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週週聽說好故事《遺失在記憶裡的歌》
HOT 閃亮星─也津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2 最後煙花

        兩年後,這樁案件終於以意外事故宣判結案。

        其實早在判決前,老陳、Vicky和鄭云湘的律師早就預料到會是這樣的結果,所以打算提早和她說明,讓她有心理準備。

        經過多方採證、詢問,一切的結果全都指向此事件是忍者風雲遊樂園的員工疏忽,意外讓煙火朝向人群施放,而劉靖就剛好站在這支煙火的行徑路線,正面相迎,煙火撞擊了他的腦袋,強大的力道與猛熾的火光讓他當場喪命。

        意外事故,是不可否認的事實,因為在眾多的證據裡,只有在劉靖這一方發生了那幾個異狀,而且那些異狀,也因為沒有充足的科學證據而無法撼動案情。可為什麼,劉靖卻會在事發的前幾個小時前,行為舉止忽然不同於以往,並且剛巧在死亡的前一秒,傳出了那封語重心長的訣別訊息呢?

        這些謎團,沒有科學的佐證,也無處可尋、可解,或許,也就只能用一些話去解釋了。

        在法官宣示該案判決前的一個假日午後,老陳和Vicky約了鄭云湘在某一咖啡廳裡,表明了最終可能的判決結果。他們知道,鄭云湘肯定不會信服這樣的結果,所以,他們和她說了一些自己的推測。

        「或許,劉靖是經歷了一場時間旅行。」老陳也不囉嗦,直接開門見山。

        鄭云湘既錯愕又困惑,「時間旅行?」

        老陳點頭,「這個論點,能用至今物理學裡有個尚未被證實的假說『平行宇宙論』來解釋。」

        Vicky看著鄭云湘疑惑的臉,轉而打斷老陳的話,「簡單來說,就是穿越唄。」

        鄭云湘聞此,更加詫異,「穿越?那不是電視劇、電影、小說裡才有的情節嗎?」

        老陳說:「穿越是確有其事,所以劉靖穿越也不無可能,況且,也唯有穿越才能合理的解釋這些異狀。」

        其實在這段時間裡,鄭云湘自己也反反覆覆的想了許久,卻始終無法理解與解釋,所以她選擇聽聽他倆的說法當作參考。

        「妳先試想,我們現在所處的這個世界,其實不只存在這麼一個,而是有很多個跟我們一樣的世界在同一時間下運行著,但是每個世界的發展卻不盡相同。而時間穿越,並不能在同一個世界線裡穿越,只能穿越到另一條世界線裡,並且,要遵守時空旅行的規則:不得透露、改變世界中既有的安排。」老陳說:「我自己推測,劉靖之所以會有那些不同於以往的言行舉止,是因為在另一個世界中的他已歷經死亡,不知何故的來到我們現在的這個世界裡,而突如其來的偏頭痛就是一個來到這個世界中的媒介事故,當偏頭痛消失時,他才發現自己穿越到意外死亡前的八個小時。」

        是的,忽然有了往昔的甜蜜場景,可以解釋成他在死亡逼近前想再重溫、珍惜他們曾經有過的美好,所以他做了那些他們快要忘卻的怦然小舉,而忽然幫未出世的孩子起名,也可當作是離世之前留給孩子最後的禮物,甚至是在死亡的前一刻,他可以絲毫不差的站立在意外的發生點,也是因為知道什麼時候會發生煙火的暴衝,所以得以在準確的時間點將那封訣別信息傳給她──順於不能撼動既有事實的法則之下,他別無選擇,他只能死。

        穿越於他而言,究竟是殘忍的,他明瞭自己會在何時何地遇上何種事故,但他不得違命,不得透露,只能看著自己的生命如沙漏裡的黃沙一點一滴的墜落逝去,一個生命的時鐘在心裡頭滴滴答答的倒數死亡……但到底也是幸運的,至少在死前,他能彌補些、回味些、眷戀些他來不及與忘懷的小幸,並致上最真摯與誠懇的祝福道別。

        鄭云湘愣愣的盯著老陳的身後,在他身後,是咖啡廳裡正在櫃台後方忙碌的員工,在氤氳蒸騰的霧氣中,是他們模糊不清的身影。這讓她想起了那晚的他,那晚的他,不斷的拒絕她的陪同,兀自走回原路去尋索那遺失的水壺,同時,也是踏上了他必經的死亡之路。他推著身邊的人浪,簇擁的人群向他擠去,像是要把他再次推回她的身邊,他卻是堅忍的朝著反方向前進,隨著他逐漸的遠去,他的人影也愈發的不清楚。他了然自己一身的厄運與命數,既無法逃脫,他就選擇自己遠走,最好,是離她愈來愈遠,愈遠,也就愈好……

        那晚的最後煙花,亦是他,最後溫柔。

(完)

2019/03/21   初稿     2019/05/22   一校     2019/06/01   終稿

回書本頁