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比武招親,解圍困境》

眾人來到寬敞的廣場,廣場中央放置圓形擂台。底下湧入人潮,圍成一圈。佇立在擂台上方的是孫玉兒,她一手執符紙,一手探向前方凌空操縱殭屍。在她前方的一名男子,擺出與之相同架勢,兩人互相鬥法。

彼此的殭屍奮力拚搏,你來我往之間,前後大戰了數十回合。男子道行略輸一籌,被孫玉兒的殭屍擊退到擂台之下,令他為之愕然,略有不甘地下台。

孫玉兒俯視下方,恰巧瞥見了孫仲傅,不等對方開口,她撇了撇嘴道:「爹,你可別阻止女兒這麼做,倘若讓我嫁給賈巴,女兒情願一死。」

孫仲傅勃然大怒道:「妳胡說什麼!有像妳這般胡鬧亂來的嗎?妳快給我下來。」

孫玉兒賭氣道:「我寧可自己挑夫婿,也不要嫁給偽君子。」孫仲傅他本想告知賈巴已死,但四處人潮洶湧,尚未報官就在大庭廣眾之下說出來,恐有不妥。一名蓬頭垢面的男子闊步走上擂台,仰天大笑道:「只要勝了妳,妳是否就會嫁給我?」

孫玉兒冷喝道:「你得先贏過我的殭屍。」

男子不懷好意地笑道:「看來老天對我余少路不薄,竟讓我今日抱得美人歸。」

孫玉兒擺出架勢,沒好氣道:「閒話少說,勝負尚未得知。」

孫仲傅目露訝色,呢喃道:「這下壞事了。」

位在身後的項中胤眼神射出茫然之色,大惑不解道:「發生什麼事了?」

孫仲傅沉吟片晌,指著擂台上的余少路,憂心忡忡道:「這余少路是凌羽派的弟子,師父乃是人稱屍尊的東方羽,我擔心小女鬥不過他。」

項中胤心中恍然,明白他為何這麼擔心了。東方羽號稱屍尊,在屍術士之中頗具盛名,數十年前創出凌羽派,倘若余少路真為其弟子,長年累月耳濡目染,自是不凡。

項中胤皺眉道:「令千金似乎也是屍術士,敢問師承何派?」

孫仲傅搖頭苦笑,輕歎口氣道:「小女自幼喪母,我沒空管轄她,從小就很愛玩。恰巧她憧憬屍術士,我便將送她去夜梟教,學了兩年,前些日子才剛回來。」

項中胤大感意外道:「你是說夜梟教?」

孫仲傅悽惶道:「不錯,就是人稱屍狂的上官梟所創教派。本來我是聽他名氣大,所以讓小女進去。沒想到後來得知,上官梟為人狂妄,風評不佳。所幸夜梟教之所以肯收小女,也只是為了要錢,期限兩年已到就放她回來。」

項中胤點了點頭,將目光移回擂台上。一般殭屍多半分成三種,蔭屍、行屍和活屍。蔭屍是由屍術士親手操控,行屍則是聽命之後自由活動。最後一種活屍,不僅有自主意識,甚至還有生前記憶,實力最為厲害。

擂台上孫玉兒的殭屍乃為蔭屍,所以孫玉兒的手腕不停旋動,正是要操控殭屍。相較於她操控的蔭屍,余少路的殭屍是行屍,只要發號施令便可自由行動。前者須專心致志,後者屍術士本人可伺機而動,蓄勢待發。

果然如項中胤所料,殭屍互相拚殺之時,余少路繞至一旁,抽出符紙,打算趁孫玉兒不注意給她一擊。孫玉兒當然也明白他意圖,時不時挪移位置,不讓其有機可趁。無奈余少路的行屍較為強勢,即便他不出手,孫玉兒的蔭屍也弱居下風,節節敗退。

余少路的行屍還有一個優勢,就是能持有刀刃。一般蔭屍用死屍煉成,身子較為僵硬,不好操控兵刃,所以多半徒手攻擊。行屍用將死之人煉成,肌膚彈性宛若活人,能做出跟尋常人無異的舉動。

