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陌生的你(4)

      三十六度的高溫,地獄般的艷陽,帶著涼氣的水果蛋糕,還有那個背光而坐的少年。

      這四個元素構築了葉可心一天的開始。

      想想這樣幫慕晨慶生也不是第一次了。

      記得高三那年,她剛在社區裡的烹飪興趣班學會怎麼做水果蛋糕,便自詡甜點大師的打算在慕晨生日那天親手為他做一塊生日蛋糕。

      至於為什麼是選在生日當天做,而不選擇提前做好,那是因為她當時很蠢的認為蛋糕就是要當天做才好吃、才能凸顯自己的一片心意。

      結果怎麼知道這個犯蠢的決定讓她遲到了整整兩個小時。

      慕晨生日當天早上,葉可心在廚房對著一不小心烤焦的糕體犯難,正當她準備用剩下的材料,重新做一個出來時,慕晨的訊息就催命似地傳送過來。

      (九點五十五分)慕晨說:「妳快到了嗎?」

      葉可心想到他們約好的十點在慕晨家,而現在只剩下五分鐘,要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做出一個蛋糕簡直是天方夜譚。

      (九點五十六分)葉可心回:「阿晨,真的很抱歉!我可能會晚一個半小時到!」

      慕晨幾乎是秒讀了她的訊息,並很快回道:「是發生了什麼事嗎?」

      「家臨時裡有點事,不過晚點我一定會到。」她拿著手機敲完這一行字,就把它放到一旁,接著繼續對著那些雞蛋和麵粉奮鬥。

      第二次從烤箱拿出蛋糕本體後,因為時間有算準,所以烤得相當成功。

      葉可心將它放到一旁放涼,並拿出預想好的完成圖,開始準備裝飾蛋糕的配料。

      期間她看了一眼時間,才不到十一點,距離新的約定時間還有一陣子,足夠她把蛋糕裝飾好,送到慕晨家去。

      正當她放鬆地想著,門鈴忽然就被按響。

      「誰啊?」

      她匆匆走過去開門,卻發現來人正是本應該待在家的慕晨。

      「妳家出什麼事了?」慕晨擠進門來,兩眼像X光一樣將她上下掃視了一番。

      他整個人喘得像是剛參加完鐵人三項。

      葉可心尷尬地「呃」了一聲,目光從他的臉上轉向廚房。

      慕晨跟著看過去,終於意識到她家其實根本沒事這一事實。

      「妳在幹嘛?」

      「做蛋糕啊。」

      「做什麼蛋糕?」

      「你的生日蛋糕。」

      慕晨沉默地看著她,那目光弄得她有些發毛。

      「既然你都來了,不如幫我一起裝飾它如何?」葉可心打開鞋櫃,給他找了一雙拖鞋後,如此提議道。

      「哪有讓壽星自己做蛋糕的道理?自己要做的蛋糕,就跪著把它做完。」慕晨陰陽怪氣地笑笑,逕自走去客廳打開她家電視看了起來。

      葉可心思考後也覺得挺有道理的,只往那個孤高的背影上瞥了兩眼,就回廚房重新裝飾那個光禿禿的糕體。

      ******

      時隔許久,葉可心這次直接省事地去甜點店買了一片蛋糕。

      昨天從阿丹家回到租屋處,葉可心就調了早上十點的鬧鐘,準備時間相當充裕,她在約定的十一點前就帶著蛋糕和禮物抵達公車站。

      葉可心繞過站牌,就看到慕晨一臉呆滯地坐在公車亭的長椅上。明明是大熱天,他卻抱著一件外套,陽光照射在他米色的T恤上,亮得像顆人體燈泡。

      「阿晨?」她一手拍在他肩膀上。

      「……嗯?」他轉頭。整個人給人的感覺又和前幾天有些不同,感覺莫名成熟許多。

      慕晨意識到她存在的那瞬間,整個人彷彿被蟑螂砸到一般,從長椅上彈起,用一種古怪的眼神望著她。

      「怎麼這個表情?被太陽曬昏喔?」經過幾天相處,面對這個慕晨四號時不時的怪異行為,葉可心已經不會感到慌亂。

      回答她的是一雙夾住她臉頰的手。

      慕晨就像在替黏土塑形一樣,雙手以不小的力道在她臉上捏了一整圈,所到之處皆是一片痠麻的疼。眼看他還有往耳朵蔓延的趨勢,葉可心連忙拍開他的手,並皺起眉斥責:「幹,你智障喔。」

