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雜曜三、封誥

「欸呀你怎地又愣神了啊!大兄弟,你是不是傻啊?!」湘兒才剛剛拍醒柳晏,見他還沒正常上半炷香的功夫居然又神游去了,趕忙伸手在他面前來來回回揮了揮爪子。

      「嗯欸,我說,湘兒小姐姐啊.......」柳晏對著基因突變成漢子的妹子,有些支支吾吾。

      「嘿?」湘兒挑眉。

      柳晏伸手指著那簾水幕瀑布,深吸了口氣道:「那瀑布里面,是什麼地方?會往哪裡去?我好像見著裡面有點光似的。」

湘兒順著他指尖所向望過去,了解什麼似的點了點頭,復轉過頭回答他道:「哦,那是天魁瀑,裡頭有一條水道和府外山腳下的城裡渠道可以相通的,不過那道水特別急,所以我還沒見過有人走那條道兒過。」

      「喔,原來如此,謝謝你啊。」柳晏點點頭。這樣看來,如果那安瀾哪天心血來潮要把自己風乾成手辦,賭個運氣,要完美逃脫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

     

湘兒與柳晏兩人並肩信布而行,距離雖近,但一人正苦思逃亡大計;另一人則見四下無人,偷偷開啟以半離魂狀態而能如靈體般遊走的通天視,上上下下來來回回地打量身邊之人,一會兒點頭一會兒​​嘖嘖嘴,一副滿意模樣,所以在這兩個話癆鬼之間,神蹟顯靈般破天荒的良久竟只聽得蟲鳴鳥叫,而不聞人語聲響。

     

      半晌。

     

      「....阿湘。」來人人聲清脆。

      「嚇啊啊!」神遊湘兒回魂。

      湘兒甫回魂,定了定神,開口道:「哎呀原來是你啊,阿若。」

      來人是名少女,容貌極肖湘兒,似是與湘兒是一對雙生子。若非兩人氣質截然不同,倘若肩並肩齊齊站定,那就真真是無從辨別了。

      那少女朝柳晏瞅了一眼,面露疑惑道:「他是...?」

      「哦,他啊,是宗主的......客人。嗯,不錯的客人。」湘兒望了柳晏一眼,瞇起雙眼微笑答道。

不知為何,柳晏在她看過來的眼神裡,感覺到了一種嫖客看姑娘的猥瑣,心下一凜,趕忙對那少女道:「我叫柳晏!柳樹的柳、河清海晏的晏。   」

      那名喚阿若的少女向著柳晏,身子微俯、雙手互握合於胸前作了個拱,並不言語。

      禮畢,阿若側身伸右手,表了個請意:「請柳公子隨我倆來。」語罷,回身前行。

     

      柳晏趕緊跟上。

     

      三人又信步了一陣,期間湘兒與柳晏不知從何勾搭上了,一齊打開了話匣子,你說說你來歷、我講講我宗主,一時之間,詉詉不止。而阿若只是靜靜地走在前頭,不轉身也不回頭,就由著他們倆吱吱喳喳,恍若未聞。

     

「喀噠。」阿若掏出兜里鑰匙解了門鎖,方始回身對柳晏道:「柳公子,三台庭就是這處了,如果沒記錯的話。若是有事,拉響窗鈴,要不了多久就會有人來的。」

      「欸好,謝謝阿若姐姐啦。」柳晏揮手道。又向著湘兒眨眨眼道:「阿湘,有空來找我,咱們一塊再聊啊!」

      「哈哈,好咧!」湘兒笑道。

     

柳晏目送兩人,摸了摸莫名有些腫痛的臉頰,一面轉身進庭一面尋思:阿若阿湘倆瞧著就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結果果然是對​​雙生子;還有那個安瀾,一上來就甩人一臉劍,沒想到他地位還特高,不但是個土豪宗主還是那個什麼「天璇道君」,雖然看著不大像,但的確又是那姐妹倆的師父,那現在我柳晏將來勢必得吃人家穿人家用人家的,到還真真是不能隨便得罪他了,這個主兒,可得小心伺候著。

     

      他一路低頭尋思,竟沒見到前方廂房已漫出陣陣濃煙,只知道房門進在咫尺,伸手就要推開。

      「碰!」

      他還來不及反應,就被裡頭火急火燎衝出來的少年給一頭撞了個人仰馬翻,倆人團在一起,直直滾到了庭外,礚石子吃泥巴,連滾了好幾圈。

     

      「唉唷唉唷......你、你都要壓死我了!快起開快起開!」被柳晏重重壓在身下的少年掙扎道。

      「好啦好啦...嘶......我的背呦...」柳晏一手撐膝蓋、一手扶腰緩緩站起道。

      「我說你——唉唷,兄弟,搭把手啊!」那少年本還想說些什麼,可剛才那一陣他實在撞得不輕,又倒回地上,對柳晏伸出一條臂膀道。

      柳晏居高臨下,俯身望著地上少年,見他服色與安瀾身上所著相去不遠像是統一的校服,大概也是個潯陽安氏的弟子。又偏頭想了想,覺得自己也有些連帶責任,便伸出雙手一個使勁,猛地把少年給拉了起來。

      「嘶——」「嘶——」兩人一個背疼一個腰痛,默契十足地同時抽了一口涼氣。

     

      「欸……呀,好啦,你是誰啊?怎麼進到天喜院來的啊?」少年直了直腰問道。

      「天、天喜院?」柳晏懵逼了。

      「是啊,這裡是天喜院哦。」少年正色道。

     

      臥槽,阿若妹子,說好的三台庭呢?   !

      柳晏驚想。

     

      「而且,這麼晚了,你怎麼會在這裡?」少年臉上一抹好奇之色,問道。

柳晏無奈聳肩道:「我啊……我原本是與阿若姑娘和阿湘姑娘她們倆一齊來的,原本說好了帶我去三台庭的,可不知道為什麼,跑到這兒來了。   」

少年雙掌相擊,恍然大悟道:「哦哦哦哦原來是這樣啊!那肯定是君若笑那大路痴給你帶的路,你可真有種啊,她每次見外人來紫微府都一個勁地要帶路,可是我認識她這麼多年了,給她帶著的人最後不是在後山那禁林裡好不容易才給人尋出來,就是從詭瀑一股腦兒滑到山下城裡的水溝裡頭臟個半死,我可還沒有見過她帶準路過一次啊哈哈哈!你給她帶了還生龍活虎的沒缺胳膊沒少腿,我敬你是條漢子啊大兄弟!」

     

      臥槽我這是差點就死了啊。柳晏聽過少年所言,背上冷汗直冒。

     

少年轉過身子,正要進院子,看見屋子裡頭房門後面一陣一陣如卷如抓襲的濃煙,內心警鈴大作,倏地想到了什麼似的回過身來,一把抓起柳晏的手,拖著他拔腿就是一陣狂奔。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