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2 異能

      「所以說……妳的異能是什麼?」進入建築物後,我便被分配到個人隔間與醫生一對一面談。

      「我不知道,我真的只是個普通人。」我低語。個人審訊室的皮椅又大又舒適,但我完全沒心情享受。

      「既然妳已經來到了烏托邦,就不需要再辛苦偽裝了。這裡每個人都是異能者。」女醫師笑起來很溫柔,令人感受不到任何敵意。「詢問妳的異能只是要方便登記分級,沒有侵犯隱私的意思。」

      「……等級?」為了不與對方四目相接,我把視線放到她胸口的姓名識別牌上。她的名字是任時。

      「為了方便管理,烏托邦異能者的異能依彩虹顏色分為紅橙黃綠藍靛紫七個等級,其中以紅為最弱等級向上遞增。當然,這也是為了預防力量過於強大的異能者所設置的措施。」任時滔滔不絕的說著她的長篇大論。

      「力量太強會怎麼樣?」我打斷她。

      「就地抹除。」任時眨眨眼,這才發現自己說溜了嘴。「別擔心,這種案例很少發生啦,只要妳在綠級以下……」

      「我總覺得妳很像在替我立flag。」我毫不留情的吐槽。

      任時放棄交談,直接拿起一旁像條碼掃瞄機的東西往我臉上一照。「是紅色,這下妳可以放心了吧?妳的異能到底是什麼?」

      我盯著她藍色的眼睛。記憶中似乎也有這麼一雙藍色眼睛溫柔的凝視我過。「抱歉,我是真的不知道。」

      「那我們換個說法,妳是因為什麼事而被送入烏托邦?」

      「呃……我考試考太好?」

      「布蕾伊,妳真是個罪惡的女孩。」任時忍不住脫口而出。「要不是我成績也很好,我會把妳揍爆,就跟外面那些拼死拼活念書卻在大考時意外滑一跤還被家人念說一定是不夠努力的人一樣。好了,玩笑時間過了,所以妳是真的不知道原因?」

      我無奈的點頭。「硬要說的話,就是『直覺很好』吧。」

      我看著任時蹙著眉,整張臉似乎都要擰起來了。接著她朝身後的門大喊:「瑪可辛!妳在嗎!」

      我正在好奇任時的叫喚到底會不會得到回應時,門被大力踢開了。「就說不要一天到晚因為無聊事使喚我!」

      我看著大門吱嘎的呻吟搖晃,無助掛在那的樣子讓我都開始替它難過。來者看起來比我高出一個頭,是個身穿著迷彩服的女孩子。說是女孩子也不太貼切,應該該稱呼她為「女人」了。

      「瑪可辛,妳幫我看一下,這個女孩的異能是什麼?」無視於瑪可辛的話,任時直接笑吟吟的接下去。

      「這個女的……」和我相同顏色的眸子目不轉睛的盯著我,讓我下意識想別開視線。「哦,這下有趣了,似乎是沒看過的異能。」

      「是什麼異能?」搞了半天還沒得出正確答案,就連剛剛脾氣好的任時似乎也快到極限了。

      「就名詞解釋的話是『第六感很好』,不過我覺得這個名字太俗了。不如……」瑪可辛嘴角微勾,我猜這是感興趣的表情。「就叫『絕對直覺』,妳覺得怎樣?」

      絕對直覺……

      這名字怎麼還是這麼俗啊!

      「好啦,沒我的事的話我要走啦。」連看都不再看我一眼,瑪可辛直接甩門而走。原本就不是很新的門關上後又馬上被彈開,可憐兮兮的搖晃著。

      任時無奈的嘆了口氣,在平板上畫了幾筆。「手臂伸出來。」

      「什麼?」被如此突兀的要求讓我有些反應不過來。

      「叫妳手臂伸出來。」任時帶上橡膠手套,取出沾著酒精的棉球。「不用擔心,這只會讓妳睡一下,以便執行晶片的植入手術。」

      我現在覺得非常擔心怎麼辦。

      「手臂伸出來。」見我沒動作,她直視我的雙眼,一字一字的說道。

      說也奇怪,我竟控制不住自己的四肢,笨拙的伸出了左手臂。我嘗試讓自己脫離這恐怖的狀態,但自己就像石化般,連眨眼都辦不到。除此之外,我的心底竟然還響起「這樣也不錯」的聲音。

      什麼不錯!要死人啦!

