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仙界迷茫01

時間是早上十點半,金色的陽光穿過窗外的樹葉縫隙,在陸牧之的辦公桌上碎成無數金色的圓。

辦公室裡一大早就不時地傳出男女的調笑聲,吵雜的聲響讓陸牧之忍不住抬起了沉重的眼皮,看了一眼聲音傳來的方向。

只見自己的上司正倚著辦公桌,對著面前的黑髮的清秀女人笑著說:「何妹,你今天臉上有點東西呢。」

「有點什麼東西?」何妹緊張的摸了摸臉,怕是剛吃早餐留下了殘渣。

「有點漂亮。」上司揚起嘴角,牽出一個勾人的微笑。他微微的瞇起了細長的桃花眼,還伸出纖長的手指碰了碰何妹的臉頰說:「看到你這麼漂亮的女孩子,我心情都變好了。」

「唉喔,別亂說!」何妹故作生氣的輕捶了一下男人,但白皙的臉上已經蒙上了一層淡粉色的紅暈。

陸牧之見到面前的情況立刻翻了個白眼。

人帥真好,用這種土台詞也能撩到妹子。

要是換成他來說這些話一定立刻就被妹子給拉黑了。

陸牧之嘆了口氣,望著面前的公文。

到天界工作已經一個多月了,   陸牧之也漸漸的習慣了這裡的生活。

老實說天界跟他的想像還差挺多的。在他的印象中,天界裡總是有一堆神仙穿著古裝飄來飄去,沒想到一進來發現天界已經現代化了,大多神仙都穿著西裝或短裙上班,還用電腦處理公文。

看到神仙跟普通人一樣的在看Youtube,陸牧之一開始非常的難以接受。但適應後發覺這樣也滿好,起碼沒有代溝,他還能跟同事聊一下最新的遊戲進度。

要說工作上有什麼讓他真的不能接受的事情,恐怕就是他的上司不務正業吧。

陸牧之並不介意辦公室裡隨時有女孩子出現,問題是他的上司常常因為女孩子而耽擱手上的公文,讓陸牧之作業困難。

眼見何妹已經跟上司嘻鬧了一個小時多還沒有要走,而自己手上還有一堆急件要給上司過目。陸牧之只能抱著文件,淡淡地插話:「若夢,有東西要給你簽。」

原本還在跟何妹嬉鬧的男子立刻停了下來,鐵青著臉往陸牧之這邊瞪了一眼說:「陸牧之!跟你說過多少次了?我是你的上司,麻煩不要在上班時直呼我的姓名。」

「是啊,你還記得自己是上司,那你也該回來工作了吧?」陸牧之滑動工作椅,把一疊厚厚的文件放在若夢的桌上後說:「拿出你上司該有的樣子,我自然會叫你老闆。」

氣氛一瞬間就變得非常尷尬,在這種情況下何妹自然是待不下去,收起了她的甜笑後就匆匆地走了,留下陸牧之和若夢兩人四目相對。

空氣當中瀰漫著火藥氣息,其他同事也悄悄地抬起了頭,看著陸牧之和若夢幾乎每天都會出現的拌嘴。

一開始同事們還會來打圓場,試圖讓他們和解。但最近大家都放棄了,這樣吵吵鬧鬧似乎就是陸牧之和若夢的相處方式,吵得挺凶的似乎也不傷感情,越鬧還反而有種感情越好的趨勢,讓眾人十分不解。

可能因為若夢並不會記仇,常常吵了就忘。這樣吵鬧了一個月下來,陸牧之居然變成若夢在組裡最熟悉的人,這點恐怕是大家都始料未及的。

「陸牧之,你有必要這樣嗎?有女孩子在現場還故意給我難堪?」若夢額角的青筋都爆起了。

「如果不用激烈一點的方法你也聽不進去,我都試過好幾次了。更何況是你說可以直呼名字的。」陸牧之撐著頭,柔軟的黑髮鬆散滑動。

「我說,下班之後可以直呼我的名字,現在還是上班時間。」若夢煩躁的指正。

「哦,但你也沒在上班啊。虧你還是神仙,這麼說話不算話。」陸牧之冷哼了一聲,直接埋頭又處理公文去了。

若夢覺得自己的理智快要斷線了。

他從沒遇過一個像陸牧之一樣總是跟他對槓的下屬,更何況陸牧之還根本不是神仙。

沒錯,陸牧之只是個凡人。當初若夢跑去閻王府千求萬求,賣了一堆人情,讓閻王放陸牧之過來幫他打雜。閻王後來是放人了,但陸牧之的狂妄性格跟若夢的輕佻讓他們總是在踩對方的理智線。

