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 序 —

      此處氣候終年凜冽,地層永凍,飛雪掩面,寒風如刀,稍一吹過渾身骨頭便像被利刃割過一樣。放眼望去,除了獄卒和被關押的犯人外,再無任何活物。除卻風聲颯颯,就只剩下偶爾發出的鐵鍊鐵索抖動聲,哐啷啷的,聽在旁人耳中更添幾分淒寒冷切之意。

      多久了?

      他在此已不知被關押多久了,枯瘦的雙手、雙腳皆緊緊套著手鐐腳銬,動一下便鋃鐺作響,琵琶骨更被牢牢釘在牆上,站不能站、坐不得坐。頭幾年還會數日子、還會嘶吼嚎叫,大喊天道不公,到得後面已被關得完全麻木,只知道離自己被釋放之日仍遙遙無期。

      每當有獄卒走過,都會帶著濃濃的憐憫的眼神看向自己。

      獄卒換了一班又一班,他常聽到老獄卒指著自己朝新來的解釋說:「犯了事,得罪上面的,又不肯低頭,可要關得久了。」新人瞅向自己的目光總是帶著疑惑與不值,彷彿在問,爭取個好態度早點出獄不好嗎?

      低頭?自己沒有錯,為什麼要低頭?天地如此無道,為何要人俯首?明明是這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陣陣風聲在耳邊呼嘯而過,彷彿回答他的疑問。

      呼——呼——

      每天聽的風聲都是如此,他本以為又是個無盡等待中的日復一日的一天,豈知蒼茫的天空忽地射來一道光,溫暖地照在他身上。

      喀噹。

      琵琶骨先是一緊,接著一鬆,他錯愕了一下,接著如獲新生的感覺油然而生,當他回過神來,手鐐腳銬也在不知不覺中解開了。一個獄卒剛從旁走過,下意識覺著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瞥了一眼後,掩不住驚恐地放聲大叫:「怎麼回事!犯人身上的手鐐腳銬全解開了!」

      刺耳的警報聲響起,不斷鳴叫,劃破寂靜的空氣。

      不消片刻,一隊獄卒趕到,雙手緊緊抓著長槍,望著他如臨大敵,驚恐地彼此交談,卻都不知對方忽然被釋放的原因,只得猜測是否對方使了什麼掙脫刑罰的秘術。

      他舉起雙手,看著自己傷痕斑駁的掌心,一時間竟是癡了,一動也不動,完全無視於外面戒備的獄卒們。

      刮骨的寒風依舊凜冽,他的四肢依舊無力乾枯。白雪漫天,一點一點飄在他身上,接著被一股熱意融化,緩緩滴落,他低著頭,嘴唇微張,霧氣順著呼吸起伏從齒縫露出。緊接著,夾帶高溫的蒸汽從他身上冒出,雲霧般的環繞著他,再大的風都吹不散。

      他感受著渾身的熱度,雙拳緊握。

      蒼天依舊無道,但他再不是任人宰割的芻狗。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