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Misa《親愛的,這也是戀愛》
HOT 祝大家新年快樂!閃亮星─瑭碧耽美稿件大募集

01 那一天即使背光依舊白皙的臉龐

秋風順著廊道緩緩拂過,順勢摘下的片片枯葉蓋住了樹根的稜角;稱不上平坦卻足夠斑斕的地毯自泥土延伸到磚地,讓光禿的樹梢顯得有些突兀。

人們踩踏過的窸窣聲並不清晰,反倒是有些距離的操場傳來吆喝聲、運球聲和籃板聲;可其中並沒有球棒敲擊棒球的聲音,讓他有些不來勁。  

但他還是一如往常,在用過飯的午後前往國中同學所在的資優班要找尋對方。不料正當視線逡巡之時,一個高大的身影將他擋在了門邊。

「你找誰?」即使逆著正午的陽光,面容依然白皙的人問道。

他有些疑惑,想著已經開學了一個多月,全班都應該知道自己很常找的人是誰,卻依然開了口:「我找晉福明。」

「他喔?他今天沒來啊。他沒跟你說嗎?」對方笑了下,繼續開口,阻擋了他準備轉身離開的動作:「話說,你天天來找他,不嫌煩啊?」

「什麼意思?」林玉鍾有些莫名其妙,卻也不急著離開,只是開始思索對方究竟要做什麼。

「我是說,他剛剛翹課去找女朋友啦。」

似懂非懂於對方有些輕佻的態度,但他心裡的失落明顯不是假的——為什麼他沒有跟我說呢。

「他們交往多久了?」反應了一會兒,他終於斂著眼沉聲問道。

「嗯⋯⋯可能有兩個禮拜了喔。」對方又露出了痞痞的笑容,男生中算高的音調也再度響了起來:「怎麼了?你很在意嗎?」

為什麼他要瞞著我呢⋯⋯

緊咬著脣,他又一次將視線移到腳尖輕聲說道:「他是不是覺得我很煩?告訴他,我以後不會再來找他了。」

「喔。欸不對、等一下。」對方拉住了他的手腕:「你是不是棒球隊的?」

「對啊,幹嘛?」

「沒⋯⋯啊,那什麼,之前、好像在比賽看到過你,配球⋯⋯很厲害。」

「喔。」感覺到自己越來越不耐煩,他扯了扯自己的手臂,對方也總算識趣地隨之放開。

「那個⋯⋯你、不要難過,如果還想來,說找我也是可以的。我叫高采岫。」高采岫在他終於得以轉身離開前,留下了這麼一段話。

「我哪裡難過了?」懷著滿腹疑惑,他只當認識了個怪人,緩緩踱回班上。

***

「采岫!外找!」幫忙傳話的人臉上透著顯而易見的訝異,但還是禮貌地沒有多問。

他呼了口氣。

即使前一天覺得高采岫有些怪裡怪氣,他最後還是在隔天用了對方給的理由進到班上。

原因⋯⋯他也不明白,興許是因為高采岫這人太過奇怪,讓他起了一窺究竟的心思吧。

「林玉鍾!你真的來了!」從圍著他的一群人裡擠出來,高采岫驚喜地跑到了門邊,拉著對方的手腕回到人群已經一哄而散的座位。

意外於高采岫居然知道自己的名字而想要開口詢問,但轉念一想,卻又覺得自己這麼常來,對方聽過似乎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

避開不遠處晉福明的目光,林玉鍾興起了一絲玩興,努力掩蓋住緊張道:「你說你看過我的球賽,什麼時候的事啊?」

「啊?」可能有些意外林玉鍾會用這麼單刀直入的開頭,高采岫愣了下才回答:「之前國中升高中的時候在猶豫要不要放棄體育進資優班時,正好被同學拉去看了。」

「你是國中是體育班?」察覺對方不像某些資優生一樣是個書呆子,林玉鍾瞬間感到兩人親近了幾分:「打過棒球嗎?」

「呃對,以前國中是。那時候打過一點點。」

「要不要我教你?」愉快地笑了開來,卻又有些壞心眼地想要在晉福明面前展現他們的友好而拍了拍對方的肩膀。

「教我?好啊,什麼時候?」高采岫倒是沒有注意到這點小心思,只半是期待半是擔憂地看著林玉鍾:「你們球隊不是很忙嗎?」

「沒關係,禮拜天自主練習的人都很少的,借球具來用也不太會怎樣。」林玉鍾移開視線,一面玩著指尖,向前望去的臉龐滿是開心:「之前還有人帶校外的來玩呢,不要受傷就好了。」