深吸了幾口氣後,若夢穩住了呼吸,對著陸牧之說:「總之希望你下次能用委婉一點的方式提醒我,另外也不要繼續直呼我的名字了,否則......」

「否則你要把我送回閻王府嗎?」陸牧之頭也不抬的回應:「快把我送回去吧,讓我早點找個好人家投胎了,在這邊工作一點也不好玩啊。」

若夢頓時語塞。當初他求閻王放陸牧之過來,求了半天,現在其實也拉不下臉把人送回去。

這下若夢只能委屈的扁嘴,默默坐回自己的辦公桌後面了。

若夢的小組是負責北台灣區的管理,由於管理的人數眾多,下班通常都很晚了。

但偶爾能夠提早走時,若夢總會試圖拉著小組裡面的三名員工進行下班後的娛樂活動。有時員工們會配合若夢的任性胡鬧,但更多時候是大家會丟下若夢一哄而散。

此時若夢就正大聲地宣告著:「走走走,隔壁組的神仙妹妹們要去喝酒聯誼,我們也去!」

只見組裡年紀最長的老爺子立刻搖頭,猛烈的反對著:「老夫已經老了,去不動這種地方了,老夫需要回家熱敷,坐了一整天老夫的腰痛。」

而另一位留著短髮的俏麗妹子也立刻擺擺手,尷尬地說:「不好意思,我今天晚上要去約會。」

此時所有的目光就頓時集中到了陸牧之的身上。

陸牧之立刻回應:「我也不去,我討厭人多的地方。」

「欸,別這樣,別這樣。」若夢立刻黏了上來,帶著討好的笑容說:「給我點面子嘛,我都答應神仙妹妹會帶人去了。」

陸牧之翻了個白眼,冷淡地回答:「誰叫你亂答應?」

「拜託啦,一下子就好,你可以提早回家。」若夢扯著陸牧之的手臂,簡直像是把他當成救命的最後一根稻草一樣,死抓著不放。

陸牧之瞪著面前的上司,心裡一陣吐槽。

到底有沒有個上司的樣子啊!每次都做事不經大腦,到底是怎麼升上去的?靠臉嗎?

陸牧之不得不承認,若夢確實長的非常好看。不僅僅是以凡人的角度,就算是用神仙的標準去看也是一等一的美男子。但或許就是因為對方好看,犯起傻來才讓陸牧之更加的無言。

像是在撥掉髒東西一樣,陸牧把若夢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掰開,再度堅定地說:「不好意思,我對聯誼實在沒興趣。」

「陸牧之,不要這樣,你捨得放棄我嗎?」若夢眨著他琥珀色的眼眸,委屈的盯著陸牧之。

「捨得放棄。」

「你這麼狠心,良心不會痛嗎?」

「不會。」

「陸牧之!」

「……」

陸牧之在思考事情是怎麼變成這樣的。

本來說了不去聯誼,結果他去了。

本來說要提早走,結果他直接留到了最後。

本來說要自己搭雲回家,結果他現在站在若夢的家門口,身上還掛著已經醉到無法走路的若夢。

陸牧之氣的咬緊了後槽牙,他怎麼就這麼盡責呢?還將這個白癡給送回了他家。

「混帳若夢……鑰匙你放在哪裡?」陸牧之晃了晃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的若夢,見對方不醒又低吼了一聲:「你不說,我就把你給直接丟在這裡了。」

