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卷一:失衡的提爾納諾》第二章.歡迎來到提爾納諾(下)

      隨著馬車漸行漸遠,我掀開了布簾的一角,靜靜地觀賞著這個陌生的世界。從那處廣闊的山原往南方走了一段路後,入眼的是一片茂盛的林。看著一片鮮活純淨的綠,就像是離家多年的遊子歸鄉般,竟不可思議地感到有些安心。

      「小伙子,看你這身特別的打扮,應該是從外地來的吧?」

      坐在馬車前頭,手握韁繩的圓胖大叔這麼問著。

      其實他想說的應該是"奇怪"而不是"特別"吧?雖然我現在身上所穿的,是一套很平常的學生制服,但是對於這個世界的人只能說是非常異樣的裝扮了吧?

      「......其實,我不記得了。」

      思量了片刻,我斟酌著如此回答。

      這宛如既定套路般的開頭,讓我不自覺地,在語氣中混入了一絲恰到好處的尷尬。

      「啊?不記得了是什麼意思??」

      對方帶著理解不能的表情,茫然問道。

      「那、那個,說起來可能有些荒謬......」

      我深吸一口氣,拿出自己磨練了十幾年的演技,苦著臉說道。

      「但是,當我醒來時,就已經在這裡了。並且,除了名字以外的事情全都不記得了...」

      帶著陰鬱的表情,我用悲傷的語氣這麼說著。那大叔聽了以後,寬大圓潤的臉瞬間皺成一團,看著我的眼神裡不禁多了些同情。

      「怎麼會發生這種事......」

      「...是啊,我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呢。」

      「沒、沒事的!說不定,這是神想要給你一次重新來過的機會。」

      我輕聲嘆了口氣,並擺出一張苦惱的表情。一旁的大叔見我這般,忍不住想要開口安慰。

      「放心吧!既然讓我格朗姆多(Grumdo)碰上了你,那我怎麼也不會丟下你不管的。」

      很平常的一句話,卻硬是讓我愣了愣。畢竟,已經被拋棄太多次了。

      (重新來過嗎?在這個世界,或許會有我的容身之處...也說不定。)

      我一邊像這樣懷著無謂的理想,一邊開口回答對方。

      「謝謝您,格朗姆多先生。」

      「對了,小伙子。你叫甚麼名字?」

      面對我的真誠致謝,格朗姆多以微笑回了禮,然後問道。

      「啊,竟然都忘了做自我介紹,真是失禮。我叫克拉帝爾--克拉帝爾.馮.密狄亞特。」

      連自我介紹這麼基本的事情都能忘記,我慌忙地回答著。

      「還記得名字就是一件好事。那麼,克拉帝爾。反正你現在也不知道能去哪,正好我認識的一個朋友,她開的酒館最近還挺缺人手的,要不要考慮去那裡打工?」

      格朗姆多大笑了幾聲,然後猝不及防地問了我這個問題。

      「诶!?是、是真的嗎??」

      由於上輩子...不對,我好像根本沒有死的樣子?但那不重要。由於在之前的那個世界中,我曾經--或著應該說經常--遇到一些令人不太愉快的事情。所以在面對這種突來的好意時,總會不自覺地開始防備,甚至感到有些不自在。

      「你現在身無分文,連自己是從哪來的都不知道,我有騙你的必要嗎?」

      「...說的也是。」

      面對對方無情卻十分現實的吐槽,我不禁為自己的疑心病(被害妄想)感到了一絲歉意。

      「那麼,你意下如何?那家酒館生意可是很好的,很多人搶著要去那裡工作呢!晚了可就沒有喽!」

      「拜、拜託您了!請務必讓我得到這個機會!」

      我將雙手置於膝上,低下了頭,鄭重地說著。

------------------------------------------

      在行車的路上,從格朗姆多先生那裡打探到了--套出了--不少消息。

      這個世界好像叫做提爾納諾(Tirnano),就地理上來說,整個提爾納諾可分為東、西、南、北、中五個地域。而我們目前正位於東方的倫斯特民主共和國(Leinster   Democratic   Republic)。

