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陌生的你(3)

      帥哥不會流手汗。

      這一句奇葩言論,是出自高中班上一位重度顏控的女性。

      顏控,顧名思義就是極度重視長相、認為長的漂亮帥氣就是天道的人。葉可心從網路上得知這個稱號的涵義後,就對那個現在已經想不起名字的女同學嚴防死守好一陣,生怕她在她之前就先攻下慕晨。

      畢竟在葉可心看來慕晨的顏質還是很能打的,就算拿不到校草,好歹也能也能排上個前三名。總之有極大的機率會被那名重度顏控的女同學給看上。

      那陣子葉可心每天早上五點鐘就起床做便當,為得是和忽然熱衷於做菜的慕晨交流廚藝;每天單車多騎幾條街的路,就為了延長和他同路的時間,並且一起去學校停車棚停車上樓。

      諸如此類的事她做了不少,自覺自己的努力和真心退卻不少情敵。

      不過事實上,那單純只是她情人眼裡出西施,情敵並沒有預想中的多,幾乎全都只是她的假想敵而已。

      根據顏控女同學的說法,慕晨雖然長的好看,但給人的距離感太重,且乍看之下還有一股邪惡反派的氣質,每每進到教室,都感覺有股陰風吹過。

      於是多數女同學和少數男同學也只敢在FB告白版上意淫,對於唯一敢下手去追的葉可心,他們只表示敬佩,沒有一點要和她競爭的想法在。

      葉可心聽完他們對於慕晨外表的評論後,想起她和慕晨初次見面那天,她也覺得慕晨長得和韓國某部電影的殺人魔有八七分像……不過後來發生的事,證明他也不過只有外表像壞人,在人品方面還是相當有保障。

      知道自己其實沒有任何競爭對手後,葉可心就鬆懈起來。

      她也清楚自己的性格,沒人逼的時候,做事進度永遠比烏龜還慢;而危機意識來臨,又像趕火車一樣做出效率來。

      葉可心從原本每天早起做便當,變成一個禮拜一次;每天的繞遠路,變成直接去學校停車棚等慕晨——她自以為做得天衣無縫,卻完全沒想到慕晨老早就注意到她的懈怠,並在某次放學後,將她堵在停車棚裡,一臉的來者不善。

      「阿晨,你怎麼了?」說這句話時,她正低頭企圖單手把吸管弄出塑膠套外,插到柳橙汁罐來喝。

      「沒事,就問妳一個問題。」慕晨一臉糾結地伸手把她的頭掰正後,看著她的眼睛說:「妳最近是不是覺得——」

      「我覺得什麼?」看到慕晨這個架式,葉可心還以為他終於開竅,正準備和她來個兩情相悅的告白,於是迫不及待打斷他。

      但沒想到慕晨天外飛來一筆將她戳醒,她這才發現他關心的根本是另一件事——關於他們廚藝交流的事。

      「我做的飯就那麼難吃嗎?」

      「呃……還好,其實已經比第一次進步很多了,還是不錯吃的,至少不會讓我拉肚子。」葉可心誠懇地說道。

      雖然她自認已經說得夠委婉,但慕晨似乎對這個答案不領情,只發出一聲冷哼後就跨上腳踏車揚長而去。

      事後葉可心為了哄他消氣,自願做試菜白老鼠,假日有事沒事就往他家廚房跑,慕晨的笑容也因此逐漸增多。而後直到高三畢業,他們搬到外縣市念大學,她都還保持著和他交流廚藝的習慣。

