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1960歲月台灣
HOT 閃亮星─落桑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

      楔子

      神州大地,正處亂世。

      自從一統神州的大梁帝國傾覆後,群雄吞食大地,漸漸形成西方邊陲獨立的數小國,以及中原的三強鼎立之局。

      中原三強分別是由茂江區隔,國土面積及人口數皆不相上下的江北高塘國及江南歧蘭國,以及歧蘭南方,依附歧蘭存在的定瀛國。

      如今除卻西方邊陲以商立國呈中立之姿的數小國外,三強形成了唯妙的平衡之姿,再無爭戰的意願,各自偏安。

      而各雄中最具勢力者,歧蘭國,在其王宮中正上演著一場叛亂的戲碼──

      大理石砌的石階上,盡是雜沓的腳步聲,這場喧鬧由來自一場叛變,是居下位者推翻上位者的謀反,更是復仇者的反叛。

      禁衛軍已失去了抵擋的能力,大火已吞噬了近半的王宮,霎時間,王宮一片火海,侍女們的哀嚎成了這場殺戮唯一的伴奏,叛亂者在哀嚎之中得到了快意。

      看著一具具反抗的死屍睜著難瞑的眸成了王宮的擺飾,叛亂者的眸血腥的艷著,今日,他要奪回他所失去的尊嚴。

      一步接著一步,叛亂者走向沒有被火海波及的彼端,他的目的地──文薰殿。

      叛亂者凌叡權,手持長劍,一步步的逼向了癱跌在地的女人,女人的懷中,緊緊抱著一名安靜得異常的男孩:「王后,願與我共賞這難得的美景嗎?」叛亂者在文薰殿前抓住了正要逃離的聿王后,要她見見已成擒的聿王……及遍地的死屍……

      「我想不到,忠心耿耿的你竟會叛變!」這本來是歧蘭國中最忠心的中央軍將軍,怎知他竟是包藏禍心,聿王王后有所信非人的忿恨。

      「忠心耿耿?在聿王由我身邊搶走了妳之後,他便再也不配我的忠心!」

      「王上沒有搶了我,我傾心的一直是王上,不是你!」

      「住口!」凌叡權狂怒嘶吼,他明白!他早明白了!所以,聿王他要殺,聿王后他也不留。

      「儘管我住口了,仍改不了事實。」

      「事實就是聿氏王朝絕於今朝,聿王、妳,還有妳懷中的王子,今日都難留。」

      「不!你竟喪心病狂的要對一個孩子下手嗎?」

      「在我眼中,他只是仇人之子,對他我沒有憐憫!」

      「只要你饒了吾兒,什麼樣的懲罰、代價我都願受,請你饒了他。」聿王后看著凌叡權的殺意,她死便罷,她的孩子無辜啊!

      看著狠心鄙棄他的愛意的女人,如今匍伏在前,聲聲哀求,凌叡權聽來很是快意。

      「王后,不要求他,儘管妳付出了代價,他還是不會饒過吾兒的。」聿王雖被箝制,但神情沒有一絲懼怕,成王敗寇,自古如此。

      「報!」凌叡權麾下傳訊兵,傳訊而至,凌叡權一揚手,兵士續報:「眾臣已降。」

      終究,還是大勢已去嗎?聿王后失了氣力,知道無力可回天:「凌叡權,你已得到了一切,放了吾兒吧!」

      凌叡權冷眸、冷笑,收起了手中長劍:「喔?什麼代價都願付?」

      「是!只要留吾兒一命。」

      「如果要妳成為我的女人呢?」

      王后震驚的抬眼,正望進凌叡權那似是仍帶著情意的眸子,他……真如此愛她嗎?

      「不!我不許!」聿王終是排開了箝制,直往妻兒奔去,將妻兒牢牢攬在懷中。

      「王上……」

      聿王望向聿王后懷中過分安靜的男童,不明白他的異常,直到他看真了聿王后懷中的男童是誰,驚詫的望向聿王后。

      「孩子他……嚇傻了……」聿王后抹去了頰邊的淚,眼神與聿王交流的,是默契。

      聿王俯身,在出生不久就摔壞了腦子的男童頰邊,愛憐的輕撫:「孩子,是我對不起你。」

      「王上……」莫非,王上選擇了永遠保密的那條路?

