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四天 他的沉默

暑假結束,迎來了新的學期。

因為開學日約好早餐在椿家一起吃,所以一早便邊綁領帶邊到椿家。

「終於換班了,不然一直被煩!」升上三年級的小早夜如此說道。

「說得自己好像多有人緣似的。」升上二年級的小晨一臉無言地說道。

「月季,妳的制服在這啦!」小茗手拿著一套和自己身上穿著一樣的粉色水手服追著小月季並說道。

「呃……」小月季奔到我身後躲著並小聲說道:「可以不要去上學嗎?」

「妳又在說這種話!義務教育是必須的,不然誰會想上學?」小茗逼近小月季並說出很中肯的話。

我低頭看著小月季並摸著她的頭說道:「小月季,上學有好處的。能交到很多朋友和學到很多知識哦!」

「上學很快樂?」小月季對我問道。

「……嗯,小月季的話一定可以的。」我笑著說道:「我讀的高中也會經過妳們的學校,有遇到的話就可以一起回家喔!」

「那一定會很開心!」小月季笑著燦爛,並和小茗進她房間準備上學事宜。

此時穿著白襯衫黑領帶黑長褲的阿潭,走了過來並對我說道:「慕秋,你的領帶完全違反校規耶!」

「哦是嗎?」我看著自己的領帶並說道:「這顏色蠻接近黑色的應該沒關係吧?」

「明明就是藍色的啊!」阿潭緊盯著我的領帶並說道。

總感覺等下會直接衝過來逼我換成標準的黑色領帶啊……

「我吃飽了!先去學校囉~~還得上台致詞呢!」我把最後一口麵包塞進嘴裡後,直接往門外衝去。

「喂!等我一下啊!等等,你說什麼上台?」下一秒,阿潭的身影也跟著奔出來。

我從包裡拿出象徵榜首的白大褂並披在身上,回頭對他說道:「榜首需要上台演講的。」

阿潭一聽,臉色不大好的說道:「那你還繫藍色的領帶……」

「不是藍色,是青藍色。」我糾正的說道。

「青藍色……」阿潭仔細的看著領帶再看著我幾秒後,妥協樣的笑著說道:「真的是呢!是很襯你的青藍色。」

「謝謝誇獎。」雖然我沒特意要選擇和自己瞳孔相同顏色的東西就是了,純粹是喜歡這個顏色僅此而已。

走著走著發現時間有點晚了,門口已經有教官站崗了!

「挖哩勒,我們這是遲到了?」阿潭看著手錶上的時間再看著校門前的教官並問道:「一開學就被教官發現你違反校規,這樣不好吧?」

「嗯~~那就……」我把肩上的書包丟給阿潭,在他一臉矇逼的同時,我已經從樹幹上再翻到水泥牆上並對他說道:「好了,書包幫我丟過來吧!」

「蛤?」阿潭疑惑之餘,一個陌生的低沉聲音出現在他旁邊並質疑道:「你們兩個在幹嘛?」

「教官早!」我笑著對穿著軍裝的高大男子說道。

「早什麼?早到來練翻牆?」他一臉鄙視的對我和阿潭繼續質問道:「你們兩個是新生?報上名來。」

「周宥潭。」阿潭報上名後,我接著說道:「溫慕秋。」

「果然沒印象啊……算了,這次就放過你們,下次給我正常的進校門!」男子說完後便往人群多的方向走去。

「都是你啦!一入學就被教官釘了。」阿潭邊抱怨邊將我的書包還給已經翻進校內的我。

「這樣不挺好的?印象深刻耶!」

「不好!哪天被叫去泡茶也說不定!」行事低調的阿潭如此說道。

「好啦好啦,我們先去體育館參加開學典禮吧!」

「幸好你還知道要去體育館……」

「我可是榜首耶!可優秀了!」

「好好好,你最厲害!開學第一天就翻牆被抓到的榜首。」

我們邊走去體育館邊互損對方,不一會便到達目的地了。

「溫慕秋同學來啦?我致詞完就換你了。」說巧不巧,一到達就被喊名字了。

「啊!是。」我故作已經到很久的走向前,與方才演講完的教職人員擦身而過……

「はじめまして。」聲音不大,明顯是對我講的。

「诶?」但當我回頭時,那個人便不見蹤影了。

不過剛才的是……日文吧?

意思應該是……「能見到你,真是太好了。」吧?

仔細回想,是一個總體衣著感覺和學生制服相同色系西裝、年紀約莫三十出頭的男子。

是老師、講師、教官或者根本不是學校裡的相關人員?