      有時候她甚至覺得慕晨對於做菜的熱情,高過於對她的關注。這點認知曾讓她對於冰箱裡的那些食材忌妒不已。

      不過葉可心也沒能忌妒太久,自從她在慕晨樓下按捺不住和他表明心跡,卻被天上掉下的花盆給砸死,又詭異的復活後,延續多年的廚藝交流就此暫停。

      而她的記憶隨著一次次復活,開始和現實出現斷層,慕晨的性格也與最初的樣子有了極大的轉變。

      ******

      那天差點出車禍後,葉可心每天午餐幾乎都和慕晨一起吃。

      這一吃就吃了一個多月。

      今天照例跟變成幹話系男孩的慕晨一起吃完午飯,飯後回學校上完一堂通識課,葉可心就沒課了。

      本來計畫要早點回租屋處去,不過眼看春光明媚,她並不是那麼想早早回家休息。

      仔細思考有什麼地方能讓她消磨一個下午後,她就搭上公車去附近的商圈亂晃。

      下車點的附近有一間手搖杯店,葉可心在那買了杯果汁,站在樹蔭下喝了幾口,就在周圍商家閒逛,期間還在遠處發現翹課出來玩的慕晨。

      葉可心本來不打算打擾他玩樂,所以只是坐在路邊長椅上遠遠看著。

      結果他們的默契實在超乎她的想像,慕晨忽然轉過頭,穿越人群與她四目交接,然後用極快的速度穿越無數障礙物從對街朝她奔來。

      「你跑得真快。」她由衷地說。感覺才喝沒幾口飲料,他就來到她的眼前。

      「多謝誇獎。」他笑笑。

      兩人交談幾句後,慕晨就拉著她把整個商圈逛好逛滿,直到把自己走得一身汗後,才踏著絢麗的夕陽回到租屋處。

      ******

      葉可心回家後第一件事就是沖澡,接著是打開筆電裡那個她特別標記過的文檔,並把今天的事簡略地記上去。

      自從記憶與現實出現斷層後,葉可心常常想著,也許世界會在某天她醒來時,恢復正常。只可惜從來沒有。

      她開始在電腦裡紀錄每次記憶出現斷層後,生活上的變化。這不是件容易的事,因為有時前一天剛升上大二,隔天就會回到大一的新生茶會,文檔裡記錄的東西瞬間清零,一切只能依靠她的大腦從頭開始。

      醫生檢查不出她有任何毛病,她猜想過其他原因:也許是時光倒流、也許是她跳躍到平行時空、也或許整個世界本來就是虛擬的,而她是唯一清醒的那個……各種科幻的理由她都想過,但在記憶出現第四次斷層的現在,她成功整理出幾個規律。

      第一,只要和慕晨告白,她就會在聽到答覆前死去,並且重生;第二,不是每次重來後時間都會倒流,也可能前進;第三,不管重來後周圍發生什麼變化,慕晨會是變化最大的那個。

      重生的時間跨度太長,前三段「人生」的大部分細節她早已忘記,只記得一些重大事件,比如告白後被樓上掉落的花盆砸死、從樓梯上跌下來摔死之類的,有這幾次慘痛經驗,她合理懷疑那個關於車禍的夢或許真實發生過。

