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4 玩命的雲霄飛車,真的沒問題嗎?!

      德蘭斯乾咳一聲,「妳應該不會是自己一個人住吧?」其實他想起了剛剛那個在射擊攤位以及咖啡杯剪票口的工作人員,猜想這些人大概是一夥的。

      歐菈搖搖頭,伸出小手細數,「還有托比和凡克、庫皮、西菈──」

      看她十根手指都數不完,德蘭斯真是傻眼了,雖然外表看起來還是一樣淡定。

      在歐菈細數成員之時,德蘭斯更加肯定了。

      這座遊樂園的古怪絕對是有心人士捏造的,而且人數恐怕還不少,雖然德蘭斯還不知道他們真正的目的,但他真的很幸運,一開始就碰到了那些人的千金,還透露出了內部消息給他,他們大概沒想到會漏餡吧?

      而且倘若有必要,德蘭斯還可以把這女孩抓來當人質威脅,反正現在只要取得她的信任,並且和她成為朋友的話,一切都好辦。

      看樣子倒了那麼久的楣,幸運女神終於降臨在德蘭斯身上了!

      德蘭斯手心發汗,好不容易等歐菈數人數到一個段落,便繼續問:「所以妳是跟家人來的吧?妳的家人是在做──」

      「啊。」歐菈指著他後方,微微張開小嘴。

      德蘭斯回頭,卻看見有什麼東西掠過的殘影,而旁邊撲通的一聲,好像有東西竄入了黑漆漆的水面,並且在上頭留下清楚的漣漪。

      水的稠度很高,那彈動的樣子有點像果凍。

      雖然咖啡杯在滑動的過程中也會擾動水面,但波紋跟剛剛完全不同。

      「?」德蘭斯好奇地盯著仍在冒泡泡的水面。

      水面冷不防地衝出了一道黑影,嚇得德蘭斯心跳漏了半拍,還好咖啡杯相當穩固,否則剛剛那一陣劇烈搖晃,他真擔心會翻船。

      他抬頭,卻見一道黑影倏地掠過眼前,並且又竄進了黑糊糊的水中,不過旁邊還有其他動靜。他回頭一看,發現有隻通體漆黑,眼睛呈現紅光的奇怪生物自水面一躍而起。

      背著光,他發現這生物渾身是毛,有著扁扁的嘴,四隻短,而且後肢是宛如鴨子般的蹼,尾巴看起來有點拙──居然是滿嘴利牙、眼神兇狠的鴨嘴獸啊!

      「小心!」

      德蘭斯趕緊撲向歐菈,兩人成功避開了鴨嘴獸的突襲,而鴨嘴獸撲通一聲潛入水中。

      「那到底是什麼東西……」德蘭斯看著水波漸漸平穩,想起那張滿是利齒的嘴就渾身發毛。

      「這個遊樂設施底下就是狂暴鴨嘴獸的棲息地,被攻擊是理所當然的,因為牠們的地域性很強。」歐菈不慌不忙地從他懷中溜走,又坐到他對面去,張著一雙大眼睛說:「狂暴鴨嘴獸的毒性很強,普通人被咬到的話可是會死掉的,得快點移動才行呢。」

      聽到這,德蘭斯不禁錯愕。

      他完全不明白,為何這小女孩可以如此淡定地說這種攸關生死的話!

      也許是剛剛那隻狂暴鴨嘴獸率先出擊引起的迴響,黝黑的水面又開始不安分地漾起了漣漪,而且這次好幾處都有。

      ──不太妙。

      說時遲那時快,水面冷不防地被數道黑影突破,濺起的水花宛如降下一場華麗的黑色驟雨,而德蘭斯目睹好幾隻狂暴鴨嘴獸騰在空中,眼看就要朝他們這邊撲來,但他們現在被困在水中,根本無法逃脫。

      德蘭斯想起了旋轉咖啡杯能自行調整動向,他立刻拽動咖啡杯中間控制轉速與方向的圓盤,雖然驚險地避開了狂暴鴨嘴獸們的突襲,但力道過猛,讓咖啡杯中的兩人摔得七葷八素。

      歐菈抱著兔子布偶,坐回位置上,單手抓著杯邊緣。

      德蘭斯聽見嘈雜暴躁的吼叫聲,忍痛再次爬起來,坐回原位,「歐菈,抓緊了!」

      瞥見黑影再次衝出水面,德蘭斯扭轉咖啡杯圓盤,有驚無險地避開了攻擊,數次下來,他也很快就掌握了控制方向的手感,鴨嘴獸的突襲開始不再具有威脅性了。

      但新的問題來了,因為多次這樣甩動又震盪,德蘭斯開始感到頭昏目眩,反應變得有點遲鈍,這可不是件好事。

      再一次避開鴨嘴獸的攻擊,他看歐菈,趕緊問:「要怎麼離開這……」

      但他卻意外發現,歐菈不僅雙眼發光,就連嘴角都微微上揚。

      ──這丫頭居然還覺得好玩!

