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稿倒數衝刺。30萬首獎與出版機會只差一哩路。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1-2

      周遭是一片全然的黑,透不進一絲光亮。

      「小茉,對不起。」

      「小茉,妳要成為媽媽的驕傲。」

      「小茉只要再撐一下,我們……」

      「小茉……」

      恍惚之際,我好像聽到媽媽久違的溫柔嗓音。抬頭張望,還沒能探究出聲音來源,突然間,眼前的黑暗分化成好幾道影子,它們步步逼近,挾帶鋪天蓋地的壓迫感襲捲而來,說出口的銳利言語句句扎心。

      「童星很了不起是不是?囂張什麼。」

      「住不慣鄉下,妳可以滾回都市去,不必在老師面前裝委屈。」

      「妳以為大家都很喜歡妳嗎?」

      身後狠狠撞上一堵牆,我被逼得毫無退路。

      下一刻,只見黑影張牙舞爪地往我身上撲,我瞪大眼想尖叫,喉嚨卻像被什麼狠狠掐住,發不出一點聲音,黑影接連抓住我的腳踝、手臂,勒住我的脖子,窒息的感覺就像那晚被遺留在車裡的恐懼……

      夢境戛然而止。

      我猛地睜開眼,視線一時無法準確聚焦。

      大口喘著氣,我抬手抹去額角細密的薄汗,怎麼回事?已經很久沒做這個噩夢了。

      是因為昨天的事嗎?

      連眨了好幾下眼,在視線回復清明前,鼻腔卻先嗅聞到一股濃厚的消毒水味。

      輕輕皺了皺鼻,我環顧四周,這才意會過來自己被送到醫院。

      是未佑送我過來的嗎?但怎麼沒看到他?難道是去上課了?

      甩了甩仍有些昏沉的腦袋,我拿過一旁的手機想打給未佑,卻先瞥見了跳出的訊息,是薇姊傳來的。

      「韓茉,來公司一趟。」

        我心臟猛地一震,依據過往經驗,突然被叫進公司向來沒好事。

      但這段時間我都待在家,難道會是昨天那件事?不可能,除非副導有把握我不會到醫院,不然應該不敢將那件事宣揚出去……

      想了半天還是沒有頭緒,我點開手機的行事曆,在看見「合約到期」四個字時,一切頓時豁然開朗。

      傳了封訊息告知未佑我身體無礙,我便自行匆忙辦理出院手續。

      來到公司大樓,我沿路跟幾個熟識的工作人員打過招呼,剛走進經紀人的辦公區,薇姊的助理小琪已快步迎上前,滿面燦笑:「妳來啦,亞薇姊在裡面等妳很久了,她說妳來直接進去就行了。」

      「好,謝謝。」

      「需要幫妳們準備什麼嗎?」她又笑咪咪地問:「咖啡?紅茶?還是可可?」

      小琪一向很討厭我,這麼無故獻殷勤,看來我的猜測沒錯,今天八成就是我出現在她眼前的最後一天。

      「沒關係,不用了。」

      不怪小琪,張亞薇是圈內有名的資深經紀人,擁有過人的敏銳直覺,手中帶過的藝人幾乎每個都大紅大紫,在各方舞台上發光發熱,小琪把薇姊視為最景仰的對象,自然就把我這個玷汙薇姊良好紀錄的不成材藝人視為眼中釘。

      「薇姊。」雖然小琪讓我直接進去,但我還是禮貌地輕敲兩下門板,才打開門。

      聽聞開門聲響,薇姊手中的筆停頓了下,在抬頭看見我的那一刻,她總是平靜無波的臉上出現一絲少有的猶疑,「韓茉……先坐下吧。」

      「好。」

      坐在沙發上,我環顧一圈辦公室的擺設,一段時間沒來,不但窗簾換成清爽的天藍色,窗台也放上幾盆鮮綠的多肉植物,整間辦公室多了幾分明亮感。

      上次來是因為什麼事?瘋狂軋戲被爆不敬業?還是幾個月前那起莫名被過度渲染的吻戲恐懼症?

       我自嘲一笑,轉回視線,看向起身朝我走來的薇姊。

      還沒等到她落座,我就先一步開口:「今天讓我過來,是關於合約的事吧?」

      似乎沒料到我會主動提起,薇姊表情明顯一怔。

      「如果是的話,薇姊妳直說沒關係,用不著在意。」

      薇姊在我前方坐下,抿了抿乾澀的脣,欲言又止好一會兒,才緩緩道出:「韓茉,公司之後決定不和妳續約。」

      「我知道了。」我點點頭,這是預料得到的結果,「謝謝公司和薇姊這幾年的照顧,給你們添麻煩了。」

      我面帶微笑,刻意保持語調的輕快,不想讓薇姊感到為難。

      可空氣還是安靜了。

      「韓茉,妳接下來有什麼打算?」薇姊沉聲說:「妳知道現在業界對妳的評價,我上次幫妳爭取來的試鏡機會,聽說也已經有內定人選,通過的機會微乎其微,不如等風波過了再……」

      「不演了。」想起昨天的事,我猛地打斷薇姊的語重心長,「薇姊,我不想演戲了。」

      話脫口而出的瞬間,我倏地一愣。

      這個念頭在我心裡轉過上百次,我曾經以為在說出口後,應該會感到解脫與輕鬆,為何此刻卻不然?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