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 週週都有新節目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壹之一:我心意已決。

      夜幕低垂,星光熠熠,時宜深倚靠著能看盡山下城景的落地窗,垂眼捕捉在高速公路上呼嘯而過的每個頭燈。

      「還是決定不出席嗎?妳的首個主演作品,在此首次得獎的機率也很高,不擔心缺席會被粉絲、媒體怎麼批評嗎?現在出門還來得及,就算你們公司今天沒有準備化妝團隊給妳,到現場也能讓小林的借妳用一下。」

      藍芽耳機裡傳來厚重帶威嚴的聲音,時宜深稍微鬆了鬆耳機跟耳朵間的距離,輕聲回答:「謝謝陳導,我心意已決。」

      被稱作陳導的男人刻意嘆氣,同車的助理都聽出導演想傳達的不識好歹,遑論習慣觀察他人言行時宜深。

      她當作不知曉,和玻璃窗反射出來的自己對看,「接下來陳導應該要前去會場準備,我就不繼續叨擾。片酬跟違約金我已經請公司全數匯款到指定帳戶,還請陳導今晚慶功宴後再幫我確認一下是否正確入帳。」

      對方粗重的呼吸聲暫緩幾秒,隨後語氣明顯克制不住地比之前高昂,卻仍要佯裝大怒,深怕旁人看穿他的心思。「妳說這什麼話,我們都是為了作品,怎麼能談到那些錢!」

      時宜深不捉到高速公路上急速奔馳卻沒開頭燈的一輛車,皺起柳眉,不忘回話:「畢竟是我違約,麻煩陳導了。」

      她發覺山下燈光有些晃眼,收起視線步回酒紅色長沙發,正前方的電視無聲播放著,紅地毯走過許多耀眼面孔,閃光燈就像山腳下一閃而過的車燈一樣,令時宜深感到厭惡。

      耳邊傳來興奮聲響,下一秒陳導的聲音不再掩飾任何興奮,「不會不會,工作人員叫到我們了,那妳好好休息。」

      時宜深應聲後對面立刻結束通話,她嘲諷地勾起嘴角,沒多久就見鏡頭切到紅毯起點,畫面中出現過去相處數個月的身影。為首的陳導身穿黑色正裝,跟在其後的男主演身邊本該是她的位置,如今則由第二女主演,也就是陳導口中的小林巧笑倩影地一手勾著男主演的手,另一手和記者們禮貌揮手。

      他們究竟是為作品還是為錢,時宜深一點也不在乎他人真實想法,但若硬要說是為了作品,時宜深更想問問到底是哪一個作品。

      《青春留步》是國內最大小說原創網站上同名熱門書籍改編的電視劇,講述四個長項、嗜好不同的學生們如何鼓起勇氣各自追夢,在困難路上相知、相惜,最後雙雙攜手迎接美好未來的故事。

      電視劇主編劇是原著作家,時宜深的缺席、林橙悅的遞補,她可以穿著一席符合青春大學生年紀的白色小禮服,挽著第一男配角的手含蓄地笑著走進頒獎會場。

      時宜深一年前從經紀人手中拿到劇本,粗略翻過就被作者的故事意境、寫作手法和分鏡轉換技巧吸引,當下訂了心意要出演這個劇本,進組前也將原著看過不只一次,沒有想過成熟的描寫手法是比她年紀要小的女孩子寫出來的。

      自然也沒想過,這並不是完全出自於這個女孩。

      忘不掉殺青後沒多久官方宣傳下孤身奮戰的粉絲身影,忘不掉自己知道實情時有多麼激動,更不能接受身邊人無所謂的態度。

      「《青春留步》抄襲《時光帶不走的我們》啊!抄襲比對都做出來了,官方也認定抄襲,妳們不打算拍《時光》就算了,但你們為什麼要拿小九喜歡的演員拍《青春留步》,為什麼你們還要拍《青春留步》?」

      時宜深只要閉上眼,就能聽到壓抑在文字下的嘶吼,感受自文字間蜂擁而上的絕望。

      她看過所有關鍵比對,看到嫦玖的粉絲不斷在《青春留步》下替自己喜歡的作者維護權益,看到不可思的粉絲丟出更新時間妄想反轉成《時光帶不走的我們》才是抄襲作品。

      她努力排除心中對不可思的喜愛,相關話題下每個粉絲的言論、兩個作者之前的作品都仔細看過數次,最後甚至自己整理出一個比社群上公開的抄襲對比更加詳細的,《青春留步》抄襲《時光帶不走的我們》罪證確鑿的抄襲證據。

      不可思怎麼會抄襲,她怎麼可以抄襲?而她,時宜深,怎麼會自以為自己已經足夠了解作品,在未透徹理解作品之前就決定出演,那幾個月的生活沒有一分一秒不是違背自己的演員信念。

      她還有什麼資格當演員?

      各家藝人已經進入頒獎會場,紅毯周遭的記者們紛紛收起攝影器材各自準備休息補充體力,畫面轉至沒那麼刺眼的典禮現場。時宜深在不知不覺中已經無助地環抱住自己,外頭閃爍的光點沒有一絲可以侵入昏暗客廳,周遭空氣就像汲取網路上嫦玖粉絲的悲憤以及嫦玖本人的絕望,縱然知道時宜深內心的愧疚、後悔,卻仍然壓住不住他們心底深處最無法抹滅的難過,張牙無爪地包覆她的全身、束縛她的脖頸。

      ……她要怎麼繼續當演員?