      剛才那隻幫他們開門的白色兔子布偶坐在地上,完全不理會池子裡發生的事情,就連德蘭斯對牠呼喊都沒反應──難道那傢伙是故意無視?

      總之,只能靠自己了。

      德蘭斯忍著暈眩的不適,在躲避鴨嘴獸攻勢的同時,放眼搜尋任何可能逃脫的路徑,但卻發現這組咖啡杯怎麼轉都無法安然靠岸,而其他無人乘坐的咖啡杯雖然轉動緩慢,但卻有一定的路徑。

      在咖啡杯間移動,應該就能逃出去吧?

      總得賭賭看,不然遲早會被這些畜生咬到!

      就在德蘭斯下定決心之時,一隻鴨嘴獸即將撲來,雖然他因瞥見黑影逼近而避開,但那隻鴨嘴獸騰空後卻落在他們咖啡杯控制方向的圓盤上,張開嘴就是一陣亂咬。

      「呱呱呱呱!」

      那尖銳的牙就僅差毫米就要扯下德蘭斯的皮肉,還好只扯破了他的右手袖口,他不知哪來的勇氣將牠給一腳踹進水裡。

      「又來囉。」

      「咦?」

      聽見歐菈如此淡定一說,德蘭斯抬頭這才驚見鴨嘴獸們不知何時穿破水面,眼看就要撲來──原來剛剛那小插曲中斷了咖啡杯的行動,抓狂的鴨嘴獸們可不打算錯過這個好機會。

      這樣恐怕來不及,德蘭斯只能豁出去了!

      他牙一咬,先是抱起了歐菈,接著在鴨嘴獸們即將飛撲過來之前,踩著咖啡杯座椅,並且跳到鄰近的咖啡杯的邊緣,這期間與鴨嘴獸擦身而過,瞬風揚起了他的頭髮。

      邊緣難以踩穩,德蘭斯僅以此為暫時的落點,看準了其他咖啡杯的動向,憑藉著這些年來鋌而走險的身手,他有驚無險地踏回了岸上。

      但是他直到翻過了咖啡杯遊樂設施外的柵欄,才終於停下腳步,但卻跌坐了下來──他頭昏目眩之外,還有歷劫後的鬆懈,他大口喘氣,汗如雨下。

      天啊,這遊樂園到底是怎麼回事?

      剛剛那群鴨嘴獸看就知道並非尋常之物,而且誰會把這麼具有攻擊性的生物放在遊樂園裡,還結合在遊樂設施之中?

      得快點離開這裡才行,這真是個不符合常理的遊樂園!

      歐菈走到德蘭斯前方,對他伸出小手,「走吧,下一區。」

      忍著頭昏抬頭,德蘭斯發現歐菈眼中根本找不出一絲恐懼,相反的,剛剛的那些讓她玩得相當開心,而且她已經迫不及待繼續玩下一個遊樂設施了。

      這女孩也不對勁……到底是沒有危機意識,還是初生之犢不畏虎?

      但是她是了解這座遊樂園的唯一鑰匙,若她玩得開心且又對德蘭斯敞開心房的話,那麼解開這座遊樂園的謎團是遲早的事情,更何況他都涉險了,豈有空手而回的道理?

      接危險的差事他也不是第一回了,但這次卻能讓他重獲自由。

      為了取得關鍵鑰匙,德蘭斯握住了歐菈的小手。

      因為頭還有點暈,德蘭斯就讓歐菈拉著他,前往她想玩的遊樂設施方向。

      「你的身手很敏捷呢。」歐菈難得主動開口說話了。

      德蘭斯的頭昏也逐漸舒緩,他感受到歐菈比起一開始,對自己更加信任,話也變得比較多了點,這可是拉近距離的大好機會。

      「喔,因為平常有在『鍛鍊』。」

      「是怎樣的鍛鍊呢?」

      面對歐菈的疑問,德蘭斯稍稍挪移視線,「……職業所需,所以身手可能比較靈巧一點。」他簡單地帶過,露出親切友善的笑容問:「話說回來,妳還沒告訴我關於妳的家人──」

      「到了。」歐菈停下腳步,抬頭望著德蘭斯,眼中難掩喜悅,「這是最近才改建好的,如果是你的話,一定沒問題的,畢竟常常『鍛鍊』嘛。」

      面對歐菈對自己的信任,明明展現出友善恰好是德蘭斯計畫內的事情,但不知道為何,他的內心卻浮現一絲不祥的預感。

      德蘭斯無聲地嚥下一口唾沫,抬頭,映入眼簾的設施有著長長的軌道,不過被捲曲成不一樣的角度與高度,軌道被無數根支架撐在半空中,橫跨了半座遊樂園──是雲霄飛車。

      但令他不明白的是,為何坐雲霄飛車需要「鍛鍊」?

