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Misa《親愛的,這也是戀愛》
HOT 祝大家新年快樂!閃亮星─瑭碧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張煦

      我叫張煦,今年十六歲,是高中二年級的學生。

      其實我有個秘密,我似乎……可以聽見人們內心的聲音。

      很奇怪吧?

      是不是,覺得有些恐怖?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所以我不曾將這個祕密告訴任何人,畢竟沒有人會想讓自己內心深處的想法被人知道。

      從小到大,我聽到了好多人的秘密。

      爸爸在外面認識一個很漂亮的姐姐,那個姐姐的年紀只比我大幾歲而已,但爸爸很喜歡她,好幾次都向媽媽謊稱在公司加班,其實是去找那個姐姐了。

      我沒有將這件事告訴媽媽,我沒有證據,也不想看到媽媽難過的表情。

      也因為如此,我很少跟爸爸見面,每次爸爸只要回家,我就會躲到房間裡,我不想聽到爸爸內心的聲音,那會讓我感到噁心。

      我不喜歡這個家。

      在學校,聽到的聲音更多了,許多老師表面上和藹,其實內心也齷齪得很,對了,數學老師就是這樣。

      數學老師是個三十來歲的男生,他上課說話風趣,很得同學們喜愛,但我知道,他上課時都會在心裡猜我們女同學的內衣是什麼顏色,所以我都會在制服下多穿一件黑色的小背心。

      校長看起來很嚴肅,表面上處事公平公正,事實上他挪用公款已經好多年,每次見到他,他的內心都在盤算校內哪個進行中的工程可以抽多少。

      好噁心,真的好噁心。

      我寧願不知道這些人在想什麼,但我無法控制聽到他們的內心,我覺得這個世界讓我作嘔,內心純潔的人好少,真的好少。

      每個人心裡或多或多都有那麼一分齷齪,真正的聖人是不存在的。

      再優秀的人,在某個瞬間,某個情況下,也會不自覺衍生出糟糕的想法,儘管他會第一時間掐熄掉那噁心的想法,但我還是聽到了。

      是的,我都聽到了。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能聽到所有人內心的聲音,但我就是聽到了。

      我開始反感這個世界,厭惡這個世界。

      我情願把自己關在房間裡,永遠不要出門。

      然而有一天,我又「不小心」聽到爸爸內心的聲音,他竟然要殺了媽媽,他打算將媽媽剔除這個家庭,把那個漂亮姐姐接進來!

      他知道媽媽不會答應離婚,他也沒有餘力負擔贍養費,我甚至聽到,他覺得我就是個累贅,只有那個漂亮姐姐,才是他的唯一!

      我的天,我情願我聽到的這一切都是假的。

      我該告訴媽媽嗎?

      或者說,她會相信嗎?

      媽媽很愛爸爸,我知道。

      但爸爸想殺了她,我也知道。

      媽媽很善良,她的內心從來沒有讓我噁心的聲音,她總是全心全力的為這個家庭付出,她非常非常愛爸爸。

      但爸爸卻要殺了她!

      不行!我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我要阻止這一切!

      所以我先殺了他。

      滿地的鮮血,再加上爸爸最後凝固的、不敢置信的眼神,我靜靜地把圓規從他的咽喉上拔出來,噴湧而出的鮮血灑上了我半邊臉,我想我現在應該是猙獰可怕的吧?

      外表可怕,內心也可怕。

      正如我眼前這個已經沒有聲息的人。

      畢竟,我是他的「女兒」啊。

      只有這一刻,我才會覺得我是他的女兒。

      他沒有料到我會殺他。

      他也沒有想到我知道他準備設計一場精緻的意外,讓媽媽死於非命。

      他手上拿著的,是媽媽的保單,不過已經被他的鮮血染紅了。

      我走到浴室,將身上的血沖洗乾淨,我想這應該是我最後一次在這個「家」沖澡了。

      將自己打理乾淨後,我沒有理會那個躺在血泊中的人,我拿起話筒,撥通媽媽的電話。

      電話中的她,聲音依舊溫婉動人,從電話裡,我可以聽到她的內心是喜悅的,因為今天是爸爸媽媽的結婚紀念日,爸爸也因此向公司請了假。

      今晚要在家裡聚餐,媽媽出去買菜了。

      所以只剩下我跟爸爸獨處。

      現在,只剩下我了。

      「媽,我把爸爸殺了。」我說。

      電話那頭,是無止盡的沉默。

      這次我第一次見到如此憔悴的媽媽。

      自從七歲那年,我被他們收養後,媽媽總是用很溫柔的笑容看著我,她沒有打罵過我,也沒有委屈到我。

      儘管我跟她沒有血緣關係,但她是真的把我當親生女兒在養的。

      我很愛她。

      真的,很愛。

      所以我想阻止她的悲劇。

      我不允許那個噁心的男人毀掉她。

      而且我也知道,一旦媽媽被殺了,下一個就輪到我了。

      我以為媽媽會諒解,會像以前那樣,用包容柔和的眼神看著我。

      但她卻是淡淡的看了我一眼,沒有說話。

      她沒有說話,我卻聽到她內心的聲音了。

      那是一種,深沉、苦痛且難以言喻的心碎聲音。

      碎得很徹底,碎得我震耳欲聾。  

      我怔怔的站在那,與那個曾經對我最溫柔的女人對視,她的眼裡沒有了任何情感。

      最後,我沒有解釋,她也沒有任何動作。

      在我被警察帶走的最後一刻,我突然從她的內心聽到了歇斯底里的瘋狂。

      這是我聽過最可怕的「聲音」。

      來自媽媽心裡最沉澱、最赤裸的聲音。

      我聽到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