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番外】〈那個吻〉(H)

      對於秦如初,陶菫始終不敢期待。她能做的,就是謹守本分、守口如瓶,讓這段如履薄冰的危險關係不曝光;陶菫得到該有的金錢,而秦如初有幾個寂寞的夜晚,是來找她度過的。

      陶菫記得,維持這段情婦關係的日子裡,曾有一個夜晚,她曾動搖過──

      那是一個繁星點點的清夜。

      不知怎麼地,陶菫失眠了。她躺在床上發呆,腦海中一直盤旋早些在公司從同事呂于婷那聽到的八卦,不,或許不是八卦,是真的。

      「我聽說今天公司上頭有個酒局,在附近高級酒店!」呂于婷在工作空檔壓著聲音神秘兮兮地說道:「這可是我中午從別部門聽到的。」

      座位本就與呂于婷相鄰的陶菫自然也聽到的,她本不上心,而偏偏這樣淡然的態度反倒激起呂于婷的興趣,非得把她拉進來一起講。陶菫失笑,可就在聽到下句時沒了笑容。

      「晚上的酒局,聽說秦副總也會去。」

      秦如初本就是全公司上下茶餘飯後的話題,一點風吹草動都會成人人口中的八卦,不為別的,就是秦如初那生來精緻的面容與淡漠的氣場,儼然是坐鎮公司的冰山。

      這樣的秦如初,也有參加酒局的時候嗎?

      「知道還有誰嗎?」耐不住好奇的另外女同事巴著呂于婷問。只見呂于婷露出神秘兮兮的微笑,「還有幾個帥哥啊,這次去的好像都是高階主管……」

      後來是部門經理回到崗位上,大家隨即一哄而散,可這段短短的流言蜚語卻停留在陶菫腦海中。

      陶菫曾打開過與秦如初的對話框,但又退出畫面。儘管已想到該怎麼問,卻覺得自己不該問。

      她們彼此之間的關係,並沒有親密到可以問私事,陶菫是這樣覺得的。

      從下班到回家休息,陶菫都沒有收到秦如初的訊息,也不知道對方在那樣的酒局中是否安好……

      但是否安好,都與自己無關──明明是這樣想的,可陶菫還是失眠了,所以在電話鈴聲響起時,陶菫立刻接了。

      「……妳怎麼馬上接了?」

      秦如初背倚洗手間冰冷的牆壁,試圖讓酒醒些。已經好幾杯黃湯下肚的秦如初原本只想出來透氣順便醒酒,掏出手機便不自覺地打給了陶菫。

      「因為妳打來了。」陶菫道。

      秦如初彎彎唇角,按著自己的太陽穴,一邊揉一邊道:「嗯……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打給妳──或許是我能打的人只有妳吧……」

      「妳在哪?」陶菫坐起身,盡量讓語氣保持平和地問:「妳喝很多嗎?」

      「呵。」秦如初低笑幾聲,「妳在關心我嗎?妳怎麼知道我喝酒?」

      「因為妳廢話很多。」陶菫的語氣冷了幾分,「到底在哪?」

      秦如初或許是也喝得茫了,便乖乖報了酒店名字後掛上電話回到包廂,繼續與其他業界高階主管周旋。

      這酒局嚴格說起來,不是秦如初自願的,但本就不是每一件事情都能順自己的意,所以秦如初就算不願意也能安然處之。

      回到包廂中的秦如初堆起一貫的淺淡笑容,手拿杯中紅酒時有些失神,到底為什麼會打給陶菫呢?大概如陶菫所說的,自己真的喝多了吧……

      感到困惑的,不只秦如初一人,包括陶菫也是。她仰望眼前金碧輝煌的酒店,一邊懊惱自己真的這樣傻傻跑來,另一邊關切身處酒局中的秦如初,兩種情緒拉扯著,莫名讓她感到煩躁。

      這種放不下、割捨不了的感覺到底是什麼?

