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Miru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初章

        荒蕪一片,黯然無光,是我對這個新世界的定義,那時的恐懼、手足無措已不復存在。

        失去視力後不知過了多少時日,成天無所事事的仰躺在床,送到嘴邊的東西都索然無味,只能聽著布穀鳥整點的報時、家人的「我回來了」,來判斷早晚。

        該說命運慘淡嗎?仍舊未及吧!

        至少我的家人未曾遺棄我

        「媽媽,我不太舒服。」習慣性的大事化小、小事化無,我撐著沉重的身軀,虛弱的揚起一抹笑,發燙的身子及襲來的疲倦,時刻響著紅鈴警惕著。

        「你怎麼啦?哎唷!你發燒了!我們快去看醫生。」

        正在準備晚餐的媽媽放下手邊的鍋鏟,關上火向我走來,一個觸摸,提高了她的分貝,皺緊了眉頭,不免俗的嘮叨幾句,然後拖著當年還是國小三年級的我去了診所。

        吃了感冒藥後,發暈的腦袋使我昏昏欲睡,我望著牆上不停擺盪的大鐘睡在沙發上,真希望每天媽媽能每天都做我愛吃的菜,睡前,我在心底偷偷想道。

        「我出門啦!」經過幾天的養病,我的感冒完全康復了,精神奕奕的背起書包期待和班裡的同學聊天打屁。

        豈知,惡耗來的太過突然,嚮往未來的心碎了一地。體育課時,同學間相互組隊踢著足球,運動神經不錯的我,成了隊友的希望,他們的吆喝聲膨脹了我的內心,決定要幫助我隊,奪得勝利。

        「嘿,阿碩來個帥氣的射門吧!」隊友在一旁守著身後的敵對,朝著我大喊。

        演算著與球門的距離,向後倒退幾步,準備向前衝刺使出黃金右腿的實力,說那時快,毫無預警的周遭的景色驟暗,我愣了幾秒,敵對察覺了破綻,抄走了腳邊的球。

        「欸!剛剛是大好機會,你在做什麼白日夢啊!」

        「啊哈哈……抱歉,一時恍神。」

        疏忽難免會遭到隊友的數落,可我笑著沒將剛才的事放在心上,小跑步的防守對方。

        歷經一次的失敗不氣餒,我加快腳程的追了上去,對方手肘擋著我的偷襲,又一次的成功奪回主權。

      「看你的了啊!」

        「放心交給我吧。」自以為的擺了一個很帥的招式,時刻注意著腳下的球不讓他人搶走,聚精會神的抬起腳,向前踢去。

        「看準球在踢啊!」我的隊友朝著我拱起手的說。

        「我有啦!」擺了擺手,球不如預想的朝門框筆直的飛去,我聳聳肩,意圖放鬆身體的僵硬。

        可周遭的光景卻越來越暗,視野越變越狹隘,一股害怕猶然而生,我在嘴邊嘟囔著:「我怎麼好像看不見了……」

        「你還在猶豫什麼,快啊!就等你。」場上的人,沒察覺我的異狀,依舊嚷嚷著。

        我咬緊了下唇,手捏緊了上衣,不願辜負大家期盼的帶著僅剩一條光線的視力向前奮力一踢。

        於是,我落了空,被小石子絆倒的我撲在地面,全身上下滿是細砂磨破的擦傷,老師見狀,一把吹起哨子,所有同學頓時圍了上來,七嘴八舌的關心道。

        「你有沒有怎樣?」老師拉起我的身子,溫柔拍掉我身上的砂子問。

        「……」我搖搖頭,低頭沉默著。

        「來,告訴老師,摔著哪裡了?」或許是老師的問話太過溫暖,又或者是擦傷痛了起來,我依稀記得自己哭的很慘,害老師的背濕了一大片,上頭還有我流下的鼻涕痕。

        「我……我看不見了。」我小臉哭的漲紅說。

        如空氣般習以為常的東西被奪走後才覺得可貴,我後悔這些年沒聽爸媽的叮囑,少看點電視、多吃點魚,視力也沒因為看了多家的醫院而有改善。

        得到醫生們一逕的說辭,不明原因失明。

        就此我的生活漆黑一片,不分晝夜。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