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3 神奇的兔子布偶

      德蘭斯跟著這奇怪的女孩走。

      沿途兩人都沒說話,德蘭斯也只是和女孩保持在三公尺左右的距離。

      他好奇打量這個女孩。

      通常像她這樣年紀的女孩,應該充滿活力與好奇心,而且既然她會主動向別人搭訕,那就表示她應該個性外向又對人群充滿信任才是,而這樣的女孩通常會很多話。

      但目前為止,除了一開始那句話之外,她沒再開口過。

      這女孩的服裝質料非常優良,光是那件洋裝就可以換到他好幾個禮拜的生活費吧……但像這樣有錢人家的孩子,到底一個人來這裡遊蕩做什麼?難道是離家出走?

      但他完全看不出她哪裡吃過苦的樣子,就連鞋子也沒有沾上什麼泥。

      德蘭斯就這樣跟著這女孩,但雙方完全不講一句話氣氛有點怪,更何況想要套消息就必須先讓對方卸下心防,甚至要先取得對方好感才行。

      德蘭斯清清喉嚨,「我叫德蘭斯,妳叫什麼名字啊?」

      女孩突然停下腳步,德蘭斯也跟著駐足。

      她回頭,一雙澄澈卻讀不出情緒的雙眼注視著德蘭斯,「歐菈。」

      說完,她很快又回過頭去。

      奇怪,她這反應看起來又很像是害羞或冷漠的孩子……但這種型的通常都不太親人才是啊?真是太矛盾了。

      德蘭斯好不容易稍微讓尷尬凝結的氣氛稍微緩和些,如果不乘勝追擊的話,下次凍結的時間恐怕會更長。

      德蘭斯又繼續說:「啊,原來是歐菈……小姐啊?這名字很可愛,很適合妳呢。」

      歐菈沒有回頭,也無回應。

      這丫頭挺麻煩的啊,德蘭斯嘆了口氣。

     

      「玩這個。」

      就在德蘭斯在思考下一個話題之時,歐菈指著旁邊的設施,說了這句話。

      德蘭斯順著她的手指方向看了一眼,原來是個射擊小攤位。

      這整條街是琳琅滿目的各種小遊戲攤販,如套圈圈、投球、射飛鏢等等,就連獎品都準備好掛在後方的牆上。這些攤位好像都沒有人,但所有的設備與裝飾都一個不缺,彷彿唱起了空城計,所有的人通通都不見了那般詭異。

      而歐菈指著的那個射擊攤位,與其他攤位相比簡陋多了,只見一張橫桌上擺了一組組的彈弓與小木球,應該就是遊戲的器具。橫桌前方大約五公尺的對面,有個用布蓋著的物體,而有兩排娃娃和飾品之類的獎品,就掛在最後方的牆面上。

      德蘭斯問道:「妳有喜歡的東西嗎?」

      歐菈沒有看他,手指向蓋著布的物體斜後方,一個摺疊完好,並且放置在透明的玻璃箱裡的水藍色絲巾。

      「喔,讓我來幫妳吧!」

      德蘭斯捲起袖子,正要拿起其中一組彈弓,旁邊他原本以為是裝飾用的藍色大兔子布偶竟然突然動了起來,還蹦蹦跳跳地來到兩人面前,就僅隔著那張橫桌。

      這布偶面部大概就是兩顆象徵眼睛的黑色鈕扣,還有縫線般的嘴,而兩隻手臂很長,腿很短,身體呈現扁平站立的模樣。整體做工很簡陋,甚至有些部分的縫線還暴露出來,牠頭上的草帽大概是最精緻的東西了。

      這東西……難道是打工的?原來樂園還有工作人員啊……

      德蘭斯這樣暗想,不過這樣的體型能塞進去的,大概也只有小孩子了。

      只見這隻兔子布偶慌亂地擺動兩條長長手臂,似乎是在解釋遊戲規則,不過牠又不出聲,德蘭斯根本看不懂。

      「他說,那個絲巾是最珍貴的禮物,必須通過考驗才可以。」歐菈說。

      「考驗?」德蘭斯挑眉。

      兔子布偶將那個遮住標靶的布,一口氣給扯下來──只見一張蜘蛛網模樣的標靶,上頭有六隻金色、類似蜘蛛的東西在上頭爬,不過看起來不太像活物,也許是機械之類的東西。

      接著,兔子布偶遞給德蘭斯一組特別的彈弓,那八顆彈藥和那些放置在橫桌上的不同,是鮮紅色的。

      兔子布偶的意思應該是要用這組彈弓,命中那些金蜘蛛吧。

      「好,看我的。」

      為了博得歐菈的好感,德蘭斯將彈弓上手,瞄準了蜘蛛網上的金蜘蛛。

      其實德蘭斯小時候常常拿自製的彈弓去打獵或是打樹上的野果,因為常常餓得有一餐沒一餐的,只好靠自己去尋找食物,運氣好的時候,甚至還能拿獵物換一點零錢,也因此,他彈弓用得還挺有心得的。

