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逃婚記開拍(3)

     

      「吶吶、我記得妳有一頂假髮對吧?借我、借我。」安園佳忽然想起什麼。

     

      「是說學園祭的時候買的那個嗎?等等喔,我找找。」

     

      林亞唯細心的幫安園佳戴上假髮,還幫她打理打理、拆掉馬尾,梳了梳了因為逃亡而凌亂的頭髮,並遞給安園佳換洗衣物,要她先去洗一洗,說是昨晚一定沒有好好洗澡。

     

      錯了,是昨晚安園佳根本沒洗澡,累癱的她,跟林亞唯聊完倒頭就睡了。

     

      然後不知道為什麼要先帶假髮再去洗澡的安園佳,向林亞唯指了指頭髮,林亞唯才不好意思地先拆除了假髮。

     

      等安園佳洗完澡,已經是午餐時間了,安園佳吃到肚子都脹起來了,嘴巴笑著說:「伯母煮得真好吃,謝謝你們收留我。」

     

      林伯母不好意思地說:「哪裡,誇獎了,收留是小事。」

     

      「那、那個,伯父伯母,我有事情想請求你們,」安園佳這時開口,她想要向伯父伯母說借三萬元的那件事,「我三天後就會離開,可不可以請你們借我三萬元?」

     

      「三、三萬?」伯父有些吃驚。

     

      安園佳以為他們不答應,趕緊說:「相信我,我一定會還得,我可以還你們兩倍……不,甚至三倍的金額,求求你們了。」

     

      過了一會,伯父才說:「……當然可以啊,兩倍就免了,我剛剛只是有點嚇到罷了,我明天就去領錢。」

     

      「謝謝伯父!」安園佳衝到了伯父身邊,瘋狂握住伯父的手上下搖晃。

     

      就這樣,安園佳的逃跑計畫又更多了個幫手,她歡天喜地的回到林亞唯的房間,無聊就打開了放在林亞唯桌上的雜誌。

     

      一翻開就是煩人的安園佳老爸的身影,說是為了找到女兒,就算要扯上法律糾紛也願意,真是噁心到想吐。

     

      看著那已老、白髮蒼蒼的老人家,不禁有種想揍他的氛圍,都是他,害她要正值青春年華就結婚!

     

      「很無聊吧,我們家沒什麼科技產品。」拿了兩瓶飲料回到房間的林亞唯失笑說道。

     

      安園佳搖搖頭,「不會啦!」順手接過可口可樂,大口大口地喝了起來。

     

      ♟

     

      「佳佳妳要小心哦。」正當第三天過完,拿了錢的安園佳在第四天收了林亞唯的幾件衣物便要離去了,離去前,林亞唯提醒著。

     

      「謝謝,我走了,有什麼事傳手機。」安園佳現在正戴著假髮、紫色隱眼,道了別,便離去了。

     

      而在一旁的馬路上,停著一台中古車,裡頭的人看見安園佳出來,打了通電話,「少爺,看見一位棕色頭髮女孩從林小姐家出來。」

     

      關承諺的聲音在另一頭響起,「跟著她。」

     

      「是!」

     

      安園佳始終沒有發現她身後跟著一輛中古車,歡歡喜喜地選了家旅館,住了進去,且一登記就是三天。

     

      一到房間、丟下衣物,拿出一瓶林亞唯送她的指甲油出來,嫌熱便拆掉了假髮,一拆掉,上完了指甲油,她的房門就叮咚叮咚的響起。

     

      外面的人喊著:「客房服務!」

     

      安園佳才在想這家旅館怎麼這麼好時,那服務人員將餐車推進了房門後,就一把抓住了安園佳,在安園佳措手不及時,又進來了兩位保鑣,緊緊扣住安園佳。

     

      安園佳大叫:「放手!放手!我叫你們放手!」

     

      而那兩位保鑣死也不動,安園佳急了,一隻腳大力地踹向了其中一位保鑣的下面,保鑣痛的放開了手,正當另一位保鑣想去上前問那位受傷的保鑣有沒有事時,安園佳掙脫了他們,並將那位服務人員扣住,不讓她動。

     

      這時,沒事的保鑣原本要上前牽制住安園佳,安園佳卻揍了他的小腹,他哀號著,安園佳也哀號了。

     

      「都叫你們放手了嘛!」安園佳又怨氣、又生氣的說:「都你們啦!抓個毛阿?嗚嗚……」

     

      三人都不解安園佳的怨氣是為何,直到安園佳下一句開口,才讓他們無言以對。

     

      「賠我、賠我啦!就說放手了,害人家指甲油糊掉了啦……」安園佳看著糊掉的指甲油,都快哭了,「人家沒有卸光水啦!很醜欸!」

     

      只是個指甲油,有必要把人踹到差點不能生後代嗎?保鑣們暗暗的想著。

     

      最後,任務不僅沒有完成,還被安大小姐轟出門外。而安園佳完全沒有覺得事情奇怪。還在那裡惋嘆指甲。真是遲鈍到了極點,令人不禁想為她默哀。

     

      ♟

     

      這天,安園佳手中的錢剩不多了,她穿著高跟鞋,來到超商,買了個便宜的五十元便當,在要走去結帳時,她的腳一拐,摔了下去。

     

      「小心!」

     

      一個人抓住了她的手,一把拉起跌倒的她,安園佳還震驚不已來不及反應,男子已經將她扶正,並拉著她到超商裡的休息座椅上,還沒經過安園佳的許可,他便拆下她的鞋子,高跟鞋的根已經斷了,這讓安園佳看到之後更加懊惱。

     

      「小姐,我去幫妳買一雙鞋吧?等我一下。」

     

      正當男子打算起身時,卻被安園佳一把按住,「這邊鞋子賣很貴,且材質不好,別在這裡買吧。」

     

      「可是……」男子低頭看了看安園佳的那隻斷掉的高跟鞋。

     

      「沒關係,我還能走,慢慢走去攔車就沒問題了。謝謝你了。」單純的安園佳其實真正的想法是:不想再麻煩你了,「受人之託,應當以湧泉回報。」,我可沒有什麼能報答。

     

      安園佳對男子微笑,一頗一頗的走到櫃檯結帳。中間還有幾次差點又摔一次。

     

      男子揚起一抹微笑。這男子,深紅色的短碎髮,藍色雙眸盯著離去的安園佳,眼底閃過一下不好的氣息,像野獸般牢牢抓住獵物的身影,他?他便是安園佳口口聲聲說絕不會結婚的對象,關承諺。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