      在新建的文檔裡寫下所有重要線索後,她簡單做出總結:想要活下來,就得管好自己的嘴,堅決不對慕晨表露心跡。

      葉可心關上筆電時,手機剛好響起,她拿起手機一看,是江英愛打來的電話。

      「喂?」她接起時,是鈴響第六聲。

      「可心,妳有空嗎?」耳邊除了江英愛的聲音,還有汽車呼嘯而過的噪音。

      葉可心往掛在牆上的時鐘看去,此時是下午六點半。

      「有空啊,我還滿閒的。妳下午不是沒課,怎麼還在外面?」葉可心隨口問。

      江英愛習慣沒課的時候就回宿舍待著,晚餐也是自己煮,這個時間還在外面實在令人意外。

      「我社團有事,等下要回學校開會,所以沒時間幫阿丹準備晚餐,妳可以現在買過去給她嗎?」

      「我OK啊,但妳等下要記得把她的地址傳給我,我忘記阿丹住幾樓幾號房了。」

      「好,謝了。」江英愛掛斷電話沒多久,葉可心就收到她傳來的一串地址,和一張“感謝”的貼圖。

      葉可心打開衣櫃,換上外出的衣服,將桌上的皮夾和鑰匙塞進隨身背包裡,出門往阿丹所住的社區走。

      阿丹是她們之間很特別的一個朋友。

      第一次見面是在新生茶會,她穿著藍色上衣,微卷的短髮,白淨的臉上架著一副黑框眼鏡。本名是黃姿儀,但她嫌棄自己名字是菜市場名,要所有人直接叫她的小名阿丹。

      至於小名的由來就不而知了,當時問她,她也只是笑笑帶過。

      幾個人話聊的投機,於是開學後自然也玩在一起,不過自從阿丹的恐怖情人前男友找來學校後,除了期中、期末考和一些必點名的課,她就幾乎沒再去過學校。為了避免出門被前男友堵到,她的三餐問題基本是由住的最近的江英愛負責。

      葉可心的租屋處是第二近的地方,走過去只要十分鐘的路程,江英愛的請託對她並不困擾。抵達阿丹的租屋處附近後,葉可心就傳訊息問她:「阿丹,妳在嗎?」

      訊息很快顯示已讀,並傳了張貼圖過來。

      「英愛今天社團有事,所以換我過來,妳晚餐有想吃什麼嗎?」

      「隨便,都可以啊~」可能是前男友最近沒有出現,阿丹今天心情貌似很愉快,句尾還加上一個波浪。

      「隨便個頭,小心我只買御飯糰給妳喔,最便宜的那種。」

      「幹!不要御飯糰!」

      「那妳到底要吃什麼?」

      「鹽酥雞配大杯珍珠奶茶,謝謝!」這行字傳送過來的速度很快,幾乎和葉可心的訊息前後腳送到。

      「妳家樓下哪裡有鹽酥雞攤?」葉可心將視線從手機上移開,社區門口正對的街道上,只看見幾家餐廳,和一間小七。

      「哈哈哈,當然沒有,妳真的要幫我買喔?謝囉。」

      「妳吃空氣比較快。」

      阿丹傳了一隻躺在地上賣萌的兔子。

      「……看在兔子很可愛的份上,我勉強幫妳買。」她這個人很簡單,有小動物就給一百分。

      葉可心關上手機,先去小七買一瓶麥香奶茶,然後去旁邊的便當店買了一份排骨便當到社區給阿丹。

      「給妳,妳的鹽酥雞和大杯珍奶。」

      「靠夭,差太多了吧?我該稱讚妳的聯想能力嗎?」阿丹提著裝便當的塑膠袋,一臉的匪夷所思。

      「唉呦,差不多就好了啦。排骨和鹽酥雞一樣都是炸物,珍珠奶茶和麥香奶茶一樣都是奶茶啊。」葉可心進門後,直接癱倒在阿丹家的沙發上,發現阿丹就算半個月沒出門,房間還是比她整齊很多。

