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1 裝箱

The   sky   is   painted   in   Lunacia.

Florets   slashed   open   the   vein   of   tears.

Misfortuna.

There   is   no   escape,   my   dear.──Mili《Utopiosphere》

§

      是無盡的黑暗。

      狹小的空間連伸展雙腿的空間都沒有,我縮著腿,忍受著不舒服的暈船症狀。

      是的,船,我想我應該是在船上。

      我被關在由鋼鐵製成的箱子牢籠,就像貨物一樣被運送著。箱內唯一的通氣孔是頭頂的小小裂縫,隱約可以看見細微的白光從外頭透入。少數值得慶幸的是,箱內是冰涼的,宛如開了空調,不至於令人汗流浹背。不過,這並不能當做自己很樂意被囚禁的藉口。

      我仰頭靠上冰冷的箱壁,閉上眼,沉浸到自己被抓時的回憶之中。

§

      「布蕾伊同學,妳知道為何我會叫妳來嗎?」

      「不知道,老師。」

      「這幾張是妳這學期所有考試的考卷,知道問題出在哪嗎?」

      「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妳答對了所有的選擇題,手寫題卻一題也沒答對。」

      「您是說……」

      「布蕾伊,親愛的,我懷疑妳使用了異能。」

      「我沒……」

      「告訴我,這題手寫題的答案是多少?」

      「……對不起,我不會這題。」

      「我相信妳會的,因為在選擇題中也出現過這題,而妳答對了。」

      「老師,我相信自己只是運氣好罷了。」

      「很遺憾,我已經觀察了妳一年,布蕾伊,妳瞞不住我。雖然我尚未查出妳是使用何種異能作弊,但有異能的存在是無庸置疑。」

      「老師!我不是異能者!我只是個普通的孤兒!」

      「烏托邦侍衛官,把她帶走。」

      「求求您不要!我願意為您做所有事情!老師──」

      「永別了,異能者。」

§

      箱子無預警被外力大力撞擊一下,使我的背部狠狠撞到箱壁。由於自己毫無心理準備,我忍不住吃痛叫了一聲。發生了什麼事?該不會是沉船了吧?

      我的腦內頓時浮現「布蕾伊的一萬種死法」,但就是沒有卡在箱子中溺死這項。這樣簡直是太蠢了,不是嗎?

      我嘗試從通氣的縫隙中窺看,但只看到亮花花的藍光。就在此時,裝著我的箱子動了。我所在的箱子似乎被裝上了滑軌,被不明人士拖動著。整個箱子隨著前進而震動,讓我久坐而麻的屁股更加疼痛。我知道被捕獲的異能者幾乎相當於囚犯,但我可沒想到會有比囚犯更差的待遇。我是說,加個坐墊應該不會加太多政府預算吧?

      總之,要是給這段旅程打分數而總分是一百的話,我絕對會毫不猶豫的打下負一千分。

      不知道行經了多久,越過多少顛頗,我終於結束了這段災難般的旅程。下一秒,箱側被粗魯的打開。「出來!」

      刺眼的陽光灌入箱內,讓我忍不住抬手遮擋。但我的手腕馬上被用力抓住往外跩。「動作快點,還有很多人等著出來呢!」

      我踉蹌了幾步,雙腿虛軟無力的幾乎站不穩。但抓住我的人完全沒有等待我的意思,直接鬆手去開其他箱子。

      待我終於適應了光線,我終於明白自己身在一個狹小的廣場。四周是其他和我一樣茫然的孩子,從六歲的小孩到二十幾歲的年輕人都有,但大家的表情絕大多數都是困惑。

      有人拉了拉我的衣角。「大姐姐。」

      困惑的回過頭,我看見一名年齡約莫只有個位數的女孩子正張大眼睛望著我。接著她嶄露出大大的笑容,捧著一個用塑膠包裝裝好的棉花糖。「糖糖!」

      「呃……」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的我尷尬收下她的好意。「謝謝妳,不過妳是誰?」

