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Misa《親愛的,這也是戀愛》
HOT 祝大家新年快樂!閃亮星─瑭碧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他說,做愛是掠奪、是佔有,所以他並不喜歡所謂的前戲或者是愛撫,每一次見面都是直奔主題,甚至帶有點疼痛的感覺,說是做愛更像是一種發洩情緒,又像是一種告解。

所以每一次的見面他們的目的都只會是旅館,像是既定的流程、標準的程序,而開了房間後他們會分別的去洗澡,等到兩人都準備妥當了就會倒在床上,沒有任何的親吻、撫摸,唯一的接觸就只有事前的擴張而已,但往往還沒有做足準備他就會喊著讓他直接進來,雖然不至於受傷,可是從他緊蹙的眉頭就不難發現那並不是多麼愉悅的一件事情,而對他來說做愛從來就不是享受。

因為每一下的進出都標準的就像是教科書一樣,不能太深、不能太淺、不能狂亂的失去理智,所以也就不存在著情深意動時喊著對方的名字,可是那一天他們都失去了控制,再也沒有不能深入裡頭的規矩,當那一下猛然的頂了進去時,他的雙手攀住了他的背部,甚至在那寬廣的背上抓出了幾條指印,他不斷的張開了嘴喘息著,然後喊了他的名字。

「亞伯…」他是這麼叫的。

這不禁讓亞伯有些恍惚,甚至回想起了他平時冰冷的模樣,以及他們詭異至極的第一次性愛。

他們的第一次見面是在一間酒吧裡頭,吵雜的環境、來來往往狂歡的人群當中,卻有個極其格格不入的人坐在了吧檯,說是來作樂的卻更像是在哀悼著什麼,一席的黑色高領毛衣和褐色的風衣外套,規矩的不像樣,儘管是這麼不解風情的樣子,但是不得不說配上那張清冷的臉卻是好看的不得了,也因此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所以前去搭訕的人也似乎不少,但截至目前為止似乎都沒有人成功過,這也因此更加的吸引住了亞伯的目光。

有些赤裸的,亞伯毫不忌諱的盯著對方瞧,這時亞伯一臉愜意的坐在沙發上頭,左右兩邊還有著男女緊貼在他的身上,還不時著用著某些部位挑逗的往他身上蹭了兩下,這畫面看起來是極其的荒唐,但此時的亞伯卻像極了緊盯著獵物的獵豹,整個人的視線就黏在了對方身上,而就在亞伯想著要不要上前去搭訕時,那人似乎就因為他赤裸的視線而轉了過來,就在他們眼神對上的瞬間,亞伯很清楚的看見了他的眉頭皺了一下,像是思考也像是困擾,接著他便起了身朝著亞伯的方向走了過來。

在那瞬間坐在亞伯身旁的男男女女都像是一副看好戲的心態,緊盯著這人走來,似乎都在以為他會因為亞伯有些無禮的視線而對著他發怒,但誰都沒有想到的是他的第一句話卻極其的不合他那張冰冷的臉。

「你能跟我做愛嗎?你看起來很能玩的樣子。」

在那句話之後,坐在亞伯身邊的男女又分別都投出了諷刺的神情,就算看起來清高又怎麼樣,還不是跟他們是同類的人,在這個酒吧裡誰看不出來亞伯是來自上層的人士,他身上總是帶著一股好聞的味道,不像他們這裡即使有著空氣淨化,卻還是能聞見一點混濁帶著各種廢料的氣息,沒有人不想跟亞伯攀上關係,不只是因為他夠大方,而是夠好運的話也許還能離開這充滿汙染的地面,上層的生活又有誰不想去體驗呢?