      雖然不明白,但他想起了剛剛的咖啡杯事件,也覺得這雲霄飛車鐵定也是哪裡有危險,但乍看之下軌道除了冗長點,支架有些老舊或生鏽之外,好像沒什麼特別的,也不像是能藏那什麼恐怖生物的地方……

      「……這個沒問題嗎?」德蘭斯忍不住還是問了。

      歐菈點頭,「嗯,之前試乘,落地後大家都很沒事呀。」

      聽她這麼說,德蘭斯這才稍稍安心下來。

      既然有人搭乘過,又平安無事的話,那這次應該沒問題了吧?

      「走吧,這個真的很刺激好玩喔。」

      歐菈拉著德蘭斯,加快腳步朝著等候區前進。

      就連德蘭斯都可以感受到歐菈的雀躍,相信耐心陪她玩完這些遊樂設施之後,德蘭斯就能成為她信賴的玩伴,到時候寂寞的她鐵定會對德蘭斯毫無保留,無論什麼秘密都會說出來的。

      德蘭斯與歐菈來到剪票口,這次是一隻草綠色,頭戴紅帽子的兔子布偶來接待,並且讓他們搭上紅色列車的車頭,這是歐拉親自指定的位置。

      雖然德蘭斯沒有懼高症,但這是他第一次搭雲霄飛車,還直接坐車頭似乎有點太刺激,而且這個設施還挺高的,讓他有點不安。

      但上了車的歐菈就坐在他旁邊,竟然展露出了笑容。

      原來這孩子也有這樣的笑容啊。

      德蘭斯雖然還有點不安,但看她這樣的笑顏,不自覺地放鬆下來。

      可惜啊,如果能和這孩子在不同的地方,甚至是不同年齡相遇的話,也許德蘭斯能和她成為好朋友呢?

      他們上車後將安全帶繫上,時間倒數計時完畢之後,車也緩緩開動,並在極短的時間內加速。車子順著蜿蜒的軌道而傾斜,忽高忽低,有時候整個翻轉過來,迎面撲來的風強勁地撲來,有好幾次拐彎的時候都讓德蘭斯捏了一把冷汗,但還好有驚無險。

      轉眼間路程只剩下一半,德蘭斯心想只要再撐一下就過了,但就在他們經過一個三百六十度的大迴旋之後又回到高點,但德蘭斯卻驚愕地發現,前面那段鐵路怎麼憑空消失了一大段?

      可是車子還是高速行駛中,根本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啊!

      「啊,最精彩的來了!」歐菈難掩興奮,她懷裡的兔子布偶長耳朵與她的髮隨著勁風拍打著,「這是新增的部分,我們是第一個試乘者喔。」

      聽到這,德蘭斯的下巴簡直快要掉下來了。

      這句話代表著什麼?!

      還不讓德蘭斯有任何機會表示後悔,乘著他們的紅色列車以極快的速度衝出軌道,飛躍在半空之中。

      德蘭斯內心則是爆發出了各種難聽至極的髒話,面臨極度恐懼而不自覺地慘白了整張臉。

      眼看距離斷軌的另一端就在不遠處,也許能接上……

      就在他懸在空中的心稍微放鬆下來之時,列車卻只有撞上了斷軌那端,發出一聲咖啦巨響──列車卻沒有如願地接上斷軌。

      德蘭斯感受到地心引力的牽引,這樣下去大概會跟列車一起摔個稀巴爛,他情急之中扯開了安全帶扣,並且脫下外套,看準時機,就往旁邊一躍,驚險萬分地成功抓住了雲霄飛車支架的一部分。

      但紅色列車與歐菈就沒有那麼幸運了,德蘭斯眼睜睜地看著紅色列車墜落於地面,發出碰地一聲巨響,地面上揚起了滿片塵埃,列車想必是摔成了破銅爛鐵,裡面的人更不用說了。

      德蘭斯目睹了整個事件,心有餘悸的他只能為歐菈默哀。

      死人可不能說話,看樣子得找其他方法尋找線索了……

      就在德蘭斯嘆了口氣之時,他作為支撐的支架發出了嘎咿怪響,接著開始晃動,更正確來說,整個雲霄飛車斷軌前的軌道受到太大的衝擊,搖搖欲墜,彷彿隨時倒下都不奇怪。

      就算德蘭斯再怎麼祈禱奇蹟發生,但他抓住的支架仍垮下了。

      德蘭斯沿著歪七扭八的支架一路墜落、碰撞、扯斷裝飾用的彩帶,撲上旗幟,彷彿一個遭人拋棄的破舊娃娃。他都還來不及喊痛,地面將至,而剛好在落點的兔子布偶表現出了震驚。

      德蘭斯撞上了倒楣的兔子布偶。

      也在這一瞬間,他的世界瞬間變成漆黑一片。

───────────────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