      床上沒有亂丟沒折好的衣服,課本、化妝品、杯子也很好的收在電視機旁邊的櫃子裡,比她全部堆在書桌上的要好多了。

      「啊妳最近還好嗎?昨天怎麼沒去上英文課?」葉可心翻了個身,從仰躺改成趴臥在沙發上,下巴底在扶手處。「教授昨天在幫我們圈小考重點,我以為妳會來。」

      阿丹還拎著便當,站在門邊將那些數量驚人的鎖給一道道拉上。

      「喔,就還是這樣和那樣啊。」她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心不在焉。

      「這樣和那樣是怎樣?」葉可心一頭霧水,問完都覺得自己是在繞口令。

      阿丹沒有回答她,搞定最後一道鎖後,她一屁股坐到床上開始拆她的排骨便當,空氣中迴盪著塑膠蓋從保麗龍盒上被掀開的聲音。

      葉可心趴在沙發上,目睹她在不到五分鐘內嗑光半個便當和一整瓶奶茶的過程。

      「那天早上他來敲我的門了。」沉默許久後,阿丹含著一嘴的飯,含糊地說。

      “他”指的是阿丹的前男友,全名是什麼葉可心不清楚,只知道“他”和阿丹是在打工的咖啡廳認識。兩人交往過一陣子,分手後就騷擾阿丹到現在,幾次報警都無法徹底擺脫他。

      「不會吧?妳們社區不是要刷磁卡嗎?剛剛妳不下去接我,我根本上不來。」葉可心驚訝地看著她。

      阿丹住的社區除了門口有保全,從大門、走廊到電梯,全都需要磁卡,在這種情況下還能闖進來,葉可心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他趁車庫打開的時候闖進B1,剛好電梯有人,他就順利上到二樓,之後爬樓梯上來我住的樓層。」阿丹似乎是被騷擾到麻木了,雖然苦著一張臉,但神色還算冷靜。「超靠夭的。那時候我剛醒來,就接到他的電話,說在我家門外,我衝到門邊從貓眼看出去,差點沒被嚇死!」

      「……那妳報警了嗎?」光聽她的描述,葉可心都汗毛直豎。

      「報了!當下馬上就報了!結果因為沒有實質傷害,最後警察只能把他勸離。我也懶得搬家了,反正搬家之後,只要他沒放棄,一定又會馬上找過來。」

      「辛苦妳了,要抱一個嗎……?」聽完阿丹的驚魂記,葉可心在腦海中瘋狂搜索著安慰人的詞彙,最終卻也只擠出“抱一個”和“辛苦了”這兩個被用爛的詞。

      她向來不擅長安慰人,好在阿丹抱怨完後,就埋首在她的晚餐裡,不打算再談關於前男友的話題。葉可心也打消和她談論誰的前男友更恐怖的念頭,只陪她聊了些學校的話題、和她組隊打幾場排位賽後就告辭返家。

      被阿丹送出社區大門後,她順著人行道往坡度下走。街邊昏黃的路燈,在地上剪出房屋和樹木的輪廓。

      走過兩個十字路口,快到家時,訊息通知聲響在耳邊,慕晨的訊息從螢幕跳出:「明天早上十一點公車站,遲到罰錢!」

      是了,明天是他的生日。

      因為幾次復活的時間都不同,葉可心對於時間的靈敏度大幅降低,也就沒像以前一樣對慕晨的生日展現出該有的敏感。

      此時壽星的一條訊息讓她猛然想起,總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看著那短短一行字,葉可心腦海裡冒出剛才排位賽打到中途,阿丹忽然冒出的問題:「對了,英愛和我說妳最近突然和慕晨走得很近,相處這麼多年突然開竅喜歡上他喔?不過也不意外啦,他條件是滿好的。」

      這個死亡問題讓她遊戲人物的車子直接撞進賽道的死角,排名從第一瞬間掉到最末位。

      其實她從高中二年級就開始喜歡慕晨,只是直到大學都沒明說。專注學習、從不聽信八卦的江英愛,當然也無緣了解她當年用來倒追慕晨的小動作。

      「沒啊,我和他以前難道走的不夠近嗎?」葉可心故作冷靜地操縱角色倒車,然後轉回賽道上。

      「也不是這麼說……就是你們以前相處起來比較像哥們,而現在終於有點化學反應。」阿丹煞有其事地說:「還有一點就是妳變得和之前不太一樣,感覺有點陌生。」

      「妳不在場怎麼會知道?有可能是英愛誇大了也說不定。」葉可心對此嗤之以鼻。

      「當然是靠直覺知道的啊,不然靠什麼?」阿丹輕笑一聲。「妳一直反駁反而讓我覺得很可疑,而且英愛她們只是把事情普通地敘述一遍而已,以她的性格根本不屑加油添醋!」

      雖然她相信江英愛的為人,也知道阿丹說的是事實,但經過至少三次死亡的經驗,她死也死怕了,從此打定主意要無視賀爾蒙的抗議,和慕晨做回朋友關係。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