了臉,「還不是我那新交往的男人,就喜歡老東西,太珍稀的古董又買不起,只好定時收看鑑定節目,幻想能憑眼力掏寶。」

真蠢。

也不是很富裕,但那拿石頭當寶貝的模樣真的頗可愛,看得她…都覺得能力範圍內,想為他做點什麼。

「我可不要仿的,是說妳這兒應該也沒賣膺品…」

「有的。」打斷似水,談論販售造假物件,鎏金神色淡然的彷彿談論今日天氣好壞,「人心都沒幾分真,賣看似物超所值的東西滿足貪欲,那也沒有什麼。」

也是,掛滿屋子的真品,等同敲鑼打鼓知會人來搶劫。

似水理解的點頭,眼眸環顧屋內,挑了幅閃著薄光的字畫,「不如就這幅?古色古香的…看不懂的古文很有文青氣息…」

「哪幅都可,就這幅不成。這重要性不亞於我腕間的鐲。」看似水毫不留戀的別開臉,像是滿意她識相,纖纖素手一揮,古董店內景物變換,琳琅滿目的畫作頓時映入眼簾。「便當是回禮,這諸多字畫都價值連城,你男人落魄了還能換一世榮華。」

「…哪會淪落到那般處境。」

口頭上連忙反駁,似水挑了幅順眼的山水圖,周圍景致卻隨即變幻成古典雅緻的…咖啡廳?

「有顧客上門。」她微笑,但笑意卻沒傳達至眼睛,取代古董擺飾的,是琳琅滿目的瓶瓶罐罐。

一群面貌略帶稚氣的女學生,有說有笑的找了個位置坐,忍不住討論起裝潢好雅緻,並隨手攤開菜單點餐。

轉瞬間,艷麗的古典鎏金,變成有雙貓兒眼的年輕女孩,一頭波浪般的長髮搭配粉色襯衫制服,氣質清新純淨。

無論親眼見識多少回,似水還是覺得自己無法進入狀況。而且…這種神乎奇技的幻術,自己要修煉幾百年啊!

「可可,妳要喝點什麼?妳有什麼心事就說嘛,這陣子老是看妳無精打采,一副被家事蹂躪的主婦臉。」

「…沒事啦。」總不能坦承,自己日前剛被繼父踢到流產…一想到回去又得遭受禽獸不如的對待,就有種想逃跑的衝動。

但,逃去哪呢?她害怕媽媽被遷怒,而且…也沒有多少存款。

「妳去招呼客人,想方法讓我與那女孩獨處。」

「啊?」聽見鎏金再自然不過的使喚,似水遲鈍的眨眨眼,手中字畫突然沉甸甸的,讓她邊絞盡腦汁、邊邁開輕盈的腳步當跑腿。

用介紹各式甜點素材為名義,如願支開幾個充滿求知慾的女生,眼角餘光便看見,鎏金邁著優雅的步伐,眼神閃爍奇異的光芒,貌似親切的走向女孩,彎身,揚起了笑。

「小妹妹,需要我幫忙嗎?」女孩回應的是一陣沉默,也是,突然被陌生人關心慰問,大部分人只會手足無措,「只要妳付得起相當代價,沒有無法解決的問題。」

咦?

真身為貓妖的似水聽力特佳,正想著,鎏金又不缺錢、而且心臟專挑負心漢、自私鬼的吃,莫非她從女孩的身上嗅到自私的氣味?

好不容易應付到客人們滿意離開,周圍又恢復古董店的樣貌,她才好奇的問鎏金提出什麼代價,讓女孩遲疑的帶著瓶粉末離開。

「撕心裂肺的悲傷。」掌心浮著顆黯沉的珠子,她順手將其崁入壁面某張畫作的鳥兒體內。旋即,嚶嚶若少女的哭聲,從鳥兒口中不住啼唱,四周氛圍頓時黯淡了幾分,若隱若現的鬼魅,彷彿被渲染的紛紛低泣。「好素材成就無價商品。」

而無價的另一種說法是,可以漫天喊價,她只需等候所謂有緣人造訪。

聆聽此起彼落的哭聲,響亮的只差沒震天,似水連忙捂住聽覺敏銳的耳朵,尋了個藉口倉促離開。

注視貓妖夾著尾巴逃竄,鎏金目光轉向那無論歷經多少變幻,依然靜靜懸掛的畫軸。

那是曾經戀慕的男人,千百年前唯一遺留的畫作。

以近代而言彷彿天書的文字書寫著,「我願化身石橋,受那五百年風吹,五百年日曬,五百年雨淋,只求她從橋上經過。」

唔,這樣黯然神傷的懷念時光,應該啃點零嘴,

取出枚人心悠閒啃食,沾染鮮血的唇,揚起絕美的弧度。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