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青春】薄唇的男人都薄情(2)

      林宇澤。

      我的初戀,我第一個牽手的對象,第一個接吻的對象,第一個以身相許的對象,我第一個愛上的男孩,我第一個遺忘的男孩。

      九年前,夏初微還不是現在的夏初微,當時的夏初微,還是個沒有傷痕沒有眼淚的女孩。

      那年我十九歲。

      我一個人拉著那個被貼滿各式各樣貼紙的白色行李箱來到X大,看著人山人海的報到處,我有些疲倦。

      其他和我同齡的女孩都是有父母親陪著來報到,只有我一人隻身單影地站在人海中,顯得格外顯眼、格外孤單。

      父親剛到外地出差,母親的雜誌社剛好又有外景要接,只好讓我一個人從G市到另一端位於H市的X大。

      我坐在行李箱上,一隻手遮著陽光,一手在臉旁搧風,這種熱得足以將人蒸發的天氣,早已把我的白襯衫浸溼一片。

      突然一抹白影和我擦身而過,而我就這麼不偏不倚地撞個正著,跌坐在地,我痛的齜牙裂嘴揉著屁股,抬頭一看就是一隻白皙的手掌,手掌的主人聲音低沉,卻透露著一絲緊張,「妳還好嗎?我有沒有撞傷妳哪裡?」

      因為他背對著光,我看不清他的臉,等他拉起我時,他的臉極為出色,單眼皮勾著桃花,英挺的鼻子,英氣的濃眉微微皺著,他的唇有些薄,讓我突然想起唐寧曾說過「薄唇的男人都薄情」。

      我拍拍裙上的灰塵,「沒事,沒撞傷。」

      男孩仍皺著眉頭,不安地問:「真的沒事?脊椎受傷了可不好。」

      我有些煩躁,一個男孩怎麼比我媽還囉哩吧嗦?他則一直不斷的道歉,我便開口說:「你要是真的覺得抱歉的話就請我吃晚餐吧。」

      本以為這一句玩笑話他就會因此而退縮,卻沒想到他舒展了眉頭,放心地笑說:「好啊,我請妳。三點我在西側門等妳。」說完他就朝另一個方向走了。

      我一直看著他離去的方向,有些目瞪口呆,久久都無法回神,彷彿他那一抹白影還在我眼前。

      接著到了宿舍放好行李,我就到中文系教室報到,講台上老教授講的話從我左耳進右耳出,完全沒有一句話聽進耳裡,心裡默默地期待待會見面。

      一到三點,我就先回宿舍換了套衣服,長裙換成牛仔褲,在全身鏡前轉了幾圈,把長髮梳成辮子後,就往西側門方向走。

      到西側門時我沒見到他的人影,就在一棵相思樹下等他,我拿出手機看了時間,3:18。

      正當我想著他是不是放我鴿子要準備離開時,眼睛突然被一雙大手蒙上,「對不起,讓妳久等了!」

      我聽到是熟悉的聲音,嘴角微微勾起,手蓋在他蒙在我眼上的手,笑著說:「我以為你放我鴿子。」

      他放下手,轉過我身挑眉問:「我看起來是那種人嗎?」我笑著點頭。

      他故作傷心地摸著自己左胸膛,有些失落地說:「怎麼會,和美女共進晚餐是很難得的機會,我怎麼可能錯過呢?」說完連他自己都笑了起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