原來這看似清冷的男人也只是在等著這麼一個跳板,甚至表現出來的比他們還更加的不修飾以及狂妄。

但面對於這樣的視線,甚至是不懷好意的眼神,那人似乎都沒有把這些給看進了眼裡,只見那帶著翠綠色的眼睛看向了亞伯,沒有退卻也沒有其他的情緒,就只是等著對方的答案,但過了一會在亞伯都沒有回答後,他也沒有失望、沒有羞憤,就只是垂下了睫毛眨了一下,然後用了平淡不過的語氣說了一句。

「不好意思,打擾你了。」

然而就在他轉身離開的時候,突然間有一隻手卻拉住了他的手腕,將他整個人給拽了過來,在那距離只有一兩步的空間中,他們的視線交錯,而亞伯笑了一下,藍色的眼睛看起來有些張揚。

「你不打算聽聽看我的答案嗎?」

「我以為你的沉默是表示拒絕。」

「我只是在想,我們該去哪裡過夜比較好。」亞伯壓低著聲音在對方耳邊說著,他的笑容有些肆意的襯著他的金色的短髮更顯得狂妄。

「旁邊不遠的地方就有一間旅館。」對方說得很清淡,就好像他約的並不是一夜情的地方,反而像是嚴肅正直的老師在給學生做解答似的,完完全全沒有一絲的情趣可言,但這可澆不熄亞伯的熱情,反而更讓他好奇了起來,這樣的人在被剝的赤裸之後會是怎麼樣的表情。

於是亞伯就跟著對方走出了酒吧,這樣的感覺到是蠻新奇的,往常都是他帶著別人出去,甚至也是他帶著人去開房間,而像現在這樣跟在別人身後倒還是第一次,在那個過程當中,對方顯然都沒有要與他交談的意思,只有偶爾的回過頭來確定他有跟上而已。

在過去亞伯也有過不少的一夜情經驗,在當下看順了眼就直接帶去進行兒少不宜的活動也是有的,但是從來沒有人像這樣如此的冷漠,像極了領隊的教師一般,這要是在別人眼裡大概是無聊至極的,但在亞伯的眼裡卻只是想著要怎麼樣在對方的身上染上了自己的氣息。

而當他們一路走到了旅館裡頭之後,對方也不曾開口問著亞伯有關於他的稱呼,雖然一夜情的對象不過問私事是很常有的,但是連名字都不問這倒是很少見的。

一直到他們兩人站到了服務櫃台的前方時,對方才終於記得轉過頭來開口問道。

「雙人床一間,三個小時?」

「我們需要住宿一個晚上,親愛的。」

「可是我並沒有要過夜的打算。」

「可我怕你腰疼走不了。」亞伯邊說邊在對方的耳邊吹了一口氣,微微走向前將身軀整個緊貼在他的後背,隔著薄薄的衣服似乎還可以感受到兩人的熱度,然而對於亞伯調情似的舉動,他卻沒有任何的反應,只是抬起了頭對著櫃檯的服務小姐說著。

「一個晚上雙人床一間。」

「好的,一個晚上雙人床一間,一共是三千晶圓。」

櫃台小姐說完,邊將桌上的螢幕給轉了過來,並且正對著兩人的方向,在那藍色的屏幕上方顯示著房間的價格以及使用的期限。

看了一眼上面的價錢,亞伯並沒有說些什麼,只是捲起了袖子露出了手腕上的光腦後就準備要對著屏幕刷下去時,他卻在半空中就被人給攔截了下來,他看著那有些修長的手指搭在了自己的手臂上,忍不住的就想像起當那雙漂亮的手在自己身上捻動的樣子,光是想像亞伯就覺得有些氣血翻騰了。

「怎麼了嗎?」這時亞伯的聲音略帶沙啞的問著,那被帶起來的情慾讓他的聲音充滿了威脅性,到了這時就算對方想躲,亞伯也不會輕易的讓他離開了。

「既然是我約你的,那麼就應該由我來付錢才對。」

說完,他並不等亞伯做反應,就直接的拉開了袖口,把手上的光腦往屏幕上一刷,當扣款成功的提示音響起來的同時,屏幕上也跟著顯現出他的名字。

萊斯特‧奎因。

在這行字跳出來的時候,亞伯瞇著眼看了一下,對於萊斯特的異於常人的舉動,也開始讓亞伯對這個人產生了好奇,過去他的對象裡面哪一個不是巴不得他付錢的,甚至能拿到一些小禮物的話會更好,但是今天他不但沒有花到其他的費用,甚至連旅館的錢都不是他付的,這忍不住讓他覺得有些好笑。

