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十歲囉
HOT 閃亮星─築允檸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1:歡迎來到塔爾娜大陸

        校園長廊,照理來說這個時間點應該毫無人煙,但是此時卻有兩名少年並肩走在廊上。

        「真是巧呀,狄芬。」娃娃臉少年笑得燦爛,「我記得烏克和梅亞特拉一班,有時間再去找他們吧。」

        「記得不要做的太超過,凡奇塔。」狄芬—黑髮赤眼的少年怎麼會不知道自家副手的性子。

        不過這種無傷大雅的小玩笑他才不會去追究。要是這所學校面對這種程度的變故都揣揣不安的像神經質的兔子那也該收起來了。

        不會發生這種事......希望如此。他想,只是眼底閃爍的是看好戲的光芒。

        「我知道啦。」少年一笑,一點也沒有乖乖牌的樣子。「不過是到系統稍稍做了更動而已。話說我比較好奇,老頭子為什麼要我們來上什麼學院呢?該不是勇士團出了問題吧?雖然就算如此我也不是很驚訝就是······」

        「啊,不好意思撞到你了。」轉過彎時狄芬忽然察覺一股衝力撞進懷裡,他低頭一瞧,倒也沒生氣,只是想看看冒失鬼是誰。

        聲音的主人很快向後退一步,朝他揚起禮貌性的淡笑。

        是一位長相精緻的少女,銀白色的長髮用藍色髮簪固定成公主頭,柔順的從肩上垂落。藍色的眼睛向最純淨的池水閃閃發亮,當然,還有那象徵獸族中狐狸的雪白狐耳和狐尾。

        「那個......」見狄芬沒做反應少女試探性的喚了句,那條尾巴也微微歪了下,藍色的眼睛閃過一絲疑惑。

        「沒事。」狄芬很快回神,忽略凡奇塔的打趣目光,也朝對方一笑。「我也有不小心的地方,不好意思。」

        「不會。」很顯然這個能令異性神魂顛倒的笑對方並不買單,又或者打從一開始就不感興趣。

          她點了下頭致意後就要轉身離開,不過一步都沒走出去又微微側過身子。

「這個。」少女輕輕點點耳朵示意,嘴角仍是那個無懈可擊的彎,「還是取下來的好,學校最近抓的挺緊的。」

        狄芬先是一楞,接著會意過來是指左耳的微小菱形耳釘。

        「記得喔。」她一笑,轉身又要走,卻被喚住。

        「妳的名字?」狄芬脫口而出。

        「嗯?啊,那個啊。」少女一愣,像是沒想到對方會問這個問題一樣,但是很快又笑著回答,「芙蕾蘭娜。時候不早了,快回教室吧。」說完這次真的毫不回頭的離去,倒也沒去問對方的名字。

        「喂?看傻了?」凡奇塔一臉看好戲。      

        「呵,怎麼會。」狄芬立刻回答,剛才的愣神就像夢一樣。

        「喔?那真是太好了。」凡奇塔也沒多說什麼,很快放過他。只是那語氣要多玩味有多玩味。

        狄芬像沒注意到一樣,只管找到教室的位置。

          ......芙蕾蘭娜

        真是好名字。他在心中咀嚼這幾個字後不由得想。

   

    塔爾娜學院,這座大陸最大最好的學院,能進來的無非是些有錢人、皇宮貴族......反正身分基本上都不一般,當然要進來也是考試的,而且是考些需要牽死亡切結書的東西。

        當初會長創立這所學院是為了培養後人面對冥族時的能力,但很快便消失無蹤,雲遊四海去了。

        很快的,學院被皇家接管,勇士團紛紛站了重要職位,然後就成了現在這種......

        不倫不類的公子小姐聚集地。

        走後門的多的是,無非就是想圖個『勇士學院』畢業的名號。

        然後......在重要場合當炮灰,拖油瓶。

        「妳有什麼好解釋的嗎?」眼前的翼族男子說,身邊其他學生會成員也是一臉『就是妳的問題!』的樣子。

        天啊,有玩沒完?芙蕾蘭娜很想翻白眼,但是忍住了。「......你想聽什麼?」

        學生會滿是凝重的氣氛,學會成員坐一排,共五人;九尾狐坐一排,兩個人。

        「什麼?妳知不知道是什麼狀況!」男子再次咆嘯。「明明就能伸出援手,為什麼不幫?現在有兩名學生死亡,三位重傷。這是貴族,貴族!比妳救起來的貓重要的不知道多少倍!」

        「自己做死是活該吧?」這時九尾狐身邊的白髮少年忍不住笑著開口,「都說那裡是冥族的聚集地了還硬往那裡闖,不是找死是什麼?」

        「特爾赫,注意你的發言。別以為沒辦法將你們開除......」

        「開吧!趕快開一開!」特爾赫嗆過去。「要不是那個流浪漢要我們來有誰要待在這種公主、王子病一堆的療養院啊!」

        「你這麼說你自己也算進去了!」

        「我以為你們很清楚三修羅都是一群精神性格有很大缺陷的人了。」芙蕾蘭娜冰冷冷的說,有意無意的往對面五人的脖頸處掃過去。

        幾人紛紛脖子一涼,一直帶頭說話的更是下意識護住自己的喉嚨。「妳、妳敢!」

        「你真的認為我要殺還會去在意對方是什麼身分嗎?」她瞇起眼。「不會,我說過人類對我而言就是團肉而已,別把自己想的太重要。」

        特爾赫笑出聲,顯得特別突兀,但是絲毫沒打算停下。

        「你要將罪名算在我身上可以,但是如果不是我散步散過去剛好碰到的話另外幾個人下場如何你應該清楚吧?」

        「......」對方咬咬牙,愣是沒敢開口。

        「雖然我不會不承認我做過的事,但我不是很喜歡不必要的東西。」芙蕾蘭娜說著起身,自行走到會議室門口,握住門把前又回頭看了一眼。「希望你們銘記在心。」

        框啷一聲門被打開,少女一下子便消失了身影。

        「蠢爆了。」特爾赫臉色驟然冷下來,威嚇意味十足的撇過去。「該擔的東西自己擔著,栽贓也麻煩找對人啊。」

        門很快碰的一聲和上,會議室中幾人大氣不敢出,過良久才爆出怒吼

      「不過就是幾個孤兒而已!下等人囂張什麼!」

        不管是東西被丟到地上的聲音還是怒罵,全都被隔離在裡面,外面的人毫不知情,或是說不放在心上。

        兩人並肩走著,一臉什麼也沒發生的樣子。

        芙蕾蘭娜一張臉毫無情緒,沒有被牽怒的不悅,或是吵贏人的高興。

        不過......

      「妳怎麼了?」特爾赫問。「板著一張臉幹嘛?」

      「沒啊?」芙蕾蘭娜道。「就是看不到而已。」

      「看不到什麼?」

      「沒有,應該不是很重要的事。」

      「那就別說好了,反正沒人聽得懂妳在說什麼。」

      「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新坑新坑新坑!!!請大家多多賜教!

              這次是不一樣的故事。(廢話(X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