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御喬兒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

      ──每當豔陽高照的時候,思念總是氾濫,因為那個夏天,是我最想回去的時光,裡面有你,也有我。

      「呼……」李青青輕吐一口氣,一雙眼銳利如鷹,看得對手不敢掉以輕心,在對手準備阻擋她投籃的瞬間分毫不差的拋出,籃球在球場畫出一個完美的拋物線,上籃,比賽結束。

      尖叫聲炸裂般的響起。

      「青哥好帥啊啊!天啊!」

      「今天又帥出一個新高度了。」

      「而且不覺得她綁小馬尾很性感嗎?好撩啊。」

      「這次是你們贏了。」張葳身為新華商工的主將,每次她們學校不管是比友誼賽還是正式賽,只要對上了陽華高中,就像世代宿敵一樣,總拼個你死我活,偏偏到了她們這代,場上雖然是敵人,場下卻是不錯的朋友。

      「今天打得漂亮。」她輕笑,僅僅是一個笑容,就讓場外一票粉絲狂按著相機,深怕漏拍了幾張。

      「喂喂喂別亂笑,妳會害我被妳的粉絲打的。」張葳誇張的說。

      李青青送她一個大白眼,天曉得她那長得不高的父母,是怎麼生出一個身高179的女兒的,偏偏這個女兒還從小便對籃球很癡迷。但她明明就長著一張女孩兒的臉啊,眼睛大大的,天生濃密的睫毛讓她的眼睛充滿電力,小巧的瓜子臉雖然稱不上是絕美,但絕對跟帥字沒半點毛關係才對。

      到底是哪個環節出錯了,才會讓她從小到大只有女生對她表白,情人節的巧克力總是收不完,更可惡的是,她她她現在居然還被稱作是陽華高中的『男神』!

      這些人的眼睛是壞掉了喔!她的胸部是長假的嗎!

      「妳還真不能怪她們。」張葳搖搖頭,喝了一大口水再吐掉,「妳知道妳一旦認真起來時,表情真的帥到跟男模有的比。」

      「閉嘴。」

      此時,按照慣例果然有粉絲們遞上了毛巾跟礦泉水。她不希望那些女生滿心歡喜的送上東西時,得到的是不屑的態度,或許是因為她也不想這樣被對待吧,所以縱使內心有無限怨言,她還是會保持親切。

      「學姐……妳今天綁馬尾真的好帥!」小粉絲告白完就紅著臉跑走了,留下臉愈來愈黑的李青青,以及憋笑到臉快抽筋的張葳。

      「人家女生綁馬尾都會被誇好清純,怎麼到了妳就……哈哈哈哈!」

      「張、小、葳!」她原本也是打著會被誇好清純的算盤的,嗚嗚嗚到底她上輩子是做了什麼壞事,這輩子才會變成這樣啦。

      這已經不是長高幾公分就少幾個男朋友的問題了,而是根本不會有男生會對她有興趣。

      盤點她從小到大暗戀過的人,每個人被她告白無不是驚訝、嫌惡或當成一場玩笑。

      『對不起,我對男生沒興趣。』

      『對妳我實在無法有心動的感覺。』

      『妳有沒有考慮跟女生交往?』

      見鬼的跟女生交往,你才跟女生交往啦……啊、不對,她到底在說什麼。

      她哀怨的嘆了口氣,拎著一袋粉絲送的水跟餅乾,除了無奈,她不知道還能替這人生下怎樣的註解,人家高中就是要談一場青澀戀愛的,她看她的人生到老都不可能有了。

      「我先跟隊友回去啦,再聯絡。」張葳拍了拍她的肩膀,帥氣轉身跑走,明明張葳這樣看起來也很帥,身高也有173,但人家卻早就談過戀愛了,不過差了六公分,人生怎麼就差那麼多呢。

      「呀!比賽完的青哥最棒了!帥死。」

      「有時候真的很慶幸可以讀這所高中,每天的風景就是養眼啊。」

      耳邊充斥著那些聽到膩的稱讚,她則若有所思的瞥向體育館左側的樹林,這個時間地點,對她來說同樣也很養眼的存在,就這樣與世無爭的坐在那翻著書。

      白皙的肌膚跟修長的身形,精緻到連女生都會妒忌的臉,以及畫龍點睛般的左眼淚痣,遠看他就像精靈一樣的不真實,帥到不真實。

      「是啊,有帥到爆炸的青哥就算了,還有書生風格的溫尚之,雖然我還是喜歡青哥多一點,但他也是帥到不行。」

      「不過他就是太難以靠近了,才沒辦法成為第一男神的。」

      「沒錯、沒錯,他除了必要的時候,其他時間根本不說話、不理人,是不是學霸都是像他那樣啊?」

      「可能真的不想跟比他笨的人說話吧。」

      李青青哭笑不得,她好像不知不覺搶走了溫尚之男神的寶座,這些人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親民也是成為男神的條件嗎?太沒眼光了,男神就是要遠遠的欣賞,只可遠觀的存在啊……

      她眷戀的又再多瞥了一眼那如畫般的風景,心靈得到滿足後,這才跨著步伐離開。

      她也不確定她對溫尚之的眷戀是欣賞還是喜歡,舉凡從小到大她告白過的類型,幾乎都跟運動有關係。第一個喜歡的男生是小六時最常一起打躲避球的男生,國二告白的是每天早上都會一起晨跑的學長,國三則是一起在訓導處外被罰站的不良少年。

