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Miru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貳章

       

        是誰關上我的燈,我總向朋友這般自嘲著,反正看不見他人臉上的憐憫,又何須在乎太多。

        意外的,抗拒失明的日子並不長,做好家裡的乖兒子角色,放下課間愛用的塗鴉筆轉學了,起初還戀戀不捨的擁別,面貌隨著時間日漸淡化,只回想起那句:「要記得我……再聯絡。」

        至於許下承諾的人,記不清了,也沒兌現過。

        開著窗,微風吹開窗簾,搖曳的黑髮是特屬青春的印記。

        緩慢地敲打盤面上的突起物,專業的寄宿學校讓我習得以另一種方法「識字」,雖然不能如大眾般閱覽,可網上傳遞書信這種小動作還是辦得到的。

        聽著滑鼠指標發出的聲音,我按下了送出鍵,比起直接面對人群談吐,更喜歡與人在信上交流。

        「我們認識了這麼久,要不出來見個面吧?」信息叮咚響,我熟捻的滑到閱覽的介面,經過程式的編碼轉譯,我摸出信上的語句。

        也許是自卑感作祟,我並不打算和那人見面,縱使我們在信中聊天南地北,回歸現實我還是那個活在暗處的膽小鬼。

        「唷~人家約你見面啊?不打算去嗎?」房門聲輕啟,沒等我反應過來,一個重力壓在我肩上,那人笑著說。

        「媽!幹嘛偷看啊!進來也不敲個門。」宛若做虧心事的將電腦屏幕闔上,試圖抵抗媽媽刻意施加的力道。

        「我是問你要不要吃水果。」語落,我的嘴裡瞬間被塞了顆酸甜適中的葡萄,而後她又笑盈盈的問:「是男生還是女生?」

        「女生……」雖有些尷尬和媽媽分享這些,可迫於重力的威脅下,我含糊的說了一句。

        不料,媽媽像是被按下開關,興奮的拍拍我的肩,如壞掉的卡帶頻頻跳針的說道:「去去去,必須得去。」

        不過她一會又語重心長的問說對方知不知道我的情況,情緒瞬間起伏太大,我一下子沒能及時反應,只好連哄帶騙的送她出我的房門,並鎖上。

        「媽媽沒辦法一輩子當你的眼睛。」拉開距離不遠的電腦椅坐下,手裡拿著媽媽留下的冰鎮葡萄,驀地,憶起了她的話語,鋒利卻是鐵錚錚的事實。

        空想了一會,盒中剩下碎冰融化的水,一顆顆去籽的葡萄是媽媽的愛,說到底,仍膽怯著那突然伸出的援手離去的時候,不搭上手,也是種自我守護。

        所以,對不起了,信另一頭的女孩,陌生的我們就這般擦肩吧……妳的邀約,我不會去的。

        是否點選重新整理?亦或刪除?重新開啟屏幕,想好好的婉拒見面的邀請,才起了個頭,又按了刪除鍵,索性就不回覆了。

        聽著她捎來的最新一封信息,或許猜想得到他的不便,女孩並沒多加勉強,而是希望能夠維持彼此現在的關係,她的體貼使自己在不經意間露出了笑。

        我的陽光,會是妳嗎……?一剎那的腦補,使自己詫異,趕忙晃掉那不實際的妄想,關掉了書信,仰躺在電腦椅上。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