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

「就算我們沒待在你身邊,也不可以懈怠自己知不知道。」

「對啊!慕秋,你爸說得很對!你要向端木家的長子看齊知不知道?」

「……我知道了。」

不可以懈怠自己、醫生是最有價值的志向、別人可以考滿分,你為什麼不行?

這幾句話成天在我耳邊述說著,說到我都不時會幻聽到了。

---------------------------------------------------------------

「啊哩?慕秋,你醒來了啊!來搬行李進去吧!」

「到新住處了?」我揉了揉還有點重的雙眼並說道。

「嗯……你昨晚又熬夜了?」阿潭邊說邊遞了瓶水給我。

我接下水並說道:「畢竟我又不是菁英分子,所以只能用時間補上了。」

「你真的只是初中生嗎?講的話有夠成熟的!」

「這句話我原封不動的還給你,顯稚氣的阿潭。」

「好好好,趕緊收拾好再過去隔壁打聲招呼!還是你過去,反正我一個人也忙得完。」阿潭雖常常敷衍了事,但也常把事情丟給自己做。

我起身並伸了個懶腰,車子裡硬梆梆的果然不好睡啊!……

「一個人忙得完,那兩個人合力的話不就可以更快完成了嗎?」我跳下車子並和司機大哥道個謝後,並跟著我的死黨一起進我們的租屋處開始整理相關行李。

「真沒想到慕秋你家人竟然會准許你離家耶!」阿潭邊整理邊說道。

我猶豫不到一秒並笑著說道:「哈哈!我家人其實很疼我的~~」

「真的嗎?……你說的是真的嗎?」阿潭一臉嚴肅地看著我說道,雖表面上是疑問句,口氣上卻是鐵錚錚的質問句。

畢竟他曾不幸運的見過我那兩位家人,又剛好被問到成績後並聽到:「成績很好?那就好!我家慕秋啊!可不能被那些壞學生帶壞!」

也難怪他會質疑我。

「不會打我就算對我很好了不是嗎?」我笑著回答道。

「……算了,想說的時候就對我說吧。」阿潭說完後便轉身繼續整理行李。

「我知道了,謝謝你。」我簡單的道個謝。

整理完最後一箱的行李後,便到隔壁鄰居那裡打聲招呼。

來到簡單兩層樓的住宅門口,我按下門鈴,隨後兩道吵鬧聲以及開門聲出現:「請問兩位是……?」年約三十好幾的女性對我和阿潭問道。

「您好,我們是今天才剛搬到隔壁的!我叫周宥潭」阿潭簡單介紹完自己後,我注意到吵鬧聲的源頭並對其說道:「你們好啊!我叫溫慕秋,請多多指教。」

應該是小學生的男孩率先對我質問道:「你是誰啊?來我家幹嘛!」接著下一秒被一旁的女孩手刀了一下後腦勺後,女孩鄙視樣的說道:「廢話!一定是有事情才會來我們家裡啊!你能不能別一開始就是要踹共的口氣啊?很屁耶!」

「噗嗤!」我一不小心便笑出聲。

「笑屁啊!……痛!妳幹嘛又打我?」

「打你為什麼那~麼~屁啊!」女孩絲毫不在意且理所當然地說道,並看著我說道:「哥哥你來我家要做什麼呀?」

「我是新搬來你們家隔壁的溫慕秋,請多多指教!」我看著這對姊弟倆,微笑地說道。

「我是椿早夜,這屁孩是椿夜晨。」女孩拉過男孩並說道,接著又問道:「慕秋是初中生?」

「是啊!你們上小學了?」

「嗯!那如果有功課不會,可以請教你嗎?」

「呃……當然可以!」

這女孩是自來熟且有點霸氣的類型、而男孩則是傲慢但有點正義感的類型吧?

「初中生?好年輕啊!」站在門口的女性訝異了幾秒後便笑著對我們問好:「總之有什麼困難或問題可以來找我們,能成為鄰居可是種緣分呢!」

「我知道了,謝謝!」我揚起燦爛的笑容回應道,即便這位女性似乎認為會讓初中生離家生活的家庭總有些不單純。

之後幾天便下意識到椿家串門子,小早夜和小晨剛好都是我就讀的初中旁邊小學部的學生,所以便默契的在門口等再一起回家。

「兩位資優生,掰掰!」班上的同學們對我們如此喊道。

什麼資優生啊……

「慕秋哥!好慢!」小晨一說完果然下一秒被身旁的小早夜一拳貓下去!而小早夜說道:「慕秋,下課了啊!還有宥潭。」

「小早夜妳講得好像我是順便的耶!真過份啊!」阿潭輕笑著對小早夜抗議道。

「因為總感覺宥潭你都跟在慕秋的旁邊啊!像是腰包的感覺。」小早夜眼睛睜得大大的說道。

「小早夜說話好毒啊!」

「好了好了!我們該回去了,雪莉阿姨不是說今天要帶我們出去吃飯嗎?」我笑著制止他們受矚目的打鬧行為。

「對吼!我要吃漢堡肉套餐!」小晨滿是興奮感的說道。

「那我要吃港式套餐!」小早夜直接無視還在苦笑的阿潭並說道。

「好好好,那我們趕緊回去吧!」

之後吃完晚餐便在小早夜和小晨這對姊弟的吵鬧聲下回到各自家裡。

「小早夜的毒舌真是不像小學生啊!~~我快被毒死了,我有做了什麼令她討厭我的事情嗎?」阿潭一副不解地癱在沙發上並向我問道。

「你去問她本人不過得了?」我邊哼著歌邊回問他。

「就是不敢問才問你啊!」

「阿潭太遲鈍了,呵呵。」我笑著說道。

「蛤,這什麼意思啊?你才是……」喀!「喂?你有沒有聽到從哪裡傳來“喀”的一聲?」阿潭一臉驚恐的想像著他最苦手的靈異故事並說道。

「的確有耶!從哪裡傳來的……?」

隨後更是傳來尖銳的叫聲!

「天啊!到底是怎樣啊!」

「這裡!」我循著聲音跑到後方共用的小倉庫,而雪莉阿姨、小早夜以及小晨也一同在倉庫門口疑慮著,小晨甚至要拉扯著鎖頭並發出刺耳的聲音。

這個小倉庫不曾打開過,因為門前的小鎖鑰匙不知去向,有可能是負責保管鑰匙的人把鑰匙帶走了吧?

「哎呀!鑰匙應該是之前不知是向的那一家的人拿走的吧?聽說徹夜離開了。」雪莉阿姨困擾之餘,姊弟倆則跳來跳去踮著腳尖想看清楚裡面的情況。

「我找來斧頭了,需要嗎?」阿潭像拿著禮物似的,笑容滿面的遞給我並說道:「看你好像很需要。」

「我是很需要,但是你能別露出笑容然後把可做為武器的斧頭遞給我好嗎?很恐怖!」

「哈哈。」

「借過一下。」我無視他的敷衍,並舉出斧頭劈向鎖頭。

啪哩!碰!

在其他人一臉錯愕的情況下,我劈開鎖鍊並推開厚重的鐵門……

「有人在裡面嗎?」阿潭探頭對裡面輕聲喊道。

「有可能嗎?」小晨也小心翼翼的進到倉庫裡並質疑道。

我左顧右盼並且來到倉庫的角落,便遇見了“她”……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