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你是我深思熟慮後的感情用事

       顧老爺子本來準備在今晚的壽宴上宣布秦蹇和自己孫子顧西洲的婚期,結果卻被顧西洲先發制人,公布了自己和溫南意的婚訊。

      眾皆嘩然,議論紛紛。

      要知道,這秦蹇可不是一般人,她來自瑞士,是擁有百年歷史的「秦」家人。

      而溫南意是誰?C市一個書香世家罷了。雖然她父親也曾是某市的高官,但畢竟退了下來,影響力大不如前。尤其跟秦家一比,自然更是大大不如了。

      ······

      穿著某品牌春夏高定長裙的秦蹇站在顧老爺子身邊,儀態萬方,看著牽著溫南意的手朝這邊緩緩走來的顧西洲微微一笑,小聲說:「這麽急?」

      顧西洲看了她一眼不作答,心裏卻道:「哪裡有你急。」

      秦蹇也懶得再開他玩笑,對正準備朝孫子發飆的顧老爺子說:「爺爺您消消氣,今天可是您大壽,怎麽也得等賓客散了再說。」

      顧老爺子點點頭,瞪了自己孫子一眼。

      顧西洲見狀,用自己的手肘碰了碰旁邊的溫南意,後者會意,舉止得當,雙手遞上一個包裝精美的禮盒,「爺爺,南意祝您生日快樂,福壽延年。」

      老人點點頭,示意管家收下禮物。

      其余人見顧老沒有發脾氣反而收下了這個女人的禮物,而一旁的秦蹇一直言笑晏晏,一時看不透其中玄機,議論聲也就越來越少。

      氣氛回到宴會剛開始的和諧。

      一直到晚間,賓客盡散。

      溫南意被顧家的司機送了回去,顧二少現在實在抽不開身去作護花使者,自家老爺子在書房等著訓話,可不敢再拖了。

      而秦蹇則坐在大廳的沙發上,悠閑地喝著咖啡。

      半個小時以後,顧西洲氣定神閑地從書房出來,毫無被訓斥後的頹然。他走下樓坐在秦蹇對面,翹著二郎腿,一雙桃花眼打量著對面這個正喝完最後一口咖啡的人。

      這時間算得真準,正好一杯咖啡的時間。

      「顧西洲,你倒是說說我哪不好了?」秦蹇打趣道。

      顧西洲道:「怎麽,秦小姐真喜歡上我了?」

      一開始這倆人就在互相利用,秦蹇需要顧家的產業來對抗秦三,顧西洲則是需要秦蹇來鞏固自己在顧氏集團裏的地位。那時候,顧氏內鬥嚴重,年紀輕輕的顧西洲聲望不夠,要快速穩定局面,只能靠強強聯手,而秦蹇,在那時朝自己拋出了橄欖枝,顧二少爺也就順勢而上了。說來,還是顧家高攀了。

      而現在,秦蹇不需要和自己三哥作對了,顧西洲則已經將高層大洗牌,坐穩了位置,已經徹底獨當一面。男女朋友的戲份也不必再演。

      本來在爺爺面前說明原因便好,可如今搞這麽一出,倒顯得是他顧西洲不是個東西了。

      今天這事,還不是因為她大肆宣揚秦顧聯姻的消息,秦蹇爸媽都因為這件事來B市了,這不把他給逼急了,生怕自己被強綁去結婚,只好出此下策。

      現在想想,確實有點失策啊。

      顧西洲想到這兒,臉色不太好看。

      見此,秦蹇收斂了神色,「事情鬧得這麽大,所有人都知道我秦蹇會嫁進顧家,顧西洲,你不給我面子。這幾天,我家可是為了我婚禮費了不少心思呢。」

      顧西洲挑著眉毛,「我和阿意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你這幾天動靜搞得這麽大,不就是為了營造出一種我們顧家出爾反爾的形象,好讓你趁虛而入?」

      對面的人卻不接茬,「你不給我面子,就是不給秦家面子。顧西洲,破壞兩家聯姻是你單方面的決定,可是這個決定卻讓整個顧家承擔,不好吧?」

      聯姻?你秦家還需要聯姻?某人腹誹。

      本來,顧西洲是打算最近向自己爺爺坦白並說明和溫南意的事的。這女人,專門趕在他和南意公開之前,把兩家人扯進來,讓所有人知道秦顧兩人會在這幾天舉辦婚禮,就是為了造一個騎虎難下的局面,想想都覺得膽寒。

      這個女人,一向這麽破釜沈舟麽?