      黃昏時分,在一個距離中央都市有些偏遠的城鎮中,有一間看上去異常熱鬧的酒館,木製的門上歪歪地掛著寫了"營業中"的牌子。隨著門"咯吱"一聲被推了開,我緊跟在格朗姆多身後,踱步踏入了這個陌生的場所。

      內部空間比從外面看上去要大上許多,擺設簡單卻又獨具風格。空氣中充斥著濃郁的酒香,耳邊傳來了繁雜的談笑聲。離門口較近的幾人注意到了我,接連落下了一道道奇異的眼光。對於這種可以算是家常便飯的事,我習慣性地視而不見,繼續走著自己的路。

      「呦,這不是格朗姆多嗎?今天怎麼有空到我這來了?」

      「好久不見!露薇雅,我記得你這邊好像缺人手對吧?」

      原本站在吧檯前觀望的一名年輕女性,一看到我們便迎了上來。這邊的格朗姆多也非常熟絡地與對方打著招呼。

      「是這樣沒錯,怎麼了嗎?還有,這位是?」      

      有著一頭火紅長髮,名為露薇雅的女姓,將視線移到了我的身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這位是克拉帝爾。我們是在山上遇到的,他似乎因為某些原因而失去了名字以外的記憶,所以我便想著把他帶到你這邊來。不會給你造成甚麼困擾吧?」

      格朗姆多大力拍著我的肩膀,並將我往前推了推。

      「您好,我叫克拉帝爾。就像格朗姆多先生說的那樣,我失去了以前的記憶。碰到這種事,實在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我一邊搔著頭,一邊苦笑著闡述。彷彿真若有其事的樣子。

      「...原來如此。發生這種事,我很遺憾。不過你也別想太多了,說不定這是神想要給你一個重新來過的機會呢~」

      聽到這句話,我不禁愣了愣。不動聲色地觀察了下兩個人,發現他們在言行舉止上有些地方還真是相似。

      「我是露薇雅蒂娜.奇利亞斯(Luviattina   Chilias),可以叫我露薇雅就好了。嘛~既然是格朗姆多帶來的人,那我就沒意見啦。」

      露薇雅做了簡單的自我介紹後,二話不說便乾脆地表示沒意見了。

      「不,那啥...不會太草率了些嗎!?」

      我帶著詫異的表情,忍不住吐槽著。

      「我說小子,既然人家都答應了,你就好好地道謝便是。這樣的機會到了別處可是沒有的喔。」

      「是!非常感謝!」

      我十分浮誇地行了個大禮,然後用著真誠的語氣這般喊著。

      「也不用那麼誇張。不過,有件事我還是得先告訴你。我們這邊的工作可沒有你想的那麼輕鬆哦!偶爾會碰上一些在店裡大吵大鬧或是沒事找麻煩的人,你這麼柔弱的樣子,或許會被人盯上找碴也說不定呦?」

     

      露薇雅雙手插著腰,一雙翠綠色的眼上下打量著我。

      「沒關係的。那種事情反正也習慣了哈哈哈哈......」

      話剛一說出口,我馬上就意識到了自己的失誤。而露薇雅也立即用懷疑的眼神看著我。

      「習慣?你不是失憶了嗎?」

      「...嗯?我也不知道。好像......隱隱約約有著那樣的記憶?」

      在第一時間反應過來的我,用著呆滯的神情說道。然後像是在努力回憶的樣子,用手扶著額頭,"不經意"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算了,克拉帝爾。那種不愉快的記憶忘掉也好,別勉強自己了。」

  

      一直在旁邊聽著我們對話的格朗姆多輕輕拍了拍我的背,緩聲說道。而露薇雅似乎也相信了沒再懷疑。

      (這次算是呼嚨過去了,下次得再注意一點才行啊。)

      我輕輕地點了點頭,一邊在內心反省著。

      「總之,如果真有人欺負你的話,儘管跟我說,我會幫你處理的。」

      露薇雅眨了眨眼睛,十分可靠地說著。

      「好的,到時再麻煩您了。」

      我理所當然地接受了對方的好意,卻遭到了來自格朗姆多的無情吐槽。

      「小子,像這種時候,至少應該說句『身為一個男人,怎能讓像妳這樣美麗的女士來保護呢?』諸如此類的話吧?」

      「嘛~自知之明我還是有的。若是真說了那種話,到時候卻一下就被放倒,那豈不是很丟臉?」

      「說的也是。」

      在這之後,我在這個名為提爾納諾的世界,開始了--莫名的--酒館中的打工日常。

------------------------------------------

      在這間酒館打工的第三天,一切順利。由於以前嘗試過了不少類型的工作,所以很快就適應了。且因為這地方人多口雜,所以也從旁蒐集到了不少資訊。而這其實也是我之所以會答應跟格朗姆多來這裡找工作的最主要原因。在這個人生地不熟的世界,若想要生存下去,首先就是得想辦法了解整個世界的概況。等到有了一定的訊息量時,才能做下一步的打算。