      陶菫坐到一旁矮花圃上,讓夜晚的冷風冷卻一下腦袋,然而很快地,一群人從酒店裡走出來,吸引了陶菫的注意力。往人群一瞧,她雙眼圓睜。

      秦如初還真的在這……

      「今天與各位聊得很開心,下次再聊。」一名走在前頭為首的董事開心地對著身後主管們嚷嚷,餘光若有似無地停在人群後的秦如初與身旁的男人身上。

      迎上董事目光,男人點點頭,靠近秦如初道:「我看副總喝得很醉,要不要我送副總回去?」

      秦如初瞥了他一眼,雖然不耐但又不好發作,只得淡淡地道:「不用,我可以自己坐車回去。」

      「那怎麼行?這樣很危險──」

      忽地,一旁有道聲音插入彼此之間,兩人雙雙看向聲源,竟是一名陌生的女子拉過秦如初,朝著男人道:「不危險,不勞煩您了。我會負責送秦副總回去。」

      秦如初看向那人側臉,一旁街燈灑下的暖黃色燈光讓她的面容看上去溫柔幾分,還是,只是過量的酒精催化而生的呢?秦如初不知道。

      她甚至不明白,陶菫怎麼就這樣跑來了?

      陶菫表明自己是秦如初的助理,在這樣眾目睽睽之下,再強行帶走酒醉的秦如初難免會落人口實,於是男人悻悻然地離開,陶菫心裡暗自鬆口氣,看向秦如初的目光多了幾分無奈。

      或許,她真正感到無奈的是自己吧。

      「走吧,我送妳回家。」陶菫攬過秦如初再叫了輛計程車,將人塞進車裡時,秦如初倒向陶菫。陶菫輕嘆口氣,又道:「忍耐點,很快就到妳家了。」

      「……我要,去妳家。」

      陶菫皺眉,秦如初又說道:「我不要回家,我要去妳家。」又指了指手上紅酒說道:「我有紅酒,不想自己喝。」

      「妳這是還想喝酒嗎……」陶菫揉了下發疼的太陽穴便跟司機報了自己家裡地址,這人才安分下來。

      陶菫低眼凝視秦如初精緻的面容,眉目之間彷若凝聚烏雲,陶菫伸手輕輕撫平。

      「下不為例。」陶菫說。

      越認識秦如初這個人,越覺得秦如初不如表面上那樣淡漠正經,很多時候,她臉皮厚得讓人無語,簡直無法跟那個雷厲風行的秦如初聯想在一塊。

      可偏偏,割捨不了。

      將秦如初安置在自己大床後,陶菫倒了杯溫水給秦如初。單膝上床,她扶起秦如初,低眼看著乖順靠在自己懷裡的秦如初道:「妳喝多少?」

      「誰記得……」秦如初哼笑幾聲,聲音聽上去有些難受,「能喝多少是多少。」

      秦如初喝完溫開水後,便被陶菫推回床上。陶菫站在床上,面上涼薄,「妳這什麼樣子。」

      秦如初閉著眼,鼻尖嗅聞陶菫床上的淡香,屬於陶菫的味道縈繞周身,竟讓她慢慢放鬆下來。

      陶菫輕嘆口氣,彎下腰替秦如初喬好枕頭後開始整理起秦如初的背包與衣物,連陶菫自己也忍不住在心裡自己簡直像是賢妻良母一樣。

      末了,陶菫走到房間外的陽台,仰頭一望,竟是滿天星星的夜晚。半身倚在欄杆上,陶菫瞇起眼感受徐風拂過臉頰。

      半晌,陶菫聽到落地窗拉開的聲響,她頭也不回地說道:「妳不是應該跟醉鬼一樣躺在那嗎?」

      「原本是。」秦如初的聲音聽上去清醒許多,「瞇一下就差不多了。」

      陶菫沒應,也沒有掙脫那人從後而來的擁抱。她站在那,任著酒醒不少的秦如初撥攏自己的髮至右肩,輕柔的吻隨即貼上柔軟的耳廓,細細吮吻。

      「嗯……」陶菫偏頭,秦如初的吻順著優美的脖頸自下而上,舌尖捲起柔軟的耳垂。聽到陶菫的輕吟,秦如初輕笑一聲,吻得綿密。

      或許是酒精催化,連手也跟著不安份,手掌隔著單薄的衣物貼上後腰,撫過腰側,順著平坦的腹部往上移──

      「秦如初。」方摸上柔軟雪乳的手被抓住,陶菫低喝一聲,「發情是不是?」

      「嗯。」秦如初親吻她後頸白皙肌膚,激起一身哆嗦。不打算否認意圖的秦如初抱住懷中纖細的腰,腿直入陶菫兩腿之間,將陶菫困在陽台牆上。

      陶菫回頭看了秦如初一眼,僅僅一眼,便讓兩人捲入情慾漩渦,貼近的柔身燃燒夜晚,吻如雨下,很快地解開了陶菫上身的鈕扣,紫羅蘭紫色的胸罩若隱若現,托起飽滿的雪乳。兩肩的肩帶滑落圓潤肩頭,唇吻順著鎖骨吻至胸口,山巒隨著呼息上下起伏不定。