對於亞伯一個人不知道在那邊笑什麼的情況,萊斯特並不想搭理他,他仍是一臉平淡又冰冷的樣子接過了櫃台小姐遞過來的房卡,在透明的卡片放進了他手裡時,瞬間亮起了藍色的光暈,而同時牆面上也跟著浮現出藍色的小點。

「卡片已經記錄您房間的資料,您的房間號碼是C27,請跟著光點移動到二樓,然後右轉,您將會看見您的房間,請注意磁卡會在明天中午時自動失效,需要在期限內到櫃台交還磁卡,如果需要續住的話請務必先到櫃台辦理手續才行,謝謝。」

這時櫃台的小姐十分盡責的對著兩人解說,在說完之後還朝著他們鞠了個躬,而從櫃檯到之後的帶路、進到房間都已經變成了全自動化的服務,這樣的服務也是地上層旅館多數的型態,畢竟減少人力成本才能提高利潤,也因為地上層的居民大多信用都非常的低,所以在這裡續住的話通常都必須要先付款才可以。

雖然這作法看起來有些不太禮貌,但是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畢竟地上層的平均所得也只有兩萬晶圓,三千晶圓的花費對他們來說並不是什麼太小的數字,所以一般來說在這個旅館投宿的客群多數都是一些生活比較好的,或是來自其他層的客人,畢竟這個旅館在這裡至少還算是整潔乾淨的。

就在亞伯跟萊斯特順著指示走到了他們的房門口時,萊斯特便將手上的卡片對著感應器嗶了一下,同時門鎖也響起了一聲開鎖的聲音,接著萊斯特便轉動了門把入內,而就在他們進去的瞬間房間裡的燈也跟著亮了起來。

這時亞伯駕輕就熟的從旁邊的櫃子裡拿出了拖鞋,然後很紳士的放了一雙在萊斯特的腳邊,而看著亞伯如此熟悉的樣子,萊斯特這才開口的問著。

「你很常來嗎?」

「這裡很方便,離酒吧很近。」亞伯曖昧的說著,雖然他沒有正面回答著萊斯特的問題,但是意思也差不多了,像亞伯這樣長期在酒吧做樂的人,又怎麼會對這裡不熟呢。

所以接下來當亞伯迅速的將房間內的濕度、溫度甚至是燈光的亮度調到宜人的範疇時,萊斯特就不再意外了,看起來這些事情他做了不少回,駕輕就熟的很。

而在做完這一切之後,亞伯還很體貼的將萊斯特身上的大衣給脫下掛好,接著環著對方的腰將自己的下身給緊緊的貼了上去,某種蓄勢待發的觸感抵在萊斯特身下時,他似乎有些不適應的拉出了一點距離,但很快的又被亞伯給拉了回來。

到了這個時候亞伯基本上已經可以確定了,這個看似大膽什麼都不在乎的男人,實際上應該沒有跟誰有過親密的關係,對於這樣的發現亞伯並不太意外,只是他有一點好奇,像萊斯特那樣的人,看起來並不像是為了享受性愛而來的,也不像是對他懷有其他的目的,並且依照萊斯特剛才付款的態度來看,他並不覺得對方會是為了錢財或是前往更好的區域而這麼做,顯然他本身就擁有在更好區域生活的資本,更直白的來說亞伯覺得萊斯特並不像是在這地上層生活的人。

