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1-1

      「韓茉。」

      鮮澄色液體在水晶吊燈照耀下,閃著晶透亮澤。

      右手握住桌上的果汁,我的指尖隱然顫抖,玻璃杯壁沁出些許水珠,連帶虎口處也被沾染上濕潤。

      真厲害,一點都看不出被動過手腳的痕跡。

      「韓茉。」

      要不還是現在逃吧?

      輕咬住下脣,我另一手悄然抓住放在腿間的小方包,薇姊的叮嚀卻先一步浮現在腦海。

      韓茉,不行!

      這是最後一次機會了。

      還來不及做出判斷,手背忽然被一道溫熱覆蓋住,我下意識打了個冷顫,噁心的感覺頓時流竄全身。

      「韓茉,妳還好嗎?」

        穩住手指的顫抖,我不著痕跡地抽出手,順道將垂落的髮絲勾至耳後,抬眼睞向眼前的男人,端出如常的微笑,「沒事,可能是餐廳空調開太強了,有點冷。」

      「沒事就好,先喝點湯吧,暖暖身子。」男人優雅地執起銀叉,微微一笑。

      我僵硬地嚥了口口水,目光緩緩掃過桌面上的食物,卻一樣都不敢動。

      危機感自心底滋生,手心跟著出了一層薄汗,我不動聲色地打量周圍,餐廳此刻人潮雖不算多,但好歹也是在公眾場合。

      剛剛會不會是看錯了?

      如果不動桌上的東西,我應該還是可以全身而退……

      抱持著僥倖的念頭,我決定賭一把,直奔主題:「副導,關於試鏡的日期……」

      「韓茉。」男人立刻打斷我的話,神情從容自在,彷彿我所有的反應都在他的掌控中,「妳還信不過我嗎?」

      「當然不是這樣。」而我也確實做出他預料中的反應,很沒骨氣地陪笑,「我只是想知道等導演回來後,正式試鏡是什麼時候?我好提前準備一下,您也知道我實力不足,還得多練習。」

      「導演最近很忙,說不定之後的試鏡也是由我來,我這不是想先跟妳熟悉熟悉,好讓未來的合作能更順利嗎?」副導放下銀叉,單手支住下巴,狀似無意地提起,「對了,我聽說先前薛導的戲,妳被換角了,薛導真是沒眼光,放過妳這麼一塊寶石,以後肯定會後悔的。」

      娛樂圈還真小,就這種事傳得特別快!

      「薛導有他的考量,我也很遺憾沒能參與到最後。」抿出抹禮貌的微笑,我客氣回道。

      「考量啊……」他手指摩娑著下巴,若有所思地盯著我一會兒,爽朗笑出聲來,「是啊,妳說的沒錯,想完成一部電影哪有這麼簡單,底下有各種考量,換掉妳不是妳不好,只是不適合。」

      「謝謝副導的理解。」

      「只是……」副導食指輕點幾下桌面,雲淡風輕地說:「就不知道妳是不是適合這部電影了。」

      「什、什麼意思?」

      「這次劇本有不少吻戲。」他微微傾身向前,「妳有吻戲恐懼症不是嗎?」

      「這是誤傳!」

      見到我略微激動的反應,副導滿意地靠回椅背,嘴角緩緩勾起一抹危險的弧度。

      中招了!我腦中警鈴霎時大響。

      男人輕笑一聲,「娛樂圈裡的傳聞真真假假,是不是誤傳,還是得親自驗證過才知道,妳說是不是?韓茉?」

      即使早有想過事情可能發展的方向,在親耳聽見他說出這些暗示性強烈的話語時,我還是著實被噁心了一把。

      放在腿上的手攥得死緊,強壓下心中翻湧出的羞辱感,我穩了穩心神,好半晌才抬起頭。

      「擔心妳不能喝酒,所以點了果汁,不會連果汁也不能喝吧?」他客套的面具早已撕下,不打算繼續跟我迂迴,舉起手中的高腳杯挑眉,「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直接來。」

      高腳杯折射水晶吊燈的亮光,讓我一時間感到暈眩。

      我頓時明白了,他打從一開始就知道我看到他下藥的畫面。         

      看著他,我忽然很想笑,替淪落到今天這種場面的自己覺得可笑。

      要有多荒謬,他才會連下藥都能這麼理直氣壯?而我要落魄到什麼程度,他才會認為我會主動上他的床?

        我怎麼會笨到相信這只是一場單純的聚餐?是不是人都要傻過一回才會清醒?

      不是初入演藝圈的懵懂少女了,我很明白自己已經錯過全身而退的時機。

      以我目前的處境,就算選擇不喝那杯果汁,他轉身隨便兩三句話便能輕易操控媒體風向,明天的娛樂版頭條就會是「韓茉為求上位不惜獻身」,不會有人在乎所謂的真相。

      該怎麼做,答案似乎昭然若揭。

      深吸一口氣,我聽見自己沙啞的聲音響起,「……當然。」

      在他灼熱的視線下,我沒有猶豫地舉杯一飲而盡,冰涼的液體滑過喉間,不堪的羞辱感並沒有因此被澆熄,透過見底的杯底,我瞥見他臉上掛著戲謔的笑容,眼底甚至劃過一絲赤裸的輕蔑。

      呼吸一滯,我輕斂下眼睫,不去看他的臉,只是抬手抹掉殘留在嘴邊的果汁。

      「韓茉,妳放心,這次電影──」他迫不及待地開口,伸手要再次覆上我的手時,我猛地抽回手,立刻站起身。

      「副導,感謝您的器重。」不顧他臉上的驚愕,我微微鞠躬,努力維持最後一絲尊嚴,「不過試鏡當天我恐怕是沒時間了。」

      快步走出餐廳,來到一處隱蔽的角落,一股遲來的寒意自腳底直竄上腦門,緊繃的神經一鬆,我雙腿幾乎失去力氣。

      想到方才飲下的那杯果汁,我連忙摸出包裡的手機,撥了通電話給未佑,讓他來接我。

      等掛上電話,我看向止不住顫抖的指尖,這是藥效的副作用嗎?不然這點小事到底有什麼好值得害怕的?

      給足他面子,同時也拿到籌碼,只要我等一下去醫院檢驗,留下被人下藥的紀錄,至少可以保證他不敢隨便造謠!

      我都想替在短時間想得如此周全的韓茉鼓掌了,那我現在是在害怕什麼?為什麼我都已經在演藝圈連滾帶爬五年了,還是這麼不堪一擊?      

      望著夜色,我自嘲地勾起脣角。

      自憐自傷的情緒很快就被藥物反應給淹沒,我感覺意識逐漸飄遠。

      不知道過了多久,肩上突然落下一件西裝外套,淡淡的男性香水味竄入鼻尖,不是未佑的味道,這個人不是未佑!難道是副導?

      我警覺地想往後縮,卻發現全身使不上力氣,男人的臉孔在我眼前模糊成一片。

      過了好一會兒,一道輕柔的男性嗓音才隨著晚風飄進我耳裡,「韓茉。」

      不是副導的聲音,那他是誰?   

      「韓茉!」

      隔沒多久,未佑慌張的聲音傳來,我勉強抬眼看向疾步走來的朦朧身影,懸著的一顆心終於落地。後來未佑好像和男人有過幾句交談,我卻什麼都聽不清,最後的記憶停留在未佑攬過我的肩膀那一刻。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