      「萬一他不同意呢?」顧西洲問。

      秦蹇狡黠一笑,「他不同意,你就必須娶我,誰讓顧家,就你們這兩位公子呢?這顧家,我是嫁定了。」

      風流倜儻的顧公子為了明哲保身,只好把某個人賣了。

      ······

      某人剛從手術室出來,帶著一身寒涼。

      小護士鼓起勇氣走上前去,「顧醫生,您手機響了好久了,怕是有急事。」

      顧醫生,顧家長孫,名容與。

      這名字倒和本人清冷的氣質不怎麽相配。

      「逍遙容與」,他卻不是一個逍遙悠閑的人。

      顧容與聞言眉峰微蹙,「嗯,謝謝。」

      顧醫生雖然面冷,該少的禮儀倒是一分也不會少。

      他走進了值班室,看見是家裏的未接來電,便回撥了過去。

      第二天早上,On   Call一結束,便請假回B市了。

      ······

      秦蹇坐在咖啡廳裏僻靜的一處,穿著白色的小香風外套,紮著丸子頭,青春但不過份活潑,優雅卻不顯古板。

      任誰也看不出,她是百年黑道家族的正牌千金,赫赫有名的秦小五。

      她用一只手撐著頭,像是在等人。

      「秦小姐。」

      聲音有點冷。

      她等的人來了。

      秦蹇擡起頭,朝顧容與笑了笑,「顧先生坐.」

      來人瞥了她一眼,他向來和自己弟弟這個名義上的女朋友沒什麽交道,不是很明白她約他來的意圖。

      「一杯溫水給這位先生,謝謝。」秦蹇對走過來的侍應生說。

      顧容與一怔,對面的女子朝他笑了笑,「顧先生的職業應該很註意這些吧?這是咖啡廳,貌似只有水比較符合顧先生標準了。」

      顧容與又回覆了往常的清冷,「謝謝。」

      「客氣。」

      秦蹇毫不忌諱地看著面前這個西裝革履的男人,天生的衣架子,比他弟弟還要高一些,他的五官比較硬朗,劍眉星目,英氣十足。

      「秦小姐看夠了麽?」

      「沒有。」

      「......」他倒是不知道怎麽接話了。

      秦蹇是真的沒有看夠,不過想到以後多的是機會,便也收了目光。

      「顧先生可有婚配?」

      顧容與摸不清她打什麽主意,「...沒有。」

      「可有喜歡的人?」

      對面的人眸光閃了閃,答:「沒有。」

      「可是看顧先生表情,答案是『有』。」

      顧容與掃了她一眼,他不喜歡有人揣測自己。

      「明明有卻不說有,顧先生你愛而不得啊。」

      「......」

      這是他短短幾分鐘內第二次無言。

      秦蹇眼睛眨了眨,「那不如顧先生考慮考慮我?哦不,是考慮考慮娶我。」

      顧容與差點把剛喝進去的水噴出來,他將手握成拳,放在嘴邊,佯裝咳嗽了幾聲,「咳,秦小姐搞錯對象了吧?這話你應該對我弟弟說。」

      「可是您弟弟前天當眾悔婚拒絕我了呢。」

      這話雖然輕描淡寫,但是卻點明了現在的局勢。

      顧家悔婚秦家,且不說面子問題,關鍵在於,秦家惹不得。

      他早就跟弟弟說,秦家雖是百年大樹,卻也是一顆炸彈。那些見不得光的生意,那些見不得光的背景,隨時隨地都可以炸得周圍的人體無完膚。

      「秦小姐待如何?」

      秦蹇喝了一口咖啡,緩緩道:「我不是說了麽?你娶我。」

      「如今所有人都知道我要嫁進顧家,所有人都知道你那個弟弟當眾悔婚,要不是我在爺爺那邊壓著,顧家現在怕不會這麽安穩了。」

      赤裸裸的威脅。

      秦家家主,秦蹇的爺爺,年輕的時候便令黑白兩道聞風喪膽,老了之後收斂鋒芒,但余威仍在。秦家雖然內鬥嚴重,但每次都會聯手對敵。且不說秦家主宅那邊,就秦蹇一直作對的那個漂白漂得很成功的哥哥秦修,就無人敢惹。

      這其實是個語言遊戲。

      秦蹇要嫁進顧家,但是一直沒有說明是嫁哪個。

      顧家可是有兩個孫子的。

      只是那個大的不管生意,便自然而然的被外人排除在外。

      原來她打得是這個主意。

      顧容與聽懂她言外之意以後,道:「為什麽一定要嫁進顧家?」

      秦家本就不必來一個所謂的聯姻。

      如果她不願意,誰能逼她一個年紀輕輕就管著秦家在東南亞地區所有的雇傭兵的大佬。這幾年,秦修往白道發展以後,她的勢力更是越來越大,本就已經是雇傭兵的頭,現在又慢慢接管了秦修手頭上的黑色生意,在B市完全可以只手遮天。區區茶余飯後的談資,區區面子,怎能左右秦小姐?

      秦蹇紅唇一揚,發自內心地笑了。

      他這麽問,她就知道他答應了。

      顧容與是個講責任的人,顧家是顧老的心血,他雖然沒有碰家族生意,但不代表他不在意這個家族的興衰榮辱。顧父顧母走得早,這兩兄弟是顧老爺一手帶大的,因此感情很深,爺爺最近為這事憂心忡忡,容與擔心他心臟再犯病。再者,當初他好不容易任性一回,棄商從醫,把家族大業強推給愛自由的弟弟,已是心中有愧。

      而且那個人,跟他也絕無可能。他自己也很明白,當初只是心動,還未到愛情。

      所以他答應了。

      「為什麽?因為......」

      秦蹇沒有繼續說下去,她在等顧容與擡頭。

      果然,對方沒有聽見她繼續說,便下意識地擡起了頭。

      視線交匯。

      他好像看見四個字從秦蹇完美的唇形中飄出來——

      我、喜、歡、你。

      顧醫生的臉一下就紅了,這二十多年,還是第一次有人跟自己表白。

      等他緩過神來,看著笑意盈盈的秦蹇,有些羞惱,還未做出反應,就聽見她又重覆了一遍:

      「顧容與,我喜歡你。」

      他耳朵微紅,「秦小姐和我沒有見過幾次吧?」

      秦蹇淡淡地說:「那又如何?一面,就足以喜歡上一個人。更何況,喜歡上一個人跟見過幾次面是沒有因果關系的。」

      「秦小姐不像一個感性的人。」

      說完這句話顧容與就後悔了,怎麽跟她討論起愛情觀來了。

      「我是感性還是理智,顧先生怎麽知道?我們不過只見過幾次面,你就知道我是什麽樣的人了?」

      反將一軍。

      「顧先生,喜歡上你,和你有這一番談話,以及在不久的將來嫁給你,都是經過我深思熟慮的。深思熟慮後的感情用事。」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