      所以,像溫尚之這樣優雅的人,她對他或許只是憧憬,因為完全相反,而深受吸引的憧憬。

      一陣風吹來,她暢快地把髮圈拔掉,甩了甩頭髮,享受著炎熱的夏風,「啊……還是好熱……」

      「李青青,接著!」遠處,嚴天辰丟來一支冰棒,她不費吹灰之力的輕鬆接住,這帥氣一接,又吸引了不少目光。

      「不愧是我的好朋友,心有靈犀啊。」

      「妳真該感謝上天讓妳認識我。」嚴天辰懶懶地說,身高跟李青青差不多高的他,總是喜歡看女性雜誌,研究時尚、化妝等等的,雖然他從沒明說,但大家都自然地歸類了他的性向。

      「拜託你不要老是用那種很可惜的眼神看我好嗎?我會起雞皮疙瘩。」

      「誰叫妳要一天比一天帥。」他笑逐顏開。

      「夠囉,你可以偶爾誇我美嗎?」

      「就算是日行一善,我也不想要~」

      「去死。」邊啃著冰,邊跟嚴天辰一來一往的鬥嘴,就是她最愜意的午後日常。

      「下節課數學要小考喔。」

      「……喔。」

      「我說妳啊,都高三了,就算可以保送體大,好歹還是念一下吧,不然人家會說妳頭腦簡單四肢發達。」

      「你也半斤八兩好嗎?」

      「哇喔,成語耶。」

      「我有時都不知道你到底是不是我好朋友。」

      「我當然是啦,因為我也沒念。」

      「……」

      鐘聲噹噹噹地響起,在準備跑回教室前,她忍不住再次回頭遠望,只見那人依舊傲慢的坐在那,彷彿他跟這個校園一點關係都沒有似的。

      「口水擦一擦,別看了。」嚴天辰拖著這個龐然大物往教室走,每次她只要一看見溫尚之,就看得什麼也不管了,偏偏人家是個高冷冰山,不問世事到像個高人似的,哪裡會注意到她這個……帥氣的男神呢。

      「真想知道,他是個什麼樣的人。」李青青低喃著,就這樣因為昏昏欲睡的數學課,慢慢進入了夢鄉……直到她的名字被人反覆叫了好幾遍,她才不甘願的睜開眼。

      「李青青……李青青!」

      「有……」

      班導推了推眼鏡,要不是她已經有球隊相中,是陽華高中之光,她早就讓她去罰站了。每次只要打完球賽,下節課必睡的學生,簡直讓人頭痛。

      「今年的園遊會班代,大家已經表決通過讓妳擔任了。」

      「嗯?什麼時候的事?」

      「妳睡得正開心的時候。」班導冷冷的告知完後,班會就宣布結束。

      李青青一臉錯愕,理智一點一點的恢復後,這才發現黑板上的提名只有她跟班長,而她的票數則是壓倒性的占了八成!

      她立刻轉頭看著身後的嚴天辰,發現他笑得很邪惡,還一副準備要逃跑的模樣!

      「嚴天辰!你這個超級損友!」

      一旁的幫兇們趕忙幫忙說話,免得嚴天辰死於非命。

      「青哥,別怪他啦,這可是我們最後一年的園遊會耶。」

      「嗯哼,所以?」

      「妳可是風雲人物啊,如果由妳做班代,園遊會一定會有很美好的回憶吧。」

      「班代跟美好回憶有毛關係!」

      「關係可大了!」嚴天辰順著話說,「班代都要上台表演的傳統妳忘了?」

      李青青立刻倒抽一口氣,然後眼冒火光的恨不得立刻就把這個損友給掐死!

      「一定得是青哥上台才有意義啊,這是我們最後的回憶了。」一群女生可憐兮兮的說,人人都知道她最怕看見女生哭了,同學當太久簡直都把她的弱點給摸透。

      「好啦。」

      「水喔青哥,想不到哏可以找我們。」男生們也很樂見其成,都不知道二班因為有青哥在,也讓他們男生跟著很受歡迎,高中生活可以跟風雲人物同班簡直太爽了。

      「各班的班代要在放學前先去開會,記得要去喔。」嚴天辰一說完就腳底抹油的溜了,長腿的好處就是跑得特別快,想抓也抓不到人。

      沒關係,有種他就不要來上學,否則不揍他個滿頭包,她不會罷休的!

      拖著疲累又沉重的步伐,李青青的表情哀怨到都可以當怨婦了,偏偏她愈是這樣,身邊經過的女生們卻說她連憂鬱的樣子都很帥。

      一走進開會的教室,其他班的班代也都發出了驚訝的聲音,而她坐定位沒多久,旁邊也坐下了一個人,那人身上,有種很好聞、像是衣物柔軟精的味道。

      「妳也當班代?二班的想法真是單純到令人發噱。」充滿嘲諷的一句話,從那人好看的唇型裡流瀉出來,連聲音都好聽到像能把人催眠。

      她看恍了神,從沒想過只能遠觀的人,居然坐在她旁邊,而且還在跟她說話……嗯?他剛剛是不是說了什麼?嗯?怎麼想一想很像在嘲諷她?

      嗯?

      「會議開始。」

      溫尚之再次轉頭看她,面對她那錯愕到發蠢的表情,他只淡淡的比了個『噓』,希望她別蠢到害他被貼上愛講話的標籤。

      噗通、噗通。

      無論他剛剛到底說了什麼,她只能說溫尚之真的太犯規了,他難道不知道,這舉動有多危險嗎?

      所以說,這樣的人只能遠觀啊,太近的話……心臟會受不了的。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