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1-4

      三個月前,幾名業界人士在網上匿名指控某位女演員同時軋了好幾齣劇,造成劇組諸多困擾,很快就有人扒出該名女演員的身分,關於她演技的爭議越演越烈,有人批評她演技流於空洞,不帶感情,更有人直接砲轟她不敬業。

      網路風波不斷發酵,連帶影響到公司的形象和股價,公司便以休養的名義暫時冷凍她。

      我為什麼這麼清楚?

      因為我就是那名女演員。

      但沒關係,反正從此以後,這些紛擾就與我無關了。

      聽見開門聲響起,我心虛地縮了下肩膀,將半張臉埋在筆電螢幕後方,跟著捏緊了手中的啤酒罐。

      「茉茉姊?」

      細軟嗓音自門口傳來,我探出頭,暗自鬆了口氣,「未緒?妳不是明天才會回來?拍攝提前結束了?」

        未緒是化妝師助理,這幾天跟著劇組到南部拍戲,原本預定後天才會回來。

      聞言,未緒瞬間炸毛,當場翻了個大白眼,「說到這我就有氣,害我們曬了一整個上午的太陽,身上全是汗臭味……不行,茉茉姊,我得先去洗澡了,等等再跟妳說。」

      話語剛落,她風風火火衝進臥室,抄起居家服就直奔浴室。

      耳邊水聲嘩啦啦作響,我滾動滑鼠,繼續觀看求職網站上的職缺與應徵條件,光是學歷這關我就被刷下去了,遑論相關工作經驗。我越看越迷茫,忍不住拿起原本只是打算用來營造失意氛圍的啤酒,一口接著一口灌下。

      過了一會,未緒在沙發另一端坐下,氣憤的聲音隨即在我耳邊炸開:「茉茉姊,我跟妳說,妳都不知道那個黎泱泱有多大牌,臨時說不拍就不拍,劇組工作人員為了拍日出那個景,四、五點就起床上工,前一天還千交代萬交代,結果她居然搞失蹤,放鳥整個劇組,搞得大家人仰馬翻,還差點去報警。」

      我沒轉頭,但能猜到未緒白眼估計是翻了三圈跑不掉。

      「耐心等了她一個上午,好不容易聯絡上她後,居然說她人在機場,要去法國參加時尚展。」未緒冷哼兩聲,「什麼珠寶集團小千金、廣告界新寵兒!我祝她飛法國時旁邊坐了個活潑好動的小孩,讓她不能安心睡覺!」

      未緒又接連列舉幾項黎泱泱這幾天在劇組的豐功偉績,講得口乾舌燥,最後重重吐出一口氣,「可惡,講得我快渴死了!」

      未緒的個性就是這樣,情緒來得快也去得快,我拿起地上一罐啤酒晃了晃,「喝嗎?」

      「當然喝,被那個黎泱泱害得心情有夠賭爛。」未緒頂著這麼一張甜美的臉蛋冒出這句台語,實在有些違和,但見識過幾年前她在鄉下用流利台語罵人的畫面後,這還真只是小巫見大巫了。

      抒發完情緒,她忽然問:「不過茉茉姊,妳是不是認識她啊?」

      「妳怎麼會知道?」

      「妳沒聽過有句話叫『黑粉都追得比真愛粉勤』嗎?我今天可是趁空檔上網爬了她不少資料,發現妳和她曾經合作過一部戲。」拉開啤酒罐拉環,她輕抿了一口,一句話講得有些吞吞吐吐,「妳們應該……不會是朋友吧?」

      我不答反問:「如果是的話怎麼辦?」

      演藝圈是個極需懂得人情世故的地方,稍有閃失就可能被人默默記上一筆,更何況人心隔著一層肚皮,就算挖心掏肺對待對方,也難保對方心裡是怎麼想的。

      當初引薦未緒進劇組當化妝師助理,我最擔心的就是她不夠圓滑的性格會吃悶虧。

      「真的假的啊?黎泱泱那種──」她詫異地瞪大眼,察覺又要禍從口出時,連忙摀住嘴,「不是,我是說妳怎麼會和黎泱泱是朋友?」

      看她一臉驚慌,我忍不住笑,「放心吧,我和她不是朋友,頂多……就是一起合作過的關係。」

      她鬆了口氣,「對嘛,我就說……」

      「可是未緒,」我打斷她的話,板起臉孔嚴肅叮嚀:「妳要記住,這種話千萬不可以隨便在別人面前說。」

      未緒愣愣點了點頭,面對我突來的態度轉變,似是起了些疑心,目光無意間往電腦螢幕瞟去,雙眼猛地圓瞠,「茉茉姊,妳在找工作?」            

      「嗯,都當無業遊民這麼久了,還是得找份正經的工作。」不是什麼需要隱瞞的事,我坦然點頭,「不過現在對學歷的要求還真嚴苛,沒大學畢業,大概就去掉了七成工作機會,那張文憑真的有這麼重要嗎?」

      「可是公司那邊……」

      「月底合約到期後就不再續約,所以不會多加干涉。」

      「那演戲呢?」

      停頓了一會兒,我揚起脣角,「不演啦,而且我剛剛算過了,如果我之後能省一點,一個月存個兩萬塊,可能不到十年就能還清債務。」

      「茉茉姊……」

      「還是我再多打幾份工,說不定能更早還完,如果找有附午餐的工作,可能還可以再省一點錢。」

      我興高采烈地規劃接下來的生活,但我的喜悅似乎沒感染到未緒身上,她仍是愁苦著一張小臉。

      見狀,我淺嘆了口氣:「未緒,妳和未佑應該都很清楚,我本來就沒打算再進演藝圈。」

      未緒嘴開了又闔,糾結好半晌,才悶悶地說:「我知道,但就是覺得很可惜啊……」

      「有什麼好可惜的?」我搖頭輕笑,「趁這次機會離開也好。」

      真要說可惜的話,倒是有一件事。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