      眼前女孩的個頭只到我的胸口,有著一雙和我一樣的綠色眼睛。除了她的棕色長髮之外,我幾乎快在她眼中看見小時候的我。「我是克洛伊今年九歲!」

      「這樣啊……妳知道這裡是哪裡嗎?」我不抱希望的問道。不過連這麼小的孩子都抓,真不知道政府在想什麼。

      「不知道呢。」克洛伊開心的在原地轉圈圈,藍色的蓬蓬裙隨著她的動作上下飄動。「有個哥哥說要帶我去一個好玩的地方,我就來了。」

      「過來集合!」遠方,一個男人站在台上吆喝著。出乎意料的,我竟然聽得懂他的話,好似這是自己從出生來就學會的母語。

      我拉著克洛伊的手,小心翼翼接近高台。

      高台上站著的男人看起來挺年輕,不超過三十歲,但卻給人一種成熟的氣質。他有著普通的棕髮藍眼外貌,是平常在路上不會多看一眼的路人臉。但當他刻意站在台上時,不注意到此人也難。男人咳了咳,將麥克風湊近嘴邊。「我是雷亞˙斯洛格,隸屬於烏托邦新人入關部。」

      噢其實沒人在乎你叫什麼,因為會把你名字記在腦中的人大概不超過三個。

      「我相信大部分的人一定都很困惑為何會被聚集在這裡,不過不用擔心,我們準備了一段影片,讓不知道異能者歷史的朋友也能輕鬆理解。」

      我不是你朋友,拜託詞彙不要亂用。

      沒聽到我吐槽的雷亞退到一旁,身後的布幕順間搖身一變變成投影布幕。

      影片的一開始,便是一幕幕的戰場血腥畫面。不知道是不是存心讓我們感到噁心,各種血肉模糊的畫面竟都沒有馬賽克處理。我轉頭想遮住克洛伊的眼睛,未料卻看見她津津有味的觀賞著影片。

      ……是現代的小孩比較不一樣還是我見識太少?

      我把視線放回影片上,此時,已經開始有字幕及解說。

      「西元2030年,素來和平共處的異能者對非異能者發起了清除戰爭,意即另類的種族清洗行動。」畫面帶到了一位穿著銀色護甲的女人身上。頭號標誌的霧粉色長髮及海綠色的眼眸讓人一眼就認出她就是當年發起戰爭的異能者女王──希爾達。「異能者希爾達打破長久以來的共存和平,撕裂了人類群體。幸運的是,非異能者反抗軍雖處於劣勢,仍靠著努力不放棄的精神打贏了戰爭。最終,希爾達以自殺結束了這場幾乎要扼殺文明的戰爭,而世界也終於恢復了和平。」

      畫面轉到荒原上的遠景,而那俏麗的長髮身影正拿起匕首自刎。畫面很快切掉,換成漂亮的白色城牆的畫面。「有鑒於防止這場悲劇再次發生,政府意識到將異能者與非異能者隔離是必要之舉。靠著有著建築異能的同伴,烏托邦就此誕生。」

      「很多人會認為烏托邦的成立是限制了異能者的行動,甚至還有囚牢等誤解產生。但我們要在此澄清,烏托邦是一種對異能者的保護,使其不受到非異能者社會的歧視與傷害。至於我們將之取名為理想樂園的緣由,也是因為裡面正是大家夢寐以求的天堂。在這個天堂中,大家可以盡情享受各種高科技設施,過著平靜的生活。在場的各位都是萬中選一的選中者,我們歡迎各位加入我們的行列。」影片的最後一幕以烏托邦專屬的標章作為完結,畫面又再次陷入了黑暗。

      「沒錯,就是這樣。」雷亞邊拍手,邊笑呵呵的回到舞臺中央。「我知道各位在被運送過來的過程中可能或多或少都受到了驚嚇,但這是為了烏托邦位置保密著想,我們政府都是很人性的。」

      胡說八道。

      「胡說八道!」就在我這麼想時,有人同時講出了我的心聲。

      順間,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這個年輕的少女身上。她看起來比我還年長一些,但應該是在二十出頭左右。如果說要用一個字形容她,大概就是「潮」吧。她穿著龐克風的黑色裝扮,身上掛滿了叮叮噹噹的金屬掛飾,霧灰色的短髮有極大機率是染的,一雙湖藍色的雙眸正目不轉睛的直視雷亞。

