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六月二十六日

      今天也沒說出口。

      手裡捏著薄薄一張紙,彷彿三年辛酸血淚能以一紙帶過。有人笑著笑著哭了,哭著哭著又笑了。我既沒嘴角上揚亦無眼角垂淚,一如三年來那樣冷冰冰。或許,我的高中生涯真的只是張蓋了印章的紙。

      不知怎麼地,好想把捏在手裡的這張紙丟在地上踐踏。

      也許是巧合,也許是命運,入學那天坐在右手邊的女孩,現在也坐在我的右側。她似乎長高了一點,頭髮也長了些;真正的改變卻無法以言語體現──粗糙地形容,就是曾經含苞待放的少女,如今已完全綻放。漂亮、聰明,卻不惹人厭。她就是那種會成為眾人焦點的女孩。

      她也非常適合百褶裙。

      並非討厭裙裝,只是不適合。高中制服是百褶裙,令我非常高興。恐怕這是我此生唯一一段能大方穿著裙裝的時期。然而,實際穿上制服,只感到彆扭而已。

而她是天生的女孩子。

      入學時她曾和我說過話。時間賦予的朦朧感讓我遺忘諸多細節,她的笑容卻侵蝕腦門,狠狠烙印進心底。我頓時明白,自己一輩子也不會成為她這種女孩子。哪怕入學之後再也沒有交集,我仍忍不住去看,她是個渾然天成的美麗少女。連忌妒也做不到,只能淺淺地,吐出羨慕與憂傷混和的嘆息。

      現在,她坐在我的右手邊,張口欲言,又嚥了下去。或許是覺得隔著我和朋友說話不禮貌吧。畢業典禮已經結束,實在沒必要多留。我匆匆收拾書包準備離去,不想打擾她與她的朋友。離開禮堂前,我回望了一眼,她仍是適合制服的美麗少女,今天卻是我見到她最後一天。

我踏著老舊的磁磚離開充滿青春氣息的禮堂。破爛冷清的地方更適合我。

      「等等。」

      我認得這個聲音。

      對上視線的那一瞬,周遭人潮成為流水,我不必在意他們,也聽不進他們說了什麼。我見到她頭髮上細碎的陽光,隨風吹拂而不斷跳動。

      「要去看電影嗎?」

      我不記得自己說什麼。說不定只是哼了一聲罷了。她帶著笑容走到我身旁,我則失了心魂般跟著她移動。

      「……其他人呢?」

      「就我們兩個。」

      我沒問為什麼,她卻開口:「今天是最後一次看到你穿制服,總覺得太快結束很可惜。」

      不知怎地跑了起來,我才發現我們不知何時拉起了手。就像我知道我不會成為她,我知道這份觸感會留在腦海中一輩子。

      今天我仍沒說出口。我害怕說出口今天就會結束。但或許這樣就夠了,我的句點這樣就夠了。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