只見余少路的行屍身子一掠,手中大刀一砍,孫玉兒的蔭屍瞬間被刮出幾道傷痕。行屍再往他大腳一蹴,不偏不倚踢中蔭屍,當場踉蹌跌下。余少路見機行事,擲出符紙,口中唸起咒文。符紙化為一股氣勁直撲而來,猝不及防之下,孫玉兒被推出擂台外。

勝負已分,余少路轉身來看向孫仲傅,賊笑道:「岳父大人,明早我便去提親。」

孫仲傅微一錯愕,苦惱道:「這是小女擅作主張,算不得數。這樣好了,明日我遣人去府上送上銀兩和美女予以犒賞,還望余公子海涵。」

余少路聳了聳肩,不以為然道:「我可是為了娶她才來,在場的人均能見證,難道孫老爺打算出爾反爾,言而無信嗎?」

孫仲傅大吃一驚,萬萬想不到對方態度強硬,不禁大窘起來。他是寧遠鏢局的總鏢頭,鏢局自古以信用為優先,倘若他此次不守約,恐怕會使鏢局聲譽一落千丈。

項中胤對余少路這般死纏爛打,倒是毫不意外。雖然他對孫府了解不深,但僅憑其奢華宅院來看,余少路入贅之後,不單能娶到孫玉兒這標致的美人兒,還可坐擁金山銀山,試問哪個人肯放棄這大好之機。

孫玉兒勉強爬起身子,心似不甘,抿唇道:「我、我願賭服輸。」

余少路眼見孫玉兒認帳了,仰天大笑道:「我每日在街上看到妳婀娜身影,都不知流多少次口水了。青樓女子我野玩膩了,現在不光能對妳一親芳澤,甚至還有孫府當靠山,這真是作夢也想不到。」

余少路話說得露骨,引來旁人議論紛紛,就連孫仲傅也被氣得臉上一陣青一陣白。孫玉兒雖感氣憤,但規矩是她所訂,也對他無可奈何。她垂首跺足,面露悔色,一想到日後要叫這人夫君,不禁悲中從來。

項中胤本不想生事,但見余少路咄咄逼人,實在也忍不下氣了。他舉步向前,徐徐地站到擂台上,故作鎮定道:「余兄尚未履約,又怎知抱得美人歸了?」

余少路臉色一沉,問道:「事已定局,你還想說什麼?」

項中胤嘴角飄出一絲笑意,淡然道:「你方才沒聽到嗎?孫姑娘是說要贏過她的殭屍,你只是將她推下擂台,又怎說你取勝了?」

余少路大笑道:「就算再來幾次,也不過是徒勞無功。」

此言倒是不假,若以方才一戰來說,孫玉兒確實無能為力。項中胤早知他有此回應,不急不徐道:「她只說勝過此殭屍,並未說過由誰替她操控不是嗎?」

余少路當場一怔,不知他葫蘆裏究竟賣什麼藥。他問道:「你到底想說什麼?」

項中胤走到孫玉兒面前,笑道:「可否將妳的殭屍借我?」

孫玉兒大訝道:「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項中胤微微一笑道:「當然知道。」不同於行屍和活屍,由於蔭屍是透過操控,所以只要原主人許可,便可將其暫借他人操控。

項中胤取出五條紅繩,紅繩前端有針尖,他將其擲入殭屍身上。旋即,他取出符紙放在孫玉兒手腕上,另一張符紙放在紅繩上,稍作施法,紅繩上頭的符紙滲出鮮血,順著繩線流入殭屍體內。

項中胤右手一甩,紅繩逐漸變淡,終至消失。他健腕輕旋,手指晃動,殭屍宛若人偶一般被他控制自如。孫玉兒見他氣勢騰騰,懍然道:「你真要上場嗎?」

項中胤瞥她一眼,笑了笑道:「事已至此,難道還能有假嗎?」話音甫落,他走上前去,目光如電,端視著余少路。

余少路被他這般挑惹,不悅道:「這是你自找,若出了事可怨不得我。」

底下眾人喧嘩聲此起彼落,他們雖多半是外行人,但見余少路擊敗孫玉兒,覺得項中胤勝算應該大不多。混在人群中的屍術士,更是不看好他。再怎麼說余少路也是名門弟子,雖盛氣凌人,但確實有所實力,教人既恨又無奈。