不過這些在這個時候倒是一點也不重要,就在亞伯準備想要下手的時候,他的耳邊卻傳來了萊斯特的一句話。

「如果我們要開始了,請先讓我洗個澡。」

那是平淡到沒有包含情緒的一句話,就好像在問今天晚餐吃什麼一樣,實在是沒有情調到了極點,一般人要是聽到了這句話也許會生氣,但是亞伯卻覺得這人有點可愛的笑了出來。

在他那聲低低的笑聲下,萊斯特還用著不解的神情看著他,還完全都沒有意識到自己說出了多麼沒有情趣的話語,瞬間亞伯只覺得自己有點不行了,要不是常年來培養出來的素養,他可能早就抱著肚子笑了出來。

在那這一陣低笑過後,亞伯又恢復了那個放蕩不羈的模樣,他的手指輕挑的在萊斯特的腰間摸了兩下說道。

「不一起洗嗎?」

「不了,我沒有與他人共浴的習慣。」說完萊斯特便向後拉出了一步距離,而這一次亞伯並沒有制止他,只是任由那個背影走進了浴室裡頭,直到浴室的門關上之後,他才又笑了出來,這到底是多麼可愛的一個人阿!

雖然十分可惜的不能跟萊斯特一起沐浴,但萊斯特也沒有讓亞伯等上了太久,當萊斯特只穿著浴袍走出來時,在他的脖子上還有水珠滑落,臉頰因為熱氣蒸得有些發紅,瞬間亞伯的下身便緊了一圈,看著眼前誘人的模樣,雖然他很想就這麼直接的來了,但是當他接受到萊斯特催促他前去沐浴的神情時,他也只能十分配合的去洗了一個他人生當中最快的澡。

所以當亞伯從浴室裡走出來的時候,萊斯特還一臉詫異的看著他,但這一次亞伯並不打算留給萊斯特反應的時間,他先是一把的將萊斯特給壓在了床上,接著雙手撐在了萊斯特的兩側,此時兩人之間就只隔著一個手掌的距離,熱氣在他們之間流竄,還夾雜著沐浴乳以及兩人的味道顯得十分的曖昧。

然而萊斯特卻像是有些不適應的別過了視線,但亞伯卻趁機低頭吻了下去,在他含住對方的唇瓣時,有一種柔嫩的觸感傳了過來,而帶點生澀的味道更加刺激著亞伯的征服慾,然而不等亞伯加深著這個吻,萊斯特便有些僵硬的別開了臉,制止了這個親吻。

「你不喜歡我吻你嗎?」亞伯溫柔的問道,雖然他一向對自己的吻技很有信心,但是他也很清楚有些人並不喜歡跟一夜情的對象接吻。

「沒有…我們不能不做這些直接來嗎?」萊斯特問的很認真,但這下卻換亞伯有些不太明白了。

「你是指接吻嗎?」

「不止,還有其他的肢體接觸,我的意思是說你不能直接進來就好嗎?」

「這樣你可是會不舒服的。」

這下亞伯換有些詫異的說著,畢竟沒有前戲來愛撫挑逗起身體的感官,那就不像是做愛了,就算是喜歡疼痛性愛的也會是用另一種方式來代替,而不是完全的沒有,如果只是不想接吻的話亞伯還可以理解,只因為有些人還是喜歡把吻留給真正心儀的對象,但萊斯特的要求卻是讓亞伯產生了疑問,萊斯特到底是為了什麼在做愛?完全不像是要享受的樣子。

「沒關係,我只想要你進來。」

看著萊斯特無比認真的眼神,亞伯有些無奈,他其實完全可以不理會萊斯特的要求,但是他很清楚他要是照著自己的喜好,那麼他跟萊斯特也許就只有這麼一次了。

當亞伯意識到自己竟然在乎只有一次的問題時,他不免也對自己產生了驚訝,看來自己對於萊斯特的好奇意外的高,為了將來還有可能在跟萊斯特在一起,亞伯只好決定耐住性子配合著對方。