      雷亞臉上毫無慍色,依舊是那隨和的笑容。「這位小姐,難道我有哪裡說得不對嗎?」

      「我說,你和你的話,全部都是狗屎。」在眾人的竊竊私語中,少女似乎一點都不退卻。

      一個不起眼的女人迅速上台遞給雷亞一張紙條,雷亞簡單的瞥了眼紙條,再度微笑面對少女。「萊拉˙夏佐,這是妳的名字,對吧?」

      「別那樣親暱的叫我,我們沒有很熟。」幾乎不到一秒,雷亞便立刻被嗆了回去。

      這樣下去對雷亞不妙啊,恐怕經由上臺得到的氣勢會在下一秒被萊拉瓦解吧。雷亞依舊平靜的微笑,但我知道他心裡一定冷汗直流。「萊拉小姐,我猜妳現在是要發動異能?」

      「那又怎樣?」萊拉爽快的反問。

      「那我直接告訴妳,妳會輸。」斬釘截鐵的,雷亞如此堅定的說道。

      「不試試又怎麼會知道?」下一秒,被堆在後方用來運輸異能者的箱子憑空飛起,漂浮在半空中。萊拉轉動手腕,堅硬的箱子便直接砸向雷亞。在這電光火石的一刻,一個藍色的薄膜瞬間展開。

      鏘!金屬在藍色薄膜上擦出了絢麗的火花,被硬生生彈開……往我的方向。我用力拉克洛伊的手,往一旁閃躲。但我仍瞥見在雷亞身後的附近,有個闇影隱去了身影。

      是護盾系異能。

      「看來這位小姐似乎很期待與我們的長官來場下午茶,帶下去。」一貫的溫和笑容,但我們都能見到雷亞已經怒火中燒。畢竟,有人在一開始便已經公然挑戰他的權威。

      萊拉抬起下巴,用毫不在意的神情遮掩緊張。接著她便被上了手銬,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

      雷亞再次笑笑的轉向我們。「好了,該回到正題了。別看剛剛那樣,我們政府可是很仁慈的。在我的左手邊,是加入這個值得驕傲大家庭行列的入口。而右手邊,則是讓各位離開的地方。希望大家都能好好思考,並做下正確的抉擇。」

      「……離開?」也許是因為沒料到這個選項,空地上的人又再次議論紛紛了起來。

      「怎麼,很驚訝嗎?」面對躊躇不安的眾人,雷亞笑笑的問道。「烏托邦政府是仁慈的,對於不想留在城裡的人,自然不會強留。」

      可以離開……這是多麼吸引人的事情。但是雷亞抓我們來此又放走我們的意義是什麼?

      「大姐姐,可以離開耶!」克洛伊倒是沒像我想那麼多,直接拉著我便往右邊的隊伍排。

      這樣真的好嗎……

      有人輕點了我的肩膀。

      我左顧右盼,沒見到什麼可疑人物。接著,一聲男性的低語從身旁飄過。「我建議妳去排左邊。」

      「誰!」這一次,我終於憑直覺鎖定了目標,但也只捕捉到對方的背影。從他身上的制服穿著可以確定他是烏托邦的工作人員,但似乎並不是我認識的人。

      這是陷阱嗎?為什麼一個工作人員會對我提出忠告?

      我看見其他人幾乎都已經排好隊伍,不再移動,要是現在換隊伍的話,一定會非常突兀。

      然而我的直覺告訴我,這一切不對勁。而我十分信任自己的直覺。

      我鬆開克洛伊的手,快步走到左邊的隊伍中。克洛伊疑惑的看著我。「大姐姐?」

      「大家都排好隊伍了嗎?請右邊的隊伍跟著我身旁的女生走。」雷亞突然發聲,我只能別過視線,不去理會克洛伊。

      右邊的隊伍開始前進,走入一扇普通的門扉。克洛伊轉頭一直想找尋我的身影,但我躲入其他人的陰影中,沒有和她道別。目送著右邊隊伍最後的背影消失後,雷亞再度轉頭看向我們。

      「恭喜你們做了正確的決定。」這次,他的笑容比之前都更加燦爛,我甚至害怕他的嘴巴會就這樣直接裂開。雷亞伸直雙臂,做一個假裝擁抱我們的姿勢。

      「歡迎加入烏托邦,各位異能者們。」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