項中胤環目一掃,瞧見底下眾人面面相覷,紛紛帶著同情之色,不禁苦笑。余少路也自認勝券在握,得意笑了幾聲,踏出大步。

兩人對視一眼之後,各退半步。余少路執起符紙,發號施令,行屍立時撲上來。余少路這次可不循規正矩,他下命讓殭屍攻擊項中胤,儼然針對他而來。屍術士若被打倒,蔭屍會失去控制,所以他這麼做也不算錯。

項中胤早知他有此意圖,微微一笑,右手輕旋,他操縱的蔭屍凌空破下,一爪襲來,登時將余少路的行屍推開數尺。余少路故技重施,又再度繞至後方,試圖偷襲他。

項中胤早看清其路數,佯裝沒發覺,繼續操控殭屍。余少路見獵心喜,擲出符紙,氣勁霎那間湧出來。項中胤抓準時機,矮身伏下閃過一擊的同時,身子一旋,朝他也扔出符紙。

這張符紙宛若鬼針草,牢牢地黏在他衣襟上。余少路低頭一瞧,暗叫不妙的當下,符紙迸裂開來,余少路當場被震退數尺。

待到余少路定過神來,項中胤已近在呎尺。他伸手一攫,掐住他的脖子,再踢一腳。余少路下盤不穩,當場跌倒在地,摔了個狗吃屎,惹得眾人頻頻發笑。

余少路怒現於色,正想反擊之初,項中胤伸手抓他肩頭,余少路驚覺勁道奇強,掌力中竟夾著一股肅然之氣。項中胤用力一按,余少路哀嚎一聲,單膝跪地。

項中胤將符紙包覆指尖,向他左脅一刺,指化為拳,扎扎實實地打在他的胸膛。余少路承受不住,後勁湧上,嘔出鮮血,當場昏厥過去。

項中胤收懾心神,作揖道:「承讓了。」眾人瞠目結舌,霎那間忘了喝采。片刻,掌聲如雨後春筍湧現出來,平日對余少路心生不滿之人,紛紛叫好。

項中胤為免再生事端,不顧孫玉兒反對抓住她的手,將她匆匆帶下擂台。眾人以為他打算娶走孫玉兒,采聲雷動,久久不竭。孫玉兒羞赧垂首,霎時間手足無措。

折騰一會,眾人好不容易返回了孫府。椅子尚未坐熱,孫仲傅捋了捋鬍子,打量道:「敢問項公子生辰八字為何,祖籍何處,家中還有些什麼人?」

項中胤不解道:「孫老爺為何這麼問?」

孫仲傅欣然道:「方才小女比武招親,你拔得頭籌,天下人俱可見證。莫非項公子嫌棄小女不願意娶小女過門?」

項中胤暗叫不妥,忍不住搔頭道:「實不相瞞,我自幼患有隱疾,大夫說我日後難以行夫妻之實,未免蹉跎令千金青春年華,還望孫老爺收回成命。」

一旁的孫玉兒見他這樣說,臉色當場垮下,大嗔道:「你嫌棄我就直說,何必拐彎抹角,你當天下只有你一名男子嗎?」言罷,她轉身匆匆回房。

項中胤瞧著她離去倩影,心中有些愧疚。他轉過來看了孫仲傅一眼,孫仲傅皺眉道:「我管教不方,小女刁蠻任性,還請項公子勿見怪。」

項中胤故作歉然道:「孫老爺,若非我有隱疾,定當娶千金為妻。還請孫老爺轉告,莫讓孫姑娘以為我是嫌棄她。」

孫仲傅歎道:「現在小女不在,項公子也就不須虛應了。」孫仲傅瞧了水靈一眼,長吁了一口氣,苦笑道:「若你真有隱疾,身旁陪著如此美人,豈不如難受萬分?我也是過來人,一個女人若沒獲得滋潤,定不會對你露出這樣甘願奉獻的面容。」

項中胤哪知他年過半百竟也是花叢老手,被他輕易瞧去破綻。他大感尷尬道:「我真不是有心欺瞞,還請見諒。」

孫仲傅灑然一笑道:「強摘的果子不甜,你若無此意,我就是把小女嫁給你,也只是讓你們彼此活得痛苦。不過我看小女對你並非無情,為免她苦思於你,你擇日離開孫府,我派人打點一間客棧,好讓你住上半個月。」

項中胤作揖道:「多謝孫老爺。」言罷,他隨同下人返回客房。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