      我眼睜睜的看著任時將透明的液體打入我手臂。全身麻麻的,我感覺到自己對身體的掌控權越來越弱。記憶的最後,是任時那雙漂亮的藍色雙眸。

§

      再次醒來時,我已身在一個截然不同的地方。

      身下的白色臺子長得很像手術台,但周遭沒有人在。身上的舊衣服已經被換下,變成白色的浴衣。只有單薄衣著照在身上讓我十分不安,猶如自己是赤裸裸的。我撐起自己,頸間忽然傳來一絲抽痛。往頸間一摸,我突然感受到無名的恐懼。在脆弱的皮膚下面,是一塊堅硬的突起。這就是任時所說的晶片嗎?

      摸摸浴衣的口袋,我發現克洛伊給的棉花糖還在,也許工作人員以為是重要之物順便替我保留了。而因為這個小小的事情,使我忐忑的心情也得以穩定了許多。

      我環顧四周,看見更多一樣的臺子,而上面的人也正一個個甦醒。

      「醒了?」空中被拋過來一個紅色的板子,上面有我的名字和個人資訊。「出去之後順著指標走,去R隊報到。」

      R隊啊……如果隊伍的品質是按照字母排,那我大概是被分到很後面的隊了。一刻都不想待在這令人窒息的白色空間,我順著走廊指標快步離開。

      隊伍的分配果然如我所想,是按照A到Z依序排列。我大約走了十分鐘才走到屬於自己的那扇門前。我在門上敲了三下。

      沒有回應。

      R隊的門看起來很堅固,雖然表面閃著金屬的光澤,但邊緣卻有特殊的紫色燈光在流動。我沒說謊,真的是「流動」。照這個情況,我甚至不知道它有沒有隔音功能。在第二次沒獲得回應之後,我轉動了金屬門把。「打擾了。」

      一推開門,震耳欲聾的音樂差點讓我再度退出去。

      簡單介紹的話,裡面是一個寢室。寢室說大不算大,說小不算小,就是剛好能擺放八張床的空間。令人覺得恐怖的是,整個寢室都是彩帶和令人看不出是什麼牆壁拼貼創作。我的老天爺,我可以退隊嗎?

      「啊?新人?」手上的板子冷不防被抽走,我抬起頭,正是先前見過的瑪可辛。「布蕾伊,年齡十八歲,異能階級紅……幹!」

      我看著板子被砸到地板,然後是瑪可辛崩潰的吼聲。「紅色!又是紅色!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停止給我紅色這種爛貨!」

      不爽的應該是我吧,直接被評為最低等耶。

      褐髮女子轉向我,臉上帶著一抹詭異的笑容。「歡迎來到R隊,進來別帶什麼期待,我們可是被評為垃圾的隊。隊名為R,Rubbish(垃圾)的縮寫。而我是瑪可辛˙佩帖爾,妳該死的隊長。」

      她一腳踩上旁邊的床緣,黑色的靴子連脫都沒脫。「在這裡,我是大姐頭,所有事情都要聽我的。我叫妳往東妳就得往東,叫妳往天上飛也給我想辦法辦到。還有,音樂是我的,你別想關掉它。」

      見我沒有頂嘴,瑪可辛似乎很是滿意,不過這只是因為我已經無力吐槽了。「好啦,來帶妳認識認識隊員吧。」

      瑪可辛打了個響指,輕快又帶著詭異的音樂便嘎然而止。「R隊加妳共有八個人,其中妳和萊拉是新來的。」

      「你的床位於最尾端,我就在走過去的路上依序跟妳介紹吧。靠門邊的床是我的,妳已經認識了。」她指指自己床對面的區位。「這是歐文,副隊,不過沒人知道副隊的工作到底是什麼,大概是個閒缺。」

      「也沒人知道隊長的工作是什麼,大概也是個閒缺。」椅子上的少年隨口說道,對我舉起右手。「嗨。」

      他有著一張東方人的面孔,是平常較為少見到的面貌,我也因此多看了幾眼。

      瑪可辛無視歐文的話,將我帶到下一個人面前。「安德亞˙羅傑,異能是電力,不過小心別叫他女孩子或是電氣老鼠,否則下場大概不會很好。」

      安德亞留著一頭富有光澤的金短髮,不時還會看到疑似電光的東西竄過頭髮。他的身材瘦小,五官也與女孩子相近,我猜這就是為何他常常被誤認成女孩子。我和那雙淺藍色眼睛對視了幾秒,他突然哼了一聲,撇過頭去。