突然腦袋被某東西彈了一下,以及……「喂!慕秋!你怎麼了?從剛才就一直恍神狀態。」阿潭的疑問。

「榜首一下台就變成智障了?笑死。」此嘲諷來自開學沒多久就成立小幫派的男同學,而疑似小弟的其他人也一副惡狠狠樣的瞪著我不語。

「……我有做了什麼讓他們不爽的事情嗎?」我不解地問道。

「其實我也不清楚,因為我剛過來幾分鐘而已。」阿潭表示剛才導師時間結束後因為沒人要擔任而成為班長被拎去幫忙搬教材。

「榜首帥哥原來是天然呆啊!也不錯。」此時說話的是坐在我旁邊位子的疑似髮色有挑染的辣妹同學。

接著坐在辣妹同學前方位子的金髮不良少年同學,一臉不屑的說道:「是帥哥的話哪會看上妳這醜女?要看上也是看上校花吧?」語畢,便對我前方的黑色長髮女同學說道:「正妹,能不能要個賴?」

「喂!啟南河!你別騷擾我的好姊妹啊!」

「什麼時候她變成妳的姊妹了?別說笑了吧!牧若彩!」

這兩人是在一搭一唱的唱雙簧?而且明顯這兩人……

此時廣播聲傳來:「請各班的班長移動至會議室、副班長移動至學務處!」

「慕秋同學,走吧!」對我說話的正是前方的黑髮女孩。

「阿勒?慕秋也是班長?」不光是阿潭訝異,連我自己都訝異啊!

「榜首理所當然會被那個自以為幽默的班導陷害了啊!」啟南河說道:「話說你哪位啊?一樣是新生?」

「我是周宥潭,是隔壁班的,請多指教。」阿潭邊說邊把我拎起來,明顯不讓我有翹掉班長會議的機會。

「該不會你也是有弟妹的兄長行列吧?」啟南河看著阿潭的舉止說道,並引起牧若彩的發言:「我和這傢伙都是家有一弟的行列。」

「……」此時阿潭沉默了,下一秒黑髮女孩插嘴說道:「我們快過去集合吧!不然會遲到的。」

我就是想遲到甚至翹掉啊!班長會議什的熟悉到不行了,純粹是懶得去。

「阿潭,我們走吧!」我起身邊哼歌邊推著阿潭往教室外走過去。

「嗯。」

我們教室方位是會先經過會議室才會到學務處,到會議室後阿潭對黑髮女孩說道:「剛才謝謝妳……」

「不客氣!反正時間的確快到了。」女孩不建議的笑著說道:「那我過去學務處啦!不然會被那自以為嚴格的班導念了。」語畢,便輕快跳著走掉了。

「你那班的老師很嚴?」阿潭疑惑地向我問道。

「阿災,我連班導長怎樣名字是什都不知道。」

「你吼……」阿潭表示無言。

「話說剛才牧若彩和啟南河不是問你問題嗎?怎麼不回答你沒有弟妹,但有鄰家弟妹?」我盯著沉默的他約莫三秒後,才改口說道:「算了,反正也沒有義務要告訴他人。」

看來不單單只是因為覺得和小月季他們的關係不好解釋而已……

開學第一天就在班務個別會議結束後,半天便放人等明天正式上課。

「慕秋哥!宥潭哥!歡迎回來!」一回到租屋處,在馬路旁玩耍的小月季對我喊道,而一同參與的三人也如同三重奏般的對我說:「歡迎回來!」

「我回來了。」我笑著回應的同時對他們說道:「你們別在這裡玩,很危險的!今天國小十點半就下課了啊?」

「是啊!領教科書和單子而已。」小茗首先說道。

「有夠重的!薄重都算的話有三十幾本書!」小早夜抱怨道。

「這些書都會成為我的知識吧?我開始期待上課了呢!」小月季開心之餘,看著一旁的小晨並說道:「幸好有夜晨幫我分擔一些書,不然我很難把書背回來呢!」

也是,小月季比起同年紀的女孩子來得瘦小。

「小晨很紳士呢!」我讚賞後,並問道:「雪莉阿姨呢?」

只是一旁的小茗臉都嘟著像是隻倉鼠了……

「出門去了,午餐叫我們吃早上煮好的咖哩。」小晨說道。

不在啊?

此時,小早夜默默地走到阿潭的面前並笑著問道:「宥潭,有時間嗎?我有本參考書上的文法有點不懂,你能教我嗎?」

「那等我把書包放回家吧!」阿潭笑著說道。

「不如我幫你放回去吧?反正我也沒事情。」

「是嗎?那就麻煩你了。」

我背著兩個書包往租屋處走去,到裡面後將阿潭的書包放在他房裡,一本書掉出來引起我的注意。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