      聽到這句話,慕晨貌似很開心的樣子,嘴角上揚,雙眼彎的像兩道月牙。

      「我罵你,你很開心?」葉可心狐疑地看著他。

      「開心,當然開心。老實講,妳現在說什麼我都挺開心。」慕晨笑得燦爛,無比自然地說出這句肉麻的話。

      葉可心聽完翻了一記白眼,轉過頭去查看公車時刻表,耳根卻止不住地發燙。

      「妳耳朵很紅耶。」慕晨輕笑一聲,顯然沒打算放過她。

      「吼!拿去啦,安靜吃你的東西!」葉可心把手上提著的水果蛋糕往他懷裡一塞,耳根的熱度蔓延到雙頰。「在公車來之前,你有十五分鐘解決。」

      「這什麼?」慕晨一面拉開盒子上的緞帶,一面問。

      「你的生日蛋糕啦!」葉可心打開後背包,拿出一個白底藍點的紙袋遞給他:「還有這個,這是你的生日禮物。」

      「蛋糕和禮物都有?謝了,每年都記著我的生日。」

      「上個月不是還嫌我每年都忘記嗎?」

      「我可不記得自己說過這樣的話。」

      真是現實。葉可心不假思索地想。

      慕晨面帶微笑地撕開紙袋上封口的貼紙,裏頭摺疊著一條黑色的羊毛圍巾。雖然在這種熱到爆的天氣,收到一條圍巾應該是一件滿鳥的事,但慕晨依舊很給面子的露出驚喜的表情。

      「謝謝,我很喜歡。」慕晨把圍巾圍上,無視自己身上的汗水說:「剛好今天挺冷的。」

      聽著他睜眼說瞎話,就連有心想整他的葉可心都略感慚愧。

      「對了,你不是說今天是慶祝會,其他人都還沒到嗎?」

      葉可心坐到他右側,順手幫他把黑色圍巾給摘下,折回袋子裡。

      「其他人?」

      「嗯,我上次忘記問你,總共有幾個人要來?」

      「兩個。」

      「蛤?你說幾個人?」葉可心一瞬間懷疑自己耳朵進水。

      慕晨幾口把那片水果蛋糕解決後說:「兩個。本來就沒有其他人,只有我和妳。」

      「兩個人的慶祝會?」得知這個消息,葉可心比起竊喜能和他單獨去遊玩,更擔憂第四號慕晨的交友情況。仔細回想這幾天在學校,的確沒看見慕晨有什麼特別交好的朋友,雖然不至於說是邊緣人,但能約出來慶生的貌似只有她。

      慕晨點點頭,剛好公車來了,他把蛋糕盒丟進一旁的垃圾桶,拉著她上了直達遊樂園的公車。

      ******

      豔陽高照,天空像是一片純淨的藍色畫紙,水彩筆沾著雪白的顏料,零散地暈染出幾團不規則的形狀。

      遊樂園中充滿歡聲笑語,帶著鮮豔假髮的小丑,頂著一張塗滿顏料的臉。幾對情侶們牽著手濃情蜜意的樣子,幾個小孩子跟在父母身後嘻笑打鬧。

      排隊在售票亭買票入園後,葉可心翻開遊園指南,目光接觸到那幾個著名的刺激型遊樂設施,遲疑了一下,還是說:「阿晨,你有想玩的嗎?」

      慕晨接過遊園指南,看了她一眼,似乎是想讓她選。

      「壽星最大,你選吧。」葉可心想到幾日前慕晨期待的樣子,那怕知道他偏愛雲霄飛車一類的設施,還是心一橫,豪氣地說。

      「妳確定?那我就選了,我想先玩這幾個。」慕晨指了遊園指南上的三個縮圖——雲霄飛車、風火輪、海盜船、天女散花、自由落體。

      一連幾個高度刺激的遊樂設施,讓她倒抽一口氣。

      「妳可以嗎?」

      「可以,就玩這幾個吧。」

      葉可心手腳僵硬地被他拉上雲霄飛車,雖然內心有些忐忑,但在安全桿放下來之前,她始終堅信只要閉閉眼就能撐過去——事實證明她錯了,在列車攀上第一個高峰並俯衝而下時,她的臉色一片慘白,張開嘴想吶喊,但聲音卻被風壓給阻絕在喉頭。

      後幾個遊樂設施也沒好到哪去,當海盜船盪到高空並加速墜落時,身體完全懸浮在空中,雖然只有短短幾秒的時間,她卻感覺自己墜落了很久,心髒仿佛要炸裂開來,背後冒出一片冷汗。