「好吧,但是我還是得擴張,這是為了避免你受傷,你應該不希望你真的下不了床吧。」

「我知道了。」

萊斯特說完便毫無罣礙的敞開了他的浴袍,將修長的身型展露在亞伯的面前,在那瞬間亞伯似乎覺得自己真的有點虧了,但為了不給萊斯特有不好的印象,他的確沒有做太多餘的事情,只是專心的擴張著自己身下的身體,而在此時那張好看的臉上皺了一下眉頭時,像是有些不太舒服,又或者是在忍耐著什麼。

但就在亞伯準備妥當抽出了手指頂在了入口處時,在那瞬間萊斯特又再度的撇開了視線,身體還有些微的顫抖著,雖然在這時候停下是幾乎不可能的,但亞伯仍耐住了性子開口問著。

「需要我停下來嗎?你正在發抖。」亞伯啞著聲音說道,低沉帶點沙啞的嗓音聽起來格外的迷人,但這也代表著他此刻的狀態十分的不妙,要是沒有強大的意志力,恐怕亞伯早就長驅直入了。

「不!不需要。」像是要證明自己的決心似的,萊斯特再次對上了亞伯的眼睛,這時他的眼神十分的肯定,即便他的身體還在些微的顫抖,但那雙眼裡卻沒有一點的退卻。

不過在那之後萊斯特就再也說不出話來了,因為被進入的感覺跟手指實在是相差太多,滾燙的熱度太過於真實,還帶著某種脹痛的感覺,就像整個人被侵蝕然後掠奪殆盡一樣,他只能不斷的吐氣配合著亞伯的動作,試圖把那些奇怪的感覺從大腦裡給拖走,但是當他越想這麼做時,他的腦袋就越像是糨糊一樣黏在了一起,而就在亞伯往前挺進了一些之後,那股陌生的刺激感讓萊斯特感覺到很不好,於是他連忙的開口說著。

「別…別再進去了…我…不喜歡。」

「是我弄痛你了嗎?」亞伯沙啞的說著,並且十分的克制著自己身下的動作,比起做愛他反而覺得他像是在進行什麼忍耐訓練一般,要不是萊斯特太讓他好奇了,不然他大概不會忍到這個地步,但為了讓兩人的關係不要到這裡就結束了,他也只好忍著。

「沒有…但是…我不喜歡。」

於是在萊斯特說完之後,亞伯又稍微的退出了一點,留了一小截根部在外頭,這時他大概可以抓住萊斯特的一點想法,那種太過於激烈的、失去理智到只剩下感官的性愛是不行的,雖然不知道原因是什麼,不過他總覺得萊斯特想要的是一種被剝奪,但大腦卻還要保持一點清明的感覺。

雖然這樣不論是亞伯或是萊斯特都無法感受到真正的愉悅,並不是說亞伯對自己太有自信,但是只要他認真的出手的話,的確是有那個資本好讓對方的腦袋空白,但面對萊斯特他卻不能這麼做,而他身下的動作也幾乎是規矩到可以當選模範生了。

雖然不能完全的盡興,但是亞伯不可否認的,那溫度以及細膩的觸感,卻也讓他有些興奮了,以至於到頂了之後他還有些戀戀不捨,而掃興的是當萊斯特從餘韻裡回神過來以後,他的表情瞬間變得冰冷,雖然他沒有多說些什麼,但亞伯卻很有自覺得從他的身體裡頭退了出來。

不過就在亞伯剛退出來的當下,一股灼熱的黏膩觸感也隨著亞伯的動作流了出來,在感覺到自己身下的異樣之後,萊斯特立刻就皺起了下眉頭,同時亞伯也意識到了,萊斯特並不喜歡這樣。

雖然亞伯用的潤滑液是特殊的材質的,會在彼此之間形成了一種防護層,不論是對於承受的那方或是進入的那方都有著保障,當然防護的效果還是略比用套來的差。

「你沒有帶套嗎?」這時萊斯特似乎有些不悅的說著。

「我用的潤滑液本身會形成防護層,所以就沒用了,不用擔心這東西很安全的。」

「我知道,奈米生態的類型,會自動在表層形成了隔絕,一段時間後會代謝出體內,我很清楚那是什麼,我也相信你沒有什麼問題,但是我不喜歡這樣,事後的清理會很麻煩。」萊斯特打斷亞伯的說著,他其實並不是擔心感染的問題,而是在那之後的清理不太方便。

