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0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能雪悅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前言 Re:從零開始的公務員生活

      不曉得大家對公務員的印象是如何?

      到辦公室先看報紙?上班就是吹冷氣敲鍵盤?下午泡茶聊天?下班時間到就拎著包包走人?

      在通過普考以前,我對公務員的想像也是這樣。也許有的需要外出送公文,也許有要頂著大太陽在工程現場確認,不過至少──

      不會是揹著一位昏厥的女高中生,在茂密的闊葉林山區之間搏命奔跑。

      「往這裡!」跑在前頭約一公尺左右的女孩喊道。

      與其說是跑,她基本上是在樹幹之間交替跳躍,宛如松鼠一般。

      女孩的身形也確實像隻小動物。身高約略一百三十五公分,後腦杓綁著兩條飄逸的髮辮,白色的上衣在綠色與棕色交雜的樹林當中特別顯眼,墨青色及膝的短裙底下是套著繡花鞋的矯健雙腿,輕盈地蹬在樹幹與林地之間。

      至於平常都宅在屋內坐在電腦前的我,則是十分狼狽地在一重又一重的蕨類與姑婆芋葉之間,踏著落葉闖過蜘蛛網,使盡全力衝出一條逃生通道,還要保持平衡不讓背上的少女摔下來。

      聽說一般人的體力巔峰是在二十五歲……那麼我無疑是已經開始走下坡了。即使如此,求生的本能激發出腎上腺素,迫使我突破自己的極限,揹著一名少女在這山林之中已經狂奔了二十多分鐘。

      然而,緊追在後的「那東西」是越來越近。

      畢竟這片位於阿里山山區的林地本來就是「她」的棲身之處。說是「她」家後院也不為過。

      並且長條形的身軀在樹幹當中蜿蜒穿梭,除了那對「翅膀」不時撞斷一些小枝葉外,那東西的移動速度絲毫不受地形與林相的影響。

      「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女孩說道。而我除了大口喘息之外,無法回應。

      她猛然停下腳步,從樹幹上落到我面前,轉過身來:

      「去收服對方吧!」

      「蛤?」

      我緊急止步、避免跟女孩迎面撞上之後不免驚呼:

      「收服?是要怎樣收服?丟寶貝球嗎?」

      我可不認為現在這種狀況跟P○kemon   G○可以相提並論。

      「對方既然有人類的面孔,應該是可以溝通的,用『愛』去收服對方吧!」女孩一臉認真地回答道。

      「用愛妳個頭啦!」

      有那麼多愛早都拿去發電了!

      在我吐嘈之後沒過幾秒,那東西也已經追到我們身後不到幾公尺的距離,停了下來。

      我戰戰兢兢地轉過身來──

      雖然剛剛已經打過照面了,但在那麼近的距離看到一個高度約四、五層樓、閃著漆黑鱗光、拍打著墨色巨型翅膀的長型蛇身,胸腔部分有如犬科動物,而在此駭人的身軀之上,卻接合著一張妖豔的女人面孔。散著如藤蔓般凌亂長髮的「她」,睜著如爬蟲類般琥珀色的雙眼,細長的瞳孔瞪著我與我身旁的女孩,還有我背上的昏厥少女。

      「她」吐出鮮紅色的長舌,舔了舔嘴唇。看起來似乎已經把我們認定為誤闖自家地盤的可口餐點。

      我則硬著頭皮,昂起首,對她展示出(自認為)爽朗的笑容:

      「呃……嗨!嗯……妳的翅膀蠻漂亮的,每天打理這些羽毛應該不容易吧,是用了什麼保養品?」

      然而對方只是猛然地張開血盆大口,將下顎撐開到有如蟒蛇一般,朝我們嘶吼了一聲──

      嘎────

      頓時整個山林都迴盪著那如指甲刮在黑板上的淒厲叫聲。我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了,身旁那位貌似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孩也忍不住摀起雙耳。唯獨我背上的少女依然不省人事。

      「你實在很不會講話耶,怪不得到二十七歲還沒交過女朋友。」

      「要妳管!並且這是兩回事吧!現在要怎麼辦!?」

      我出生至今可沒有跟山海經中名為「化蛇」的妖怪聯誼過,是說誰有這個經驗,麻煩提供一下如何不被對方當成點心的八卦?

      「總之先讓對方冷靜下來吧。拿出你的銅錢劍,跟著我一起念。」

      畢竟不是第一次操作了,我很熟練地解下綁在腰帶上的銅錢劍,另一手則抓著背上少女的臀部避免她掉下去。

      『語言、文字是一種【靈力】的展現,當先民脫離了自然法則、建構出專屬於【人】的場域,語言與文字就成為與天地萬物溝通的唯一媒介,人們透過畫符、唸咒,向昭昭冥冥傳達出自身的想望,並借取【我們】的力量。當然,也要付出應有的代價。話一旦說出口,就傳達出想望,並且必然受到回應──只是不能確保被【誰】聽到,而又會有怎樣的回應,所以平常不該講的話就不要講,不該寫的字不要寫。』

      這是女孩曾經向我解釋「她們」的存在,以及囑咐我不能罵髒話的緣由。

      我舉起銅錢劍,將劍鋒對準那個怪物的眉心。

      口中用台語覆誦著女孩講的咒語:

      「昭其有,冥其無,天地萬炁罡本根,八方威神使自然,斬妖縛邪度萬千,魔喪膽,怪忘形,凶穢消散道長存!」

      四周忽然沉靜了下來。那東西──化蛇原本琥珀色的眼睛瞬間轉為血紅,原本擬態成人類女性的面容也猙獰了起來,已經看不出該用什麼動物去形容。

      化蛇昂首一叫,原本尚可稱得上是晴朗的山林刮起了一陣寒風,天空也凝聚起灰濁的烏雲,傳來陰陰的雷鳴。

      「不是要讓牠冷靜下來嗎?但牠現在看起來超不爽的!妳剛剛讓我唸了什麼!?」

      看著周遭浮現起陣陣濕冷的白霧,我緊張地問向身邊的女孩。

      「啊、」

      女孩手上翻閱著不知從哪裡冒出來一本線裝的古冊。

      「剛剛那段翻譯成白話文,意思大概是『好膽妳就來!來!妳來!咱來釘孤枝、拚輸贏!』的樣子。」

      她抬起頭,稚嫩的臉龐上微吐出小巧的舌頭:

      「我不小心弄錯了,耶嘿。」

      我則是在臉上堆起一個尷尬而不失禮的微笑,回了她一句:

      「花Q(Fu○k   you)。」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