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1960歲月台灣
HOT 閃亮星─刃心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1-1

      蟬鳴鳥叫的夏天。

      上禮拜剛結束畢業典禮的于知悅現在正躺在床上不知道該幹嘛才好,她旁邊躺著她兩位父親從國外寄來的明信片。

      明信片上,是兩個男人在浮潛的照片,旁邊寫著一行字:畢業快樂!小月亮。

      上個禮拜于知悅的父親們從芝加哥飛回來參加她的高中畢業典禮後,帶她去吃了豐盛的一餐,隔天下午又啟程飛往沖繩去。

      于知悅是被收養的孩子,她對她兒時的記憶已經很模糊了,不過她曾聽他的父親們說,她是被社服員帶來的,她媽媽是未成年就生下她的,生下她之後就跑了,只剩下爸爸在照顧她,但是她爸爸是個中年人,平常喜歡酗酒,酒醉了就打人。

      關於那些家暴的回憶,于知悅還有印象,最嚴重的一次是她被打到逃出了家,她的親生爸爸當時拿著酒瓶在後面追趕,她死命地奔跑,才終於甩開她那爸爸。

      只是,再回到家,就看到爸爸血淋淋的被白布蓋著抬上擔架,然後被閃著紅光的救護車載走。

      當晚是鄰居帶她去的社服部,社服人員說,她當時的眼神非常空洞,眼裡布滿血絲,可楞是一滴眼淚也沒流。

      在社服部待的時間並沒有很久,于知悅就被照顧她的社服阿姨帶出去了,當時她問阿姨要去哪?阿姨說有一家育幼院有一個家庭正在計畫收養女兒,要帶于知悅去看看。

      她點了點頭,後來阿姨告知她說,那個家庭也許有一點點的不同,但是他們都是好人。

      于知悅忘了後來她問那個阿姨些什麼了,但是後來來到育幼院後的記憶,她記得非常的清晰,她忘不了那天。

      院長是個慈祥的中老年婦女,她穿著套裝、平底鞋、把那頭有些灰白的頭髮盤在了腦後,于知悅下車後,就是院長接她,後來她跟著育幼院的老師逛逛育幼院,社服部阿姨跟院長就在辦公室裡頭聊天,想來應該是在了解她的情況。

      後來她兩個爸爸就來了,她被帶到育幼院門口,下午兩點的太陽非常刺眼,她出門口的時候,眼睛被照得睜不開,這時卻有兩隻厚實寬大的手,擋在她頭上,為她遮去了刺眼的陽光。

      她抬頭一看,左右站了個一個男人,一個男人西裝革履,不苟言笑;另外一個男人帶著眼鏡,文質彬彬。

      可是他們都同時伸出手,為她遮擋了刺眼的陽光。

      「妹妹,跟叔叔們打聲招呼。」

      于知悅那時懵懵懂懂,愣愣說了叔叔好,這時,帶著眼鏡的那個男人笑開了懷,帶著比陽光還耀眼的笑容蹲了下來。

      「妹妹,我叫紀陽,他叫于成景,妳呢?」

      于知悅搖了搖頭,她說她不知道她叫什麼名子,只知道爸爸只叫她「小鬼」。

      紀陽聞言皺了皺眉頭,對她伸出手,「小可愛,我們當妳爸爸,好嗎?」

      于知悅當時小,只覺得「爸爸」在她的腦海之中,就是會喝酒打人的生物,當時的她嚇得哇一聲哭了出來,紀陽也嚇了一跳,後來老師帶她去別的地方玩了一會兒才轉移注意,和社服部阿姨了解情況後的紀陽和于成景陷入了沉思。