      「還可以嗎?」離開海盜船後,慕晨注意到她慘白的臉色,扶著她在一間飲料店前坐下。

      「嗯,我還可以,就是有點暈……」葉可心靠著桌子,感覺重新回到地面後,心跳的頻率逐漸平穩下來。

      慕晨帶她到附近的休息去,說要給她買杯冷飲,就暫時離開了。

      葉可心頭腦昏沉地看著地面,懷念起從前什麼都不怕的自己。

      ******

      就跟胖子不一定天生就胖,瘦子不一定天生就瘦的道理一樣,其實她也不是天生就怕坐海盜船。

      讓她開始恐懼這種刺激遊樂設施的罪魁禍首不是別人,正是慕晨。

      那時候他們還處於互看不順眼的宿敵時期,每天都想辦法要把快樂建立在對方的痛苦上。

      當年小學五年級校外教學去六福村時,他們小組決定先去玩貌似很刺激,實際上也很刺激的海盜船。

      本來葉可心也是躍躍欲試的,只是排隊期間慕晨不斷跟她洗腦坐海盜船會被甩出去、腦袋會爆開、會引發心血管疾病……之類的話,說得煞有其事,把她騙得一愣一愣的。

      她那時候只有十一歲,根本聽不懂心血管疾病這種略專業的名詞是什麼東西,所以還呆愣地回問慕晨一聲:「心血管疾病是什麼?」

      「就是妳心臟會爆開的意思。」慕晨一臉邪惡地對她說。配上那張肖似反派的臉,感覺下一秒就會掏出把利刃把她統死。

      葉可心當即打了個冷顫。

      不管事從海盜船飛出去、腦袋炸開還是心臟爆掉,聽起來都不太妙的樣子。

      她當下就想反悔待在下面等他們玩完再一起走,但目的達成的慕晨哪會如此輕易就放過她。

      他是鐵了心想把自己的快樂扎根在她的痛苦上。

      「可心,妳要去哪裡?老師說不可以脫隊,快過來這邊。」慕晨死死抓住想偷落跑的她,並無情地把她拖到海盜船最後一排最恐怖的地方。

      有坐過海盜船最後一排的人應該會知道,當設施當到最高點的時候,遊客幾乎會以九十度直角面對地面。

      葉可心當時盪到最高處,安全桿卡在她腹部的位置,以重力加速度的力量重擊上去。耳邊還傳來慕晨幸災樂禍的笑聲。

      有那麼一瞬間,她真的感覺自己會死在那上面。

      ******

      葉可心攤坐在椅子上,視線一角突然闖入了一杯雪碧。

      「給妳,喝下去會好一點。」慕晨提著兩杯冷飲回來,並將其中的一杯遞道她手裡。

      「謝了。」葉可心吸了幾口飲料,掌心傳來的冰涼刺激著她的神經。

      「原來妳現在還怕海盜船。」

      「拜你所賜。」她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那時候還小。」他有些訕訕的。

      「你現在也沒多大啊。」看著當年的罪魁禍首像她示軟,她忍不住又多頂了幾句。

      「那妳還跟我說可以。」

      「誰叫你就愛玩這些,我只好勉為其難地陪你玩。」

      「那不如剩下幾個我們別玩了吧?」

      慕晨似乎認為她暈的很嚴重,想放棄剩下兩個設施,帶她去其他地方休息,但葉可心極力表示自己沒事。兩人協議之下決定放棄天女散花,玩完自由落體後就去其他溫和一點的設施緩和。