「要是你嫌麻煩的話,我很樂意的幫你作清理。」亞伯笑著說道,如果只是為了這個理由的話,那麼他完全很樂意的幫萊斯特做這件事情。

「不用了,我會自己清。」

但萊斯特卻冷冷的回答,並且在他說完之後就立刻側過了身子從亞伯的身下離開,一點也不眷戀的就往浴室的方向走去,好像他們剛才做的親密舉動都不存在似的,只有大腿上隨著他移動而滑下的白濁表達了一點的存在感。

看著這樣的背影,亞伯甚至又覺得有些氣血翻湧,但是他很清楚接下來要是在多做些什麼大概就會被對方給討厭了,所以他也只是盯著那個背影露出一個感興趣的笑容。

而在萊斯特把自己打理乾淨穿好衣物出來的時候,亞伯還全裸著躺在了床上,他看了亞伯一眼,眼神裡完全沒有情事過後的羞澀或滿足,反而像是跟人談完公事準備離去的上班族似的,只見他拿起了掛在一旁的大衣後對著亞伯說著。

「這個房間你想用到早上就用到早上,但是我得先回去了,謝謝你今天答應了我的請求。」

「亞伯,我的名字叫亞伯,將來如果有需要的話,歡迎你來找我,當然如果萊斯特你想跟我交換通訊碼的話也可以,這樣約起來更方便。」亞伯笑得很開,像是饜足的貓咪似的,整個人散發出一股強烈的男性氛圍,性感的異常,然而在萊斯特的眼中亞伯卻只是像個在爭領地的大型貓科動物似的。

話雖如此,但萊斯特也注意到了,亞伯刻意不說出姓氏的細節,以及在剛才付款時就已經將自己名字給記下的舉動,也許有些人會覺得那是一種浪漫,但是萊斯特卻很清楚,那就是上層的人,在保護自己的資訊同時也觀察著周遭的人,對此萊斯特並沒有覺得高興或是不高興,他只覺得與亞伯的性愛讓人很放鬆,不過他也沒有跟別人有過,所以也無法比較到底是好或是不好,但起碼整個過程當中他都沒有感覺到不舒適的時候。

「不用了,我並沒有跟別人維持關係的打算。」

對於萊斯特的直接拒絕,亞伯並未惱怒,就只是露出了一個笑容問著。

「那麼你還會去那個酒吧嗎?」

「如果我有需要的話,是的,我會去那邊,那麼祝你好夢,亞伯先生。」

萊斯特禮貌性的朝著亞伯點了點頭後就轉身離去,在這時的空氣中還夾雜著兩人歡愛過的氣息,那就像小貓伸出抓子在亞伯的心口上抓了兩下,讓人有些搔癢。

而在那之後,當亞伯再次遇到萊斯特已經是一個多月以後的事情了,聽酒保說這段時間萊斯特也來過酒吧,也曾經跟別人一起出去過,但從來都沒有跟重複的對象出去,而且他選的都是那種看起來很能玩的人,所以也沒有人能弄明白他到底在想些什麼。

甚至有人約他第二次還會被他拒絕,然而亞伯的出現卻打破了這場紀錄,甚至在亞伯還沒有來得及多說些什麼的時候,只是在萊斯特來到這裡時走到了他的身邊,曖昧的摟著他的腰,屏退了其他人想要前來搭訕的人,然後這一次萊斯特就很乾脆的跟著亞伯走了。

這時後亞伯很清楚,前面的那些人大概沒有人像他那樣,遵從著萊斯特的指示當個標準的模範生,雖然這樣的性愛不能完全盡興,但亞伯卻很高興著他還有著第二次或是第三次的機會。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