      後來率先打破沉默的是一旁的于成景。

      「既然不喜歡爸爸,就別叫爸爸好了。」

      「叫daddy、爸比,意思都是一樣的。」

      後來他們到閱讀區找了于知悅,有「前科」的紀陽靠近不了她,只好于成景出馬,他清了清嗓子之後拉了張與他大小明顯不相符的小椅子坐下,對于知悅招了招手。

      「過來,坐好。」

      于知悅放下手中的繪本,向前走去,學著于成景一本正經的樣子坐了起來。

      「我和紀陽叔叔,做妳的daddy和爸比如何?」

      于知悅歪頭,「什麼是daddy、爸比?」

      于成景當時認真的表情,于知悅記得,記得非常的深刻,還有接下來他說的話:「就是會盡全力對妳好、照顧妳、保護妳,直到死去的人。」

      于知悅當時直勾勾盯著于成景看,問道:「真的嗎?」

      于成景點頭,于知悅也點頭。

      「好。」

      後來她的名子就誕生了,是紀陽取的。

      因為遇見他們,于是才知道什麼是喜悅——于知悅。

      他們喜歡叫她,小月亮。

      她的daddy和爸比對她是真的很好,她第一次知道什麼是溫暖。

      但是等她漸漸長大,上了小學,她卻因為有兩個爸爸,受到了同學霸凌,記得有一次,她的鞋子被扔進學校後面的水溝裡,她拼命的找,因為那是紀陽和于成景親自帶她去挑的生日禮物。

      後來在水溝找到後,原本潔白的一雙鞋變得泥濘不堪,小小的她無助又心痛,只能蹲在那裡一直哭。

      開著車在門口等孩子的兩位爸爸們等不到人,都進了學校找,最後看到她蹲在水溝旁哭泣,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她受到這種待遇。

      兩個人看到捧在手心上的小月亮被欺負,都憤怒不已。

      于成景雷厲風行的撥出班導師的電話,後來聯絡到那位把鞋子丟掉的小孩與家長,兩方就坐下來面談。

      對方家長是個性格偏激的婦女,聽到紀陽對小孩的質問,嗓門就高了八度。

      「你們同性家庭的小孩本來就是異類——不想被霸凌為什麼不申請在家自學啊?」

      于成景拉了拉領帶:「依您的意思,我們知悅被你們小孩扔掉鞋子是活該囉?」

      大媽對於成景翻了個白眼:「要怪就怪你們兩個!好好的孩子被同性家庭收養就是會被霸凌!」

      于成景喝了一口水:「依您的意思,只要同性家庭不存在,那麼校園霸凌的情況就不存在?」

      大媽語塞,「不是這個意思!是你們同性家庭就……!」

      于成景打斷道:「同性家庭哪裡異類?」

      「同性家庭就是異類!兩個同性怎麼能在一起!會得愛滋!」

      于成景:「當初收養知悅的時候我們兩個都做了身體檢查,一點毛病都沒有,這兩年來始終如一。」

      「那你們做什麼禍害別人家的孩子!好好一個孩子被你們害得在學校被霸凌。」

      在一旁的紀陽聽不下去了,出言道:「欸欸欸大媽妳什麼意思?我們如果沒有收養知悅,她現在就是孤兒,說不定連上學都不能。」

      大媽不依不饒:「總比在學校被霸凌好。」

      換于知悅聽不下去,她哇哇的大哭了起來:「才不是這樣……!我daddy、爸比對我很好,明明就是他欺負人,他不只欺負我,還掀小雲的裙子、還摔壞明明的鉛筆盒、還……」

      坐在一旁的老師聽不下去了:「什麼!居然有這種事!這位家長,我想我必須和校長談談您兒子的品行。」

      于成景:「事實證明,並非因為我女兒是同性家庭收養的孩子才遭霸凌。」

      大媽:「這……」

      出了校門口後,紀陽和于成景一左一右牽著于知悅的小手往停車場走去,當時于知悅的小臉氣得鼓鼓的,她停下腳步轉身,一把就抱住紀陽和于成景的大腿。

      兩人不明所以的低頭,于知悅紅著小臉說:「誰都不准欺負我daddy、爸比!」

      兩人聞言,面色一緩,于成景彎下身子,露出難得溫暖的笑,摸了摸于知悅的頭,明明今天是他們來保護女兒的呀?

      自那次之後,于知月才明白,原來同性家庭在社會上被許多不同的眼光盯著,可她從未隨波逐流覺得自己的daddy、爸比哪裡不好,是他們,她的生命裡才有陽光。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