      雖然曾經也活得很絕望,也想過乾脆讓自己頹廢地死去算了。可是,與其那樣,我還是想讓自己死得好看一些。有句話是這麼說的吧--"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1)即便無法活得那麼燦爛,但我想至少讓自己變得有價值一點。所以,我不會自主地去追求死亡。但若是它自己找了上來,我也不會反抗就是了。

      何謂存在?何謂死亡?人類清楚了解並坦然接受死亡,因此他充分的感受到了自己的存在。在週而復始的絕望中,不是反抗,而是接受。

      接受,然後推翻。

      相對的,抗拒且懼怕死亡的人,他們渴求尋找自己的“存在”。甚至不擇手段只為提高自己的存在感。

      也許,我們都忽略了一件事——所謂存在,是建立在死亡的基礎上。   

      當然,在我剛穿越到這個世界時想幹的那件事(想激怒路西法砍自己),那只是單純理智失控罷了。當時有一種彷彿被人耍--恨不得趕緊死一死飛到天上去找神明算帳--的這種感覺吧。

      一不小心就離題了。總之,在這幾天打聽到的消息,包括了之前格朗姆多稍微提到過的。這個名為"提爾納諾"(Tirnano)的世界,主要分為五個地域--

      東邊的"倫斯特民主共和國"(Leinster   Democratic   Republic),也就是我現在位於的這個國家。而在山脈的另一邊,東境的外圍,是一個面積龐大的森林。據說許多冒險者經常都會前往該處--練功打怪--進行探險等各種活動。

      接著是南邊的"芒斯特南境協力聯合國"(Munster   Southern   United   Nations)。在其外境是"獸人王國荷魯斯"(Orc   kingdom-Horus)。

      再過去就是西方的"康諾特獨立聯邦國"(Connacht   Independent   Federal   State)。據說高聳的山群後是血族的棲息領地,更詳細的就不知道了。想必一般正常人也不敢隨意越境打聽。

      然後,便是在這幾個國家之中經常會聽到隻字片語,卻又好像不敢多提半句的--位於北境的"阿爾斯特北方統一帝國"(Ulster   Northern   Unification   Empire)。隱約間好像聽到有人說那裡同時也是龍族的棲息之地。

      最後,就是位於整個提爾納諾中央,被視為神聖與禁忌般存在的--傳說之島"阿瓦隆"(Avalon)。在那個島上,長著一棵巨大的世界樹(world   Tree)。傳聞那棵樹上寄宿著眾多亡者的靈魂。從古至今有許多人嘗試想要到那座島上去,但幾乎沒有人成功過。因為那座島被單獨隔離於海上,若想從其他四個地域到那邊去,只能越海。但不知為何,不管怎麼努力,最後都會被那看似無邊的大海送回到原來的地方。另外,也有著其實有人成功到達了那裡,卻再也沒回來過的這種傳說。至於是真是假,我也就不知道了。

      大概是因為從小生活在英國的關係,所以對於其中的一些東西,有著莫名的熟悉感。

      還有一件事。那是對於這個世界,不管東、西、南、北,只要是生存在這個世界的所有人民的一個共識。創造並守護著整個世界,被所有人尊崇著、信仰著、愛著,被視為絕對的存在的"創世神",同時也是作為唯一真神的--"祂"。

-----------------------------------------   

      (1)"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泰戈爾

      到了這篇大概可以看出我設定的整個世界背景是以"凱爾特神話"作為主要來源,不過偶爾也會混入一些其他神話傳說裡的東西就是了~

      題外話:前陣子在為後面劇情裡的一堆角色想名字,真是絞盡腦汁了(拭淚)。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