      好吧,這位……我還是跳過打招呼的部分好了。

      「安德亞的脾氣就是這樣,混熟就好了。」瑪可辛倒是一臉淡定。「下一位,安卡˙畢夏普,我們最靠得住的補師,不想去醫護室直接找他就好了。」

      「妳好。」安卡對我溫和一笑。「歡迎加入這個大家庭。」

      安卡雖然也是瘦弱型的男孩,但倒是不會像安德亞那樣被認成是女孩子。他留著一頭漂亮的黑髮,並在肩膀處編了一個小小的辮子。我對他報以微笑。「你好。」

      也許這個隊裡的人並不壞嘛。

      「這是露莫絲˙艾塔,異能是氣流控制,有時候冷氣壞了她很有用。附帶一提,她、安卡和艾妮絲是隊裡最小的成員,都只有十六歲。」

      一與那特殊的墨綠色眼睛對上,露莫絲便突然爬上梯子,躲到了床上。我忘了說,每個人的區位下方是書桌和衣櫃,上頭才是床鋪。我看著露莫絲用棉被遮住自己,只剩下一小撮金褐色的髮尾露在外頭。「她……」

      「這裡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個性,所以囉。」瑪可辛雙手一攤,彷彿是一個在跟菜鳥解說的老鳥。等等,還真的是。「等妳和他們熟了之後,就能知道更多他們的事了。」

      ……問題在於我跟他們還沒混熟啊,妳這樣講得不清不楚有屁用啊?

      「萊拉˙夏佐,和妳一樣是新來的。」坐位上,一個少女正背對著我替自己的頭髮上藍色挑染劑。

      一對上那熟悉的藍色眼睛,我忍不住脫口而出。「是妳!」

      「如果你是說之前跟雷亞槓上的那件事,對啦,是我。」萊拉翻了翻白眼。「我很好,我活著,沒有被砍手砍腳,感謝妳的關心。」

      其實我啥都沒說。

      不過我其實在心底還是替她鬆了口氣,畢竟當時鬧得那麼大,依烏托邦官方的調性若她被砍頭我也不會感到意外。

      「最後一位,艾妮絲,也是在妳的床隔壁的床友。」房間終於走到尾端,但艾妮絲的位子卻是空的。「艾妮絲,滾下來看妳的床友。」

      「來了!」上頭的床鋪探出一顆咖啡色的腦袋,是個年輕的女孩子。艾妮絲的眼球閃著靈動的光,整個人在看到我之後彷彿都直接亮起來了。「嗨,新朋友,我幫妳鋪了床!」

      「謝謝。」我簡單向她道了謝。

      相較於艾妮絲的笑容滿面,瑪可辛的表情卻趨近於皺眉和生氣之間。「艾妮絲,不准在她床上埋球,我可不希望第一天就把新人嚇走。」

      等等,球?

      「還有,如果有什麼刺刺黏黏的東西,也不准放。」

      等等,我現在覺得自己的床好像有點堪憂哦?

      「隊長,我好不容易才把歡迎儀式布置好耶。」艾妮絲失望的哀嚎。

      「拿掉。」如果我說瑪可辛剛才只有皺眉,那她現在的臉已經整個凍成冰了。

      「可是──」

      「我叫妳拿掉。」

      「哎,好吧。」接著我便看到艾妮絲垂頭喪氣的爬到我的床上,拎起一些黑黑刺刺的不明物體往懷中的袋子塞。

      呼,好險,差點就被陰了。不過想到接下來都要睡她旁邊,我突然覺得毛毛的。

      「隊友介紹到此結束,半小時之後我們要下樓吃晚餐。隊服跟鞋子都在妳的衣櫥裡,日用品則是在桌旁的櫃子。屬於妳的東西上面都會有自己的名字,不要跟其他人搞混了。桌上的平板是妳的,上課的資料跟課本全部都在裡面。沒事的話我回自己的位子上了。」敷衍的解說完之後,瑪可辛直接轉身要走。

      「等等!」我赫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一件可能只有瑪可辛才知道的事。「那些排隊選擇離開的人……最後怎麼了?」

      瑪可辛轉過頭,安靜了凝視了我半晌。「全部被處決了,無一例外。」

      「處決的意思是──」我抱著最後一絲希望,想要再問得更詳細一些。

      「全死了。」沉默了幾秒,瑪可辛還是告訴了我答案。

      記憶中那個小女孩的笑顏產生了裂縫,最後碎成一片片的灰燼。

      我從口袋掏出她送的棉花糖。

      棉花糖,已經扁掉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