      ******

      葉可心在自由落體的機器上度過了人最煎熬的七秒鐘,拉開安全桿跟著人流往外走時還有些頭重腳輕的。

      慕晨攙扶著她到園區中央的一間家庭餐廳,在那裏吃完午飯後又休息了一會兒,等到離開時,已經是下午三點,距離閉園時間還有兩小時。

      「抱歉,我休息太久了。」葉可心看著慕晨,歉疚地說。

      「沒關係,妳今天肯陪我出來,我就已經很開心了。」慕晨不甚在意地笑笑,並指著前方的摩天輪說:「回去之前,陪我坐一次摩天輪吧。」

      本來聽說慕晨還有想玩的設施,她還忐忑不安了一會兒,聽見只是摩天輪,葉可心鬆了一口氣。

      先撇除慕晨帶給她的心裡陰影面積,她其實天生平衡感不太好,坐車容易暈,像海盜船那種會劇烈擺動的遊樂設施就更不行。今天連續玩的那幾個,已經是她的極限。

      摩天輪離得比較遠,彩色的車廂上亮著別緻的小燈,雖然現在是大白天,但遠遠看去仍像是被繁星點綴的一樣好看。

      由於沒人排隊,他們沒費多少時間就進入車廂。摩天輪緩緩地轉動,玻璃窗外的景色慢慢縮小。

      「你怎麼突然想玩這個?」葉可心總覺得摩天輪和他以往的口味不太搭。

      「世界上哪有那麼多為什麼。」坐在一旁的慕晨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髮。

      「喔,那好吧。」葉可心伸手打了個哈欠,雖然昨天早早就調了鬧鐘,但她並沒有因此早睡,今天走了半天,她已經有些困倦。

      「叫妳在熬夜。」慕晨往她額頭彈了一下。

      雖然額頭有些痛,但基於慕晨借出了自己的肩膀,她便也沒說些什麼,只是枕著那個彷彿撒了安眠藥的肩膀睡上香甜的一覺。

      她又做了那個關於車禍的夢。

      不過這次她不是旁觀者,而是被卡車撞的當事人,她躺在地上痛得要死。

      不知道過了多久,慕晨推醒她,並喊了她一聲:「可心。」

      她睜開眼,視線從窗外的景色轉移到他身上。

      他今天穿著一件米白色的T恤,卡其色的褲子,淺色系的打扮讓他冷峻的輪廓柔和不少。

      葉可心的目光落在那件他掛在手上的外套,剛想問他:今天天氣那麼熱為甚麼要帶外套來?慕晨就又叫了一次她的名字。

      「可心。」

      她的名字透過那道溫潤的聲線迴盪在車廂內,聽了讓人內心有些發癢。

      「怎麼了?幹嘛突然叫我。」她注意到他的姿勢由背靠玻璃,變成傾身向前,距離近得能感受到他頭上洗髮精的香氣。

      「沒什麼,就是突然想叫妳的名字。」

      「你夠囉,這句話也太肉麻了。」葉可心揉了揉酸澀的眼睛,開玩笑地說:「用這種語氣叫我的名字,搞得像我罹患絕症快死了似的。」

      「妳想像力也太豐富了,我就只是單純叫幾聲而已。」他雖然在笑,但笑意卻沒到達眼底,黑色的眼瞳像是望不見底的深潭。「我怕一轉眼妳就消失了。」

      「車廂門關著,我還能去哪裡?」葉可心奇怪地看著他。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過敏的緣故,她總覺得慕晨的眼眶有些泛紅。正想提醒他記得去眼科拿消炎藥,慕晨就別過了視線。

      「果然你今天很奇怪。」葉可心嘟囔著,不料卻被他聽見。

      「怎麼說?」

      「你今天幹話比平常少。」葉可心指著他的外套。「而且早上就想問你了,天氣那麼熱,你幹嘛還帶外套,還是帶這種秋冬的大衣。」

      「幹話比較少嗎?……我沒怎麼注意。還有這個是早上順手從衣架拿的,本來以為天氣該轉涼,沒想到外面這麼熱。」

      慕晨一一回答她的問題,而她點點頭,也沒再追究,開始跟他漫無邊際地閒聊,從學校課業聊到彼此家庭問題,最後話題結束在選擇晚餐上。

      摩天輪從最高點轉回最低點,控制站的工作人員微笑地對他們比著一,示意還有一圈的時間後,車廂又再次升高。

      她和慕晨在狹小的空間裡對看,空氣中彷彿有火花閃過,氣氛曖昧的有些危險。

      「可心。」

      慕晨打破沉默,眼裡的炙熱彷彿灼傷了她的皮膚,她像被燙到似的瑟縮了一下。

      「嗯?」

      「聽說當摩天輪達到最高點時,一起坐在上面的情侶就會一輩子走下去。我們坐了兩圈,豈不是代表我們兩輩子都要在一起?」慕晨眼睛笑得彎彎的,說出來的話讓她一時反映不過來。等到反映過來時,她紅了整張臉。

      今天一整天下來,慕晨這句話算是很明顯的暗示了,要不是她知道說出自己的心意會有什麼後果,那句「喜歡你」早就脫口而出。

      「嗯,兩輩子的好朋友,這樣想也不錯,至少可以確保我下輩子會有大於等於一的朋友。」她乾笑著說出這句話時,心裡有種鈍痛蔓延,當那股酸澀的感覺抵達眼角,她抬頭緩了一下,很快恢復如常。

      葉可心往後坐了一點,貼著窗戶往外看,看著地上縮小的人群分散注意。

      慕晨嘆了口氣,往她那側靠了靠,溫暖的體溫一下隔著單薄的衣衫傳來。摩天輪慢悠悠地往頂點轉動,天地間像是只剩下了他們,四周安靜得能聽見彼此的呼吸聲。

      「阿晨……」她低下頭,剛開口要說些什麼,卻被打斷。

      「我喜歡妳。」慕晨的手抓住她的,似乎是是因為緊張的關係而微微顫抖。「可心,我喜歡妳。」

      「什麼?」她感覺自己心跳加快,腦中一片渾沌,聽到他說出的話時,也不知道是高興多些,還是恐懼多些。

      慕晨轉過頭,黑亮的眼瞳中映出她慘白的臉。

      「這句話我很久之前就想告訴妳了。」他拉起她的手貼向自己的臉。「我真的很喜歡妳,我們在一起,好嗎?」

      「阿晨,我——」

      葉可心剛要說話,耳邊忽然傳來一個奇怪的聲音,接著整個車廂晃動了一下,從高空中猛然墜落。

      “轟!”

      葉可心感覺自己被慕晨緊抱在懷裡,兩個人隨著車廂的墜落而奔向死亡。

───────────────────────────────────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