      「王后……吾兒啊……」聿王此刻雙眸淌下的,是放心的淚水,回望一宮的侍女、侍從都已死絕,懷中的將永遠是祕密,聿王下了決心:「願隨我一同而去嗎?」

      「妾身願意。」

      凌叡權軟化的眸又因聿王及聿王后的深情相擁、相視而透出殘忍,此時,陰邪的想法瞬生:「你們想死,我偏不要了!我會留那聿氏小子一命,而代價是……」凌叡權上前,扣住了王后的手腕用力一扯,嬌弱的女子便跌入了他的懷中,一直抱著的孩子,依然無聲息的被聿王緊摟入懷。

      「凌叡權!放了我的王后!」

      「放?我會放!這個女人,我會留在我的後宮,而這個孩子,我也會讓他一輩子留在王宮中,至於你,你別擔心你看了會心痛,因為很快的,你就要往生極樂了,再也感覺不到痛楚。」

      「我寧可死!」聿王后受人箝制,尋死唯有一途。

      凌叡權及時扣住了聿王后欲咬舌自盡的下顎,更殘忍的笑了:「夜長夢多,妳立刻成為我的女人吧!」

      聿王后的雙眸融入了驚恐,凌叡權是何意?

      凌叡權扯著輕盈的聿王后,毫不費力往王后寢殿文薰殿而去。

      「不!放開我!」

      「放開她!凌叡權!」聿王幾乎又撲上前去,但被凌叡權的侍衛所制,屈辱的抱著孩子被迫跪於寢殿門外。

      寢殿的門閤上,但閤不住寢殿內傳來的聲聲哀嚎,聿王掙扎脫困的動作沒有停止,暗處的蠢動亦是。

      被宮人護住躲在暗處的小王子,掙扎的想要掙脫宮人的手臂。

      父王、母后!小王子被宮人摀住的口,發出的是幾乎不聞的悲泣聲。

      王子雖自小習武,但畢竟只是五歲孩子,如今被宮人死命的揣在懷中,竟也是掙脫不開的。

      宮人不顧王子的掙扎,只是牢牢的抱著王子,王后既然讓那孩子冒充了王子,就不能讓王子的行蹤曝露!

      直到……寢殿中傳來一聲淒絕的哀嚎,之後,再無聲響。

      寢殿外的聿王癱坐在地,失了氣力,宮人也只是流著淚,低聲請求著懷中的王子:「來不及了……王子……別出聲……奴才求您了……」

      許久、許久,由寢殿內再出的凌叡權,得意的笑容刺目的掛在臉上,理了理有些凌亂的衣飾走出,寢殿之內的床上,是攬被飲泣的可憐女人。

      凌叡權抽出長劍,因聿王受的恥辱而得意,下一瞬,長劍直沒入他的心口,奪命之快,聿王連哀嚎聲都不及發出。

      「不!」聿王后眼見此一慘絕,睚眥俱裂。

      「妳不會以為我會留他吧!他得死!」

      聿王后的恨意化為一聲聲咀咒,她即便死了化為厲鬼,也要親眼見到凌叡權的下場:「凌叡權!我用我的鮮血咀咒你!當天昇血月,歧蘭災星降世,你這奪來的江山將不過二世,你亦將眾叛親離、不得好死!」

      凌叡權憤怒的要上前制止她再出咀咒惡言,卻只見她噙著一抹冷笑,扯著被撕扯得襤褸的衣裳,由這位於二樓的寢殿窗戶,毫不遲疑的一躍而下。

      「不!」凌叡權奔至窗旁已不及,由窗望下,血泊之中唯留已逝之人……

      妳竟是寧死,也不肯留在我身邊嗎?

      凌叡權憤怒的重搥落於窗櫺,恨!此恨奪了王權也平復不了!

      「將軍!這聿氏王子怎麼處置?」

      你們連死都要一同是吧!凌叡權不會讓他們如意:「把這聿氏小子淨了身,留在王宮當差吧!」

      「是!」

      在眾人離去之後,宮人才放心的抱著小王子離開躲藏之處,王后交代,有一祕道可通王宮之外,就在文薰殿中。

      看著懷中的王子已失心一般的安靜下來,宮人嘆息:「王子,為了保你,太多人失了性命,你要振作啊!」宮人迅速的依王后指示,帶著王子潛入了祕道,走進了那不知能不能走出王宮的未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