      但那也是以前的事情了,不曉得技能是否退步太多。

      他瞇起眼睛,瞄準了其中一隻蜘蛛,並發射出去。

      很幸運的,紅色彈藥打到了金蜘蛛,不過彈藥竟然噴炸開來,搞得部分標靶以及被命中的金蜘蛛噴得一身腥紅,而被命中的蜘蛛還發出奇怪的啪嘰聲響,自蜘蛛網上摔了下來,一動也不動了。

      這種樣子怪詭異的,彷彿殺了活物一樣……

      但德蘭斯並沒有心情管那些,他很快就整理好心情,並且鎖定下一隻。

      接下來也很順利,轉眼間就只剩下一隻了。

      不過此時的標靶已經一片腥紅,而地上已經有五隻金蜘蛛的「屍體」。

      就只剩下一隻體型比較大的金色黑腳蜘蛛還活著,還有三顆子彈,要打下那隻應該是綽綽有餘。

      眼看就要把那高級絲巾入手,德蘭斯瞇起眼睛,瞄準那隻大金蜘蛛,並且鬆開了拉緊的彈弓,當射擊而出的彈藥就要砸到金蜘蛛之時,那隻蜘蛛居然冷不防地跳開了?!

      看來要拿到最大獎果然沒有那麼容易,德蘭斯聚精會神,先是觀察了這隻蜘蛛的動向之後,瞇起眼睛,拉緊彈弓,並且發射出去。

      啪嘰一聲,紅彈命中了黑腳金蜘蛛。

      金蜘蛛染上腥紅,慘叫一聲,便從網子上摔了下去。

      「好厲害。」歐菈那雙沒有生氣的雙眼稍稍發亮了。

      看到她的表情變化,德蘭斯不禁笑了。

      而藍兔子布偶用那雙根本沒有手指的手,意外靈巧地將玻璃箱子打開,取出了那條水藍色的絲巾,並且將它遞給德蘭斯,還奮力地拍拍手,似乎也為他奪得大獎而開心。

      只是牠那激烈的拍掌動作,幾乎沒發出什麼聲音,配上那毫無表情變化的臉,只是讓德蘭斯覺得更古怪而已。

      德蘭斯將水藍色絲巾轉交給歐拉。

      歐菈收下了絲巾,將它展開後,在自己的兔子布偶的頸部綁了一個漂亮的大蝴蝶結,接著抱著它,抬頭望著德蘭斯,「謝謝。」

      德蘭斯能看出歐菈眼神變得比較溫和些,也許她沒想像中難以捉摸?

      看樣子拉近距離的計畫進行得很成功,德蘭斯笑了,「走吧,還想玩什麼?我都陪妳!」

      歐菈點頭,抱著兔子布偶噠噠地跑向另外一區,「那邊!」

      尾隨著歐菈,德蘭斯來到了攤位區的另外一邊,這次有幾項大型的遊樂設施了,而熱鬧的燈光與歡樂的音樂也從來沒停過,德蘭斯可以感覺得出歐菈似乎很開心,腳步也輕快了些。

      「這個!」

      這次歐菈指著旁邊的旋轉咖啡杯。

      旋轉咖啡杯明明沒有半個人在乘坐,但卻還是襯著音樂,在這個圓形的廣場上空轉。

      比較奇怪的地方在於,咖啡杯底下的圓形廣場黑漆漆的,看起來好像是水面?旁邊那些冒出來類似荊棘的東西有點奇怪,而且杯子的邊緣看起來有點破爛殘缺,不曉得究竟是太久沒維修,還是故意走這種弔詭風格?

      不等德蘭斯答應,歐菈已經拉著德蘭斯繞進了等待區。

      而這次是一隻白色,頭上戴著墨鏡的兔子布偶從剪票口走出來,並且指引兩人走進了其中一口咖啡杯中坐定,接著重新按下了開關,咖啡杯開始轉動。

      轉速其實並不快,而德蘭斯這時候注意到,咖啡杯底下真的不是實質地板,那黑糊糊的一片都是水,只是看不見其深度以及底下到底藏了些什麼,讓他很在意。

      而咖啡杯中間有個圓盤,似乎能用它來控制方向以及旋轉速度,不過令他感到納悶的是,一般的旋轉咖啡杯不是只能控制本身的轉速,到底有何必要控制方向?多人同樂的話不怕相撞嗎?

      反正現在也沒人,只要管好自己的方向就好了。

      轉速慢慢的,歐菈放鬆地坐在德蘭斯對面的位置,擺愰著雙腿,不時地望著其他咖啡杯,而她懷裡那綁上大蝴蝶結的兔子布偶趴在杯緣,長長的耳朵隨著微風搖擺。

      看來她現在心情應該還不錯,來打聽些消息吧!

      「對了,歐菈。」

      「?」

      「妳看起來不像迷路的,該不會住在這吧?」德蘭斯試探性地問。

      歐菈眨眨眼,「對呀。」

      聽到這個答案,德蘭斯反而愣住了。

      這裡可是傳說中鬧鬼很兇,而且闖入者幾乎都會慘遭不幸的可怕廢棄遊樂園啊!怎麼會有個穿著華麗、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女孩定居在這?但她的表情一點都不像在開玩笑?

      難道說傳言是假的,是有誰在故弄玄虛?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