若夢幾乎已經睜不開眼皮,他搧了搧睫毛,在陸牧之頸上吐出一團帶著酒氣的溫熱氣息。

陸牧之猜想那應該是一句話,他勉強聽到了「口袋」兩個字,於是立刻將若夢甩在地上,然後蹲下來掏遍了對方的口袋,最後找到一個錢包,從裡面抓出了鑰匙。

一邊開門,陸牧之一邊憤恨的碎念著:「若夢,你給我記住……」

隨著一聲清脆的聲響,面前的門應聲而開。陸牧之將鑰匙和錢包塞回若夢的口袋中,隨後拉著若夢的兩隻腳,直接將若夢給拖進了公寓當中。

因為連房間也懶得進去了,陸牧之開了燈後就將若夢直接給扔在了沙發上。

若夢的單人公寓還挺大,客廳走簡約的現代風格。一整面的落地窗外讓他能看見天界的夜景,大理石地板透著光澤,面前還有一個48吋的液晶電視。

陸牧之不禁感慨,果然是職等比較高階的神明,俸祿比較多,住的地方自然也比較好。

這個客廳唯一的缺點就是有點亂,桌上和地上都散落著衣服,還有一些包裝紙也放在地上,感覺若夢生活的非常的隨便。

不知道是哪根筋接錯,陸牧之居然沒有立刻走,抱著一種好人做到底的心態幫忙收拾了一下四周。簡單的幫若夢把髒衣服丟進洗衣籃當中,包裝紙則塞進垃圾桶裡面。

收拾到一半陸牧之忽然聽到沙發上有聲響,他回頭看了一眼若夢,發現對方正趴在沙發上,一臉不舒服的乾嘔著。

「不、不不不!」陸牧之的心頭一涼,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垃圾桶推到若夢的面前,並將對方的頭直接按在垃圾桶裡面讓他吐。  

  看著抓著垃圾桶邊緣狂嘔的若夢,陸牧之開始認真地懷疑人生:這是哪裡,我是誰,為什麼我要坐在這裡看這個混蛋嘔吐?這個混帳還是我的上司?

等到若夢吐完了,陸牧之嫌棄的幫他打包了垃圾,帶到外面去丟。

回到房間時,若夢已經一臉疲倦的縮在沙發上了,像是力氣都已經用盡了一般。

這個景象讓陸牧之恨不得衝上去奏對方兩拳。

到底誰才是辛苦的那個人啊!居然就這樣給他躺平!太氣人了!

但事到如今,陸牧之也不想再和對方糾纏。他脫下自己的外套,蓋在若夢的身上,淡淡地說了句:「下不為例。」

轉身走人的那刻,一個力道輕輕扯住了陸牧之的衣擺。陸牧之皺著眉回頭,發現若夢纖白的手指正扯著自己的衣角,淡色的薄唇緩緩的擠出一句:「牧之,對不起。」

陸牧之聽見道歉瞬間氣就消了一半,但嘴上還是說著:「我不要你的道歉,給我加薪。」

「以前……以前也很對不起。」若夢勉強的睜著琥珀色的眼眸,眼底有難以捉摸的神色流淌而過,陸牧之看不出來那是什麼情緒。

躊躇了一下,陸牧之還是有點心軟,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總是對若夢生氣,但又總是無法丟下對方。於是他蹲下的身子,趁機用力的擰著若夢的臉說:「你還知道對不起,那明天快點簽過我的公文,嗯?」

「更久以前也很對不起……」若夢挪了挪頭,柔軟的黑髮滑過陸牧之的手掌。

陸牧之忍不住笑了下,放軟了聲音說:「更久以前是多久?我生前嗎?可是我喝了孟婆湯,已經全都不記得了。」

「孟婆湯……」若夢低聲地重複。

「對,我已經忘記了,所以為什麼是我?為什麼你要跑到閻王府把我帶過來?這樣應該違反了不少規矩吧。」陸牧之用黑曜石般漆黑的眼眸盯著若夢,這件事他好奇很久了。

這次若夢沒有回答,他只是再度眨了眨眼,隨後帶著一絲失落緩緩闔上的眼眸。

陸牧之又待了一陣子,確定若夢已經昏睡過去後才起身,替若夢拉了一下外套,關燈離去。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