「好啊,那我去,到時候你不可以嫌棄我喔?」

「不會啦,你不是說你打過一點點嗎。」

「是沒錯。」高采岫點了點頭,又再度笑了起來:「那就後天早上七點,我在校門口喔?」

「直接進來球場就好啦!」

***

「這裡,不是,你腰要用力。」林玉鍾拍著高采岫的後腰,認真糾正對方的姿勢。

「欸,沒想到你聊天的時候還好,打球的時候居然這麼⋯⋯魔鬼?」高采岫放下球棒笑道:「也太認真了吧。」

「要打就認真打啊。」林玉鍾有些不滿地微微鼓起臉頰。

「好啦,我知道,我只是說一下啦。」高采岫撞了下對方的肩,討饒似地說道:「還有,別生氣啦,你生氣居然會嘟嘴欸。」

「我哪有嘟嘴。」瞪了對方一眼,林玉鍾望向場邊繼續說道:「欸還是、你要不要休息一下?」

「不用,我再練一下。」自信地笑著,高采岫將球棒甩到肩上:「我肯定一下就打得比你好了。」

「那我去喝水了,不管你了。」

「欸不要啦,繼續教我啦,林教練?」立刻抓住對方的手臂,高采岫又傻傻地笑了。

即使傻,但是不知為何,林玉鍾卻覺得那張笑臉看起來燦爛耀眼得不輸烈日,十分迷人且令人眷戀,讓他感到原先就偏高的體溫又開始上升,而且似乎毫無冷卻的意思。

「好啦,我去喝一下水,真的,等一下再回來。」回過神才意識到盯得有些久,林玉鍾拍了拍高采岫的手背示意對方放手。

「好!等你喔!」

聽見對已經跑遠的他的喊話,林玉鍾的嘴角揚起了一抹微笑,呼吸與心跳也越發加急——已經好久沒有感覺、打球是如此開心的事情了。

「欸,你要吃什麼?」午間時分,高采岫問林玉鍾,顯然是想要和對方一起外食。

「我有帶便當啊。」沒想到林玉鍾從包裡拿出了保溫袋,拉開並拿出便當盒和餐具,開始吃了起來。

「喔⋯⋯那我去買便當好了。掰掰~」高采岫收回了有些欣羨的眼光,一邊奔離一邊叫著:「你要想好下午怎麼教我喔!」

「好~」

***

「喂,你和玉鍾是怎麼回事?」就在高采岫將午餐的麵包袋塞進抽屜時,晉福明的聲音冷不防在他面前響起。

「什麼意思?我跟他就⋯⋯剛認識啊?」刻意隱去了是他先搭訕林玉鍾的橋段,存著使壞的心思,高采岫裝作一臉無辜的樣子答道:「怎麼了嗎?」

「那他上禮拜五為什麼是跑去找你?」

「喔,這個啊,因為你沒有跟他說你交了女朋友,所以他不爽啊~」高采岫傾身向對方靠近了些,帶著點幸災樂禍的語氣說道:「你沒看到他那天的臉色,超難看的哈哈!」

「你⋯⋯!」晉福明的手按上了高采岫的桌面,憤怒自泛白的指關節間顯而易見:「他不爽我是我跟他的事,你少管!」

「欸,別生氣。」自覺玩笑開得有些過頭,高采岫仰起了臉:「你跟他好好解釋不就好了?他看起來也不是那種小氣的人啊。」

「采岫!外找!」遠處同學的大喊打斷了可能的爭執,讓兩人齊刷刷轉向門口,果不其然看見了露出有些意外的表情的林玉鍾。

「你們⋯⋯在講事情嗎?」將步伐停在了大約一公尺外,林玉鍾疑惑地問道。

「沒事沒事。」高采岫上前去搭上林玉鍾的肩往自己身邊帶:「剛才說完了,現在是你的時間啦~」

「真忙啊你。」愣在一邊的晉福明揚起嘴角調侃了起來,卻又轉瞬間斂起笑意、合掌彎腰轉向林玉鍾:「玉鍾,沒跟你講我女朋友的事是我不對,不要生氣了,好嗎?」

「喔⋯⋯我沒生氣啊。」遲疑了一陣,林玉鍾才搖了搖手顯示自己似乎真的不在意,同時順著高采岫的力道坐到了對方身邊。

「沒生氣就好⋯⋯那我先走了喔。」笑了起來,晉福明揮揮手,一溜煙便跑出教室。

「嗯,掰掰⋯⋯」沒想到對方跑得那麼快,林玉鍾準備開口的時候才看見對方已經提起腳步要離開,只能將衝到嘴邊的話語吐給了空氣。

「你們很熟?」林玉鍾收回原先看著門口的視線,轉向高采岫道。

「還好啊,不太熟。」高采岫小心翼翼地對著眼前口氣似乎有些衝的人問道:「你⋯⋯還在生氣?」

「沒有,只是⋯⋯還是有點在意而已。」

即使不太熟卻知道晉福明跟女朋友已經交往了兩個禮拜有——該不會真的只瞞著自己吧。

林玉鍾沉默了一會才繼續開口:「還有,我沒有難過。」

「真的?」

「真的。」

「嗯⋯⋯」高采岫拉近了兩人的距離,仔細端詳著他的表情,彷彿這樣就能看穿他的所思所想。

雖然對方長得並不是一副兇神惡煞的樣子,不過一直被這樣一雙眼用力盯著,想要不毛骨悚然還是有些難度。

「呃,怎麼了?」

「玉鍾。」高采岫突然又拍了他的肩、放低聲音柔聲說道:「如果遇到了不高興的事要說喔,知道嗎?」

「呃,好。」許是不適應於突然改變的稱呼和聲線,林玉鍾意外地察覺自己的耳根似乎有些發熱,但他還是裝作不在意地開了口:「謝謝你啊,采岫。」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