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週週聽說好故事《遺失在記憶裡的歌》
HOT 閃亮星─也津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初夜》

T市最豪華的會館內,斛光交錯、衣香鬢影。

暈黃的燈光,柔和的音樂,來往敬酒的人們在會場裡穿梭來去,既鬧又靜。

江鈴在會場內來回穿梭,就是沒看到自己今晚的目標物。

奇怪,霍少鳴不是說少琛哥今晚會來嗎?他不來的話她怎麼幫茵茵約見面啊?

不過──

這個時間茵茵怎麼還沒到?難道半路發病了嗎!

她不敢多想,滑開手機撥出她的電話──

幾乎剛撥出就被接起。

「茵茵妳沒事吧?在哪裡需不需要我──」

過去兩字還沒說,電話那頭的顧芎茵說:「我沒事,我在飯店裡面。鈴鈴,妳、妳有見到少琛哥哥嗎?」

說到這個江鈴就不好意思。「茵茵,我好像搞錯了,我沒看到少琛哥。」

以為對方會很失望,畢竟她這次回來,是下定決心的,結果她只沉默一會,回她:「沒關係的,不怪鈴鈴。」

而後聽到她似乎在深呼吸,江鈴不禁問:「茵茵妳真的沒事嗎?是不是發病……」話還沒說完,顧芎茵便打斷她:「鈴鈴,我、我先去辦件事,我、我辦完了再打給妳。」

江鈴有些莫名,但不清楚對面什麼狀況,只好說:「好,那妳自己小心點,要不要──」我過去?

電話被切斷。

江鈴一頭霧水,愣愣地盯著被掛斷通話的螢幕。

「……」不是,怎麼覺得哪裡怪怪的?

####    ##

江鈴那頭沒出現的霍少琛,出現在顧芎茵下榻的酒店裡。

臨時調動的行程,他也沒叫霍少鳴過來換他,而是自己赴約。今日的董事慣愛催人喝酒,講話不喝酒便談不了生意──

一般這種生意他會讓霍少鳴來,但他前陣子胃發炎,不宜多飲,恰逢他在附近,思慮再三還是隻身過來。

被灌了不少酒的霍少琛走出包廂後,有些不適地倚靠在牆邊,長指揉著太陽穴,閉了閉眼再看,視線內的輪廓模糊暈開,不甚清楚。

眼看即將要支撐不住,一名服務生突然出現在他面前。「先生,需要我攙扶您去休息嗎?」

霍少琛揉揉眉心,鬆了口氣。「麻煩你了。」

那邊,服務生帶霍少琛去歇息,顧芎茵在櫃檯替他開房間,辦好手續後,她拿著房卡往電梯移動。

恰見剛才那間包廂,出來一名西裝革履,身材發福的中年男人。她微瞇起眼,發現看不清楚之後便放棄,正要轉身離開之際,瞧見他招手的方向──一名容光艷麗、身材曲線皆好的尤物,踩著高跟鞋扭著腰走去。

──難道是「招待」?

這個念頭突然砸上腦門,顧芎茵的腦袋忽然閃過許多畫面──霍少琛和尤物在床上翻雲覆雨,女人修長的腿勾上男人勁瘦的腰,赤裸精壯的胸膛、豐滿柔軟的乳……打住打住!驟然的熱氣從脖頸噴發向上,她不敢再想,匆匆地快步走進電梯。

按下樓層,她捏在掌中的手機正好響起,她瞥了眼滑開接聽。

「茵茵妳沒事吧?在哪裡需不需要我──」電話那頭的人劈里啪啦就是一串,她心頭暖融,看著電梯上升的數字,又緊張。

「我沒事,我在飯店裡面。鈴鈴,妳、妳有見到少琛哥哥嗎?」多年沒看見他,縱然已能從他身影氣質辨認,可她仍想再一次確認。

「茵茵,我好像搞錯了,我沒看到少琛哥。」

這聲回答,宛如強心針打進來。

「沒關係的,不怪鈴鈴。」她說,心裡已百轉千迴。

少琛哥哥醉了。

在她咫尺之地。

現在就兩個選項:做,還是不做?

本以為很難抉擇的答案,瞬間出現了。不帶任何猶豫,沒有任何遲疑──

──也是啊,睽違十年再踏故土,呼吸著與他相同的空氣,不就是來了結的嗎?

她捏著手機,按了按胸口,深深吸了一口氣。

「茵茵妳真的沒事嗎?是不是發病……」

不等江鈴說完,她用忐忑到顫抖的嗓音道:「鈴鈴,我、我先去辦件事,我、我辦完了再打給妳。」

「……好,那妳自己小心點,要不要──」我過去?

聽到那聲好,不等江鈴話畢,拇指一壓,掛斷電話。

盯著那扇門,她又深吸了一口氣,刷卡進門。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