      陶菫的目光泛起波瀾,手推著秦如初肩膀,「妳、妳別在這……嗯……」夜晚的風如雙手撫過全身,帶些入夜的涼意竄進衣裡,颳起體內的零星之火,熊熊燃燒。

      秦如初咬上陶菫的肩頭,手指滑過光裸的背脊,陶菫渾身酥麻、腦袋熱脹,要不是腰上多一隻手扣住,怕是會雙腿一軟直接跌坐在地。

      「……嗯,去床上。」秦如初抱緊她的腰往室內帶,一邊親吻她敏感的耳朵一邊呢喃道:「還有瓶紅酒沒有喝。」

      身子落到柔軟的床鋪,秦如初跨坐在陶菫身上,動手扯起她的衣服隨意扔至一旁,又輕易解下自己的褲頭,光裸著柔身貼上陶菫嬌嫩的身驅,手一遍又一遍撫過全身上下。

      好熱。

      秦如初的手摸過的地方彷彿點燃星星之火,陶菫目光迷濛,雙眼濕潤,看了身上的秦如初一眼,差點使秦如初失了魂。

      「妳真的是……」語氣裡是懊惱與無可奈何,嗓音帶點情慾的沙啞,「讓我很失控。」

      陶菫別開眼,仰起頭,秦如初的吻落身體每一吋,直摸上胸口,一手包覆雪乳,另一邊張唇含住,立刻聽到陶菫急促又勾人的呻吟溢出唇邊。

      伸出的舌尖纏上嫣紅乳果,彷彿嚐上甜點似的舔弄。呻吟甜膩,似是鼓舞秦如初,她輕笑,親了親平坦的腹部,忽地停下一切動坐,挺起身子。

      陶菫睜開眼,只見秦如初手上多一瓶紅酒,正想問她意欲為何,下一秒,便見秦如初喝了口酒,又壓向她身──

      「唔!」

      扭動的身子讓唇邊溢出些許紅酒,順著胸下弧線流至純白床單。秦如初含著一口美酒,吻上敏感的乳尖。酒水沾上肌膚時微涼,很快地熱得讓人渾身燥熱。

      秦如初沒有這樣子做過。

      意識到這點下腹一緊,陶菫渾身酥軟,雙腿扭動,勾住秦如初腰緊緊纏上。

      秦如初瞅了陶菫一眼,瞧她雙頰泛紅,如一顆蘋果似的,誘人咬上一口。紅酒嚥下,薄唇水潤,勾唇一笑令人目眩神迷。

      秦如初湊近她的頸窩,酒香四溢,明明沒有喝酒陶菫竟也覺得自己醉了。不自覺伸出環住秦如初的脖頸,在昏暗的房間中,陶菫看進秦如初幽深的眼底。

      最後,視線不自覺下移,停在秦如初的唇上。

      那不能吻的唇……

      陶菫閉上眼,秦如初輕輕張開她的腿,埋進雙腿之間。失序的呻吟與重疊的喘息迴盪整間臥室。

      雲雨之後,陶菫疲憊地窩在秦如初懷裡。陶菫看了一眼床頭櫃上已空的紅酒瓶,往秦如初腰間狠狠捏一把。

      「哎,會痛。」秦如初一邊躲一邊揉著腰,笑容有幾分溫度。

      「妳害得我現在身上都是酒……」

      秦如初輕笑,手覆在陶菫眼上,低道:「沒事,我負責,妳睡吧。」陶菫靜下,敵不過倦意沉沉睡去,因此錯過了秦如初落在自己額上,眨眼即逝的吻。

      「晚安。」

                                                                      ──〈那個吻〉完

這是慶賀出版的特別番外,IG活動關鍵字是:有星星的夜晚/陽台/紅酒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