      時間逐漸流逝,電視猛然播放到《青春留步》──不,《時光帶不走的我們》中核心經典劇情,女主角終於突破萬難讓周遭親朋好友肯定她的夢想,應該要開心激動的她,心裡更多卻是茫然失措。

      時宜深將女主角這段心理活動揣摩得非常到位,這讓評審團決定讓她可以收穫典禮大獎之一的最佳女主角獎。

      早在確定不出席時公司就已經通知過主辦單位,時宜深甚至拒絕提前錄影得獎感言以在這個時候能在投影在大螢幕上,因此主持人將麥克風交給這部電視劇的父母陳導,他眉開眼笑地說著什麼,一點都入不了時宜深耳中。

      耳裡能聽到的全是嘈雜的蜂鳴聲,就連鏡頭掃到時宜深崇拜的老派演員的掌聲跟眼中讚許,都沒辦法帶她脫離這個情況,領她衝破這層阻隔。

      最後窒息感籠罩大腦,時宜深陷入黑暗之中,失去意識,直到忘記拉上窗簾的落地窗在隔日放任晨光灑進房內,一點一點開始驅散黑暗。

      時宜深半張臉埋在雙膝之間,昨夜凝結的冰霜逐漸消融,終於看見淺薄眼皮底下有了動靜,不再死氣沉沉。近日沉浸在寒冷的身體無法吸收突如其來的溫暖,時宜深下意識將自己抱得更緊,用全身表達對於甦醒的抗拒,直到意識因為太陽穴的刺痛而拉回現實,終於抬起頭、張開雙眼確認目前周遭情況。

      與此同時像是鬧鐘般準時,房間的某個角落傳出來電鈴聲,時宜深先揉了揉耳朵驅散整夜戴著耳機的不適感,緊接著摘下電量歸零的耳機尋找聲音位置,最終在沙發夾縫中找到電話,一下子在時間內接起。

      「喂。」嗓子被壓力浸染一夜滴水未沾,將嗓音粗糙劃過,惹得她聽見自己的聲音都忍不住皺眉。

      電話另一端也被這聲音感染錯愕,霎時失去聲音,時宜深趁這個時候盡力舒展自己彎曲整夜的手腳,離開長沙發往廚房的方向倒水潤喉。

      「星星姊沒事吧?」好半晌,耳邊才小小聲傳來對面的聲音。

      時宜深因為對方的小心翼翼忽然有了好心情,又喝下半杯水供缺水的身體補充,回答:「沒事,妳家附近如果有早餐店的話,方便幫我帶一份早餐嗎?」

      「沒問題。」對方的聲音非常溫和,時宜深聽著心情都好上許多。

      「謝謝。」道謝完,時宜深就將電話掛斷,走進房間打算在羅佳來之前洗一趟熱水澡,洗去昨日的罪惡。

      不能這麼消極。溫熱淨水自蓮蓬頭灑出,流淌每一寸肌膚,安撫所有浮躁。

      意識飄往確認自己要走向演員之路的那一刻,從起初的憧憬嚮往,逐漸了解的敬佩崇拜,最後親身體驗的快樂與責任感,每一個感受,都在告訴她不要因此放棄這一條路──她不會放棄,不會放棄演員這個生活。

      時宜深用鯊魚夾把長髮盤在頭上後固定,離開浴室在衣櫃旁拿到大毛巾以擦拭不斷有水珠掛在其上搖搖欲墜的頭髮,順手拿過之前放在梳妝檯上的手機,嚇了一跳,因為就這短短半個小時內多了許多通未接來電。

      擔心對方有急事,時宜深馬不停蹄地回撥。

      「喂!」對方焦急的聲音透過話筒傳來,時宜深打開擴音,開始認真擦拭頭髮避免頭疼。

      「怎麼了?」坐在床沿,她輕聲回。

      對方不知道為什麼遲遲不出聲,導致時宜深出聲喊:「祝婷婷?」

      「妳沒做什麼傻事吧?啊?時宜深?」祝婷婷猛然又喊,所問內容還是不能幫助時宜深抓到為什麼對方一下打那麼多通電話的頭緒。

      「沒有啊。」依照對方的情緒,先否認會是最安全的,時宜深也這麼做,仔細想了想,才試探性地說,「最傻的就是退還片酬、倒賠解約金然後拒絕出席頒獎典禮,但是妳都同意了?」

      她的猜測可能有那麼一點到對方在意的點上,話筒中傳出祝婷婷鬆一口氣的聲音,接續聽見,「那就好,羅佳說才跟妳說完電話沒多久我就聯絡不上妳,嚇得我半條命都飄到半空中。」

      祝婷婷浮誇的語氣惹得她笑意上臉,脣角勾起一些弧度,「沒事,剛起床的時候接到她的電話,後來覺得自己一身汗就去洗澡,不是故意不接妳電話的。」

      「沒事就好。」祝婷婷心裡還是有點害怕,聲音都帶一點顫抖,時宜深聽得有些感嘆。

      「那妳先吹頭髮吧,晚一點讓羅佳帶妳到公司,我們再討論剩下的事情。」祝婷婷不等她回答,又說。

      時宜深把毛巾換到另外一邊繼續擦拭頭髮,伸手拿起手機準備掛斷電話,「知道了,我們晚點過去。」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